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30 狼將的驚異

巨大的狼將,恐怖的修為。也許正因為修為高了,所以非常理性,并未一開始就殺了三人。
  “我等三人,奉開陽宗宗主之令,前往狼域尋找一位前輩,還望狼將能夠允許。”悲青絲馬上恭敬的說道。
  首先這是狼的地盤,不得不小心,其次這狼將的修為,即便并非人類,但那份強大的修為依舊值得眾人尊敬。
  “開陽宗宗主?我可不管你們宗不宗主,就算我放你進去,你們也肯定被其他狼殺死,除非你有狼令。”狼將搖頭晃腦的說道。一副就是找你們麻煩來打發自己無聊生活的樣子。
  很明顯,這狼將是沒事找事,剛好有三人送上門來,那就找點樂子,刁難刁難。
  當然,在自己的地盤,也有這個資格。玩玩而已。至于開陽宗宗主,狼將根本沒當回事。
  狼將料定三人拿不出,但。卻見悲青絲翻手一揮,當初從天星子處討來的白色狼頭令牌忽然出現在了掌心。
  “額?”狼將微怔,有備而來啊?
  “這是宗主贈我的狼令,請狼將過目。”悲青絲馬上說道。
  狼將臉上有些掛不住的樣子,但還是說道:“恩,拿來我看看。”
  悲青絲馬上飛劍上前,托著狼令。
  “嗅~~~~~嗅~~~~~嗅~~~~~~”
  狼將嗅了嗅鼻子,好似驗證一下一般。意外的看看悲青絲,還真是狼令,但,若這樣就放三人去,那自己不是太沒面子了?
  “恩,不錯,是狼令,但是,一塊狼令,只能允許一人進入,你們兩位回去吧。”狼將馬上頭一昂,就冷眼阻止了天殺和鐘山。
  “師尊有令,讓我等前往尋訪前輩,還望狼將寬容。讓我等過去。”天殺馬上說道。畢竟天星子交代在前,必須要完成任務才行。
  “就是我讓你們走,到了狼域你們也是九死一生。回去吧。”狼將很不耐煩的說道。
  “到了內部,生死有命,還望狼將能夠放我等進入。”天殺再度說道。
  聽到天殺的堅持,狼將瞳孔一縮,眼中泛著一絲寒意的看向天殺:“哼。我說不許進就不許進,沒看到你們就算了,看到你們,我就必須阻攔你們,快滾!”
  “師兄,我先進入,等出來時,再給你們狼令,你們再進入吧。”悲青絲眉頭一皺的說道。
  “等等!”巨大的狼將忽然叫道,打斷眾人對話。
  三人向狼將,而狼將卻是瞪大眼睛忽然盯向了鐘山,那樣子,好似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一般。
  狼將瞪著鐘山,鐘山神情一變,而悲青絲卻是往鐘山靠了靠,天殺古怪的看看鐘山,又看看狼將。
  “小子,你過來!”狼將馬上對著鐘山叫道。
  小子?鐘山一陣無語,以前人家都是叫自己老爺子的,現在在一個畜生面前,反而變成了小子?
  但。形勢迫人,鐘山只能向著狼將飛了飛。
  “嗅~~~~~嗅~~~~~嗅~~~~~~”
  狼將再度嗅嗅鼻子,巨大的嘴巴微微張開,眼中透露出一股不可思議一般。繼而又盯向鐘山,好似要將鐘山看個透徹一般,在狼將眼中,閃過一股強烈的想不通、糾結、郁悶的神情。
  看著巨大狼口,鐘山真擔心他一口將自己吞了,而那糾結、郁悶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狼將”鐘山忽然叫道。
  鐘山的一聲喊,狼將也迅速從糾結、郁悶的心情中恢復,馬上再度詫異的看看鐘山道:“恩,你也可以進去。”
  “額?”三人都同時一頓。怎么回事?鐘山也可以進去?
  “多謝狼將。”鐘山馬上拜謝道。
  悲青絲眼中閃過一股疑惑,而天殺眼中卻是一股憋悶,怎么回事?為什么鐘山能進去?
  “狼將,為什么他能進去,他也沒有狼令啊。”天殺馬上叫道。
  悲青絲和鐘山向狼將,是啊,鐘山并沒有狼令啊。
  狼將看向天殺,雙眼一瞪道:“我說他能進,他就能進,怎么?你有意見?”
  “在下不敢。”天殺一臉郁悶道。
  “狼將,鐘山沒有狼令,進入內部,會不會有危險?”悲青絲有些擔心的看向狼將。
  “狼令?誰說他沒有狼令?”狼將馬上說道。
  “呃?”三人有是一頓,鐘山有狼令?他哪來的狼令?
