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91 劍化

第六十二章帝化真龍
  “凌霄天庭又有大事發生了!”
  “圣王,借力量,快快舉其右手!”
  “熒huò是誰?居然勞動圣王huā此代價?”
  “別管是誰,舉手就是,數百年圣王才要求一次,誰要是不舉,必遭萬人唾棄!”
  ……………………
  …………
  ……
  龍yín沖天,聲震天下!在大崝子民心中,鐘山早已成為了那無上的存在,對鐘山崇拜的力度,比之圣人還要多出很多,此刻,盡數舉起手來。()
  無窮力量借助大崝氣運匯聚,從大崝四面八方快速聚攏而來。
  陰間,昌京,鐘山書房。
  影軀鐘山忽然臉色一肅道:“大崝子民,朕需要爾等力量,舉起爾等右手,助朕敵敵!”
  “昂!”
  陰間氣運云海之上,一聲金龍咆哮,鐘山的聲音頓時傳遍陰間六大疆域。
  無盡大崝子民忽然抬頭望天。
  六大疆域統一的時間尚短,人心浮動,并沒有徹底穩定,但是,那也只是極少數,大部分人還是接受了大崝。
  百姓紛紛舉起右手,右手舉起后,瞬間被chōu取了幾乎所有力量一樣,虛弱的坐下,無盡力量被匯聚到昌京之處。
  昌京氣運瘋狂咆哮,好似形成一個巨大風暴一般,越來越多,很多大崝官員都驚愕的望天,大崝來敵人了?在哪了?
  “不對,不對,氣運在變少!”一個官員驚叫道。
  “變少?你才變少呢!”旁邊一個官員不屑道。
  “真的在變少,圣王借天下大勢的力量,引動氣運咆哮,可是,你看天上,氣運雖然咆哮,并且從四方匯聚而來,但是,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又一個官員叫道。()
  “真的少了,的確少了,怎么會少了呢?”
  ……………………
  ………………
  ……
  群臣紛紛沖入皇宮。
  皇宮不死殿外,閻沖之看著沖來的大量官員,取出一卷圣旨道:“圣王有令,不得喧嘩放肆,不死殿外候著!”
  “是!”很多官員莫名其妙。但還是全部恭立在不死殿前。
  鐘山書房之中,影軀鐘山面前站著一些要員。
  “鐘山,力量能傳到陽間嗎?”天靈兒問道。
  “陰陽本一體,自然可以傳去,集齊我大崝七大疆域之力!”鐘山點點頭道。
  -------------------------------------------------------------
  陽間,凌霄天庭。
  鐘山一聲大喝,讓四周幾乎所有強者都為之一鄂。
  一個個眼中透射出的都是不相信,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鐘山他要自己對戰熒huò?以古仙之力,獨自對戰熒huò?
  就是熒huò也不相信,這不現實啊,鐘山他要與自己戰斗?不用后手了?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對手?他真的想死嗎?
  一個疆域,僅僅一個疆域而已,鐘山又不是嬴那種強勢祖仙,拿什么跟我斗?僅僅憑他一個人?
  大崝群臣卻是信心滿滿,遠處圍觀祖仙卻是一副看死人的樣子看鐘山,這鐘山腦袋被什么踢了,僅僅借用大崝天下之勢,就敢迎戰圣人?開什么玩笑,你當圣人是什么?
  遠處虛空,彌天和墨子在亭中喝茶,二人見鐘山沒有露出什么強大的后手,僅僅準備自己與熒huò戰斗,二人對視一眼,都是產生一絲不信。
  戰?你拿什么跟熒huò戰?
  鐘山僅僅只能借用大崝天下之勢,可圣人,卻是可以借用天地大勢之力。()大崝百姓之力,豈能抵擋天地大勢?
  凌霄天庭之上,大崝氣運咆哮的翻騰而起,四面八方,無盡金色的氣運匯聚而來,好似刮起了一個巨大的旋風一樣,整個凌霄天庭四周都風起云涌了起來。
  氣運云海之上,無數氣運xiǎo金龍快速沖入兩條十九爪氣運金龍體內。
  兩條氣運金龍越來越大,越來越壯觀,也越來越凝實。
  “昂!”
  雙龍齊yín,虛空顫動,金龍抓云之際,全身肌ròu好似擠破龍鱗般有力,氣勢越來越強。
  熒huò一開始只是冷眼的看著,可漸漸的,熒huò疑huò了起來。
  “大崝怎么有這么多氣運?不對,一個xiǎoxiǎo疆域是集齊不了這么多的!”熒huò懷疑道。
  不止熒huò懷疑,熒huò的一眾弟子,以及四方疆域的域主,甚至遠處虛空的墨子和彌天,都是好奇的看著大崝氣力的增加。
  “昂!”
  其中一條十九爪氣運金龍忽然從天而下,轟然間沖入鐘山身體,真龍入體,一股磅礴的氣勢將四周官員推開。
  鐘山身形對著天上一竄。
  一霎那間,大崝百姓看到一幕驚愕的景象,只見鐘山身形在沖天之際,忽然間,變了!
  鐘山身體變了,漸漸的變成了一條黃金巨龍,變成了十九爪凝實的金龍。
  圣王變龍了?
