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90 諸強退

又來一個圣人,圍觀的祖仙臉上又是一陣chōu搐,第四個圣人到了?
  紫陽驚鴻現在不知道對大崝該有何感想,只是瞪著眼睛看著,等著結果。
  金鵬、刀人屠咽咽口水,二人有種心臟難以承受的感覺,這一bō一bō,就是他們殺人殺的麻木了,戰斗戰的心如磐石了,此刻也很難很快適應。又來?又來一個?
  熒huò叫了聲‘墨子’,那肯定就是墨子。
  墨子,鐘山接觸過,但從來沒有見過,因為上次在女媧留下的星辰殿,僅僅是墨子的神念附體而已,眼前才是實實在在的墨子。
  墨子一身寬大的黑麻華袍,面容看之不清,頭發梳理的極為整齊,更是chā著一根墨欲發簪,讓墨子看起來極為的干凈出塵。
  “墨子?”彌天圣人也是疑huò道。
  誰又能想到,xiǎoxiǎo凌霄天庭,一次居然引來了四個圣人呢?
  原本局勢就非常復雜,隨著第四個圣人墨子的抵達,變的越發樸素mí離了起來。
  墨子抵達,帶給大崝群臣又是一陣緊張,這墨子不會也是來滅潛在威脅的吧?
  “鐘山見過圣人墨子!”鐘山鄭重道。
  如一開始對彌天圣人一般,鐘山的態度還是極為友好的。
  “鐘圣王,安好!”墨子點點頭。
  鐘圣王,安好?鐘山神色微動,大崝群臣也是微呼一口氣,這一句話雖然簡單,但是,卻其中的態度確是一目了然,最少墨子不會如彌天圣人那般,為了滅了大崝而來。
  可墨子的態度,卻讓熒huò和彌天不爽了。
  一個xiǎoxiǎo圣王,值得墨子這么好的態度嗎?
  “墨子,你來干什么?”彌天沉聲道。彌天好似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一般。
  “我等是與大崝的仇怨,莫非你也要chā手?”熒huò也是沉聲道。
  搖搖頭,墨子淡淡笑道:“受人之托。鄙人是來應諾的!”
  “受人之托?你不會又欠了誰的人情,又來還人情的吧!”彌天古怪道。
  “彌天圣人,神機妙算,鄙人佩服!”墨子說道。
  “…………………………!”
  ………………
  ……
  彌天和熒huò都已經知道了,這墨子不是路過,而是來攪局的。而且還是攪自己的局。
  相反,大崝群臣卻是一陣興奮,墨子的態度不難理解,居然向著大崝的!金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守開云霧見青天啊!
  “女媧界,先天八卦圖一役,大秦嬴的人情,你不是已經還了嗎?”彌天不舒服道。
  “的確,鄙人與大秦再無瓜葛,可是這是另一份人情!”墨子搖搖頭道。
  “…………!”
  “你怎么總欠人人情?”彌天一陣郁悶道。
  “沒辦法,彌天圣人的‘好運’,鄙人強求不來,成圣期間,只能仰仗一些貴人相助,今日已成圣,往日貴人至親相求,鄙人豈能怠慢?”墨子淡淡笑道。
  墨子的話雖然很和氣,但是意思卻極為堅定,成圣之恩,豈能相忘?這次是鐵了心幫鐘山了。
  墨子的話說的大崝群臣一陣激動。居然有圣人幫大崝,大崝這次有救了。
  熒huò、彌天盯著墨子,微微一陣沉默。
  “你準備如何幫?你想與我、熒huò還有天咒子為敵?”彌天沉聲道。
  搖搖頭,墨子說道:“幫人是有限度的,鄙人自然會有分寸!”
  分寸?什么分寸?幫人了還能用分寸衡量?
  “墨子前輩,敢問是誰請前輩幫我大崝的?”鐘山鄭重道。
  別人只為此而喜,而鐘山卻為此而憂,誰能請得動圣人?自己雖然與墨子見過兩次,但是,根本沒有jiāo情可言,而自己認識的誰能請得動墨子?
  嬴?不可能,嬴與墨子的人情已經結束。
  姬宮涅?也不可能,他要幫忙,肯定讓公輸子來,不可能làng費這份珍貴的人情。
  帝玄鎩?也不可能,二人根本沒有jiāo接。
  誰請動墨子的呢?
  不止鐘山好奇,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墨子。
  看著鐘山,墨子輕輕搖搖頭道:“鐘圣王好福氣!”
  “哦?”鐘山不理解道。
  “請我的人,讓我務必幫她隱瞞身份,因此不便道出她的名諱,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請我的人是女子!”墨子淡淡道。
  “女子?”鐘山疑huò道。
  “不錯,正是女子,而且還是兩個女子,并且兩女是分別請我前來,彼此并不知另一女子也相求,從她們的眼神,可以看出和鐘圣王有著很大的淵源!所以我才說,鐘圣王好福氣!”墨子輕笑道。
  墨子的話已經再明白不過了,是和鐘山有著不清不楚的女子請求圣人幫忙的,而且,還是兩個與鐘山不清不楚的女子?
