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87 孔宣戰鎮元子

第五十八章天下峰中,群雄出
  熒惑一開始沒有莽撞,甚至還挑撥天咒子滅殺鐘山。不是熒惑畏懼鐘山,畢竟到他這個程度,天下沒有幾樣東西能讓他畏懼的,甚至昔日面對帝玄鎩,熒惑也不是畏懼,而是懂得審時度勢。
  審時度勢,不在陰溝里翻船!這是任何一個絕世強者成長必備的東西。這個鐘山只是古仙,但是,昔日卻能接住自己一掌,雖然自己未用全力,但換個古仙早已飛回湮滅了,可他卻沒有一點傷勢?
  熒惑要殺鐘山,但不是那種莽夫莽撞,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熒惑會莽撞嗎?熒惑只是心著鐘山的那股‘自信’。
  自信何來?加上釋天圣境處,鐘山口出狂言,在大崝隨時恭候。熒惑可不認為是一時氣話,因為誰也不敢得罪圣人后再說一個沒有根據的氣話,但是鐘山說了。鐘山必定有著什么依仗。哪怕那依仗根本是個笑話,熒惑也一樣心,在熒惑眼里,鐘山今日必死無疑。關鍵是怎么死。
  是拼掉自己一個弟子殺死鐘山,還是拼掉天咒子的幾個祖仙下屬再殺死鐘山?熒惑自然選擇死道友不死貧道。
  果然,三大圣人的壓制下,鐘山底牌出來了。
  天下峰一陣抖蕩,大崝群臣頓時眼中微微一亮,所有人都想起來了那天下峰中還住著一個老怪物,可是,那老怪物擋得住眼前三大圣人和**祖仙嗎?
  天下峰的抖蕩,讓一眾圣人微微凝重,因為三人先前,居然沒有現這山峰的異常,居然連他們也瞞過去了?
  沒有圣人是傻子,相反成為圣人只會一個比一個精明。
  三個圣人同時死死的盯著那巨大的宮殿。
  “哐!”
  大殿之門大開,一股極為詭異的氣息散而出,三大圣人更是驚奇,這是什么氣息?
  “噠噠噠!”
  一連串的腳步之身,緩緩的從內部走出來一個手執權杖的破爛黑袍身影。身影皮膚黝黑,枯瘦如柴,那枯瘦的模樣,讓幽山幽水和幽泉都差點以為是個同族。
  看似極為平常的一個人男子,只是在眉心之處一個如太陽般的寶石鑲嵌一般,神情極為冷淡,剛走出來,雙眼微瞇,好似在黑暗的環境待的太久了,視力還在慢慢適應中一般。
  “以凡人之軀強行融合不屬于自己的氣數?”熒惑驚訝道。
  “外魔之道,居然是外魔之道!”彌天圣人也驚訝道。
  只有天咒子,此刻并沒有說話,而是死死的盯著這個怪人。
  “鐘圣王,原來你早就知道我已醒來?”黑袍人帶著一絲驚訝道。
  “紫**符是你給我的,碎時,你也應該醒了吧,靈兒歸來了,但是,當年因為你的執言,引來了天洲天家之人,身為嫡系天家子孫,是不是有義務退去他們呢?”鐘山淡淡道。
  盯著鐘山,黑袍人神色有些復雜,好似一種脫離控制的感覺產生一般。
  “天家,天咒子!你是我天家之人?”天咒子沉聲道。
  天咒子身后,十一個天家祖仙也死死盯著黑袍人。
  黑袍人并沒有看天上,而是看向鐘山,神色詭異。
  “好了,天神子,不用在我面前裝了,我師尊是上代天家家主,靈兒是現任天家家主,我自然不會出賣靈兒的家族,至于你,以前的不誠我也既往不咎,其它人也出來吧!”鐘山沉聲道。
  “你知道?”天神子神色越復雜。
  “我知不知道不要緊,那所謂閉關三千年,我一開始就不信,今日天洲天家在此,有些事情,你們是無法逃避的,該對峙的,是時候了!”鐘山沉聲道。
  鐘山說的云里霧里的周很多人都沒聽明白周祖仙都是復雜的看著這一幕,這,什么情況?鐘山的盟友還是鐘山的敵人?這穿著破爛的黑衣人什么來歷?
  眾人看向天咒子,天咒子卻是看向天神子,天神子死死的盯著鐘山。一開始就不信?鐘山他居然一開始就不信?
  “噠噠噠………………………………!”
  果然,天神子身后的大殿之中,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之聲。這一刻,大崝群臣沸騰了,一連串的腳步聲?
  別人不知道這天神子如何,大崝群臣卻是知曉,雖然被下了封口令,但是,當年天神子的強勢誰也忘不掉,昔日可是與祖仙對戰,天神子大敗祖仙子路。
  因此,很多人對這所謂天下峰懷有一絲敬畏,因為里面住著一個強大祖仙。可誰也想不到,里面住的不是一個,而是一批?
