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95 東皇太一

第六十六章潰V天孔
  黑洞之中,隨著熒惑法相被甩了第二個嘴巴后。
  攻擊鐘山真龍之身的無數災星忽然停了下來。好似在表達熒惑心中的無邊驚愕和那無邊的恥辱一般。
  此時無聲勝有聲!
  “混賬東西~~~~~~~~~~~~~~~~~~~~!”
  熒惑頓時暴躁而起,原先的無數災星猛然向著朱砂金龍轟殺而至,甚至法相手中的天孔更是忽然間揮灑出一股浩瀚之力,向著朱砂金龍沖擊而來。
  勢必要一舉摧毀朱砂金龍。
  強大的氣勢壓制而下,即便再有涵養的熒惑,也被這一刻的羞憤沖擊的一陣腦熱。
  殺、殺、殺!
  巨大的沖擊未到,這股氣勢卻狠狠的壓制向了朱砂金龍。
  朱砂金龍身體一陣搖晃,好似隨時崩潰一般,這時,方天玉璽快速融入體內,一時間,朱砂金龍紅光大放,這才堪堪穩定身形,顯然承受住黑洞拉扯之力,功勞完全是方天玉璽帶出的。
  可,即便如此,擋得住熒惑含憤一擊嗎?
  “昂~~~~~~~~~~~~~~~~~~~~!”
  朱砂金龍危難之際,鐘山真龍化身一聲咆哮,熒惑的注意力集中到朱砂金龍身上,鐘山真龍化身自然得以自由。
  快速沖來之際,咆哮的探出一爪,是那最前面的一爪,爪上的開天斧消失了,好似以這僅僅一爪抓來一般。
  熒惑雖然注意力集中到朱砂金龍身上,但鐘山真龍化身沖來豈會不知?
  只是這次鐘山真龍化身氣勢太甚了,熒惑可不想法相的臉上被甩出第三個嘴巴,憤然放棄用天孔對付朱砂金龍,向著鐘山真龍化身甩來。
  天孔與龍爪轟然碰撞到了一起。
  這一霎那,天孔之上,再度放出那毀滅氣息的青光,而鐘山真龍化身的龍爪中心,卻是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黑色旋渦。
  這個黑色旋渦與黑洞不同,即便身處黑洞之中,也難以掩蓋其黑一般。正是鐘山的神通‘潰’。
  神通‘潰’與新煉制的天孔毀滅青光轟然撞擊。
  想象中的大碰撞沒有發生,相反的,無聲無息,僅僅龍爪與天孔一次‘輕輕的’接觸而已。
  毀滅青光忽然消失了,而這時的天孔,在與‘潰’相觸之際。
  “咔”
  新煉制的‘天孔’,居然詭異的出現一道裂縫。天孔敗了?
  時間仿若在這一霎那定格。熒惑被這忽來的一幕驚到了。甚至朱砂金龍和鐘山真龍化身的遁開也沒有注意到。
  熒惑帶著一股驚訝的看向手中的那出現裂痕的‘天孔’。
  這個新煉制的‘天孔’,就算不如當年那個,不是圣人級別的法寶,那也是祖仙器級別的存在啊,而且被自己賦予了特殊屬性。居然裂了?甚至…………!
  遠處,虛空涼亭之中。
  墨子和彌天再度驚訝了起來,這才是鐘山與熒惑第一次正面撞擊。熒惑手中的祖仙器,毀了?
  正面交鋒,熒惑又沒有占到便宜?
  天空災星緩緩消失,黑洞慢慢被填補。朱砂金龍和鐘山真龍化身飛在空中繼續對峙著對面災星大道。
  而災星大道之中,熒惑心中充滿了震驚。
  原先法相被甩了兩個巴掌,已經將熒惑徹底激怒了,這次的‘天孔’氣數忽然消失干凈,頓時讓熒惑無比小心了起來,更多的是將鐘山實力,不斷在評估中膨脹。
  鐘山或許沒有那么大的實力,但熒惑受過幾次刺激下,心中將鐘山實力膨脹到一種恐怖的高度。()
  鐘山在亂熒惑的心,在隱自己的實力!
  高空之中,黑洞漸漸被填補,熒惑、朱砂金龍、鐘山真龍化身暴露在所有人前。
  熒惑的法相消失了,熒惑此刻也沒臉在使用法相了,兩個巴掌過后,讓熒惑的尊嚴受到極大的挑戰。
  普通修者還不知道如何,但是,四周圍著的大量祖仙卻是看的清清楚楚。今日一役,若不能斬殺鐘山,自己名聲將徹底掃地無歸了!
  虛空涼亭之中。
  墨子和彌天沉默了看了一會,最終彌天才吸了口氣道:“這個鐘山,心計太深了!”
