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3 療傷

書生男子,雙眼泛寒的看著巨型堅冰。并未急躁。因為自己有的是時間消磨這個堅冰。
  輕輕搓了搓手掌,書生男子嘴角溢出一絲冷笑。
  找到了,困住了,那就慢慢磨吧。
  悲青絲不斷抽取四方大地水分,巨大堅冰墻在擴大,對于悲青絲來說,只要有時間,自己就能逃出去。
  因為,堅冰任由自己控制,自己慢就慢一點,只要控制堅冰區域,向著山谷外不斷擴張,然后人在堅冰之中,一點一點向外移動即可。
  雖然慢了一點,但,絕對能退入之前狼區。
  的確,悲青絲策略成功了,鐘山和悲青絲,正一點一點向著山谷外移動之中,不斷移動,堅冰也向外擴展。當然,為了省冰,那后方的冰迅速融化,快速填充到前面來,再度造就一座冰城,將鐘山和悲青絲護在中心。
  鐘山一直皺著眉頭,無比凝重之中,鐘山感受到了不妥,外界書生男子居然沒有絲毫緊張,沒有攻擊冰城,也沒有再讓箭手射破罡箭,而是就這么任由鐘山和悲青絲向外移動之中?
  怎么回事?哪怕就要走出山谷了,書生男子都沒有絲毫阻攔。
  不合理,絕對的不合理。
  鐘山心中充滿了緊張,悲青絲眼中也閃過凝重,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但,總感覺有種不好的情緒壓迫在心中一般。
  “嗯?”悲青絲忽然一聲輕嗯,神情變得無比緊張。
  “百日醉?”悲青絲驚叫道。
  “哈哈哈,不錯,正是百日醉,能用上百日醉,你該感到榮幸了。”書生男子終于露出了一副得勝的笑容道。
  聽到外界書生男子的話,悲青絲眼中盡是沮喪,一種希望后的絕望瞬間涌入心頭。
  “諸位要殺的是我,希望能夠放我身邊之人。”悲青絲馬上開口說道。
  聽到悲青絲所說,鐘山心中一冷,悲青絲妥協了?百日醉?什么是百日醉?到底怎么回事?
  “我的作風。就是斬草除根,哪怕是一根雜草。”書生男子語氣陰寒道。
  很顯然,對于鐘山也不準備放過,殺,殺,殺!
  看著只有一點路程的狼區,悲青絲眼中閃過一股悲哀。
  “什么是百日醉?”鐘山終于忍不住了,馬上對著悲青絲叫道。
  “你沒聞到四周的迷香嗎?百日醉,這就是百日醉,聞上一口,香睡百日。”悲青絲臉色有些慘淡道。
  “迷香?”鐘山皺皺眉頭。沒有聞到。
  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怎么回事?為什么我沒有聞到?不過鐘山忽然發現,在自己眉心之處,紅鸞火焰跳動的卻有些許異常?
  紅鸞火焰?紅鸞迷霧?難道是它讓自己感覺不到?它克制了百日醉?
  百日醉?若真如悲青絲所說,那不是悲青絲馬上要睡了?一旦睡下,那還打個屁?死定了。
  怎么辦?鐘山一摸儲物手鐲,內部最強的也只是那兩塊玉符,天星子當初給自己的冰鳳凰玉符和火鳳凰玉符。
  但,這兩塊玉符最多只能對付金丹初期啊,這里百個金丹期強者,怎么可能全部對付?鐘山雙眼瞇起。在這個時刻,鐘山異常的冷靜,翻手取出兩塊玉符,不管如何,先取出來再說。
  “哼,看你還能堅持多久。”書生男子冷聲道。
  果然,也就這一會,鐘山身旁的悲青絲忽然身形一晃,好似喝醉了一般,走步有些不穩了。
  遭!
  隨著悲青絲變得微微醉了,整個冰城的移動,也好似變得慢了很多一般,并且厚厚的冰城,也略微有些變薄了。
  外面書生男子微微冷笑。
  “弓手準備。”書生男子冷冷的說道。
  “喀喀喀…………………………”一排的弓箭手驟然上起破罡箭,準備激射冰城。
  巨大的冰城,在悲青絲忽醒忽醉之間,變得一會厚一會薄。
  原先悲青絲的投影,驟然間變成了幾十個在不同方向的投影,對于投影控制,悲青絲也越來越艱難了一般。
  鐘山深吸口氣,心中無比緊張,怎么辦?怎么辦?慢慢的,看向手頭捏著的兩個玉符,只能這樣了。
  “放~~~~~~~~~~~~~~~~~~~~”
  書生男子驟然間叫道。
  “呼、呼、呼……………………”
  十八支破罡箭,瞬間射破那忽然變得薄弱的冰墻,分為十八份,驟然射到悲青絲十八個投影之處。
  咻!大量破罡箭射入內部,而有著一支,卻非常巧合的射到了悲青絲面前。鐘山想要喊的,但來不及了,太快了,太快了。一瞬間就到了悲青絲面前。
  也許危險皺降,悲青絲被瞬間驚醒,雙眼暴瞪,身外驟然形成一層厚厚的罡罩。
  “呲~~~~~~~~~~~~~~~~~~~~”
  僅僅微微一阻,破罡箭直接破開了悲青絲的罡罩,并且瞬間射入悲青絲左胸上方,驟然洞開,箭頭從后背射出,鮮血直綻。
  悲青絲雙眼暴瞪,好似一瞬間清醒很多一般,四周冰墻再度變厚很多。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絕望。
  完了。完了。
  悲青絲身中破罡箭,拖不了多久了。死定了。
  “鐘山,對不起。”悲青絲有些悔恨的看看鐘山道。
  鮮血染紅了悲青絲的白衣,悲青絲用長劍拄著地,剛剛有些清醒的雙眼,再度變得疲憊不堪,百日醉,百日醉?香睡百日?
