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34 青絲的轉變

冊山抱著悲青娓奔跑!中,終千過了段時間,鐘山戈二:個、非常好的地方,一個隱蔽的山谷,山谷之中有著一個小湖,甚至還有一個干燥的山洞。只是內都有些崎嶇。不過這都不要緊,只要有個避難之所就夠了。
  輕輕將悲棄絲放下,看著她那胸丘破罡箭,鐘山深吸一口氣。
  破罡箭如平常竹枝箭一樣,只是材料非常特殊,而且上面刻錄著大量怪異的符文。從悲青絲左胸直接插入,尖頭從后背冒出,鮮血染紅了悲青絲大半的身體,血流不止。
  而悲青絲身中百日醉,又醉暈暈的,百日才能醒來。
  鐘山深吸一口氣,現在可不是顧忌男女大防的時候,悲青絲的命最要緊。
  “嘶嘶”
  鐘山迅撕開了悲青絲的上衣內衣。
  毫無保留,上衣全部撕去,瞬間露出悲青絲那染滿鮮血的**上身。
  嬌嫩的肌膚之上,覆蓋著大量鮮血,看上去有著一種邪異的美感,即便鐘山已經不是第一次看了,但還是神情一窒。
  眉頭一凝,鐘山將目光迅轉移到悲青絲左胸之處。
  鮮血就是從胸前胸后兩個口子淌出來的,那峰巒上的一絲粉紅,此刻也被鮮血染成了鮮紅。鐘山沒敢馬上拔出長箭。而是將手探在長箭四周。
  手貼在潮濕的肌膚之上,微微的彈性并未擾亂鐘山思諸。鐘山閉目,真元輕輕探入,探查這一箭射下的效果到底怎么樣。
  但是,悲青絲即使醉了,身體也好似本能的防御一般,真元探入,瞬間被悲青絲穴竅之中的真元彈出。一次不成,鐘山迅繞著長箭兩端的肌膚探索了一圈,看哪里才能探查清楚。
  這其中,鐘山真元屢次受到悲青絲真元的抵抗,甚至一次,鐘山真元探入悲青絲的一個穴竅之中,穴竅之中更是反應激烈,一道劍氣直射而出,將鐘山嚇的一身冷汗。
  不過,終究是探查清楚了。
  探查清楚以后,鐘山深呼一口氣,好險,真的好險,長箭可是貼著心臟射過去的,而且運氣的是居然沒有斬斷血管和經脈。僅僅是撕裂了一些肌肉和粘膜而已。
  擺正悲青絲身軀,鐘山指頭掐在悲青絲胸前破罡箭的中間段之處。
  手頭用盡一捏,破罡箭居然沒斷。
  鐘山皺皺眉,這沒斷,怎么拔出來?
  想了想,鐘山從一旁取來悲青絲的那柄白劍。白劍灌注真元,雖然第一次用,但白劍品級必定很高,對著箭尾割了起來。
  “呲”
  悲青絲胸前的箭一斷兩截,但還有很多在悲青絲體內。
  從儲物手鐲之內快取出一些止血的東西,鐘山迅用溢出的鮮血,將胸前還露在外面的那一點點箭端浸濕。
  看看熟睡中的悲青絲,鐘山輕輕說道:“我要拔箭了,忍著痛
  當然,悲青絲都睡熟了怎么會聽的見?
  鐘山一手托著悲青絲,一手抓住后背的箭尖,睜著眼睛,用勁一拔。
  “呲”
  帶出一捧鮮血,悲青絲體內的破罡箭尖頭,被徹底拔了出來。
  “咕榔”
  箭頭隨手扔掉。
  鐘山迅灑了點烈酒,繼而用白布堵住傷口。鮮血直流,白布也很快染成了紅色。
  鐘山靠在洞壁,用左手圈住悲青絲的身體,胸膛一塊白布堵住悲青絲后背血洞,左享用白布捂著悲青絲左胸的洞口。
  看著臉色蒼白極度虛弱的悲青絲,空出來的右手翻手一招。
  一個瓶子驟然出現在了鐘山手中。
  回春丹,鐘山和悲青絲第一次見面時,被悲青絲一掌打傷,然后悲青絲丟下的一粒丹藥,回春丹。
  看著這一粒丹藥,鐘山臉色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道:“回春丹,我一直不舍得用,想不到繞了一圈,又用在了你的身上。”
  說完,單手摘了瓶塞,倒出那粒雪白色的回春丹。
  前不久在奇珍閣剛看過各種奇材靈藥,自然知道用法。
  輕輕一捏,回春丹驟然化成了三份。
  取出最大的一份,輕輕送到悲青絲的口處,但是悲青絲嘴巴緊閉,鐘山只能輕輕將那半粒丹藥塞進入,但又怕悲青絲含著不吞服,又用食指,伸入悲青絲閉著的濕濕的嘴巴之中,將那粒丹藥,往里面推了推。
  推了幾次,確認丹藥已經咽入喉中,才將指頭從柔軟的嘴巴里抽了出來。
  感受著剛才那奇特的感覺,鐘山搖搖頭,甩開雜念,深吸口氣,看向悲青絲胸前的傷口。
  左手松開,取出第二份碎丹,碾碎,慢慢灑在傷口之處,果然,這流血度慢了很多。
