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2)      第二章龍門谷(12-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2)     

長生不死119 殺向五莊觀


  第九十章諸強退
  又一個黑袍人對著鐘山一鞠躬,繼而沖向鎮元子。
  這囂張至極的一幕,看的所有人都忽然屏住呼吸,真的假的?這群人真的這么變態?
  剛才一人就鎮住了孔宣,當然,在這里的人也不是笨蛋,也猜測著可能是與孔宣相識,但是,這群人既然能夠與孔宣相識,那與鎮元子就不可能是友好關系吧?
  鎮元子跳出來了,對面同樣又飛出一個黑袍人?難道他們是真的強捍?
  黑袍人飛出,探手間取出一寶,青光刺眼,一股厚重之感向著鎮元子狠狠的壓去。
  來自上古的厚重之息?
  鎮元子臉色一變,轟然出擊。
  “轟!“
  一聲巨響之下,虛空之中忽然出現一個龐大的黑洞。強大的效果頓時湮滅了大量修為弱之人。
  鎮元子在黑袍人的牽制之下,更是飛上高空。
  高空之上,鎮元子托著地書,一臉驚訝的看著對面之人的掌心。
  那人全身裹在黑袍之中,即便伸出的手掌也綁著繃帶一樣,掌心之中,一個青銅寶座,散出一股不弱的強大氣息。
  青銅寶座,上古骷髏族代代相傳,一族的象征,威力直逼地書。
  鎮元子臉部又是一陣抽動,這,這群人不是虛架子?
  強,絕對的強!
  二人雖然都沒有使出全力,但是鎮元子感到,眼前黑袍人絕對比下面那些普通祖仙要強,手中法寶,也好似不弱于自己的地書一樣。
  這,難道我想錯了?
  這就是一群強勢祖仙?
  十二個?到底是哪一方勢力?
  鎮元子陰晴不定的看著對面黑袍人。
  黑袍人不再出手,仿若只要自己不動,他就不動手一樣。
  尷尬!鎮元子現在忽然處于一種尷尬的境地。
  剛才的一次碰撞,已經大體猜出此人的強大,就算比自己弱,也相差不多了吧,這不是關鍵,關鍵是自己一個人,對方卻是十二個人。
  自己若是瘋的戰斗,對面再上來兩個,自己豈不是…………!
  這就是一群祖仙的震懾。哪怕鎮元子,此刻也不敢以身犯險,畢竟,現在東洲時局混,大量祖仙匯聚,自己可不想學那如來,最終弄的個全身重傷,道場被奪,甚至還要擔心重傷期間仇家的暗算!
  因此,鎮元子定在了空中!神情變的極為復雜。
  可就這一幕,卻真正的鎮住了四方幾乎所有強者。
  孔宣說明不了問題,加上鎮元子呢?這一群人真的這么變態?這還只是下人而已,怎么可能?天下還要這么強的勢力?
  他們是誰?
  孔宣看著上方與鎮元子爭鋒的王骷,繼而雙眼一瞇的看向為鐘山。
  孔宣眼中盡是好奇,金鵬怎么跟這一群人在一起?他們是什么人?震懾住了鎮元子?深吸口氣,孔宣先前的計劃準備放棄了。
  能夠鎮住鎮元子,這十二人中肯定還有強者,最少第二級下人中一共四個人,現在僅僅出來一個。
  墨子一直沉默的看著。
  看到王骷震懾了鎮元子,墨子神色逐漸陰沉了起來。
  “墨子,東洲之中,應該有你更想要的東西,靈山物,我看你還是不要惦記了!”鐘山淡淡的說道。
  這是鐘山給墨子一個臺階下。
  剛才的一幕,墨子卻是看的清清楚楚,鎮元子的確是被震懾住了。
  而孔宣卻不是,那是因為金鵬。
  金鵬和孔宣是異族兄弟,很多人都知曉,最少墨子知曉此事,現在,孔宣有一定機率和鐘山結盟。
  若是撕破臉皮后,局勢可不會是簡單的滅殺鐘山。
  孔宣可能和鐘山一路,鐘山一群祖仙,還有外圍那八個圍觀的祖仙可能也會惦記自己這個圣人。到時,自己很可能就會成為所有人的公敵。
  而且,東洲大變在即,即便自己僅僅是受傷,接下來的博弈都是致命的。
  因為東洲最少有嬴、鴻鈞、程侯。
  墨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現在墨子甚至有點后悔,當初為何不給大崝一絲人情,不然也不會如此尷尬。
  “靈山物?既是如此,墨子也不做這惡人了,不過,想要得到靈山之人不再少數,最少我知道,鴻鈞也想要這座靈山。”墨子淡淡道。
  墨子服軟了?
  很多強者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他們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透局勢,僅僅知道鐘山這一群黑袍人強。到底有多強,不知道。只知道這十二人中,隨便出來兩個人就震懾住了孔宣和鎮元子。里面黑袍人的領,更是逼的墨子服軟了!這群人太恐怖了吧!
