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94 第三個鴻鈞

第六十五章悲哀的熒惑
  “將死之身,談何心智?不對,你是說鐘山故意激怒熒惑,故意讓熒惑做出這么猛烈攻擊的?他,鐘山太陰險了!”彌天忽然反應了過來,叫了起來。
  “是啊,鐘山雖然后手強大,但是畢竟年歲尚幼,有強大手段,但終究不可能太多,不像熒惑有著數十萬年不斷研究各種不同的手段,熒惑一開始慢慢試探鐘山,當鐘山手段全部使出一遍以后,熒惑的手段也不可能使出十分之一旦鐘山的底細被熒惑摸清楚,也就是鐘山徹底敗時,鐘山就是看出了這點,才巧妙的激怒熒惑,讓熒惑跳出試探的這個階段,直接使出強大的手段。”墨子點點頭。
  “鐘山真是陰險,如此一來,鐘山就隱藏了各種后手,讓熒惑看不出底細來了,雖然遭受到猛烈的攻擊,卻將自己的劣勢抹去,好算計,好陰險的算計!”彌天沉聲道。
  “他敢與熒惑戰斗,顯然要用些非常手段,這樣才有的看!”墨子喝了口茶笑道。
  “哼,非常手段?豈不知,任何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都會顯得蒼白無力的,鐘山會耍陰謀詭計,可熒惑有絕對的力量,鐘山必死無疑。”彌天不忿道。
  “呵呵,那可未必!”墨子搖搖頭。
  “未必什么?”
  “你說的不錯,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的確會顯得蒼白無力,但,那是因為這陰謀不夠‘陰’,詭計不夠‘詭’,而且,熒惑的力量就是‘絕對’的嗎?凡是存在一個平衡,當陰謀詭計的‘陰’和‘詭’出了力量的‘絕對’,那就會一切反過來了,所謂物極必反,陽極陰生,你不會忘了吧!”墨子搖搖頭笑道。
  彌天圣人一陣沉默。的確,正如墨子所說,這個道理達到他這個程度的人都明白,可是彌天心中還是希望鐘山死的,因此在心里,總是期望熒惑能勝。
  “墨子,為何你這么向著鐘山?”彌天冷聲道。
  “向著?你錯了,我從來沒有向著鐘山,我只是為了一份還恩而已,并不是鐘山的恩,而是我當年貴人的恩,我已經跟你說過的,對于鐘山的死活,我自然不會在意,但是承諾下了,就不得不去做到,因此,只要你不妄動,我就不會出手,鐘山是死是活,與我無關!況且,你沒看出來嗎?鐘山為何讓我攔你,而不是攔熒惑?”墨子搖搖頭。
  彌天一陣陰沉,沒有繼續說話。
  龐大的黑洞中,鐘山還在狼狽的應對著大量災星,災星帶著莫大威力一次又一次的沖擊到鐘山身上。
  熒惑的死盯之下,兵之天脈很難再都凝聚。
  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卻是那個天孔,威力太大了。以至于鐘山幾次都沒敢與之強碰。
  眼看處于壓制狀態無法出來之際,真龍的十九爪頓時冒出大量銀光。
  無法凝聚兵之天脈,但是,微微調動一些兵之天脈的力量還是能夠做到的。
  十九爪,其中四爪各抓著誅戮陷絕神劍,而另外十五爪,陡然間各自冒出一柄巨大的斧子,開天斧!
  這個開天斧比之先前開天斧虛影要強出了一些,雖然不如誅仙四劍那么威力巨大,但這略微實體的開天斧卻各自堪堪能夠擋住一個星辰的撞擊了。
  十九爪的真龍優勢盡顯而出。爪子多,抓著武器也多。
  一時間,鐘山剛才巨大的劣勢,忽然得到一絲回轉一般,雖然還是被無數星辰沖擊的身形狼狽,但至少,此刻龍身之上,不再受到撞擊了。
  鐘山緩過氣來了。
  下方,尸先生、金鵬、刀人屠等人都是暗呼口氣,而遠處無數圍觀的祖仙卻是一個個眉頭深鎖,鐘山越強,他們越是不喜歡。
  原本以為在熒惑狂暴的攻勢之下,鐘山已經到了極限,卻沒想到極限下,鐘山實力居然越來越強。妖孽
  虛空涼亭中。
  “果然被他緩過氣來了,開天斧?兵之天脈無法調動,居然能夠調動零散的天脈之氣,這個鐘山還有多少潛力?”墨子凝神道。
  “緩過來?失去了兵之天脈,鐘山若不能再拿出新的后手,很快就會被熒惑耗死,這樣只是垂死掙扎而已!”彌天根本不看好鐘山。
  龐大黑洞之中。
  鐘山的確如彌天所說的一樣,根本就是掙扎,災星大道之中,熒惑眼神冰冷,熒惑不想鐘山死的那么簡單,熒惑要慢慢折磨鐘山而死。在痛苦中掙扎吧!
