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63 倒血霉的熒惑

第三十四章關于褒姒
  鐘山心中極度不爽,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復心中怒氣。
  現在與鳳凰老母翻臉,實屬不智,況且自己也沒有那翻臉的資本,只有壓下心中怒氣,冷靜對待此事。
  方天欲璽,鳳凰老母剛才那話什么意思?‘他的東西’?
  方天欲璽是自己一手煉化而來,欲是自己采的原始欲,唯一不明來歷的就是那顆紅珠子。
  紅珠子?鳳凰老母知道它的出處?
  “前輩……!”鐘山剛要開口。
  “嘰嘰嘰嘰………………!”
  山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一只紅鳥頓時從山頂歡快的俯沖下來,向著鐘山之處而來。
  是朱雀?鳳凰老母放行了?
  “帶著朱雀去吧!”鳳凰老母淡淡道。
  “嘰嘰嘰嘰…………!”朱雀終于落到了鐘山肩頭。
  鐘山古怪的看著這一幕,鳳凰老母這就放行了?為什么?
  “前輩,晚輩有一事不明,還請前輩…………!”鐘山心中充滿疑惑。
  “我乏了,九天,送客!”鳳凰老母淡淡的聲音傳來。
  鐘山神色一陣閃動,最終壓下了那急切的求知欲。
  “晚輩告辭!”鐘山點點頭。
  紅珠子,終于有人知道紅珠子的來歷了?
  紅珠子帶著自己從地球來到那千世界,地球是鴻鈞的紫霄宮。接引說過,紫霄宮蘊藏鴻鈞當年的力量,還有鴻鈞收羅天下的一些重寶。
  能被鴻鈞看上的重寶,必定不凡,而那些重寶沒有入世,很可能連鴻鈞都看之不透。
  而這個紅珠子能量磅礴,神秘異常,鐘山曾多次猜測,這就是鴻鈞的力量,可惜,今日鐘山否定了,從鳳凰老母的話語中,鐘山可以肯定,鳳凰老母口中的‘他’絕對不是鴻鈞。
  那紅珠子到底是什么?
  鴻鈞對它如此重視,哪怕重生也不放過它,而它居然能夠帶著自己一起逃離鴻鈞的掌控、鴻鈞的算計?
  鳳凰老母見到它也認了出來,而且忽然變的這么好說話了?
  他?這個‘他’,在上古必定是一個強勢滔天的人物,或者與鳳凰老母都相熟。
  想到這點,鐘山心中確定了個大概尋知的方向,也更方便鐘山查出紅珠子的出處了。
  “鐘山,請!”舞九天道。
  “嗯!”鐘山點點頭。
  隨著舞九天,鐘山舉步踏出鳳巢。
  鐘山進入鳳巢一會之后。
  姬宮涅忽然轉頭,看向一旁的王靖文!
  “王先生!”姬宮涅忽然叫道。
  王靖文等人微微一鄂,一起轉過頭來,王靖文看向姬宮涅,疑惑道:“姬圣王叫在下?”
  “不錯,我有些事想找你談!”姬宮涅鄭重道。
  “哦?”王靖文露出一絲疑惑。
  金鵬、尸先生等人自然也是疑惑重重。
  “王先生現在在大崝身處何職?”姬宮涅問道。
  “大崝第十二軍團長,公爵之身!”王靖文非常有禮道。
  “王先生覺得我大周如何?”姬宮涅再問道。
  “大周,磅礴氣運,崛起之勢,勢不可擋,昔日風采,或許要不了就能再現,王靖文深表佩服!”王靖文如實的說道。
  “比你所在的大崝又如何?”姬宮涅再問道。
  比大崝如何?
  王靖文瞳孔一縮,身后,尸先生也是雙眼一瞇,金鵬、天老都凝重了起來。
  姬宮涅這是什么意思?與大崝對比?這是攀強?這要王靖文如何說,現在的大周有著昔日的底蘊,自然強勢無比,大崝雖然強大,但比之大周卻有不如,一個外人可以說出來,而王靖文是大崝重臣,你讓他如何說?
  王靖文深吸口氣,好似已經懂得了姬宮涅的意思,鄭重道:“大崝此刻的確比之大周略有不如,但大崝發展勢頭絕對不會弱于大周,大周一統西洲,我大崝只需要時間沉淀,未來必定也能達到同樣高度!”
  姬宮涅微微一笑,忽然鄭重道:“尚若,我大周給王先生同樣的爵位、官職,王先生可愿留下助我一臂之力?”
  姬宮涅終于說出了目的。
  姬宮涅一開口,金鵬等人頓時雙眼噴出怒氣,姬宮涅這是干什么?挖人?圣王還在呢,他居然就開始挖人了?
