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46 開天三式天道合兵

第一場,公輸子敗!
  公輸子帶來的眾人的士氣一陣低落,看著被送到后方的刀人屠,一眾高手一陣皺眉,眾人都是被公輸子邀來參加比斗的。
  這可是生死比斗啊!一旦出事,就是生命的威脅,強如刀人屠,也命格破碎,那我們呢?
  “天言!”,在眾人沉默之際,公輸子叫起了天言!
  “師叔!”天言點點頭的踏步走了出來。
  天言師尊是圣人天咒子,不管有沒有關系,與公輸子也算同輩,天言稱呼公輸子師叔,實屬常理!
  “第二戰,心!”,公輸子說道。
  “師叔放心!”,天言露出一絲邪笑道。
  繼而,天言飛天而起,不過目光所指,一直沒有從靈兒之處移動過。嗯來對于靈兒還余心未死!
  “涅凡塵,第二戰,開始!”公輸子開口道。
  離火圣殿前,涅凡塵點點頭,微微一笑。但并沒有說話!
  這次大戰,涅凡塵做起了甩手掌柜,讓鐘山應付,鐘山為了給鳳凰老母好印象,自然要全力以赴,鳳凰老母沒有出現,但涅凡塵知道,這里的一舉一動,鳳凰老母都看得見!
  遠處,天言仿佛也知道誰是昊美麗一般,看了看天靈兒,目光就轉到了昊美麗身上。
  探手一抓,掌心出現一本白色的書籍,書籍的封面寫著兩個字。天咒簿。
  “詛咒術中四大圣典之一?和生死簿其名的天咒簿?”鐘山神色凝重道。
  “圣王,那不是天咒簿!”天老在一旁開口道。
  “哦?”
  “天咒簿,天家的傳承至寶之只有歷代天咒子才能擁有,這頂多是一個副本!”,天老開口道。
  “歷代天咒子?”鐘山看向天老。
  “是,天咒子,和我這今天老是一樣的”沒有名字,傳承一個名字。歷代天咒子執掌天咒簿。他只是天咒子的弟子”因此那只能是副本。就好像生死簿的副本一樣!”,天老解釋道。
  “副本?那就不用怕了!”,昊美麗自信道。
  “美麗,你的生死簿,也是副本!”,鐘山盯著昊美麗道。
  “啊?哦,好,我的也是副本!”,昊美麗先是一陣意外”自己的生死簿明明是正本,怎么成副本了?但看到鐘山的神情,昊美麗馬上明白了。
  “心!若事不可為,千萬不要逞強!”,鐘山沉聲道。
  “嗯!”,昊美麗感動的點點頭。
  留下金,踏步飛了出去,眼神之中閃過一股堅定。
  沒多久,昊美麗飛了出去。飛出城區。
  “果然是你這個黃毛丫頭,詛咒術學了幾年?你師尊是誰?”天言略微不屑道。
  雖然看不出昊美麗深淺,但咒言師本能的有種感應,對方是自己同行。
  “我師尊是西毒皇,你師尊又是誰?”昊美麗裝出很單純道。
  很單純,若是相信了昊美麗的外表,那就大錯特錯了。昊美麗從開始就喜怒無常,誰也不知道她心里打的什子主意。
  “西毒皇?”,天言有些懵了。
  沒聽過這一號人物啊。這天下,咒言師極為稀少,出名的天言都知道,可西毒皇是誰?當然,通過詛咒感應,天言也感到昊美麗沒有撤謊。可西毒皇是誰?
  “我可跟你說了,我師尊是西毒皇,待會打起來,你可不能傷到我,否則我師尊必定為我出頭,他一輩子就我這一個弟子!”昊美麗很單純的說道。
  天言想了半天也沒想到西毒皇是誰。
  “我管你去死。那老不死的要來,我將他一起辦了!”天言不屑道。
  “你敢咒我師尊?我要你不得好死!”,單純的昊美麗陡然變的瘋狂了起來。
  張口間,口中冒出大量咒符,誰也聽不懂昊美麗說什么,只看到他口中冒出五光十色的符號”波浪著四方空間,向著天言罩去。
  一時間,那地方天地都變的虛虛幻幻了起來。
  天言臉色一變”探手一開,天咒簿打開,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強護住天言,昊美麗的咒符頓時被擋了下來。
  “沒理由的,這么強的弟子,西毒皇應該很有名的!”,天言驚訝道。
  “哼,你有天咒簿,我也有生死簿。”昊美麗頓時取出生死簿。
  “生死簿?”天言臉色一變。
  生死簿出,昊美麗的咒符頓時擴大了十倍,轟鳴間向著天言撞去,白色光墻斗蕩不堪,好似隨時崩潰一般。
  “咒、咒、咒!”
