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76 退群雄

開天三式。天道合兵!
  第一次迎抗圣人,鐘山戰而不死。開天三式大放神彩!經此一役,狼族強者必定記住了今日的鐘山,特別是紫髯長老,此刻見鐘止,如見怪物一樣。
  當年接帝玄鎩回釋天圣境,對那小千世界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特別這個鐘山,妖孽般的人物,心中已經一再將他實力拔高了,可還是擋不住此刻的震撼。
  開天三式,天道合兵?暫且不管這一式怎么來的,最少這一式能有老牌祖仙的威力了。
  還有那只天罰之眼。
  矢罰之眼看上去太妖異了,為什么和天數之眼那么像?
  十二祖仙擋在了鐘山面前,護衛鐘山安全,熒惑雖為圣人,擁有力斃數名祖仙的能力,可是,十二祖仙也不會讓他好過。若是熒惑一意孤行,必定會魚死網破。
  鐘山帶著全身顫動的身體,落在了浮島之上,剛才那種剛強的威力,鐘山自然無法發揮出第二擊。
  ,“鐘、鐘山…………”。天靈兒恐懼的說道。
  天靈兒死死的抱著鐘山的臂膀,看著遠處的熒惑,眼中透著一股巨大的畏懼,顯然先前的圣人氣勢對天靈兒心理打擊太大了。
  看著天靈兒那恐懼的樣子,鐘山一陣心疼。輕輕摸子摸天靈兒腦袋給她安慰,同時看向遠處的熒惑,此刻。鐘山目光不止是透著一股兇性。更透著一股冰冷!刺骨的冰寒!
  ,“圣王!”其它也恭敬的崇拜道。
  也許昊美麗心性堅強一些,因此沒被嚇到,只是略微崇拜的看著鐘山。一臉羨慕的看著天靈兒。
  至于朱雀和小金龍,反應卻更加好些。沒有多大驚嚇,只是也沒有多說話。
  鐘山冷眼看著熒惑,天空之上,天罰之眼也毫無感情的看著熒惑。冰冷無比”和鐘山一樣。
  ,“。蘿!……鐘山一聲冷“哼。讓八極天尾加速消化“天孔,。
  ,“還我天孔”。熒惑寒聲道。
  這一次,熒惑不再猛撲了。因為熒惑也看清局勢,自己是圣人不錯,可先前做的的確不地道,以至于引起狼族大怒。搶是不可能搶到的,十幾個祖仙圍著”就算沖到鐘山面前,也必定受到了重創。
  圣人,雖然享受,習氣位,的天地業位。但,也受制于這今天地業位,天數之眼暫且不說,天下盯著這個位置的祖仙可不在少數。
  一旦自己受到重創。天下祖仙必定云起而動。況且。就算沖到鐘山面前,就一定能得到天孔嗎?
  那個怪物,居然能夠破壞圣人法寶,其實力必定不凡,眼前之人肯定還有后手,一個古仙,一個邪門的古仙。
  還我天孔?鐘山冷冷的看著,很多人也看向了鐘山。
  熒惑的態度很明顯”只要鐘山交還天孔,就能息事寧人。可是鐘山會交還嗎?
  只要不交,那就是得罪死了圣人,從此以后,將有一個圣人與你為敵。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一幕,可天孔到了八極天尾口中,鐘山會松手嗎?
  鐘山不會”這樣的確會得罪圣人,但是,鐘山也不得已而為之,八極天尾達到今天的高度,自己想要再憑借八極天尾增加修為”必須要吞圣人法寶,從此以后必定得罪圣人,這是早晚的事情。
  況且”就算交還了天孔,熒惑真的就既往不咎嗎?鐘山可不愿意將這個,可能權,交給熒惑”今日。自己能夠接下熒惑一擊,來日修為增加,給定能接下第二擊,交還法寶,等待別人既往不咎,不如增強自身,盡快增強自己,等到強大的一天。根本不需要別人憐憫。
  圣人?圣人有如何?
  ,“你嚇著我的道侶了,也差點傷到我的朋友,天孔,你就不要想了!”鐘山沉聲道。
  四周皆靜!
  無數狼族都呆呆的看著鐘山。
  誰也沒想到鐘山會狂,更沒想到這么狂,都狂的沒邊了!他這是跟誰說話?他想以后承受熒惑不死不休的追殺嗎?
  金鵬、刀人屠面龐再度抽了抽。二人雖然跟鐘山時間不長,但也知道鐘山非常沉穩。可現在,居然當著圣人的面,貪了他最在意的法寶?