  “是啊,天下英才輩出!鐘山實力遠遠不是熒惑的對手,但卻靠著心計,打亂了熒惑的思緒!”墨子點點頭。
  “不錯,熒惑若再認真出手,必定能滅鐘山,可是,卻被鐘山用心計攪亂心神,熒惑身在局中,一定將鐘山實力無限放大,若他能跳出局外就知道,剛才,幾乎已經是鐘山極限了,古仙畢竟只是古仙而已!”彌天搖搖頭道。
  “古仙?但是鐘山的心計可不止古仙,這一份心計,足可讓他實力無限攀升,圣人熒惑,不是也因他而亂了嗎?居然亂到看不清鐘山實力的程度,一個小小神通,在最關鍵的時候點亂熒惑之心,好驚人的算計。”墨子點點頭。
  彌天點點頭,這時彌天不再反對,畢竟能夠亂圣人心性的人,再貶低他只會讓自己難堪。
  “他的算計,比之鴻鈞如何?”墨子忽然問道。
  “鴻鈞?”彌天臉色一變。
  “是啊,鴻鈞,當年你可是與他同立天地圣人,對于鴻鈞,你應該非常了解才對!”墨子淡淡道。
  彌天盯著遠處鐘山,深深的看了一會,搖搖頭道:“我承認鐘山心計駭人,可惜,比之鴻鈞,還不夠火候!”
  “鴻鈞比之現如今天下的第一圣人‘程侯’又如何?”墨子再度詢問道。
  “程侯?鴻鈞?”彌天語氣變的怪異了起來。但不愿多說一般。
  “東方,紫霄宮現世了!”墨子淡淡道。
  “紫霄宮現世?”彌天語氣一驚道。
  “不錯,雖然還不知道在誰手中,但你也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么,紫霄宮消息走漏,這只是前兆,離徹底爆發已然不遠,紫霄宮現世,同時也意味著…………!”墨子語氣微微深沉道。
  “鴻鈞要現世了?”彌天神色一變。
  “不錯!”
  “不可能,鴻鈞是當年天數滅殺的主要對象,他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彌天不信道。
  “你也知道,心計也是實力的一種,接引、太上、準提,他們當年都能重生,你認為鴻鈞會沒有后手,你認為鴻鈞徹底死了?我想,你心里應該比誰都清楚,鴻鈞一定會回來的!”墨子淡淡道。
  彌天一陣沉默。
  “這次鴻鈞重生,牽扯太廣了,我想第一圣人程侯也不可能僅僅觀望,東方要出大事了,那時候,天下諸圣、諸雄,或許都會對此有所行動,特別我還知道一些上古家族,也蠢蠢欲動了。”墨子淡淡道。
  彌天又是一陣沉默。
  “你覺得程侯與鴻鈞,兩代天下第一圣人相比,孰強孰弱?”墨子再問道。
  剛才墨子告知這一巨大的消息,也算是為了換取彌天對二人的評價。墨子知道程侯,但對鴻鈞顯然沒有彌天知道的多。
  彌天看看墨子,也明白墨子的用意,點點頭道:“程侯,我對他不了解,但是鴻鈞,他是我見過最神秘的人,心智算計,我從來沒見過有誰能比得了他,而且其心非常大!”
  “心非常大?”墨子微微意外。
  “鴻鈞不甘為圣!”彌天無比凝重的說道。
  不甘為圣?墨子瞳孔一縮,不再多問,一句不甘為圣,道盡了鴻鈞之心。
  遠處,鐘山依然在對戰熒惑。
  熒惑已經被鐘山一葉障目了,羞怒之際,臉色極為陰冷。
  熒惑的法相消失了,僅僅踏在大道之中,死死的看著對面兩條巨龍。
  “好,鐘山,今天誰也救不了你!”熒惑語氣微微顫動道。
  災星大道之中,熒惑一甩袖子,龐大的災星大道轟然潰散而開。轟然間炸入天地之間一般。
  “轟隆隆~~~~~~~~~~~~~~~~~~~~!”
  一時間,天地四周忽然間變成了火紅一片,浩浩蕩蕩一眼望不到頭的紅云,下方大地也一時間變成了赤紅之色。
  漫天火焰,炙熱無比,特別是鐘山、熒惑所在,四面八方更是匯聚來越來越多的紅色火焰,不斷擠入鐘山、熒惑所在之處。
  甚至,恐怖的火焰將那一方空間都燒融了一般,形成龐大的黑洞,但黑洞依舊被火焰填滿。
  一個極度詭異的環境。
  站在遠處,金鵬、刀人屠都是臉色一變,二人眼中閃過一股驚駭。
  而凌霄天庭之外的大陣不斷抖動,顯然即便隔了無限遠的距離,依舊對凌霄天庭產生巨大的影響,下方大地上更是成為一片火海。
  虛空涼亭之中。
  “鐘山終于引出了熒惑的最大手段,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天地大勢之力一出,鐘山再無勝算!”彌天沉聲道。
  “我看未必!”墨子淡淡的搖頭道。
  “哦?”
  “我相信鐘山的心智,你認為他不如鴻鈞,我想這其中你個人感情占據很大因素,而我卻認為鐘山的心計不弱于鴻鈞。”墨子搖搖頭道。
  彌天眉頭微皺,無限拔高鴻鈞的能力,彌天是有這種心理。對于墨子客觀的評價,彌天并未多做辯論。
  “換而言之,假如熒惑現在面對的是鴻鈞,哪怕只是古仙八重天的鴻鈞,你認為鴻鈞還會必死無疑嗎?”墨子搖搖頭道。
  :第二天在外,求!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