  變成一條百萬里長龍的鐘山,直沖云霄,轟然間沖破大量云霧,一路直上,傲立在遠離凌霄天庭的位置才忽然身形一停。
  鐘山所化金龍身形一扭,龍尾狠狠的甩出,轉頭怒目瞪向熒huò,張牙舞爪之間,一股強大的戰意直沖熒huò而來。
  戰,強烈的戰意直沖熒huò,鐘山真的要與熒huò戰斗了?
  本o。遠處,圍觀的祖仙們也是一個個瞳孔一縮。無比的凝重。
  “傳說中的帝化真龍?”易衍驚訝道。
  “不錯,正是帝化真龍,真正的‘真龍’。”一旁尸先生看著天上感嘆道。
  “哦?不知何為‘真龍’?”易衍好奇的問道。
  “傳聞,上古時期,世上本沒有龍,龍為何物?龍乃是人臆想出來的不存在之物,上古時期,人們剛悟天地之時,非常敬畏上天,想形容上天,可上天根本無法表達出形態來,因此上古之人臆想出了一種形態代表上天,而這種形態,就是傳說中的‘真龍’。”尸先生解釋道。
  “以真龍形刻畫上天?難怪歷古運朝,皇帝都是以真龍形態表現自己,并稱自己為‘天子’。原來,所謂真龍,就是上天,根本不存在什么真龍神獸!”易衍對于這個解釋非常驚詫。
  “是啊,天下有龍族,龍族在上古也是一大種族,但這個種族并不是‘真龍”也沒有資格叫真龍。他們僅僅只是龍族而已,天下只有一種存在能叫真龍!”尸先生鄭重道。
  “真龍天子?”易衍眼睛一亮道。
  “不錯,真龍天子,也就是像圣王這樣的帝王,才有資格可能叫真龍天子!”尸先生略微感嘆道。
  “圣王是真龍天子!”易衍點點頭,眼中閃過一股堅定。
  “天下運朝無數,能夠集各自運朝大勢后,化身真龍的,少之又少,這不止是悟性所能決定的,福緣、天賦、機遇一個也不能少,極為玄妙,一般而言,天帝,都能化身真龍,而天帝以下,卻是萬中無一。”尸先生略微激動道。
  “圣王就是那萬中無一的真龍天子!”易衍眼睛放著一股精光道。
  天空中,鐘山所化真龍瞪向熒huò。
  “昂!”
  真龍一聲巨吼,虛空震dàng,強勢的龍威震的方圓億里之內都是強大的威懾,遠處圍觀的強者無不臉色一變。
  熒huò更是冷眼看著天上。
  “挑釁我?哼!”
  熒huò一聲冷哼,踏步間,身形轉眼出現在了高空,面對這數百萬里的巨大真龍。
  遠處虛空亭中。墨子和彌天喝著茶水看著,二人相互制約,因此也難得清閑。
  “這個鐘山不簡單,居然在古仙的時候,就能化身真龍,這樣的天賦、悟性、福緣,或許只有大秦的‘嬴’能和他一樣。”墨子搖搖頭感嘆道。
  “嬴?嬴成天帝前,也能化身真龍?”彌天微微意外道。
  “不錯,第一次見的時候,我都有些不信,認為嬴是萬古帝王之才,最少百萬年內不會有人超越,想不到,鐘山也能身化真龍。如今的天下,真的要群雄并起了!”墨子凝重道。
  “帝化真龍?那又能如何?即便如此,鐘山也不可能是熒huò的對手,傳聞中釋天圣境外,鐘山接下熒huò一掌,那時熒huò可沒有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天地大勢之力一出,誰與爭鋒!”彌天嫉妒道。
  “調動天地大勢之力,的確可以讓圣人在此期間無敵,就是天帝,也難傷圣人,可是,這總是有負荷的,調動天地大勢時間越久,負荷越大,一旦超出負荷,對圣人也是極為不利的!”墨子搖搖頭道。
  彌天無比自信圣人之力,而墨子卻是客觀的分析圣人得失。
  “那就控制在負荷之內不就行了?況且這個鐘山,就算化身真龍,在熒huò調動天地大勢之力時,你認為他能堅持多久?十息?百息?一個時辰?還是更久?”彌天不屑道。
  “你認為熒huò一定會動用天地大勢之力?”
  “呵,你不知道熒huò和天孔的感情,這份仇,刻骨銘心,熒huò今天絕對會讓鐘山死的,你看著吧!”彌天圣人無比肯定道。
  “拭目以待!”墨子喝了口茶道。
  墨子與鐘山本身并沒有什么jiāo情,自然關注不大,僅僅將分內的做到,攔住彌天,已經是墨子的底線了,攔住彌天后,鐘山再死,可不是墨子的事情。
  ps:根據觀棋查考,外國人有著各種神祗,拜神成為外國古人最流行的精神崇拜,而中國人其實在上古時候根本不拜神,沒人崇拜什么神,神只是人們唾棄的妖魔而已,上古時候,炎黃子孫只拜‘天”不拜神!而龍也不是什么上古神獸,是將‘天’形象化的形態,讓人感覺上能看得見mō得著。‘真龍’其實就是‘上天’!因此,真龍在炎黃子孫中有非比尋常的象征,甚至對人類做出大貢獻的人物,在后世傳說中也被賦予龍的一些特征。只是到了后期,宗教出現,才出現各種神祗。(真龍的由來,千真萬確,并不是‘恐龍’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