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88 鐘山的嘲諷

第五十九章以身煉魔
  “所以,你們就敢篡權了!”破爛黑袍人冷聲道。
  “篡權?什么篡權,現任家祖天道子,是師尊你的親叔叔,他為什么沒有資格!”天咒子沉聲道。
  “他是旁系!”破爛黑袍人不屑道。
  “沒有資格?他若沒有資格,誰有資格?繼開辟天家的先祖之后,他堪稱天家萬古第一人,就因為被剔出了嫡系,就沒有資格繼承家主?天家家主,我們只認他!”天咒子鄭重道。
  很顯然,這一代的天道子,人格魅力極為的強大,即便圣人也甘愿誠服。
  “天家萬古第一人?哼,那他也沒資格!”破爛黑袍人深吸口氣道。
  “師尊,為何你們那么固執呢?家主并沒有對你們趕盡殺絕已經是家主的仁慈了,只要師尊愿意回歸家族,我愿意向家主請命,恢復你們天家子弟資格,來日,若是你們的后人能力顯著,同樣有資格競選家主。天下各大家族,不盡是如此嗎?”天咒子繼續勸道。
  “天下各大家族?天下各大家族能與我天家比嗎?天家的根本,爾等根本不知,家族的傳承,不是靠短暫的力量就足夠的。現在的天家,已經不是當年天家了!”破爛黑袍人一陣惋惜道。
  四周一眾強者看著二人對話,一個個充滿了古怪,的確,一個家族,血脈相同,有能力壯大天家,為何要分嫡系、旁系?
  破爛黑袍人看看天咒子,淡淡道:“你是來搶奪家主令牌的?”
  “家主之令不可違,師尊,雖然當年你只為我啟méng修行,但是,畢竟是我師尊,可是,為了天家,忠孝不能兩全,弟子只能得罪了。”天咒子沉聲道。
  “回去告訴你那‘家主’,‘天道子’這個名字,我們暫時可以讓他使用,但是,令牌就不要想了。”破爛黑袍人沉聲道。
  “這恐怕不行,成為家主,自然就是天道子,無需你們施舍,天家現在日益強盛,但家主令牌,我必須帶回去!”天咒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錯,我們也只認家主,爾等叛逆若是束手就擒,我等可為爾等在家主面前美言幾句!”一個頭腦有些糊涂的祖仙開口道。
  “呼!”
  所有人目光都忽然看了過去。
  天咒子堂堂圣人在談話時,一開始都放低姿態,到了最后也只是意見不合,但也沒有如他那么囂張,囂張到高高在上,趾高氣揚啊!
  那祖仙也發現自己多話了一般,臉sè一陣yīn沉的不再多說。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天家果然已經不是天家了,這位應該不是天家子弟吧?”破爛黑袍人道。
  “這位是家族外戚之子,他母親有著天家血脈,也破格入天家mén第!”天咒子點點頭道。
  抬頭,破爛黑袍人閉目,一陣沉默。
  “師尊,你想好了嗎?家主令牌可以給我帶回去了?”天咒子沉聲道。
  天咒子的語氣已經有了一些冰冷,一種仿若要開始出手搶奪的氣勢爆發而出,同時死死的盯著這一群天家所謂‘嫡系’子弟。
  閉目,為首的破爛黑袍人口中一陣嘆道:“你們不懂,你們根本就不懂!”
  天咒子的殺機越來越重,對于師尊或許沒有多大殺心,但是,對于天神子他們,天咒子可沒有什么感情可言。
  “你們不懂!”
  為首破爛黑袍人最后一聲忽然變的冷冽了起來。雙目一開,同時,眉心的那個xiǎo太陽般的寶石也忽然嵌入眉心,繼而,眉心一個大dòng豎出一只血紅sè的眼睛。
  第三只眼,一個豎立的詭異的眼睛,充滿了一股恐怖的煞氣。
  “嗡!”
  第三眼一出,一股毀滅世間的光芒頓時迸shè而出,恐怖的第三只眼,讓人望之都忽然一陣心悸,最少大崝很多百姓看到那血sè眼睛的一霎那,如遭雷劈一樣,神情一陣恍惚。
  “圣人眼?”先前那chā口的天家祖仙驚叫道。
  圣人眼,也就是圣人的眼睛,圣人面龐不被人所見,但是,若是圣人愿意,完全可以顯lù人前,他們就曾經有幸見過天咒子的眼睛,雖然顏sè不是血sè,但是那眼睛的效果和眼前居然一樣,一樣的望之心寒。
  這種圣人眼不是圣人修煉成的,而是三千天道和天數之眼共同賦予圣人的,有著一絲天數之眼的威勢,強勢無比。
  這可不是二郎神等人的‘天眼’所能比的,圣人眼開,dòng穿世間,有毀天滅地之威。
  整個陽間天下,應該只有九對,十八只圣人眼而已。
  可是,眼前的黑瘦老頭,居然,居然生生的修煉出了圣人眼?
  圣人眼也能修煉出來?
