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57 彌天至天下峰開

第二十八章天罰之眼,開!
  誅仙四劍尾巴,雖然沒有恢復到當年在通天圣人手中的那般強勢品質,但這一刻也達到了祖仙器的品級,更是以殺道著稱,威力驚世駭俗!
  一劍出,撕破虛空,直刺天書!
  天書臉色微變,顫身間,身合天道,手中驟時揮出一本鐵書。霸道的與絕仙劍碰撞而起。
  “轟!”
  一聲巨響之下,絕仙劍無功而返。但天書所在的天道也一陣輕顫!
  鐘山站在八極天尾頭部,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弧度,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鐘山算謀了一輩子,在國戰中用計謀,在商戰中用計謀,在朝堂上用計謀,在邦交上也用計謀,甚至在單對單的戰斗中,也從來不會放棄腦袋算計,因為鐘山明白,像金鵬等人的硬拼硬,永遠是下乘的戰斗,哪怕多么豐富的經驗,多么高深的戰技,多么強大的壓制,都是下乘戰斗。
  單對單戰斗也分上中下三種。
  上乘戰斗是不戰而屈,就好像鐘山以前常常所表現出來的,用一張嘴就打敗了天下不知多少豪杰。因為這里面用了腦袋,用了算計。
  中乘戰斗比上乘戰斗差了一點,但依舊還是用了腦袋,那就是在戰斗中算計,讓一切掌握中,調動一切可以戰斗的東西,用最少的戰力發揮出最大的破壞,甚至戰場中cào縱對手一舉一動。
  此刻與天書的對決,上乘戰斗行不通,鐘山只能親自出手,一場從開始到結局都被鐘山算好了的戰斗。
  鐘山此刻不是戰斗,而是將頭腦中算謀的過程演示一遍,自己照著算謀的步驟演示,而對手也在無形中被‘心理cào控’了一樣,按照鐘山早就想好的步驟一步一步演下去,直到最后,道死身消!
  當然,沒有這種算計,鐘山也不可能去談算謀天下。
  絕仙劍一劍不成,但天書已經感到了鐘山的不凡。揮手間,指頭射出四道光束,直射遠處鐘山。
  “嘭!”
  八極天尾四周,頓時飛舞出浩瀚的劍氣,誅戮陷絕的劍氣一出,頓時在虛空形成一個密布的劍形空間一般。光速碰到劍氣的一瞬間,雖然洞穿了道道劍氣,但卻被八極天尾本能的感到。
  誅仙劍一揮,頓時非常準確的斬去了四道光束。讓天書的出擊頓時失去了效果。
  而這時,絕仙劍、陷仙劍、戮仙劍再度形成一個三道利刃向著天書射去。
  天書臉色一變,因為三劍居然從三個角度射來,八極天尾的尾巴原本就是軟的,自然可以在變長后從不同方向攻擊,只需劍尖部位鋒利無比就夠了。
  天書不敢再用去碰,因為擋得了一處,擋不了多處。
  瞬時融入身體。左手中取出塊盾牌法寶擋在一個方向,右手取出一柄長刀迎向戮仙劍。
  “轟!”
  又是一聲碰撞,天書依舊擋了下來,但是,手中長刀卻好似差點不堪重擊一般,讓天書一陣驚訝。
  果然都是祖仙器!
  而遠處鐘山卻是又是一陣淡笑,目的達到了,鐘山要讓天書不敢使出。
  因為鐘山從一開始戰斗就看出了一點,天書每次被斬的時候,都是融入體內的,也就是說施展還原之術的時候,融入身體的。
  不能說沒有,天書就不能還原,但鐘山從天書表現可以肯定,若不融入體內,施展還原之術,必定大打折扣!
