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93 儒門新圣地

第六十四章陰險
  高空之中,千顆災星威力忽然爆,出耀眼的光芒,正要攜帶浩瀚的氣勢砸下之際,隨著一聲‘啪’的脆響,災星頓時失去力量萎頓了下來,無盡金紅光芒一散,頓時化為普通星辰,被數萬開天斧轟然斬破,炸成粉碎。~
  第二回合,開天斧勝!
  開天斧沖天散去,高空搖晃的空間緩緩平復下來。
  而下方,熒huo到現在都處在被真龍一尾巴甩臉上的震撼之中。雖然那只是法相而已,可法相也不行。
  圣人被打嘴巴了,而且還是被一個古仙甩了一個老嘴巴,這一幕,不說后無來者,絕對前無古人,亙古以來,見過哪個圣人被人甩了一巴掌呢?
  沒有,沒有圣人被仙人甩過巴掌,熒huo是第一個。
  雖說打在身上哪里都是打,可是,一個人的臉,卻是一個人形象,甚至尊嚴,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地方,而圣人的臉更是尊貴無比,以至于尊貴到給人看一眼都有損圣人臉面的程度,可就這神圣不可侵犯的圣人臉,今天居然被鐘山甩了一個老巴掌。
  無比響亮的一巴掌,脆響驚天動地。
  從今以后,鐘山的大名必定響徹陽間天下,一個敢甩圣人嘴巴的牛人,誰還能比他牛?
  也難怪,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有種傻眼的感覺。
  一個個盯著天上,眼睛都不愿眨一下,好似眨一下眼睛,就會漏去無限精彩一樣。
  同時,所有人也明白,鐘山和熒huo的仇,從這一刻開始,就此不死不休了。
  圍觀的那些祖仙們一陣咽咽口水,想對大崝落井下石,也想到大崝完蛋了,更想到這個鐘山張狂到招惹三大圣人,可誰也沒想到鐘山張狂到敢甩圣人嘴巴。好似在做夢一樣,一些祖仙甚至從這一幕中忘記了剛才的計劃。
  虛空涼亭之中,墨子和彌天都僵在了那里,二人也怎么也沒想到會生這一幕,誰又能想到鐘山敢甩熒huo嘴巴呢,誰又能想到熒huo的心神沒有關注法相的嘴巴呢,誰又更能想到這一巴掌還真的甩到了呢?
  墨子和彌天驚愕的看著這一幕,同時也為被甩嘴巴的熒huo感到一陣汗顏,你太悲劇了。~
  虛空中,數萬開天斧大敗千顆災星。
  鐘山真龍周側的銀光也轟然消失,對面熒huo法相死死的盯著真龍,一腔怒火的熒huo,到現在都不可置信的看著真龍。
  被甩了一巴掌?
  多么可笑的戰斗?這才剛剛第二回合,自己堂堂圣人被甩了一巴掌?不是這樣,不應該這樣的。
  “你…………!”熒huo憋了一會,僅僅喊了一個字。震天的怒意在熒huo心中醞釀。
  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熒huo頭頂天上,忽然出現了無盡的火燒云,好似大火形成的云彩一樣,熒huo怒了,徹底怒了。
  “昂~~~~~~~~~~~~~~~~~~~~~~~!”
  鐘山不懼的一聲龍yín,龍目瞪著對面熒huo,一股桀驁之氣從那崢嶸的龍頭沖擊而出。
  熒huo從成為圣人開始,不,從xiao到大,還從來沒有被打過巴掌,以前戰斗哪怕受到再重的傷,哪怕臉上受到攻擊也是彼此拳腳相加,從來沒有這個干脆的一巴掌。
  “hún賬~~~~~~~~~~~~~~~~~~~~!”
  熒huo一聲怒吼,終于熒huo爆了。
  只見熒huo踏步走入自己的‘災星大道’之中,只留法相在外界,法相手中忽然多出一個幻影,正是昔日的法寶‘天孔’模樣。
  又是一個天孔,只是,此天孔非彼天孔了,因為那個傾注了熒huo無盡心血,這個只是最近剛煉的,并不如昔日法寶,不過,圣人煉制法寶,都是調動天地大勢之力煉化的,威力自然不同凡響。
  這一切都只是一個開始,只見災星大道之上,無數星辰浮動而起,而外界四面八方的空間中,也詭異的忽然冒出一個個紅點,紅點越來越大,化為一顆顆星辰,無盡星辰憑空而現。慢慢的,四面八方盡是金紅色的星辰。
  數之不盡的星辰漂浮在四面八方,在高空中快旋轉,帶動整個高空的空間都強烈搖晃了起來。
  這無數星辰將兵之天道和鐘山真龍也包裹了起來,快旋轉中,虛空搖晃越來越強了,繼而,無盡星辰從四面八方帶著熒huo的憤怒狂泄而下,向著中心兵之天脈狠狠的撞去。
  “轟!”
  第一顆星辰撞在了兵之天脈之上。兵之天脈微微一顫。
  “轟!”
  又一個星辰撞到真龍身上之際,鐘山龍爪轟然抓去,一爪抓碎了那顆星辰,但是,鐘山的龍爪卻是一陣巨顫。
  這才是兩顆,四周有著成千上萬,無盡星辰撞來,好似chao水一樣,呼嘯而至。
  鐘山快調動兵之天脈的力量,周身頓時形成大量白光,可是這白光僅僅擋住星辰的部分沖擊,大部分還是加注在了真龍身上。
  恐怖的星辰撞擊,一個接著一個,這些星辰體積xiao出了很多,但力量并沒有減少一般。
  沖擊!沖擊!沖擊!