  天老瞪著眼睛,顯然也不知道里面除了天神子外,還有其它人。
  金鵬和刀人屠咽咽口水,二人現在很難形容自己的心情,剛才天神子出來,二人就看過天神子,居然沒有看透,甚至天神子周側好似還有一股力量排斥他們的探查,更重要的是熒惑和彌天同時露出驚訝的聲音,天咒子身后祖仙看到他也神色變了,天咒子更是一陣沉默。
  祖仙,絕對的祖仙,大崝果然藏有祖仙。這還不算,緊接著那大殿中走出來一連串的腳步聲。金鵬和刀人屠對視一眼,二人只能相繼一陣苦笑。
  再度從大殿內走出來十一個身影,個個如天神子一般,枯瘦如柴,眉心鑲嵌著一個太陽般寶石。
  十一人,有男有女,但都干癟的如骷髏,眼睛突出,極為嚇人。
  鐘山知道,里面一共有十八個,這一次出來,居然只出來十二個,還有六個留在內部!顯然,那六人不便出來。
  即便如此,也足夠震撼的,十一個黑袍人以一人為,出來之后,其它黑袍人都站于他的身后。
  甚至,天神子走到他面前,神色也極為尊重,繼而站在了他身后。
  一個令天神子尊重的人?
  鐘山無比凝重的看著這為黑袍人。為這人,也是所有人中最瘦的一個。看起來最為脆弱,但卻讓所有人無比尊敬。
  為黑袍人仰望天,看向天咒子等一群人。
  天咒子身后,一群人一陣躁動,甚至眉頭深深皺起。
  “咒圣,這些就是天家旁支?躲到這里來了?原來是他們偷走了天令,終于找到了,家主知道一定會非常開心的!”一個祖仙激動道。
  “住口!”天咒子沉聲道。語氣極為冷冽。
  天咒子的話,讓身后十一名祖仙微微一稟,咒圣怎么了?這些家族叛徒,早已是天家之人得而誅之,為何咒圣他…………?
  熒惑和彌天也奇怪的看著天咒子,不知道天咒子現在心里想些什么。
  下方,黑袍為之人淡淡的看向天咒子,忽然出蒼老的聲音道:“天咒?你成圣人了!”
  聽著這個語氣,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古怪,極度的古怪,這什么語氣?怎么如長輩對晚輩的口氣?先前鐘山問候他老婆也就算了,眼前這人比鐘山還狂?
  “師、師尊……!”天咒子艱難的開口道。
  “師尊?”熒惑和彌天不知覺的叫了起來。
  不止兩個圣人?幾乎所有人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師尊?圣人天咒子稱呼那枯瘦老頭師尊?
  金鵬和刀人屠二人額頭冒出一些冷汗,大崝藏著十幾個祖仙境的強者,已經讓二人震撼異常了,可金鵬如何能夠想到,這十幾個丑陋的人中,居然有一個是圣人師尊,天咒子的師尊?這,開什么玩笑?
  就是遙遠處觀望的紫陽驚鴻也差點下巴驚掉下來。
  這大崝怎么這么詭異?
  強者降臨,漸漸的方有些圍觀祖仙遠遠的出現了,一出現,頓時瞳孔一縮,這什么情況?三大圣人圍攻凌霄天庭?怎么還不打起來?
  凌霄天庭之上,鐘山深吸口氣的看著。雖然知道里面住著一群老怪物,可誰能想到,這群老怪物的頭頭,居然是天咒子的師尊?
  天咒子一句‘師尊’后,身后十一個天家祖仙盡數一陣沉默,這一刻,十一個天家祖仙不知道如何開口好,情況變的極為詭異,十一個天家祖仙恨不得馬上將消息傳到天洲,恨不得馬上稟報家主天道子。情況有變,有大變!
  “旁系天家現在是誰掌舵?”為破爛黑袍人淡淡道。
  “旁系天家?什么旁系,要分的那么清嗎?同為天家血脈,為什么要分開旁系、嫡系?”天咒子帶著一股悶氣道。
  破爛黑袍人淡淡道:“我問你是誰!”
  “家主,天道子!”深吸口氣,天咒子馬上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尊敬。
  “天道子?一個旁系之人也配擁有這個名字?天道子,只有天家家主才配擁有!”破爛黑袍人冷聲道。
  “他不就是家主嗎?”天咒子倔強道。
  “你那天家,已經不是我們原來的天家了!”破爛黑袍人輕輕搖搖頭。
  “不,同樣是天家,哪里不同了?為什么你們總是頑固的分出‘嫡系’和‘旁系’?多少代下來,嫡系數量不變,并且不斷被分出一些,分出嫡系,旁系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有這個必要嗎?到頭來弄出家族不合,旁系就沒有人權了?任憑你們這些所謂嫡系隨意踐踏?”天咒子也怒氣沖沖道,顯然這股氣壓在心中很久了,一次性爆了出來。
  “所以,你們就敢篡權了!”破爛黑袍人冷聲道。
  ps: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