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48 篡命塔

刀人屠府上。
  雖然刀人屠來黃泉疆域時間只有五年,但是,這五年時間,來訪賓客絡繹不絕,要不是拜師,要不是攀關系,那時,刀人屠很厭煩,因此除了少數幾人,誰也不見。
  可即便如此得罪人的做法,也止不住那些人的攀附。依舊人聲鼎淋可是,自從鳳凰疆域大敗回來之后,這一切都變了。
  命格破碎”再無補救可能,最好的結果,就是投胎轉世。嗯著刀人屠那么多的仇家,還有誰再愿意來攀附?
  以前攀附叫同富貴,現在結交叫共患難。人性盡是如此,分享別人富貴,爭先恐后,分擔別人災難,誰會愿意?
  刀人屠孤家寡人一個人”沒什么親人,因此府上更顯冷清。
  甚至”就在昨日,刀人屠還見到一個下人在自己睡著的時候,偷偷的進入房間,偷走了自己幾樣法寶。
  人盡可欺嗎?
  此刻井刀人屠越發蕭索。
  但今日,刀人屠府上還是來個幾個客人,都是祖仙,都是公輸子請來的祖仙”出于身份,眾人都來看望刀人屠。
  一共四人”四人見到刀人屠的慘相,原本的優越感頓時盡去。刀人屠當初可是眾人中第一高手啊,盡會淪落至此?
  “刀人屠,你不用太擔心,公輸子答應的事情,自然會做到,到時轉世投胎,以你今世的底子,再到祖仙,應該不是太難!到時我們也會幫助你的。”
  若是沒有睜開眼睛,刀人屠或許還會感動,可看到四人目光時不時的瞟向自己的血刀”刀人屠的心中越發苦澀了起來。
  “多謝諸位!”,刀人屠說道。
  “應該的!”,眾人馬上說道。
  “老爺,魯欲求見!”,一個管家馬上進來道。
  “魯欲?”,刀人屠眉頭一皺。
  另四個客人也疑惑的看看刀人屠。
  “讓他進來!”,刀人屠開口道。
  很快”魯欲帶著一個黑衣男子走了進來。
  四個客人是祖仙,根本不屑魯欲”更何況還有一個合體期凡人。只是魯欲畢竟是公輸子血脈才給了一點薄面而已。
  “諸位前輩也在!”,魯欲一進來就古怪道。
  同時魯欲心中一陣好奇,這么巧?
  巧,或許只有魯欲才會覺得巧,跟著魯欲的黑袍男子卻是滿意的微微一笑。
  “魯欲,你有什么事?”,刀人屠開口道。
  魯欲看看刀人屠抱在懷中的血刀”都傷成這樣的還抱著血刀,這能要得到嗎?
  “公子是來向前輩討要……!”黑衣人適時的說道。
  “你閉嘴!”魯欲轉頭喝止黑衣人。
  可其它人卻因此疑惑了起來,討要?刀人屠欠他什么?
  魯欲不肯繼續說了”四個祖仙客人也知道自己在這里礙著了。
  “既然如此,過些時我們再來看你!”四個客人說道。
  “管家,替我好好送諸位!”刀人屠開口道。
  “是!”管家將四個祖仙客人送了出去。
  可四人的好奇并沒有因此而消除,離開了刀人屠府上”但在遠處還時刻關注著。
  “滾,你們給我滾!咳咳!”,府中頓時響起刀人屠的怒吼之聲。聲嘶俱裂,充滿了仇怨之聲。
  魯欲和黑衣男子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刀人屠府上。刀人屠府上大門轟然關上。
  魯欲臉色非常難看”而那黑衣人在走出刀人屠府上之后”居然對著刀人屠府上的大門吐了一口濃痰”一副不屑的樣子。
  就這樣,魯欲和黑衣人離開了。
  可這一幕卻讓四大祖仙強者看在眼里人都無比好奇”刀人屠府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刀人屠怎么跟魯欲發生那么大的沖突?魯欲又去討要什么?
  魯欲和黑衣人回到魯欲府上。
  “你也看到了,刀人屠不愿,我也沒有辦法!”,魯欲說道,同時眼中也閃過一絲渴求”渴求黑衣人息事寧人,就此打住了。
  “好吧”也只能算是大人倒霉了!我會如實稟報大人的!”,黑衣人一陣嘆息道。
  “好!”魯欲大呼口氣。終于送走這個煞星了。
  當天晚上,刀人屠府上。
  刀人屠命格破碎,與凡人無異,非常需要休息,可此刻怎么也睡不著,看著懷中的血刀,眼中只剩下無盡的苦澀。
  血刀隨他征戰多年”早已是最親的伙伴了”現在自己還能保護他嗎?
  魯欲的出現,是不是公輸子的意思呢?自己和血刀又能相伴多久?
  “誰?”,刀人屠心中一驚。難道有人準備殺人滅口了?
  公輸子可是交代”任何人不得傷害自己啊,但是,魯欲的出現,公輸子的話還能信嗎?殺人奪寶?