  鐘山終于知道這百日醉的變態了,悲青絲這是重傷了,如此重傷之下。都不能改變她想睡覺的念頭?而且悲青絲還是金丹后期啊,這樣都能迷醉。
  鐘山一把上前抱住悲青絲。
  “盡全力,炸開冰城。炸向四方。”鐘山對著悲青絲叫道。
  悲青絲被鐘山抱住,沒有一點反抗,有的僅僅是一絲慘笑。
  完了!真的完了,也許下一刻自己就睡著了,死定了。只是連累鐘山了。
  在鐘山吩咐完了以后。悲青絲點點頭,不管如何,完成鐘山這最后一個愿望。
  胸口還插著破罡箭,只見悲青絲翻手豎起白色長劍,雙眼一瞪。長劍一揮,整個冰城轟然炸開,炸向四面八方,大量冰刺,如一支支利箭直射眾紅衣人。
  但悲青絲知道,絕對不行的,自己重傷,又醉了,肯定傷不了他們。一旦他們緩過氣來。那鐘山也還是死,鐘山只有先天期啊。
  “轟~~~~~~~~~~~~~~~~~~~~”
  冰城向著四方轟然炸開,堅冰直射書生男子,書生男子沒有惱,反而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
  冰城一炸,你們什么也沒有了。
  大量厚冰炸來,眾紅衣人紛紛躲避,就是十八個弓手,也快速躲開,畢竟悲青絲雖然中了百日醉,但那實力還是無比駭人的,若不躲避,巨大沖擊肯定要深受重傷,以前追殺悲青絲的紅衣人,都是這樣死的。
  眾人跳開的一瞬間。
  “吟~~~~~~~~~~~~~~~~~~~~”
  “吟~~~~~~~~~~~~~~~~~~~~”
  兩聲鳳鳴之聲驟然響起。玉符,鐘山的玉符終于捏碎了。
  但是,這兩塊玉符并未攻擊任何人,而上在冰城炸開的瞬間,飛在半空之中,驟然間相互對撞了起來。
  “轟~~~~~~~~~~~~~~~~~~~~”
  冰鳳凰和火鳳凰同歸于盡了?
  極熱極冷,巨大的相撞,驟然間產生浩瀚的強光,暴強的強光。
  強光之強,好似一個巨大太陽出現在眾人面前一般。哪怕眾人都是金丹期高手,這一刻,居然都是一陣眼盲,眼中盡是光亮,看不見一切,什么也看不見了。
  “不好”書生男子忽然怒叫道。
  翻手一柄飛劍。也不管山谷口有沒有東西,揮出二十丈的劍罡,劍氣狂瀉的斬了過去。
  “啊~~~~~~~~~~~~~~~~~~~~”
  一聲慘叫隨著書生男子揮劍叫了起來。
  而也就這一會功夫,眾人恢復了視力,能看到四周景色了。
  書生男子的一劍,斬在了一個紅衣人的身上,那人手臂被書生男子一劍斬斷。而原先的鐘山和悲青絲,卻是忽然沒了蹤影,沒了,就這么沒了,逃走了?
  書生男子看著鐘山和悲青絲消失的地方,怒氣沖沖,根本不管那個被自己斬斷手臂的下屬,而是眼中泛寒的看著山谷之處。
  “大人,要進去嗎?”一個下屬有些恐懼的對著書生男子說道。
  瞪著眼睛,書生男子深吸口氣:“圍,給我將這批區域圍起來,給我等,等他們出來”。
  顯然,書生男子并不敢踏入這批區域。
  “大人,我們快走吧,剛才巨響,或許馬上就有狼來了。”又一個下屬叫道。
  “走”書生男子毫不眷念,調頭率著眾人離去。果然,在眾人離開沒有一會,這里慢慢有著各種狼來觀看了。
  鐘山跑了,強光照耀之下,鐘山根據之前就想好的路線,略微偏轉,快速離開了。跑向了狼區之中,進入其中,躲避眾紅衣人,不過,悲青絲算是徹底昏迷了,破罡箭還插在胸口,鮮血已經染紅大半身體,鐘山極需找個僻靜安全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