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11 倒霉不斷的色空

陽間,東洲。
  歷經數年急速飛馳,鐘山帶著一眾強者也終于抵達了東州之地,這大亂的天下!
  一共十二人,此刻眾人周徹都彌漫著淡淡的黑氣。讓人無法探查,如此這樣,幻姬也不顯得‘空蕩,了,如別人一樣的身形。
  幻姬,無影無形,本來可以一路上悄無聲息的跟隨,甚至更加的隱秘,可是鐘山沒有這么做。
  出于兩方面考慮,第一方面,幻姬自己想要這么做,因為這樣才有‘存在感”讓人感覺她還是一個生命。
  另一方面,卻是鐘山的考慮。因為在凌霄天庭大戰的那一役,鐘山已經看出來了,別人或許看不到幻姬,但是圣人卻能看到。
  幻姬對于普通人來說,看得見、看不見都沒關系,那是因為幻姬夠強,普通人奈何不了幻姬,但是,圣人卻不同,圣人若是發現這個異常,必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專門針對幻姬,幻姬可能會有危險。
  因此,鐘山才同意幻姬展示輪廓在人前。以防以后圣人和別人對幻姬的‘存在,產生分歧時引起的麻煩。現在,就沒有麻煩了。
  “圣王,我們已經到東洲了,接下來,我們去哪?”金鵬問道。
  “西牛賀州,大雷音寺!”鐘山鄭重道。
  “去大雷音寺?”金鵬意外道。
  其它人也一起看向鐘山。
  “圣王,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尸先生問道。
  “不錯,這幾年我們來的路上,東洲的確發生了很多大事,就在最近,更是有過一場大戰!”鐘山說道。
  “大戰?”
  “大雷音寺的如來佛祖,與碧游宮的‘卅”戰斗了一場!”鐘山沉聲道。
  “卅?那個小千世界時的圣人尸體?通天的尸身?”尸先生眉頭微鎖。
  “如來怎么跟卅打起來了?”金鵬也是不理解道。
  金鵬雖然對于如來佛祖分封的‘大鵬明王,不屑,但終究在大雷音寺住過一段時間,因此此刻極為敏感!
  “不清楚,這些年,東州大戰不斷,各種恩怨急劇爆發,戰斗次數非常多,如來佛祖和卅的戰斗,只能算是其一。誰也不知道所為何!”鐘山沉聲道。
  “那結果如何?”金鵬問道。
  “卅更強大,如來重傷而回,現在大雷音寺療傷之中。”鐘山鄭重道。
  “嘶!”金鵬一陣抽氣。眼中一陣驚駭,如來的實力,金鵬可是知道的,雖然沒有探到如來的底子,但是就如來表現出來的實力也絕對驚世駭俗。
  可如此強大的如來佛祖,居然敗了!重傷而歸?
  “那卅呢?”金鵬追問道。
  “卅?貌似沒怎么受傷!”鐘山淡淡道。
  金鵬張著嘴巴,一陣不信,卅那么強大?
  “這個‘卅”很奇特!”尸先生想了想搖搖頭道。
  “奇特?什么奇特?”眾人看向尸先生。
  “根據我對尸體的了解,自我形成靈智后,對尸體自身的操縱度不可能有那么全面,哪怕是圣人尸體,我想應該也不可能那么強,如來佛祖,我們上次見過,極為強勢的一個人物,居然被‘卅,毫無損傷的打敗了,更重傷而回,這個卅未免也太強了!”尸先生搖搖頭道。
  “卅的確很古怪,上次天數之眼開,所有重生的上代圣人應該全部殞落了才對,太上、準提、接引,全部被徹底抹去了,可卅身為通天的尸體,卻安然無損,非常邪異!”金鵬點點頭。
  “此番東洲事宜,牽扯太大了,卅可能還會參加,到時再行研究!”鐘山點點頭道。
  “是!”眾人點點頭。
  一旁紫陽驚鴻兩眼一抹黑,這,怎么會這樣?
  自己一路行來,可沒有耽擱片刻?東州的事情,鐘山怎么知道?他也會算?這也太夸張了吧,自己都算不清的事情,他能算?而其他人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紫陽驚鴻驚奇無比的看著鐘山。
  “可是,圣王,我們現在前往大雷音寺所為何?”王骷疑惑道。
  “大雷音寺?現在也成為了一處焦點!”鐘山淡淡道。
  “哦?”眾人不明白。
  “有人殺上門了!”鐘山肯定道。
  “有人闖大雷音寺?”金鵬意外道。
  大雷音寺,貌似當年只有自己曾經闖過,現如今又有人闖了?哪個那么彪悍?
  “不是闖,是殺!”鐘山糾正道。
  殺!一個‘殺,強調了此役的深刻。
  “殺入大雷音寺?”金鵬眼皮跳了跳,比自己當年還囂張?
  “走吧,那里已經聚集了大量強者,金鵬你引路!”鐘山說道。
  “是!”
  一行十二人,向著大雷音寺急速射去。
  東洲第一站,大雷音寺!