  金鵬和昊美麗頓時要出口,但,這時的尸先生卻是對著二人輕輕一按,讓二人稍安勿躁。尸先生此刻也是臉色不善,但并沒有chā口。
  金鵬和昊美麗奇怪的看看尸先生,尸先生卻是淡淡的搖搖頭。
  尸先生是大崝第四軍團長,所有的官職、爵位都比王靖文高,在這里,除了迷迷糊糊的天靈兒外,尸先生職位最高,鐘山不在,尸先生自然能夠發號施令。
  壓著一口氣,金鵬和昊美麗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看著王靖文和姬宮涅。
  王靖文對著姬宮涅微微一拜道:“姬圣王錯愛了,在下只是大崝一官爾,如何能入姬圣王法眼?”
  “我說能就可以!”姬宮涅沉聲道。
  王靖文輕輕搖搖頭笑道:“王靖文是大崝官員,若是忽然轉入他朝,視為叛國罪論處,這在天下諸朝來說,都是大忌,姬圣王不會讓我犯錯吧!”
  “鐘山那邊,我會去跟他說,只要你同意,你就是我大周重臣,手執你現在百倍大權!”姬宮涅鄭重道。
  “王先生,圣王當著群臣面許諾,也就是當著天下人面的許諾,答應王先生的事情,必定會做到的,圣人如此看重王先生,還望王先生能夠三思!”一旁少飛侯開口道。
  王靖姬宮涅,又看看少飛侯,最終搖搖頭道:“忠臣不事二主,王靖文多謝姬圣王抬愛了。”
  一旁金鵬等人看的暗呼口氣。可是對面姬宮涅身后的大臣們卻是紛紛怒目相向,圣王親自開口,這王靖文也太不識抬舉了吧。
  也就在這時,鐘山和舞九天剛好踏出鳳巢。看的前面凝重的對峙狀態,鐘山神色一變,因為對峙的雙方,居然是自己帶來的人,和姬宮涅對峙了?
  “忠臣不事二主,王靖文多謝姬圣王抬愛了!”
  鐘山剛好聽到這句話,以鐘山的精明,自然也一瞬間明白了其中因由,這姬宮涅還真會找時間挖墻腳,果然是帝王本色。
  “姬圣王,你這可不厚道哦!”鐘山笑著打岔道。
  見鐘山這么快就出來,姬宮涅微微一鄂,看著一出鳳巢就撲向天靈兒的朱雀,姬宮涅微微皺眉,鳳凰老母什么時候變的這么好說話了?
  “紅!”天靈兒歡喜的抱著朱雀。
  朱雀在天靈兒臉上蹭了蹭就盯起了金龍,好似兩者冥冥之中有著一股感覺一樣。
  “鐘圣王從我大周帶走的公主,帶走了朱雀,是不是也給大周留點東西呢?”姬宮涅淡淡道。
  “王靖文是我大崝臣子,不過王靖文和別人不同,在加入大崝的時候,我曾許諾,王靖文在大崝出入自由,只要在大崝的一天,我大崝就有義務保護他,若是想要離去,我也不會相攔。姬圣王既然看上王靖文,那是他的福氣,只要他肯為你留下,我鐘山自然無話可說,可他要不愿意,我鐘山自然要護他周全。哪怕魚死網破!”鐘山語氣一沉。
  鐘山的語氣非常凌厲,天靈兒都感覺到了其中的怒氣。有些害怕的走了過來。金鵬、刀人屠、尸先生、天老自然也走到了鐘山身后。
  姬宮涅臉色微沉的看看鐘山,最后又看向王靖文!
  王靖文對姬宮涅再度一禮道:“王靖文區區一介文生,不至于姬圣王如此,忠臣不事二主,姬圣王錯愛了!”
  王靖文也退到了鐘山身后。
  鐘山淡淡一笑,金鵬等人對王靖文也更多出一股敬佩。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只是我很好奇,撇去這‘忠臣不事二主’,我大周還有什么不如大崝的?”
  場面再度陷入僵化。姬宮涅這是將王靖文又推到了風浪尖上。
  王靖姬宮涅,搖搖頭一陣苦笑,最終深吸口氣道:“我想要的東西,姬圣王給不了我!”
  說完,王靖文退到了鐘山身后。
  姬圣王給不了?大周群臣激憤,天下還有什么圣王給不了的?這王靖文太狂妄了。
  “不識抬舉!”
  “狂妄!”
  ……………………
  ………………
  ……
  大量臣子怒目相向。
  “姬圣王!”鐘山忽然叫道。
  眾人目光再度看向鐘山。
  “王靖文是我大崝臣子,姬圣王還是不要再做出讓我為難的事情了。”鐘山沉聲道。
  姬宮涅臉色此刻也不好看。
  “不過鐘山對大周的確虧欠了一些,鐘山就以一條信息贈與姬圣王,以緩大周的缺失吧!”鐘山沉聲道。
  “哦?什么信息?”姬宮涅淡淡道。
  “關于褒姒!”鐘山一字一句道。
  “呼!”
  以姬宮涅為中心,忽然刮起一陣狂風。吹向四面八方。
  褒姒?
  ‘褒姒’一出,幾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在大周,誰能不知褒姒?當年天下第一美女,當年大周皇后!
  一笑傾城,魅惑天下!
  ps:今天就不爆發了,國慶事情多,從明天進入十月,觀棋決定大努力一把,十月份盡力爆發十次以上!希望十月能夠給力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