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49 帝釋天OR帝玄鎩

誓成?
  鐘山沒有得到刀人屠的〖興〗奮,相反,這一刻還露出微微的惆悵。鐘山想起了當年的接引。也是命格破碎,只是接引比他還徹底,不僅命格破碎,還形神俱滅,僅僅一個泡影身體彌留世間短短時間而已。
  可是,刀人屠身體還在、神魂還在,只是命格破碎而已。命格是身魂的根本,同樣,只有身魂的存在才能顯示命格的存在。身魂又是命格的根本。相輔相成,有其一才有另一。
  當年救不了接引,也是接引神魂和命格都毀了的緣故。
  刀人屠遇到鐘山是幸運的,可惜了當年的接引。
  “圣王?”金鵬略微奇怪的看向鐘山。
  “鐘山,你剛才想什么?”昊美麗好奇道。
  “沒什么,想起一些往事而已,開始吧,刀人屠,凝神調息!”鐘山嘆口氣道。
  “是!”刀人屠馬上應道。
  “吉瞳,開!”,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涅凡塵書房之中。
  鐘山坐在一旁椅子上,端著一杯茶水喝了。道:“先并聽你說過,你大離有研習《易經》的強大篡命師,我也不打探了,只是這期間,遮掩刀人屠生死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遮掩天機,讓人推算不到刀人屠不難,我只是好奇,這刀人屠命格破碎,是如何治好的?”,涅凡塵好奇道。
  微微一笑,鐘山搖搖頭道:“各人的造化吧,刀人屠運道比較好!”,鐘山沒有回答”涅凡塵也點點頭,不再追問”畢竟誰都有自己的秘密,鐘山不愿告知,也不能強求。
  “兩戰連勝,你能勝到最后?”涅凡塵也喝了。茶淡然道。
  “放心,既然勝”那就勝到最后,第三場風水師,你的地師是千世界跟來的,應該沒有多大問題,我會讓天老和尸先生配合的!”,鐘山說道。
  “第三場風水師之戰,不再人多少。這個自然可以。”涅凡塵點,點頭。
  “第四場,我會上!”
  “你親自出手?”
  “我親自出手,我一出手,第五、第六就毫無懸念了,你最好找兩名陌生的高手,到時走個過場就行!”鐘山淡淡道。
  “第四場?你能震懾對方祖仙?”
  “放心吧!前六場,就這么定了。我想第七場就是你和公輸子之戰,我知道,不管前六場結果如何,你們都會有一戰,前六場只是你掌控他的程度而已”我讓你六連勝,最后一場你若完敗公輸子,那從此公輸子就永忠大周了!”,鐘山說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涅凡塵最終點點頭。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第四場,第五場,第六場的戰斗快速送到了黃泉疆域,送到了公輸子的手中。同樣”也送到了天家僂區。
  天言的尸體已經送往天洲去了,但抵達天洲必定要很長一段時間。
  天老和天書二人坐于大殿之中,面前站著一群祖仙。
  “天老?那個破落一脈的天老?”,旁系天老不屑道。
  “天老,你可不要大意,天言就是大意了”才落得壽元耗盡而亡,那今天老,聽公輸子所說”已經達至古仙境,雖然不甚穩定”但你應該明白是什么程度!”,天書沉聲道。
  “你可知道我布置的是什么陣?”,旁系天老冷笑道。
  “何陣?”,“陰陽逆轉黃泉大陣!”旁系天老一字一頓道。
  “啪!”,天書將手中的茶杯捏碎了。
  “陰陽逆轉黃泉大陣?”,天書驚駭道。
  “不錯,我可不管什么生靈涂炭,我們風水師不興這個,天言之事,必須付出代價,用黃泉疆域陪葬,我要來參加比斗的人都得死,公輸子的比斗?與我天家何干!”,天老略微瘋狂道。
  大殿之中,一眾天家子弟盡數抽了。冷氣。
  陰陽逆轉黃泉大陣?這不是天家傳聞中最強的五陣之一?不,在風水一脈中,是風水脈的第一大陣,以黃泉路為陣基,大陣一開,陰陽逆轉,整個黃泉疆域很快就會被無盡鬼物籠罩,生靈涂炭了!