  “師兄,師尊之命,由我去完成吧,我一定會請得前輩,你就先回開陽宗等我的好消息吧。”鐘山扭頭對著天殺說道。
  郁悶的看看鐘山。天殺只能帶著一腔的悶氣點點頭。
  “師兄,保重。”悲青絲也馬上對天殺說道。
  看看二人,天殺眼中閃著一股幽怨,胸懷一股悶氣,點點頭,郁悶的御劍飛走了。
  看著天殺離開,鐘山暗舒了口氣,走了也好。扭頭再度看向狼將,鐘山說道:“告辭。”
  繼而,鐘山帶著悲青絲,繼續向著東方飛去。
  狼將站在山峰之巔,看著飛遠的鐘山,眼中閃過一股古怪,一絲糾結、一點郁悶。
  “至尊不會看上這小子了吧?他才這屁點修為,不對,少主?不會是少主跟他簽了吧?不行不行,必須找少主問清楚。”狼將吶吶自語道,繼而腳下一踏,向著另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狼將快速奔走,一座山峰跳到另一座山峰,速度之快,比之鐘山御刀速度快出太多太多,轉眼化為一個黑點。
  而這時。在原狼將所在的西方遠處,才緩緩走出一個紅衣人,紅衣人看看狼將離開,又看看天殺遠去的方向,才追著鐘山和悲青絲的腳步,繼續向著狼域內部而去。
  遠處,鐘山和悲青絲繼續向著東方飛著,悲青絲知道路線,一路上辨別方向,鐘山也樂得觀光一次。
  “青絲”鐘山飛著飛著,忽然輕叫道。
  “怎么了?”悲青絲疑惑的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絲意外,因為此刻鐘山表情很嚴肅,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說一般。
  飛在悲青絲身旁,鐘山看看悲青絲那柔美的面龐,輕輕開口道:“以后看到大師兄,小心點。”
  “呃?”悲青絲起初面容一頓,繼而好似想到什么,神情慢慢變得舒緩了起來。
  “嗯,知道了!”悲青絲柔聲道。
  悲青絲是個聰明的人,鐘山也不再多說,也跟著點點頭。不再多提。
  飛行了兩天,二人找了個山谷休息,主要是鐘山休息,吃了點東西,休息一晚,第二日清晨,鐘山睜開眼睛,卻發現悲青絲沒了?
  鐘山迅速起身,四處搜尋了起來,爬上一座山巔,剛好看到遠處一條河邊的悲青絲。
  悲青絲所在岸邊比較潮濕,好似大水沖過一般,悲青絲長發飄散,長劍指向眼前一具尸體。
  鐘山快速向著悲青絲所在飛去。
  沒一會,鐘山飛到了悲青絲面前,而悲青絲也緩緩收劍,扭頭看了一眼鐘山。
  在悲青絲面前,是一具凍僵了的尸體,整個尸體之上,覆蓋了厚厚一層堅冰,尸體身著紅色衣裳,看不出絲毫奇特。不過鐘山卻能夠猜到,此人是死在悲青絲之手的。
  “他是誰?”鐘山皺眉問道。
  “那奸臣的下屬。”悲青絲寒聲道。
  “我們行蹤暴露了?”鐘山驚訝道。
  “是的,必須快點走,那奸臣的大量下屬,肯定馬上就能追來。”悲青絲說道。
  “恩,走。”鐘山馬上說道。
  同樣。在此狼域之內,一處山谷之中。
  陰月皇朝的皇帝,還有當初一同前往八門山之人,一起站在了內部。
  皇帝看著跪地的雷霆將軍。
  “怎么?槍之心沒有取到?”皇帝說道。
  “是,槍無敵太厲害了。我們……”雷霆將軍一臉慚愧道。
  “好了,沒有取到就算了。”皇帝皺皺眉頭道。
  但雷霆將軍還是一臉慚愧的樣子,看看雷霆將軍,皇帝輕嘆一口氣,顯然對于那槍之心,還是非常在意的。
  “對了,陛下。”雷霆將軍好似忽然想到什么,馬上叫道。
  “怎么?”皇帝看向雷霆將軍。
  “這次大事,壞在一個人手中,一個本應該死的人手中。”雷霆將軍忽然說道。
  “誰?”
  “上次取雷花時遇到的那男子,先天期的。”雷霆將軍說道。
  “什么?他沒死?”皇帝意外道。
  而一旁的尸先生,卻是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一絲期待。
  “是的”雷霆將軍點頭道,并且將此次遇到鐘山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聽了雷霆將軍所述,皇帝沉默了,皺皺眉頭思索著,最后又看看雷霆將軍道:“當時就覺得此人不簡單,現在居然能讓兩個元嬰期保護他,他與我們的仇怨已經結下,雷霆,等我們這次事辦完,你負責給我殺了他。”
  “是”雷霆將軍馬上應命道。
  “不惜一切代價。”皇帝寒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