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35 仙人后裔

盯山婁入山洞。昏暗的環境!中。悲青經環躺存那里。
  深吸口氣,鐘山走到悲青絲面前,慢慢將悲青絲身體扶坐起來,然后自己坐在其身后,將她靠在自己胸膛之上,用手輕輕解開悲青絲衣領。
  解開四個扣子以后,用手輕輕一掀,左胸那一團豐滿非常有彈性的跳了出來,在空氣中輕輕顫了顫,即便天天對著它,鐘山都覺得一陣晃眼一般,太完美了。
  深吸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一絲躁動,鐘山用右手掌輕輕貼了上去,一手剛好托住,閉上眼睛,摒除雜念,但是,手中傳來的柔軟卻好似不斷惑亂鐘山的心一般。
  鐘山的意志是堅定的,稍微冷靜一下,就開始真元吐出與悲青絲體內真元對抗了。
  但是,今天不知為何,悲青絲體內的真元也好似活躍了很多一般,鐘山真元探入,悲青絲真元快抵抗,巨力之下差點將鐘山的手掌彈開,但鐘山還是抓緊悲青絲沒有撒手,僅僅隨著掌心的一團輕輕顫動了幾下,就繼續沖擊那殘余氣息了。
  不過,經過剛才一次大反擊后,這一次悲青絲的真元好似忽然之間變得溫順了很多,鐘山不清楚怎么回事,但這樣更好,真元快探入,終于在一會之后,將破罡箭殘界氣息徹底逼出了。
  “呼”
  鐘山深呼一口氣。這下可以放心了。手掌輕輕離開悲青絲左胸,看著慢慢在手掌退開后的微微輕顫,鐘山似有不舍。但還是強忍著將目光移開。
  但是,想了想,鐘山眉頭微皺,再度將手貼了上去,繼而從左腋下一直探到了后背之處,對著那里原來傷口仔細摸了摸,感受全部平坦,并且變得光滑細膩,鐘山才放心的慢慢將手抽出。
  為悲青絲輕輕扣上扣子,才將悲青絲緩緩平放躺下。
  山洞內部光線非常暗,鐘山沒有現的是,悲青絲的身體,在剛才驅除破罡箭殘留氣息之際,已經變得涌現出陣陣粉紅之色,并且比之平時溫度略微上升一般。
  其實,在鐘山之前進入山洞之際,悲青絲就奇跡般的醒了。
  也許是悲青絲血脈原因,原本該是睡上百日的。但,僅僅一個月,悲青絲就完全抵抗了。
  醒了,醒來的一瞬間,悲青絲迅回憶起了之前的一切,那最后一玄,炸開冰城之后,就昏睡著了。
  自己死了嗎?當時中了破萎箭,必死無疑,百名金丹期等著,鐘山一個先天期,怎么可能逃的掉?
  但,悲青絲卻感到自己應該是活著的,活著?我還活著?沒死嗎?悲青絲希望自己沒死,但是,又害怕已經死了,因此,心里有些淡淡的畏懼,不敢睜開眼睛,怕眼睛一開,現自己死了,那該有多么的沮喪。
  因此悲青絲嘗試用神識輕輕查探一下,神識能用。
  神識在查探己身之后,卻是忽然有種不信的感覺,箭沒有了,胸前也恢復如初,哪怕一點點的傷痕都沒有了。依舊細膩異常。難道之前是做夢,自己根本沒有受傷?不對,那一切都是真的,一定是有人救了自己,誰?
  但是,下一刻,悲青絲再度現一件震撼的事情,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換了,全部,是全部,哪怕最貼身的褻衣褻褲,都不再是自己以前的了,反而是一套男人的衣服一般,略微寬大。
  而就在此時,鐘山從山洞外走了進來。
  悲青絲神識微探,就現是鐘山,鐘山?他也沒死?怎么回事?他也被救了?不過再一想,悲青絲忽然覺得腦袋一轟,因為悲青絲忽然現自己穿的一身衣服多么的眼熟,鐘山的衣服?
  那,那誰給我換的衣服?
  悲青絲想到了一個可能,但是,卻怎么也不愿相信一般。
  在悲青絲腦袋轟鳴之際,鐘山慢慢扶起悲青絲,并且在悲青絲全身緊繃的情況下慢慢解開了衣服的扣子。
  這一刻,悲青絲本能的想一掌將鐘山打飛出去,但是,再想想現在身上的衣服,悲青絲忍了下來。心中有著一種怪異的感覺。
  鐘山他要干什么?不會,,
  悲青絲不好的念想還沒開始,鐘山那火熱的手掌已經貼在了左胸之上。
  悲青絲胸膛一熱,想不到,想不到,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圣地失守了。
  正待悲青絲帶著憤怒準備睜開眼睛之際。
  詭異的是鐘山手掌居然噴吐出真元,真元透入身體,他要干什么?悲青絲眉頭一皺,本能的體內抵抗,但抵抗的一瞬間,悲青絲現了體內的異常,一絲破罡箭的氣息。
  鐘山在驅除破罡箭的氣息
  果然,在悲青絲調瞬真元之際,鐘山將那一絲破罡箭氣息全部逼迫了出來。
  這一玄,悲青絲內心非常的矛盾,有種想哭的感覺,這鐘山是自己的債主嗎?為什么,為什么在身體被他看了以后,還有遭受他這樣為什么這樣?