  墨子一揮手,帶著所有下屬一閃消失不見,顯然墨子退走了。
  將墨子退走了,這仿若一個信號,一個不能與之敵的信號。
  一群牛的人物。
  “鎮元子,墨子已走,難道你還想靈山?”鐘山淡淡的說道。
  “呼!”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鎮元子。
  鎮元子臉色一陣變換后,深吸口氣道:“還未請教閣下是……?”
  鎮元子對這一群人充滿了好奇。
  “以后,你會知道的!”鐘山淡淡道。
  鎮元子臉色一陣難看,但,此刻真的無可奈何。大袖一甩,鎮元子冷哼中射入蒼穹。
  鎮元子也被逼走了?
  鐘山轉頭看向其它人。
  “諸位,該退了!”鐘山淡淡道。
  眾強者此刻臉色一陣難看,可那又能如何呢?這一群人,加上劍傲,絕對的一群變態,鎮元子和墨子都被逼走了,自己在這里還能跟他打還是什么的?
  帶著一股強烈的不甘,一眾強者漸漸飛離,即便如此,還十里一回頭的看看靈山。可那又能如何?圣人都被逼走了,難道自己一群人還比圣人厲害?
  轉眼間,強者走之大半方幽冥天的弟子也快飛來。
  “拜見天主!”眾幽冥天弟子對著劍傲道。
  劍傲點點頭。
  一旁,孔宣一直未走,直到四方強者走盡了,才看向了金鵬。
  “金鵬,你這些年去哪了?而且,他們是誰?”孔宣問道。
  “孔宣,可還記得我?”鐘山的聲音忽然變了過來。
  孔宣先是眉頭一皺,繼而臉色一變道:“是你,鐘山!”
  孔宣不可思議,剛才十二人的強勢甚至已經壓迫到了孔宣心中。可是,孔宣怎么也想不到,這一群人會是鐘山下屬。
  這怎么可能的事情?
  “金鵬,你現在是他手下?”孔宣不可置信的看向金鵬。
  “是,我現在是大崝先鋒侯。”金鵬點點頭道。
  “大崝圣庭?侯爵?你才是侯爵?以你修為,居然僅僅只是侯爵?”孔宣真怒了。
  雖然和金鵬不是一族,但終究兄弟情深。孔宣心中斷不想讓金鵬受到委屈。
  甘為臣子?這已經讓孔宣受不了了,這,居然僅僅只是侯爵?
  “是,以弟現在功績,侯爵,弟心服!”金鵬點點頭道。
  還心服?一個圣庭侯爵就心服?有沒有搞錯?孔宣已經排除了金鵬的不愿,從金鵬語氣之中,金鵬甚至聽出了心甘情愿。這怎么可能?
  “鐘山,你僅給金鵬侯爵?”孔宣冷聲道。
  “孔宣道友,對我大崝的安排,是不滿意?”鐘山身旁一個黑袍人淡淡問道。
  “當然不滿意,我弟金鵬,一身桀驁,就算在大崝為臣,爵位也該是王爵!”孔宣冷聲道。
  “在下大崝公爵,不知孔宣道友認為我比之金鵬如何?”那黑袍人淡淡道。
  “你豈能與我弟比…………,呃?”孔宣的冷喝還沒結束,臉色忽然一變。
  “申國師?是你?”孔宣驚訝道。
  孔宣,昔日大商一個總兵,而申公豹卻是大商的國師,雖孔宣實力高出很多,但地位,孔宣卻遠遠不如申公豹,當年在大商的時候,孔宣見到也要恭拜國師。
  可即便如此,眼前申公豹在大崝也只是一個公爵。金鵬何德何能越申公豹?
  “兄長,你不必多言,我金鵬有我金鵬的道路,大崝侯爵,我心服。而且,大崝也不似你想象那樣孱弱,前不久三圣人圍攻大崝,被圣王退走,甚至當著天下人的面,對熒惑掌臉兩次,現如今北洲盡知!”金鵬說道。
  孔宣張張嘴巴,顯然被金鵬所說的說懵掉了。
  怎么可能?鐘山的成長,孔宣卻是一清二楚,也就一千五百歲左右,他居然能退三圣?更打了熒惑兩巴掌?
  孔宣當年雖然叱咤天下,闖下偌大的名聲,可也沒有鐘山這么夸張的啊!
  金鵬說的話,孔宣絕對相信。可就這份相信卻讓孔宣很受不了,為什么每次見鐘山,鐘山都能強出那么多?
  想到剛才墨子被輕易逼走,孔宣更加不是滋味。
  孔宣深深的看看鐘山。
  “兄長,東洲紫霄宮現,你知道嗎?”金鵬打探道。
  “紫霄宮?是出來了,就在這四大部洲南面,南瞻部洲,大量篡命師都推算到就在那里,可誰也沒有找到,紫霄宮沒有找到,鴻鈞都出來了兩個。哼!”孔宣冷笑道。
  “兩個鴻鈞了?”金鵬微微一鄂。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