  “是我!”,黑暗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刀人屠臉色一變。這個聲音的主人,刀人屠一輩子也忘不掉。就是將自己打成這樣的金鵬?
  看著黑暗中走出來的金鵬,刀人屠冷聲道:“是你!”,“是我!”金鵬點點頭。
  “不可能,你怎么會這么快就沒事了?我雖然沒傷到你命格,但你的神魂肯定被我殺氣撕了,沒有五年,你不可能恢復的!”刀人屠不信道。
  “五年?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只要你愿意,圣王也能很快治好你的命格!”,金鵬淡淡道。
  “不可能!沒人能治好!”,刀人屠不信道。眼中閃過一股激動,一股不信。
  “你現在還有什么值得我騙的嗎?”,金鵬淡淡道。
  果然,這句話后,刀人屠瞬間靜了下來,自己還有什么值得他騙的?他要殺自己,易如反掌!搶血刀,易如反掌!
  辜二日,刀人屠就消失在了府上”但是,消息卻是在五天后傳出去的。刀人屠消失了。伴隨著刀人屠的消失”黃泉疆域忽然出現了一個賭約,一個開戰前的賭約。
  一眾被公輸子招來的祖仙手中,盡數多了一個記憶水晶,看著里面的賭約。
  里面有著三個人,魯欲,王靖文,涅凡塵。
  “好,那就這么定了,第一戰,刀人屠若敗了,我做主,將他的血刀贈與你們,若是刀人屠勝了,你可要給我祖仙器還有打神鞭!”,“做主?我自然能為刀人屠做主!”
  一眾祖仙眼皮一陣狂跳。刀人屠拼死為公輸子戰斗,最后居然淪落到這種下場?難道一開始公輸子就不管他們的死活?
  血刀?血刀輸給了記憶水晶中的男子?是魯欲的意思,還是公輸子的意思?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同樣被作為賭注了呢?
  一時間,黃泉疆域招來的祖仙,盡皆皺眉了起來,同時也是全身一陣徹骨的寒意。
  心寒了,當初為公輸子效命的心思就弱了下來。
  刀人屠呢?他怎么忽然沒了?人們不斷猜測。
  魯欲府上”魯欲桌上放著三個記憶水晶,這是下人從市面上得來的。
  “啪!”魯欲一掌拍碎記憶水晶。
  “混賬,騙子,騙子!吼!”,魯欲狂吼了起來。
  繼而,魯欲又是一陣發脾氣,大殿中大量名貴物品被魯欲砸碎。
  “公、公子!”管家聲道。
  “什么事?”,魯欲眼中閃過一股癲狂。
  “先圣召見你,讓你馬上去見他!”管家畏懼道。
  “先祖召見?”,魯欲臉上頓時垮了下來。公輸子召見”魯欲身形僵在了那里。
  黃泉疆域,公輸子在得知始末后,自然明白了一切。
  可想要補救,一切都晚了。這時候出去解釋,只會越解釋越糟,甚至讓人覺得自己無能。惱怒魯欲犯此大錯。將其禁錮不讓出門。繼而暗中派出大量弟子尋找血刀。
  當然,在公輸子眼中,刀人屠肯定也是兇多吉少。命格破碎”自己都沒有辦法,還有誰有辦法?死”那是必然的,現在主要是要找到那柄血刀,因為公輸子同樣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刀人屠被帶到了離火圣都。
  鐘山還在閉關之中,為了治昊美麗和金鵬,鐘山開啟吉瞳,消耗甚巨!
  一個月后,鐘山才出來見刀人屠。
  大殿之中,站著鐘山、金鵬、昊美麗,還有虛弱的刀人屠。
  “能說的,我已經說了!”,鐘山淡淡道。
  “你能保證治好我?修復我命格?”刀人屠依舊有些不信。
  “我何必騙你?而你所有付出的,僅僅是效忠大情三千年而已,若是我不能治你,這個三千年也只是一個笑話。”,鐘山沉聲道。
  刀人屠一陣沉默,破碎的臉上一陣掙扎。好似不甘,更多的是不信!
  鐘山等人耐心的等候。
  “好,我答應你!”,刀人屠下定決心道。
  轉世投胎,公輸子世投胎,到時會不會做手腳還另說,就算轉世投胎,來世也不一定能夠達到如今的高度。這個賭,為何不賭?自己已經到了最低谷,還有什么不舍的?
  “既然如此,昊美麗!”,鐘山看向昊美麗。
  “好的!”,昊美麗馬上取出生死簿。
  看著那生死簿,金鵬一陣古怪,貌似當初自己就是這樣上了大崝賊船的。
  “我刀人屠發誓,若鐘山治好我命格,我愿效忠大情三千年,如有違誓,天誅地滅!不得好死!”,刀人屠也非常干脆,很直接的發了誓言。
  “誓成!”昊美麗帶著一股滿意道。
  一旁金鵬有些憐憫的看看刀人屠,自己只是一千年制約,你卻是三千年,你不信?圣王那只吉瞳救你,還不跟玩一樣?傳聞當初落星塵的神通破滅,都被圣王修復了,何況你的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