  鐘山臉色一陣古怪!
  而四周的人,卻是一陣羨慕,一陣嫉妒。
  特別是金鵬和刀人屠,二人一生為戰斗而生,對于兒女情長早已放在末尾,認為那根本就是影響自己成長的東西,今日見到這一幕,如醍醐灌頂,當頭一bāng,誰說兒女情長影響修行?看看圣王,一邊修行,一邊娶了多名道侶,最后還一個比一個牛!對圣王幫助也一個比一個顯著。
  另一處,兩個女子為鐘山牽腸掛肚,甚至請動了圣人幫忙,看的遠處圍觀的疆域之主一陣嫉妒,一個個紅著眼睛看著鐘山,甚至一個外疆域圣王想到自己的皇后,皇后非但沒幫到自己,自己還huā了大精力幫她們的家族,鮮明一比,嫉妒口中xiǎo聲罵著鐘山‘xiǎo白臉’。
  “多謝前輩!”鐘山點點頭。與鐘山有過情緣的女子并不多,鐘山心中略微一思索,馬上就明白了是誰。得到她們安好的消息,鐘山心情微微一暢,對墨子也感激了起來。
  “你不用謝我,我只是幫她們的忙,而且當時我也說過,量力而行,因此,我只能幫你擋住一個圣人,僅此而已!”墨子搖搖頭道。
  只擋住一個圣人?彌天和熒huò對視一眼,暗呼了口氣,二人不怕墨子攔,就怕他不要命的攔。
  對于大量祖仙,圣人都會忌諱,對于同階圣人,自然更加xiǎo心。
  “足夠了,多謝前輩,前輩只需擋住彌天就足夠了,其它,鐘山自會應付!”鐘山鄭重道。
  原本,沒有墨子的計劃中,鐘山也只是預算了兩個圣人,墨子擋住一個,自然恢復到先前,再好不過。
  “善!”墨子點點頭。
  墨子已經做到位了,但世上有很多得寸進尺的人,鐘山明顯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人,鐘山識趣,墨子也好做人。
  雖然彌天面部模糊,但是,鐘山卻能看到,彌天的臉部正一陣chōu搐,一臉郁悶的神色,冷冷的目光看看鐘山,冷冷的目光看看墨子。
  “彌天圣人,那就得罪了,與我一同觀望‘熒huò和鐘山之爭’如何?”墨子淡淡道。
  “好!”彌天回答的也很干脆。
  和圣人戰斗?腦袋被踢了才會這樣想,墨子有多強,彌天心里也不清楚,真的戰斗起來,四周圍觀的祖仙們難道就僅僅看看?
  況且鐘山現在還弱,等過一天,自己再滅了他。何必冒那沒必要的險,況且不是還有熒huò嗎?
  熒huò堂堂圣人,還滅不了鐘山?
  “鄙人最近剛得到一些好茶,不若彌天隨我一起品茗如何?”墨子說道。
  “好!”
  “請!”
  二人頓時飛向遠處一片虛空,取出一個巨大的亭子,停在虛空之中,一邊喝茶,一邊看著天咒子與熒huò的兩處戰場。
  暗呼口氣,大崝很多百姓對墨子的感覺都是大好,一個個略微感激的目送墨子離開。
  而大崝臣子卻是凝重的看著熒huò,熒huò,天上還有一個圣人。
  金鵬和刀人屠等人卻是露出興奮之色,因為,這一幕,好似又恢復到了一開始。一開始熒huò對鐘山的場景。
  金鵬和刀人屠的消極情緒也徹底散去。圣王一定會有辦法的。
  “熒huò,又只剩下你和我了?”鐘山忽然踏出一步沉聲道。
  “xiǎoxiǎo大崝,的確臥虎藏龍,可惜,越是這樣,今日我越要滅你大崝,你還有什么后手?一起拿出來吧!”熒huò冷聲道。
  是啊,鐘山還有什么后手?所有人都看向鐘山。
  “對付你,我還需要后手嗎?”鐘山冷聲道。
  “…………!”
  四周圍觀的祖仙感到,那張狂的鐘山又回來了,又開始狂了。沒有后手你也敢跟圣人叫板?
  “今日,我就試試,圣人到底有多強大!”鐘山沉喝道。
  什么意思?很多人不明白的看向鐘山。
  “大崝子民,舉起爾等右手,借朕力量,同朕共敗熒huò~~~~~~~~~~~~!”鐘山一聲大喝。
  “昂~~~~~~~~~~~~~~~~~~~~~~~~~~~!”
  “昂~~~~~~~~~~~~~~~~~~~~~~~~~~~!”
  氣運云海之上,兩條龐大的十九爪氣運金龍忽然咆哮了起來。強大的龍yín透傳天地,一時間,鐘山的話更是借住氣運云海傳于大崝天下所有城池之中,傳入所有大崝百姓心中。
  幾乎同時,所有大崝百姓忽然抬頭望天,感受這兩道震天龍yín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