  剛才面對三柄神劍,天書還是讓融入身體了。因此鐘山更加確信這一點。鐘山現在三劍齊出,就是讓天書不敢輕易使出,讓其一直融合在體內。
  當然,鐘山最終目的可不是讓天書與融合,最終目的還是讓它們分開,但若直接奔著這個目標去,就太醒目了,天書肯定更加心,更加在意,那樣就很難辦成。
  現在鐘山將逼入天書體內,卻是在麻痹天書,讓他失去警惕。鐘山的目的不暴露便罷,一旦暴露必定是雷霆手段,讓天書毫無逆轉的機會。
  戰斗還在繼續,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三大祖仙利器不停的攻殺天書,可依舊無法奈何天書一般,僅僅是將天書的天道碰撞的不斷搖晃,有驚無險,就算先前金鵬將其大卸八塊的程度都沒達到。
  鐘山站在八極天尾頭上,依舊不急不緩,不斷調著自我節奏。
  雖然鐘山的戰斗沒有絲毫建樹,但天書的節奏已經慢慢跟著鐘山走了,被鐘山緩緩掌握了。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怎么這么久,那可愛的尾巴怎么到現在也刺不到那壞蛋身上!”天靈兒一陣焦急。
  涅青青抓著天靈兒手,不斷安慰。
  昊美麗詛咒一直繼續。
  而金鵬和王靖文卻看的無比凝重。
  “圣王之能,我不如也!”王靖文一陣感嘆道。
  “王先生你能看出來?”金鵬一陣古怪。
  按理說,王靖文修為剛剛達到天仙,根本看不懂鐘山這個層次的戰斗啊。
  “我看不懂,但是我看到了另一點,就是每次圣王出劍之后發出的聲音,到天書反擊發出的聲音,這中間的時間間隔,幾乎相等,雖然我看不出戰況,但我能感到,圣王掌握了天書的節奏。天書應該被圣王牽著走,或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戰斗已經被圣王牽著走了!”王靖文感嘆道。
  “金鵬先前一度還認為圣王處于劣勢,只是想到圣王昔日的戰力與現在不符,才漸漸看出一絲奇特,圣王雖然表面上處于劣勢,但每一次的出擊都是以逸待勞,都是對著一個方向揮劍,然后天書的攻擊非常巧合的撞上來,好似預先知道了天書的攻擊軌跡一樣。王先生僅憑戰斗聲音就判斷出節奏,金鵬佩服!”金鵬鄭重道。
  王靖文點點頭,沒有繼續說。
  場中戰斗還在繼續,鐘山漸漸掌握了節奏,時不時的做出一股騷亂的反擊,險之又險的用劍chā入天道從天書身邊擦過。
  差一點點就能斬殺天書,但就差一點點。好幾次后,讓天書驚出一聲的汗。天書不怕被斬,因為他可以還原,可這種生死一線的感覺,比被斬殺更可怕。一種心理壓迫讓天書幾度心驚肉跳。
  可鐘山就是斬不到他,而天書也斬不到鐘山。因為還有一柄誅仙劍時刻做著鐘山護衛。
  幾次心驚肉跳下來,天書變的有些煩躁了。
  戰斗中一旦煩躁,失去冷靜,那致命的威脅也即將降臨了。
  鐘山冷靜的指揮著誅仙四劍的戰斗,同時,一甩長袖,天空那龐大的黑云也動了起來,一條條狂暴的雷電,強勢的沖擊而下,向著天書的天道轟砸而下,巨大的爆炸一出,頓時使得原本就絢麗的戰斗,變的更加燦爛了。
  原先只是無盡劍氣和刀氣縱橫,現在又多出大量的雷電閃耀,當真讓兩個人的戰場變的好似千萬人的大戰一般。
  可惜,這些雷電根本破不開天道之防。破不開,只能作為一種點綴的效果。
  可就這種‘噼里啪啦’的雷電轟擊,讓原本就煩躁的天書變的更加煩躁。
  在天書眼中,眼前鐘山實力也就一般,只是那八極天尾強大而已,可就算如此,也傷不了自己,雖然幾次心驚肉跳,可一次也沒能斬殺自己啊。而且,鐘山還是一直被自己壓制的啊。
  他一定是見長時間嬴不了,才放出這沒用的雷電的,還正是煩躁!
  一切在天書‘掌握’中,天書自然不會遁逃。就好像溫水煮青蛙,水慢慢變熱,還沒有變燙,青蛙自然不會想著逃跑,豈不知,等青蛙想逃跑的時候,已經沒有機會了,那是青蛙已經熟了。
  無盡雷電龍沖下沒用起到效果,繼而奔向四面八方,沖擊向天書的‘世界’,沖擊天書的‘天’,還有那個穩住‘世界’的根神識,那本書。
  反正此刻,天地絢麗一片,無數雷不斷噴涌而出,天書根本無暇再去理會雷電,因為這些雷電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天書依舊專注于對鐘山的斬殺,一刀一盾在戰斗中好似磨礪的更加趁手了一般。煩躁中心鐘山的誅仙四劍。
  而這時,誰也沒有發現,在天上噴涌雷電的黑云之中,此刻漸漸的分出一道裂縫,那裂縫四周,黑云漸漸變成了紫色。
  若是在平時,天書肯定會心的,但此刻黑云給他的印象太弱了,加上煩躁的無暇顧忌,哪怕那紫色裂縫中產生一股微弱的天威氣息,天書都沒有發覺。而是繼續向著鐘山斬殺而來。
  裂縫越拉越長,鐘山的嘴角也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輕輕的,鐘山抬起右手。
  這個手勢在天書眼中沒什么特別的,但是看在遠處王靖文眼中卻是瞳孔一縮,圣王要收官了?
  王靖文馬上取出一旁被保護好的老鼠,只待鐘山手臂揮下,馬上傳信給遠方的刀人屠。
  就在王靖文準備之際,遠處鐘山那淡淡的雙目忽然迸射出一道利光。
  “嗡!“
  天空發生一聲巨響,那一道巨大的裂縫以極為快的速度向著兩邊張開。
  裂縫忽然大開,暴露出一只十萬里大的巨大眼睛。紫色瞳孔一開。即便遠處觀望的眾人也是魂魄一顫。
  四方逼開的無數鬼物,更是忽然間被看的魂飛魄散,化為飛煙。
  天罰之眼,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