  不止一眾祖仙,就是一眾圣人也是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外魔之道,果然是外魔之道!”彌天圣人猛吸一口氣道。
  “外魔之道?師尊,你,你居然放棄天家血脈?你居然背棄祖宗的規矩?以身煉魔!”天咒子語氣森寒道。
  “祖宗規矩?那要看有多祖,我們以身煉魔,卻是為了保證最先祖的意志,而你們卻早已違背,篡奪家權!”為首的破爛黑袍人開口道。
  天咒子雙手攥成了拳頭,顯然非常震怒。
  一旁熒huò忽然開口淡淡道:“天咒子,你的家事,還真夠復雜的!”
  “天咒,帶我話回去給天道子!馬上退去!”為首破爛黑袍人道。
  “絕無可能,你們以身煉魔,我可以不管,但是家主令牌,我必須一并帶回去!”天咒子倔強道。
  “你是帶不走的!”身后天神子淡淡的說道。
  隨著天神子語落,另外十一個人也是同樣如此,眉心如xiǎo太陽般寶石忽然陷入,繼而lù出一只血sè的第三只眼。
  十二人,十二個嫡系天家子弟,此刻盡數冒出第三只圣人眼。
  血光沖天,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一眾人眼中迸發而出,頓時沖擊的虛空一陣抖dàng。
  十二只圣人眼齊出,一股恐怖的氣勢shè出,其勢頭,好似一點也不弱于圣人一般,浩瀚無比。
  對面一眾祖仙眼皮一陣狂跳。
  至于金鵬和刀人屠兩個祖仙,二人早就瞪著眼睛看了,一開始就感覺天神子是個強者,可二人誰也沒想到這么變態,煉出了圣人的眼睛?
  不止如此,另外跟他一起的十一個人,同樣也是一樣的變態,個個擁有圣人眼睛。
  這,大崝怎么藏有這么變態的一群老怪物?這種人雖然沒有暴lù太強的修為氣勢,但從這圣人眼的氣勢,就讓金鵬有種挫敗的感覺。
  二人對視一眼,又看了看遠處鐘山。
  每次揭開鐘山的一層底牌,鐘山就會拿出更震撼的底牌,這次也太夸張了吧,底牌都是論批的出來?
  “鐘山,我等只解決天家之事!”天神子對著鐘山淡淡道。
  看著不遠處的天神子,鐘山點點頭,天令,就是他們一直要保護的,天咒子等人就是為了天令而來,自然這事情就jiāo由天神子等人解決。
  “走吧,天咒,既然你們想要家主令牌,那就拿出你們本領來!”為首的那個破爛黑袍人淡淡道。
  “走!”天咒子沉聲道。
  這是對著一眾天家子弟叫的,這是天家恩怨,自然天家子弟參與。
  天咒子帶著天家子弟化為一道流光沖天而上,shè入星辰之中。
  天神子等人,各人都有一根不周山杖,不周山杖一拋,踏杖而上,陡然化為十二道流光,沖入星間。大戰開啟。
  沒一會,遙遠的星空之中就晃dàng了起來。
  圣人的戰斗,大都愿意選擇在星空之中,因為那里的世界簡單,圣人可不希望在戰斗的時候,被一些宵xiǎo偷襲。因此,強者的戰斗,星空就是最好的戰場。
  眼前局勢忽變,鐘山的壓力頓時xiǎo去了很多。
  不管天神子等人勝敗,最少眼前鐘山所要面對的圣人忽然少了一個,祖仙也少了十一個。
  可即便如此,眼前依然是一個龐然大物。
  兩個圣人,圣人有多強?屠圣,真正能屠圣的又有幾人?
  嬴?嬴屠了孔子,但是,在之前,嬴做了多少準備?運用了多少算計?更是找出了孔子破綻,才敢屠圣。
  姬宮涅?他屠圣,為何在yīn間?必定也是艱難無比,做了很多準備和算計后,才屠了一個圣人。
  圣人被常人認為是天地最強者,并不是空口白話。
  昔日,帝玄鎩雖然打敗了天咒子,也沒見他夸張到屠圣啊。
  更何況,鐘山一次面對的卻是兩大圣人,就鐘山暫時表現出來的力量,不需要兩個圣人,僅僅一個圣人,就足夠屠戮大崝,滅殺大崝一眾祖仙,滅殺鐘山了。
  可眼前卻還有兩個圣人盯著。
  圍觀的強者越來越多,從其它疆域趕來的數名祖仙,也不斷落在了遠處,眼前的局勢也漸漸明朗,圣人要滅大崝!
  這是好事啊!很多圍觀的強者,此刻也lù出一股興奮之sè,特別還有兩名其它疆域之主,看到大崝覆滅在即,更是凝神以待,大崝若是lù出疲態,他們不介意參上一腳,給大崝落井下石。
  所以,表面上大崝的壓力減少了,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想要對大崝不利的強者越來越多,而且都是隱藏著的高手。大崝能引來三大圣人屠圣,強勢可見一斑,誰愿意有一個強鄰呢?
  不遠處,紫陽驚鴻指頭不斷掐算,臉上苦澀越來越重。
  “鐘山若是不能盡快擺平兩個圣人,大崝將會遭到四面八方的圍殺,可,盡快擺平圣人?這現實嗎?開什么玩笑!”紫陽驚鴻根本不看好鐘山。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