  眾人的速度是極為駭人的,在金鵬帶路下,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正式抵達了四大部洲的西牛賀州。
  又回來了。
  數百年前來的時候,鐘山一行還弱的不堪,此次前來,卻是驚人的強勢。一行人直射大雷音寺。
  果然,如鐘山所說的一樣,四面八方的確有著大量聞風而來的強者,更有大量強者搶占了一些至高山峰。
  殺戮!血灑青天般的殺戮。
  大雷音寺外來了一大群的不速之客。
  這一大群人,個個身著白衣,手執青鋒長劍,長劍舞動見,天地間揮灑出浩瀚的劍氣。密密麻麻,如遮天沙塵暴一樣,數量驚人。
  一個個白衣劍士并未沖入大雷音寺方向,而是在四方,防止有人救援大雷音寺。僅僅擋住外來人而已。
  大雷音寺外有著大量的附屬運朝,這些運朝都是大雷音寺的勢力,其中不乏有大量高手,可這些人都被一個個白衣劍士擋在了外界。
  圍觀之人也沒有沖進去,而是站在外圍觀看了起來。
  修為弱的,是過不了這些白衣劍士的一道關,修為強的是因為在外界也能清晰的看到內部。
  鐘山一行也沒有委屋自己,直接飛向其中一座至高峰。
  那至高峰上,站著一名紅發強者,雙目血光閃現,顯然是一個狠角色,后面跟著他一眾弟子一般,只有這種有實力的人,才有資格搶占這種至高峰的位置。
  “滾開!”刀人屠沉聲道。
  “嗯?”紅發強者眼睛一瞪看向這一群飛來的惡客。
  紅發強者是誰?那可是附近疆域鼎鼎大名的煞星,更是在不久前以殺道沖到了祖仙境,一柄血劍煞氣沖天,誰想找死敢對自己說‘滾開,?
  轉頭看來,是十二個黑袍人,而說話的那個根據前后姿勢,明顯是一個下人,一個下人也敢讓自己滾開?
  “找死!”
  紅發強者探手拔出自己的血劍,血劍一出,紅光沖天,頓時引得四方強者注意。
  “呲吟!”一聲拔刀之聲,刀人屠也拔出了他的血刀。
  血刀一出,血浪沖天,這一片天空都被血染紅了一般,猶如實質的殺氣直沖紅發強者。
  “轟!”
  刀劍相撞,紅發強者倒飛而出,原先他的弟子們更是全部被掀飛了出去。
  “師尊!”那一群弟子飛出去時驚恐道。
  驚恐?紅發強者心中更是驚駭。
  殺氣,煞氣,血氣,都是自己的數倍,一招將自己逼退千丈之外?
  這才僅僅是一個下人?
  紅發強者抓著顫抖的血劍,一時晾在空中進退失據。不知如何繼續。
  可眼前一行人卻沒有理會,而是輕輕的落在了那至高峰之巔,看起了遠處。
  其中一個男的為首,然后是三男一女站在身旁,接下來其它人稍微站的分開一些,但并沒有敢逾越半步,好似為前面四人護法一樣。明顯這群人有著三個等級,最前面的男子是第一等級,然后三男一女是第二等級。最后七個人黑袍人是第三等級。
  而剛才一招就打敗自己的黑袍人,在這群人中,僅僅是第三等級。
  第三級的一個下人,一招就將自己打敗了?
  紅發強者一陣驚悚,這一群是什么人?第三等級下人一招就能打敗自己?
  “師尊,殺了他們,他居然偷襲您老人家!”
  “師尊,他們現在欺負到我們血魔宗頭上來了,我們血魔宗從來沒吃過這么大虧。”
  “師尊,我們結陣滅了他們!”
  一群剛才被掀飛出去的弟子馬上叫喊著。顯然以為刀人屠剛才是偷襲所至。
  “閉嘴!”紅發強者喝道。
  “師、師尊?”眾弟子一陣不明白。
  “我們走!”紅發強者冷聲道。
  “啊?”一眾弟子一臉驚詫。但誰也不敢違背o
  血魔宗的這一群人,灰溜溜的走了。
  可這一處的戰斗之景,卻引起了所有人注意,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剛才是偷襲才讓紅發強者吃虧的,但是,從紅發強者離開的一霎那,所有人都知道了,不是偷襲所至,而是這一群人的的確確極為的強大。
  血魔宗宗主在無數雙眼睛前丟了大臉,此刻卻屁都不敢放一個馬上離開,可見這一群人的強大。
  可是,有著紫陽驚鴻的遮掩天機,四周的人根本推算不出他們是誰,來自哪里。但所有人此刻都留心了。
  遠處,又一個至高峰中,至高峰中一個涼亭,涼亭外站了一些強者,涼亭用竹簾遮著,里面能看到外面,而外面卻看不到里面。
  在里面,此刻正坐著一個黑色華麗袍子的男子,男子面容看之不清。獨自品茗。
  若鐘山看到他一定驚訝的發現,此人居然是圣人墨子。
  “鐘山?他居然也來東州了,真是……!”墨子輕輕轉著杯子,沒有繼續說下去。
  而此刻的鐘山卻沒有看到墨子,而是負手而立,淡淡的看向大雷音寺處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