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99 孫申之死

第七十章強勢大崝
  鐘山的開天三式,對戰熒huò的最強掌印。
  不管是出何原因,所有人都認定了鐘山擋下了圣人一擊,四周圍觀的祖仙再度看向鐘山時,已經沒有一開始的幸災樂禍,而是一種戰栗一般。
  這個鐘山,太強大了,這個大崝太詭異了。
  即便圣人,也多次在鐘山手中吃虧。
  不過,人們不在意這些,在意鐘山那最后一句話。
  是你再沒有機會了?熒huò再沒有機會了?什么意思?
  就是天上的熒huò也是一陣意外。
  就在這時,鐘山輕輕一揮手。
  身后百官快速從中央讓開一條道。
  “哐!”
  長生殿大mén轟然打開。
  緩緩的,從大mén之內,走出一個個裹著黑袍的身影。
  一個個裹著黑袍,但并沒有隱藏他們強大的氣息。
  一共十一個,十一個祖仙境的強大氣息從長生殿中走了出來。
  祖仙?大崝還藏有十一個祖仙?怎么會?怎么可能?鐘山為什么一開始沒有招出來?他們是什么人?和大崝什么關系?
  四周圍觀祖仙紛紛露出驚訝之色。()
  虛空涼亭之中。
  墨子和彌天也再度坐下,可看到長生殿中走出的十一個身影之際,彌天再度驚訝道:“祖仙?十一個?骷髏一族?”
  十一個祖仙緩緩走向鐘山,在所有人目光之下,并排走來,只有一個走在最前面。
  “大崝第九軍團長,王骷,拜見圣王!”王骷微拜道。
  “拜見圣王!”十個祖仙跟著一起叫了起來。
  大崝的臣子?又是十一個祖仙?
  遙遠星空之上,天咒子帶來的祖仙們,倒吸了口冷氣,大崝?大崝居然還有祖仙?這么強大?
  天神子也盯著下方鐘山,看到十一個祖仙齊拜鐘山之時,頓時雙眼一瞇。
  十一個祖仙?足夠讓圣人微微忌憚了。
  凌霄天庭高空之中,熒huò臉色一陣難看,雖然剛才的傷勢不算什么,但終究有著一點,但滅鐘山還是易如反掌,可惜現在,忽然多出十一個祖仙臣子,這,有些棘手。
  十一個祖仙剛剛拜完。就在這一霎那,四方無數強者忽然臉色一變。
  東南方向,忽然傳來一股浩瀚的氣息,又是祖仙?而且還是一大群祖仙?
  轉眼,那一群祖仙飛來了。
  祖仙飛來,王骷忽然戒備而起。
  鐘山一揮手,止住了王骷!止住了大崝軍臣!
  “呼!”
  一陣狂風吹過,半空中停下了十個身影。
  十個身影一停,大崝一些官員頓時露出喜色,因為在里面看到了一個大崝之人,落星塵。
  特別是尸先生,尸先生微微意外的看向落星塵,落星塵居然也達到祖仙了?他有什么奇遇不成?
  十人看看四周,繼而隨著為首一人快速落于長生殿前。
  十個祖仙降臨大崝?他們是什么人?大量圍觀強者露出一股驚訝。
  為首一個消瘦的黑袍男子。上前一步對著鐘山忽然拜了起來。
  “大崝第十一軍團長,申公豹,攜大崝準臣,拜見圣王!”申公豹禮數非常厚重的拜道。
  “申公豹?”
  這個名字一出,四方無數強者叫了起來。那個災星申公豹?坑死無數高手的申公豹?
  這還不算什么,主要那句‘第十一軍團長’?還有‘大崝準臣’?
  “拜見圣王!”落星塵與另外八名祖仙恭敬的拜道。
  “好,申卿辛苦了!”鐘山馬上扶起申公豹,一副君臣相宜的場面。
  君臣相宜的場面在大崝人眼里自然再好不過,但是,在圍觀祖仙和熒huò眼中,卻是極為扎眼一樣。
  又是大崝的祖仙?
  “諸位為我大崝而來,鐘山多謝,若愿入我大崝,鐘山定然不負諸位!”鐘山對著那八名祖仙道。
  “我等自然為加入大崝而來,拜見圣王!”八人再度道。
  “好,好,好!”鐘山滿意道。
  好一副招才納賢的感人之景,可這感人之景,看著熒huò眼中越發刺眼了起來。
  二十一?一轉眼多出了二十一個祖仙?有沒有搞錯?
  就是遙遠星空中的天咒子等人也屏住呼吸的看著這一幕,好似怎么也不愿相信眼睛看到的這些一樣。
  至于四周準備給大崝落井下石的祖仙,此刻卻是一個個憋著一口悶氣,不服、不甘、苦澀的情感瞬時充斥心中。
  大崝?又多出二十一個祖仙,這,這還落井下石個屁啊,天上的熒huò,也不敢luàn觸鋒芒啊。
  大崝居然有著二十六個祖仙?這,這還是一個xiǎoxiǎo圣庭嗎?不,那鐘山更變態。居然讓熒huò吃了半天的虧。
  鐘山好似還顯排場不夠一般,轉頭,再度看向長生殿。
  一眾祖仙也隨著鐘山看向長生殿。
  “啪、啪、啪…………!”
  長生殿中緩緩傳來一陣陣厚重的聲音。又是一種祖仙的氣息從內部傳來。
  人們瞪起了眼睛對著里面看去。
  大殿之內,緩緩踏出一只巨大的白狼,白狼踏出,體型陡然變為了百丈大xiǎo,而那強大的祖仙氣息,卻是這白狼發出的。
  可這祖仙境的白狼僅僅只是一個坐騎一樣。因為在它頭頂之上,居然還站著一人。
  一個能將祖仙境的狼族踏在腳下當坐騎的人?
  “帝玄鎩?”遙遠星空中的天咒子忽然叫了起來。
  高空中的熒huò,更是悲哀的臉色一變。熒huò也認識,帝玄鎩?
  居然是帝玄鎩?他也在大崝?
  能將祖仙境的狼族心甘情愿的踩在腳下的還能有誰?這全天下只有一人,那就是帝玄鎩!
  帝玄鎩沒有放出祖仙的威勢,熒huò不是沒有懷疑他是假的,但是,從帝玄鎩和百丈巨狼的整體上,熒huò感觸到了當初在釋天圣境入口處帝玄鎩那種獨有的血脈氣息。
  是帝玄鎩的氣息沒錯,天下狼族,能又那種高貴血脈氣息的,只有帝玄鎩一人。眼前帝玄鎩沒有放出祖仙威勢,那是因為他不屑!
  熒huò心中一陣悲涼,再戰?還能再戰嗎?
  自己剛才斗個鐘山,就受到了一絲xiǎo創,現在鐘山的力量又雄厚了,再戰,鐘山多出了二十二個祖仙,更多出了那變態的帝玄鎩。
  拿什么去戰?
  熒huò此刻也好似清醒了一般。盯著下方的凌霄天庭,心中百感jiāo集。一種無法發泄的郁悶直沖心懷深處。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
  ps:出mén第四天,無法看到大家評語,也不知道這幾天的章節效果怎么樣,但還是提前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