  一時間,真龍身上有著多處受到了星辰的撞擊,強大的撞擊將真龍周側轟出了一個巨大的黑dong,真龍好似一時飽受摧殘一般。
  “昂!”
  龍yín之際,大量開天斧沖擊而出,可是,開天斧的威力畢竟不如這些星辰。
  “轟隆隆~~~~~~~~~~~~~~~~~~~~!”
  真龍周側的黑dong一直沒有被填補過,熒huo含怒出手,星辰如暴風驟雨一樣沖刷而來。
  熒huo法相更是揮舞著‘天孔’,天孔一揮,天孔中心方形dong口頓時射出一道青色光幕。青色光幕所過,周圍空間紛紛炸碎,是強烈的炸碎,是炸碎,一時間,方圓百萬里之內,空間盡數破碎。
  龐大的黑dong遮住了一切。
  黑dong之中,一條災星天道出耀眼紅光,熒huo法相使用天孔射出一道強大的青光直射對面的真龍。
  真龍無法身合天道,此刻僅僅貼在兵之天脈上催動一些力量而已,四周狂暴的星辰已經讓他疲于防護了一般,身上更是不斷的遭受到星辰撞擊,這時,一道青光射來,鐘山頓時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威脅一般。
  身形向著下方一竄。
  青光撞在了兵之天脈之上。
  “轟~~~~~~~~~~~~~~~~~~~~!”
  兵之天脈一陣強烈的搖晃。
  而鐘山躲避期間,再度受到大量星辰撞擊,星辰都是帶著毀滅性的力量,撞在身上極為的疼痛,即便鐘山化身真龍,長時間下去也不是辦法。
  “呲~~~~~~~~~~~~~~~~~~~~!”
  鐘山真龍的下半身盤在兵之天脈之上,更好的調動兵之天脈之力,而上半身卻是脫離兵之天脈,懸于空中,十九爪中,其中四個龍爪間,忽然各自冒出一柄煞氣極中的神劍。誅仙四劍,紫色誅仙劍,血色戮仙劍,綠色陷仙劍,黑色絕仙劍。
  四柄神劍一出,快舞動,誅仙四劍的兇威早已聞名天下,雖然未回復巔峰,但是,其效果也是極為強悍的。
  調動兵之天脈的力量形成大量銀光,銀光擋住星辰的一部分力量,接下來,變弱的星辰,卻是被誅仙四劍快斬碎。
  一時間,鐘山好似化解了星辰危機一般,但是,熒huo法相手中的天孔,卻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在兵之天脈之上,讓兵之天脈搖晃不止。
  但,只要鐘山竭力躲避,也能堪堪躲過,只是一時間鐘山變的極為狼狽而已,可終究應下了熒huo的這次猛攻了。
  熒huo的猛攻僅止于此嗎?
  鐘山在狼狽躲避自己,忽然看到災星大道之內,熒huo的雙眼微微一瞇。
  “遭!”鐘山心中一驚。
  到底是哪里出問題了?
  下一刻,鐘山知道了,自己賴以防護的兵之天脈之上,先前被天孔青光沖擊的地方詭異的忽然凹陷出一個窟窿,窟窿中陡然紅光大放。下一刻,那窟窿被填滿了,而填滿窟窿的卻是一顆星辰,一顆災星大道上的那種星辰,那種災星。
  兵之天脈,被寄生了災星?
  寄生到別人所掌握的天道之中,這就是熒huo的力量嗎?
  鐘山越感覺調動兵之天脈力量的艱難,兵之天脈噴出的銀光也漸漸的變xiao。
  因為兵之天脈上的災星越來越多,原先銀色的兵之天脈,現在密密麻麻多了無數麻點一樣,恐怖的災星好似要將兵之天脈染紅了一般。
  “嘭~~~~~~~~~~~~~~~~~~~~!”
  兵之天脈忽然間不受鐘山控制,轟然爆炸而開。
  強勢的兵之天脈,失效了?
  鐘山知道,主要是因為自己掌握兵之天脈太少,而且還不能身合天道,所以才這么容易被熒huo得逞。
  失去了兵之天脈,四周的星辰再度呼嘯而來,來勢洶洶,比之剛才更加的恐怖。
  誅仙四劍只能劈去一部分星辰,可是更多的星辰如暴雨般撞擊鐘山真龍之身。
  “轟、轟、轟…………!”
  一連串的沖擊之下,鐘山頓時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真龍之身狼狽的被撞的不斷搖擺。
  一時間,熒huo的災星和天孔頓時壓制住了鐘山,讓鐘山無從反抗。更重要的是,熒huo這個時候,絕對不會讓鐘山再度招出兵之天脈來,熒huo要借著這個勢頭將鐘山摧殘到死!
  大崝百姓根本看不到天上之景,因為此刻天空災星越來越多,越來越快的攻擊鐘山,方圓千萬里內,盡是龐大的黑dong,能看到黑dong內部之景的人,少之又少。
  下方,尸先生1ù出一絲擔心之色。
  “尸先生,你看到了什么?”易衍馬上問道。
  尸先生搖搖頭,沒有多說。
  遠處,虛空涼亭之中。
  “看來,熒huo不需要調動天地大勢之力,也足夠將鐘山摧殘致死,真龍?可惜,他還是太弱了。”彌天無比滿意道。
  “鐘山激怒了熒huo,才招來的如此猛烈的沖擊,鐘山果然心智過人!”墨子忽然感嘆道。
  “將死之身,談何心智?不對,你是說鐘山故意激怒熒huo,故意讓熒huo做出這么猛烈攻擊的?他,鐘山太陰險了!”彌天忽然反應了過來,叫了起來。
  ps:出門第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