  而就在這時,那些看不見黑洞內部的人們,詭異的現了又一幕奇景。
  大崝氣運云海之上,其實還有一條十九爪氣運金龍的,只是眉心多出一道朱砂而已。
  就在這一刻,這條朱砂氣運金龍忽然抬起龍頭,腳下龍爪一抓,龍尾一甩,沖天而上,沖向了那巨大黑洞之處。
  朱砂金龍沒有真龍那股氣勢,甚至虛虛實實,應該沒有多大威力,此刻飛入黑洞干什么?
  “易衍先生,氣運金龍,僅僅能夠積攢氣運,并沒有強悍的肉軀啊,這是怎么回事?”水無痕疑惑道。
  “我也不知!”易衍搖搖頭。
  尸先生也露出疑惑之色。
  不止尸先生,大崝群臣都露出疑惑周圍觀之人更是疑惑無比。
  大崝兩條氣運金龍,原本就是一件詭異的事情,鐘山帝化真龍,那是鐘山所化,并不是氣運金龍啊,那是鐘山所變的實體,而氣運金龍根本無法與真龍相比,它飛上去有什么用?
  所有人都凝神了起來,甚至,墨子和彌天兩個圣人都露出好奇之色,這是搞什么?
  朱砂金龍飛入黑洞之中,詭異的是,在黑洞巨大拉扯之力下,朱砂金龍居然沒有崩潰,沒有潰散,而是向著戰場中心不斷靠近。
  越是靠近中心,災星越是密集。
  災星大道之中,熒惑也現了這條朱砂金龍,冷冷的看了一眼,沒有太做重視。僅僅分出少部分的災星沖撞而去而已,現在主要的目的,就是將鐘山摧殘致死。
  朱砂金龍非常靈活的游走,居然詭異的躲過了幾顆星辰,向著中心快靠近。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當離熒惑法相不遠的時候,熒惑本體眉頭微皺。心神念動之際,百顆巨大的災星向著朱砂金龍撞去,強大的氣勢之下,即便鐘山的真龍身也要遭到強大重創,何況僅僅是氣運金龍呢?
  巨大的沖擊而下,眼見就要將朱砂金龍轟碎了。
  就在這一霎那,朱砂金龍眼中紅光一閃,最前面的一個龍爪之上,忽然冒出一寶,大崝的御璽,方天欲璽。龐大的方天欲璽!
  方天欲璽印面朝著百枚災星狠狠的印了過去。
  方天欲璽陡然間在黑洞中印出‘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的八個大字,這八個大字不算什么,主要是浮在八個大字上面的七層紅光模。
  每一層光膜,居然都是一個山川河流疆域濃縮之景。
  “七大疆域?風冢疆域、轉輪疆域、無相疆域………………!”
  下方的金鵬忽然驚叫了起來。這七層光膜,居然每一層都是大崝所擁有疆域的形態。
  御璽,鎮壓運朝,擁有多大的疆域,御璽要鎮壓多大的范圍,鎮壓之下,氣運沖刷御璽,同時淬煉御璽,所掌控疆域也會反饋疆域信息到御璽之中。疆域越大,御璽越重,運朝第一神器。
  此刻七層疆域印出,頓時轟出一股強大至極的‘鎮壓’之力。
  “轟!”
  七層世界不斷崩潰,直到最后一層崩潰之際,百枚災星轟然爆炸而開,大崝神器,盡顯鎮壓天下之勢。
  方天欲璽一舉擋下了熒惑隨手一擊,而這一霎那,熒惑終于明白朱砂金龍的不凡,陡然一轉頭看來。
  可,一切都好似遲了一點,鐘山的‘詭計’又得逞了。
  朱砂金龍的一尾巴,再度的甩在了熒惑法相的臉上。
  “啪!”
  威力根本無法與鐘山真龍化身的比,甚至很難聽到聲音,但就這輕輕的一下,卻好似洪鐘巨震一樣,敲在了所有人心中。
  下方,金鵬、刀人屠張著嘴巴,帶著一股不可思議的瞪著天上,額頭冒出大量汗水。
  圍觀的祖仙們,無不咽咽口水。
  第二次了,若是第一次是熒惑不心,還算有情可原,這第二次,第二巴掌,就顯得格外刺眼了,好似逆天的羞辱一般。
  又被甩了一巴掌?
  甚至一些強者都被這一巴掌驚的有些窒息了,瞪著眼睛看著,一動不動。
  這已經是第二巴掌了?堂堂圣人,已經被一個古仙連甩了兩個巴掌,雖然只是法相受的,可那也是你圣人法相啊。
  墨子和彌天相視一眼,二人不再為鐘山的計謀喝彩,而是在為熒惑圣人悲哀。你也太倒霉了。
  根本就是兩個力量層次的對決,高的層次居然被低的層次連甩了兩個巴掌,你以后面子往哪里擱啊!
  太悲哀了,被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古仙連甩了兩個嘴巴。堂堂圣人,如何能夠受?情何以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