  鐘山手掌慢慢松開悲青絲圣地,悲青絲心情非常的混亂,但就在這時,鐘山又將手掌貼了上來。
  悲青絲混亂的心情一定,怎么了?破罡箭氣息已經逼出,鐘山他還要干什么?正在悲青絲對鐘山產生一絲懷疑之際,鐘山手掌居然貼著肌膚,繞過腋下,探到了后背之處。
  悲青絲身體一緊,不清楚鐘山要干什么。直到鐘山手指停在后背原先破罡箭傷口處時,悲青絲才明白,鐘山這是檢查傷口。心中的懷疑眸間化為一股奇特的感覺。
  鐘山指頭在那傷口之處,輕輕的揉了揉,仔細感覺了一下,而就這輕輕的揉揉,悲青絲的身體,整個的軟了下來,好似一下子沒了骨頭一般,全身也變得微微燥熱。
  鐘山清白了,而悲青絲心中,卻再也不會忘記鐘山剛才那溫柔的輕揉。
  直到鐘山將悲青絲的衣扣全部扣上,悲青絲都感覺頭腦轟轟的,這一刻悲青絲不敢睜開眼睛,心中亂亂的,任由鐘山將她身體平放躺下。
  本來,悲青絲已經覺得沒事了,但是,鐘山坐在旁邊并沒有離開,而是輕輕的從一邊切了一片參片。
  繼而,探手伸到悲青絲唇邊。輕輕地撐開悲青絲那柔軟有彈性的嘴唇。
  悲青絲臉色泛紅,但鐘山好似沒有注意一般,也許洞內太暗了,也許鐘山天天做已經習慣了不在意了,又或者悲青絲這段時間因為調養,臉部本來就略顯紅潤。
  在悲青絲臉色羞紅之際,鐘山指頭居然探入了悲青絲的口中,略微有些咸味的指尖輕輕觸了觸柔軟的小舌頭。讓悲青絲整個神經都緊繃了起來。嘴唇也有些僵硬,但悲青絲還是努力控制,使之變的極度自然。
  鐘山從悲青絲舌頭之處慢慢取出那一片養分被吸收的參片,抽了出來。
  但是今天悲青絲嘴巴很不自然,有些緊繃,又不敢緊繃,涎液潤濕了鐘山的手指還有嘴唇,在指頭抽出來之際,更是緊貼的毫無縫隙。
  直到指頭拔出來的一霎那。
  “啵
  悲青絲嘴巴之處,忽然出一聲清脆的啵聲。
  這一聲,聽的悲青絲頭腦再度一轟,啵?怎么這樣?
  “咦?”
  鐘山有些意外的咦了一聲,而這一聲聽在悲青絲耳中,又是一種極度的羞意,這一刻,悲青絲怎么也不敢睜開眼睛了。臉色紅的都延伸到了耳根之處。
  而這時,鐘山卻是用一個非常干凈的濕巾,沾了一些剛熬的營養湯,送到悲青絲嘴巴處,一點一點的擠入悲青絲的嘴巴之中。
  鐘山做的非常溫柔,怕灌的話容易嗆著,就這么一滴一滴的給悲青絲吸收,感受著鐘山一次一次的擠出濕巾上的湯汁,滴落口中之時,悲青絲忽然有種要哭的沖動。
  原先的羞意和曖昧,全部被一種溫馨的暖意所取代,一種淡淡的溫馨,一種想要一輩子就這樣的溫馨,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悲青絲再度感受到了溫馨,一種讓悲青絲無比留戀,無比不舍的溫馨。
  悲青絲臉上的紅潮漸漸退去,鐘山再度往悲青絲口中填了一片參片,悲青絲都沒有在意一般。
  直到鐘山做完一切,將悲青絲輕輕放好,并且蓋上一層薄薄的毛毯,緩緩走出去時,悲青絲閉著的眼睛,才不爭氣的滑落兩滴淚水。
  鐘山走了出去,在湖里捉了條魚,清洗一番,準備用自備的鍋具煮了晚上做為晚餐,在一切做完,魚入鍋中小火慢燉之際,鐘山才緩緩坐到一旁,閉目盤膝調息了起來。
  鐘山的修煉非常刻苦,哪怕這燉魚的一點點時間,都不想浪費一般,因為鐘山總是相信,勤能補拙,根骨差,就用百倍努力換取。所以修行一刻也不敢拉下。
  內部悲青絲在鐘山出去一個時辰之后,才輕輕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山洞上方一些倒垂的石刺,美麗的大眼睛,輕輕眨了幾下,不知道想些什么。
  旺:第四更了,最后厚顏再要一次月票,還差寶貴的一張,就前十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