  “天老,你這可是大手筆啊!”,天書驚嘆道。
  “此陣要完全運行,可能要一段時間,一旦運轉,將無法逆轉,哪怕圣人也不可能。在此期間,還望你盡快找到那天靈子,逼問他是否有“天令”天言已經死了,不要讓我們這次的犧牲毫無價值!”天老淡淡道。
  “放心吧!既然你不顧公輸子的比斗,我豈會去管?只是這個鐘山,的確有些邪異,我必須要試探他一下!”天書淡淡道。
  “試探?你會怕他?”天老沉聲道。
  “不,是試探,我和天言不同,我不會將自己置身在耒未之下,資料中,鐘山短短時間成為圣王,必有獨到之處,況且帝王是這個世上最應該心的一種人,我不會犯這種錯誤的!”天書淡淡道。
  “那公輸子這邊,你如何應付?”,天老疑惑道。
  “第三場,自然你布置風水陣,第四場,由天青去戰,天青雖然是古仙巔峰,但是,體質特殊,可以研習斬天拔劍術,試探鐘山,應該并不是難事,就算不敵,也讓我能夠看清鐘山大概底牌!他肯定時刻守天靈子身邊,所以第四場我不適合出手。”,天書淡淡道。
  “嗯!”天老點點頭。
  這時,一個身著勁裝的男子走了出來,恭敬道:“天青定不負眾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四個月前,涅凡塵穩坐離火圣殿,迎候公輸子。
  四個月后,公輸子守在黃泉疆域。
  鼻泉疆域,因有著連通陰間的黃泉路,所以天地顯得有些陰沉。
  中心,公輸圣地!漫天功德翻騰”金光四射之際,將天地間的陰翳都沖散了一般。
  公輸圣地的中心大殿外,公輸子坐于寶座之上,靜候之中,兩邊都是公輸子的弟子和子嗣。
  邊上同樣也有著一個寶座。上面坐著天書”十幾今天家子弟站于其后。
  眾人靜靜的看著東方。
  遠處,天空忽然飄來一朵萬里祥云,大量鳳凰飛舞四周,仙樂飄飄,異香四起。
  為首坐著涅凡塵。
  祥云落定,涅凡塵坐于九龍天椅之上,和公輸子遙遙相對周站著大離群臣。還有鐘山一行。
  “是他”那個壞蛋!”天靈兒馬上指出了坐在公輸子不遠處的天書。
  “就是他!”,靈兒身旁一個女子說道。說話間,還時不時的看看鐘山。
  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被昊美麗救起的涅青青。
  “我知道了!”,鐘山點點頭。
  “嗯,反正我已經沒事了,至于這個仇,我看還是算了,圣王都沒能……,你要幫我報仇”萬一……,!”涅青青擔心的看向鐘山。
  “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既然傷害了你們,自然沒有不報仇的道理。”鐘山安慰道。
  “嗯!”涅青青點點頭。臉色微微泛紅。
  “涅凡塵!”
  “公輸子!”,涅凡塵和公輸子相互道。
  “第三場在右邊,看到了嗎?陣破,算你贏!”公輸子淡淡道。
  南面,遠處天空陰沉沉的一片。
  大量黑氣彌漫,看不清內部分毫。
  天老雙眼一瞇,天老旁邊還站有一個麻袍男子,正是在千世界就相熟的大離風水師,地師!
  “那里原本就是黃泉路!”地師解釋道。
  “黃泉路?”天老瞳孔一縮。
  “如何?”,地師問道。
  “還不確定,必須要進入了才知道!”,天空搖搖頭。
  “去吧,心”若事不可為,馬上退回來!”,鐘山開口道。
  “是!”,天老和尸先生馬上點點頭。
  繼而,地師也向涅凡塵請示了一番”天老、地師、尸先生,還有一群地師帶來的弟子,向著南方大陣飛去。
  第三陣是風水陣,因此誰也不知道耗時多久,因此比斗繼續。那邊到時自然會分出結果。
  “鐘山,可有問題?”,涅凡塵轉頭問道。
  “無妨!”,鐘山點點頭。
  天靈兒等人一見鐘山要出手了,頓時擔心了起來。
  “鐘山,你要心!”天靈兒馬上說道。
  “是啊,心!”昊美麗也開口道。
  涅青青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道:“心點!”
  “嗯!”鐘山點點頭。
  鐘山接過金鵬遞來的一柄長刀,踏步飛出了祥云。
  鐘山飛出,遠處天書也凝重了起來,手頭輕輕一揮,身后一人也飛了出去。
  “天青,請賜教!”,天青飛出,頓時叫道。
  看著天青腰間的那柄在鞘中的長劍,鐘山雙眼一瞇道:“斬天拔劍術?”,“原來你也知道!”天青淡淡道。
  鐘山和天青自然成為了所有目光的焦點,天青是斬天拔劍術。那鐘山呢?
  只見鐘山輕輕將手中長刀從刀鞘之中拔出。
  長刀一出,一股血光沖天而上。鮮紅的血色好似印入對面所有人的魂魄深處一般。
  “血刀?刀人屠的血刀!”,其中一個人忽然驚呼道。
  “真的是刀人屠的血刀,魯欲真的將血刀賭出去了!”
  又一個人驚呼了起來,可這一次驚呼,卻好似止住了所有人的聲音,一些人情不自禁的看向了公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