  如法炮制,對于悲青絲的后背,鐘山也將最口”卓丹碾成粉末。灑在了卜面。這時,血液才緩緩止住。
  “呼”
  血止了,鐘山深呼了口氣。但悲青絲現在還處于極度虛弱之中,而且還要昏睡百日,這是個疑難問題。
  暫時,肯定不能出去,鐘山相信,那一群紅衣人,一定在這一片狼區的外圍守著。只能暫時困守山谷之中。
  看看懷中的悲青絲,全身是血,鐘山輕輕將悲青絲身體靠在之前的衣服上面,依靠在洞壁。
  鐘山自己,卻是起身將四周打掃了一下,清理出一塊平坦的區域,用毛毯鋪上。并且在四周擺滿了靈石,以便于為昏睡中悲青絲能夠本能的吸取足夠靈氣。
  整理完那一處,鐘山再度看向悲青絲。
  悲青絲身上盡是血液,貼在身上都有些干涸凝固了。微微皺皺眉頭,輕嘆口氣,鐘山起身走出山洞,從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一口鍋,盛了一鍋的水,帶到了洞中。
  用一塊白布在鍋里沾水,然后對悲青絲身體,輕輕擦洗了起來。
  一寸一寸的,非常溫柔細致的將血跡全部擦掉,中途出去換過幾次水,這才將悲青絲身體擦洗干凈,身體上下,不見一點點血跡。
  血色衣褲脫了下來,被丟在一邊,鐘山從自己的儲備衣服之中找了一套,為悲青絲套上,就將其放在剛才做的那張床上,讓其平躺下來昏睡了。
  接下來,就是等待悲青絲的蘇醒。
  白天,鐘山在山谷之中找一些藥材,如千年人參之類,將其切成片,放在悲青絲口中,讓其含住,晚上再取出來換新的,偶爾喂一點點清水。保持悲青絲能夠吸取足夠水分和養分。
  鐘山一邊細致入微的照顧悲青絲,一邊繼續修煉,接下來的修行,就是開辟周天穴竅。
  周天之數是三百六十一。也就是每人都有著三百六十一個穴竅,除了以前就打開的丹田,還有三百六十個,也就是開辟出三百六十個類似丹田的地方儲存真元,那時真元澎湃,才能沖擊金丹。
  現在先天第六重,每沖開九十個穴竅,升一重。
  有著天星子檢查過身體,鐘山沖穴竅快捷了很多,因為次序不同,沖擊起來的難易程度也不同,特別對鐘山這種根骨極差之人,自然需要最順暢的順序才行。
  每日的沖擊穴竅,日子也不覺得枯燥,到了在山谷修煉的第三天,鐘山切下一片參片準備換下悲青絲口中的那片時,鐘山忽然看到,悲青絲的左胸口處,貼著的衣服微微濕潤了。
  怎么回事?鐘山迅解開衣服,露出那傷口。
  傷口之處雖然不再流血了,但是,卻流膿了。
  不好
  鐘山知道出事了,快的用真元再度探查,到底怎么回事?按照悲青絲這體質,應該很快就復原了啊!
  幾次探查之后,鐘山雙眼一瞇,眉頭緊鎖了起來。
  在傷口之處,有著一股奇特的能量,這能量好像在不斷阻止傷口復原一般。
  鐘山再度細細感受,繼而取出那支“破罡箭”真元探入其中,這才現,悲青絲傷口處的奇特能量,原來是破罡箭的。
  或許悲青絲醒來,可轉瞬將其逼出。但是,關鍵離悲青絲醒來,還有九十幾日。
  鐘山嘗試將其逼出,但,悲青絲的真元卻反抗著鐘山的真元一般,鐘山真元進入悲青絲體內,就被悲青絲真元逼迫而出,鐘山手掌貼在悲青絲胸口,真元不斷噴吐兩個。時辰,才逼出一點點的破罡箭殘留氣息。
  鐘山滿頭大汗,只能暫時放棄,輕輕專去胳水,將悲青絲平放躺下,出去繼續修煉了,第二天,繼續用真元與悲青絲真元抵抗,逼出破罡箭殘留氣息。
  雖然每次鐘山都弄得筋疲力盡,但,每次休息之后,真元都有很大增長一般,而且鐘山為悲青絲驅膿,又怕傷到悲青絲,所以非常心,對真元控制也得到最大的練習。
  連續一個月的真堯對抗,鐘山居然一舉沖開了三十個穴竅,加上在開陽宗就沖開的十個”現在已經沖開了四十個穴竅。
  一個月的修養,悲青絲的傷口也慢慢復原了,再度恢復昔日美麗先,滑的樣子,甚至胸前,居然連一點點疤痕都沒有留下。依舊那么動人柔軟。
  鐘山相信,今天最后一次驅除,一定能將那一點點破罡箭殘留氣息全部驅除干凈。
  在湖邊洗洗手緩緩走向山洞,而就在鐘山踏入洞口之際,原本昏睡的悲青絲,睫毛居然輕輕顫動了一下。
  ps:今天已經九張月票了,多謝,這是第三更,待會還有第四更。當然,要是再來張月票就更好了。冶哈哈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