  看著遠處的鐘山,還有他頭頂的天罰之眼,熒惑也忽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個小小古仙。他對我說什么?,天孔,你就不要想了?。
  天孔還未說話,忽然,天孔身形一顫。手頭忽然捏成了拳狀。
  ,“吼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n!……
  熒惑一聲巨吼,巨吼之下,虛空之上,無數星辰快速旋轉,帶動一股強大的星空風暴,空間在震蕩,大地抖動,四周一些修為弱的狼族更是被這一聲巨吼震死了。
  ,“嗡!……”,嗡!……“………………………………
  圍繞熒感的一眾祖仙頓時全部身合天道,天道之中,全力戒備熒感,熒惑現在的狀態太反常了。
  只有鐘山知道為什么,因為天孔在八極天尾口中,此刻已經徹底破裂了。龐大的能量快速被八極天尾毫無保留的吸收。
  天孔的神靈性,湮滅了!
  ,“嘩!”。
  熒惑頭一低,一股強大的圣人氣息透過十二祖仙射向鐘山。
  熒惑沒有沖上去,而是帶著一股兇狠,一股冰冷至極的氣勢看向鐘山。
  ,“你,殺死了巷孔!”。熒惑語氣冰冷”身合的大道真正咆哮”無盡火焰將那一方天空都燒紅了一樣。
  ,“是又如何!”。鐘山語氣冰冷道。同時將天靈牽到自己身后。
  四周狼族此刻已經有些無語了,這個鐘山真的瘋了,他和熒惑說話是什么語氣?
  熒惑沒有沖上來,而是冰冷道:,“我答應過天孔,一定讓它和我一起萬古永存,它壽元將盡,但畢竟沒死,只要你還給我,終會有機會的,可是,你殺了它,你殺了它”。
  金鵬等人臉色很難看,殺了它?那先前還有回旋余地,現在根本沒有回旋余地了?圣王完了?熒惑跟圣王不死不休了?
  ,“身為圣人,不知天理循環,沒有你先前的因,豈會棄現在的果?為一己私欲,置蒼生于不顧,你以為成為圣人,就人人怕你了?圣人又如何。你殺的了我嗎?”,鐘山冷喝道。
  你殺得了我嗎?
  眾狼族已經被鐘山的狂妄弄麻木了,這個鐘山真的瘋了。
  熒惑拳頭微微捏緊。心中做著強大的掙扎。
  熒惑能成為圣人,并不是笨蛋,鐘山在干什么?鐘山在引自己戰斗,這里二十個祖仙,一旦打起來,自己必定受創。鐘山想要借此良機重創自己,再引天下祖仙云動,殞落自己?
  好歹毒的心!
  強忍著報仇的心,熒惑咬著牙齒,一字一音道:,“好、好、好。我熒惑從來沒有如何恨過一個人。今日我是殺不了你,我不信你一直待在這里。總有你死的時候!”
  熒惑語氣極為冰冷,也說的很明白了,從此不死不休。并且等鐘山離開釋天圣境的時候,再進行狙殺。
  圣人狙殺古仙,這根本就是天下奇談”更注定了古仙的悲慘命運。
  金鵬、刀人屠臉色盡皆變的難看了起來。
  ,“朕名鐘山,北洲大情圣庭之主,來日,鐘山在大情隨時恭候大駕!”,鐘山冷聲道。
  ,“呼!”。
  四周大量狼族再度將目光轉向鐘山。不明白鐘山為什么如此自報家門。
  不管對不對,但狼族眼中。鐘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中透著一股極度自信,更透著一股強烈蹲放肆。
  就是一種放肆,好似一種壓抑釋放開來的一樣。
  熒惑顯然想不到鐘山會這么流氓,隨時恭候大駕?你以為你是誰啊!
  熒惑顯然被鐘山氣的不輕。自己一而再的在這古仙手上吃虧,熒惑心中有著一股憋屈。恨不得現在就生撕了鐘山。
  ,“冷靜,冷靜。冷靜”。熒惑心中不斷念著這兩個字。
  熒惑拼命的壓著心中怒火。好在臉龐不被人看見,因為熒惑臉色極為難看。
  ,“這里沒你事了,還不走?……鐘山再度斥候道。
  泥人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熒惑這個高高在上的圣人。鐘山他那什么語氣?趕下人嗎?這個螻蟻居然敢這么跟我說話?
  熒惑不停的念著,冷靜,。可熒惑的大道,火性偏重,自身脾氣也很糟糕。若非思維還清醒,此刻真的沖殺上去了。
  看著對面的鐘山,熒惑心中的恨意越來越盛了。
  一眾祖仙都死死的盯著熒惑。無比的小心,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圣人很生氣,很憤怒。一定要很小心才行。
  ,“是啊,你還不走!”。
  不遠處,又一個聲音傳來!
  除了鐘山,居然還有人敢對熒惑如此狂妄?眾人目光一轉,看向那個方向。
  無盡黑色“習氣,周側。帝玄鎩已經然收起伸出的雙臂,雙目睜開,一臉陰沉的盯著圣人熒惑。
  是帝玄鎩,帝玄鎩終于吸收了所有無根氣數,終于清醒過來了。
  傲氣的帝玄鎩,冷冷的看著圣人熒惑,顯然帝玄鎩也并不畏懼圣人的那重身份。
  ,“拜見老祖”。無數狼族高呼而起。一個個臉色閃過驚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