  天言口中也吐出了咒語,在天咒簿的增幅下,向著昊美麗的咒符撞去。
  “轟隆隆”
  虛空搖蕩不堪,大量咒符好似引動天地法則一般,看似極為詭異。
  “轟!”,一次碰撞,二人幾乎同時閉口。
  天言臉色大變,盯著昊美麗手中的生死簿道:“真的是生死簿,和我天咒簿齊名的生死簿?這么說,你師尊手中就是正本的生死簿了?你師尊是誰?”,“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師尊就是西毒皇?”,“我不信,執掌生死簿,必
  為最強大的咒言師,你師尊環有別的名字嗎?”
  “你這人真廢話,我師尊就是西毒皇,一輩子就這一個名字!”
  天言頭腦一陣混亂,執掌生死簿,那就是和師尊同樣的存在,就算不是圣人,也是極為強大的咒言師,可為何沒聽過這一號人呢?
  “老家伙,看你也是四大圣典的傳人,不若我們進入,夢毒之咒,。如何?”
  “你也會,夢毒之咒,?”,天言沉聲道。
  “師尊說是生死簿中的,因此傳給了我,天咒簿中應該也有,你師尊不會沒傳給你吧?”,昊美麗說道。
  “也好,你一個黃毛丫頭也敢夢毒之咒,我豈會不敢?”,天言露出一絲邪笑。
  “弄始吧!”,昊美麗淡淡道。
  昊美麗受托生死簿,天言手托天咒簿”二人遙遙相對。
  繼而,口中念念有詞”大量五顏棄色的咒符從口中冒出,無數咒符詭異的排列出一個大網,慢慢將二人罩住。繼而一隱而逝。
  虛空之中,只剩下昊美麗和天言遙遙相對了,二人瞳孔放大眼無神,好似死人一樣,就這么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夢毒之咒?
  遠處鐘山神色微微凝重,因為昊美麗和鐘山提過,這是一種以神入夢**,二人進入了夢境之戰,在那里,咒言師發揮的威力才會更大”夢境中的咒言術更是毀天滅地。
  但外界,二人卻是如常的站著。
  公輸子和涅凡塵都是靜靜的看著。
  遠處一些天家子弟略顯焦急。因為有些人也聽說過,夢毒之咒一開,三天才能醒來,三天不醒,就永遠不會醒了。
  遠處,二人定定的站著。
  可就在所有人準備靜候之際,昊美麗手中托著的生死簿忽然動了”輕輕煽動間,飛了出去,飛到了天言的近處。
  “怎么會這樣?”一今天家子弟叫道。
  天言手中的天咒簿卻根本不會反抗。
  生死簿緩緩繞著天言飛了兩圈,繼而忽然落在了天言的頭頂。平放之上,一股股青色能量從天言身體涌向生死簿一樣。
  一股一股,不斷涌向生死簿。
  一開始人們看不明白,直到一個時辰之后”天言的臉上忽然出現了一道皺紋,頭發中也忽然出現了一些干枯的白發。
  “這是?”涅凡塵身旁的虢石父眉頭皺起。
  “壽元?錄奪壽元?”姜尚看明白了,頓時驚訝道。
  壽元真的可以錄奪嗎?當日聽到昊美麗說的時候,還不怎么在意,可是親眼看到”卻太為震撼了,咒言師有錄奪對方壽元的能力?這么強?
  “那今生死簿是正本!”
  對面,一個跟隨天言的天家子弟頓時醒悟了過來”生死簿這么大靈性,那只能是正本”否則天咒簿怎么如死物一樣?
  “不好,長老有危險!”那天家子弟忽然飛起。
  身形一晃向著天言方向飛去,想要去救天言。
  “牛!”,涅凡塵探手一指,一道金色光束直射那飛出的天家子弟,光束瞬間洞穿那人身體。
  “比斗中,誰敢再濤出一步?”,涅凡塵寒聲道。
  光束瞬殺那人。讓后面想飛起的人都停了下來。
  “公輸子,你是怎么管理的?”,涅凡塵責問道。
  公輸子深吸了口氣道:“諸位稍安勿躁,天言既然是天咒子親傳弟子,自然不會輕易輸給無名之輩,靜候吧!”,就這樣,天言,這個強大的咒言師,無比憋屈的被,單純,的昊美麗騙入了夢中,而外界本體又被昊美麗用生死強行錄奪壽元。
  三天之后。
  “嘭!”虛空一陣晃蕩。昊美麗和天言身體都是一顫。
  “哈哈哈哈,黃毛丫頭,你再跟那什么“西毒皇,多學兩年吧,就在這點本事?被我傷了根本,我看你還怎么繼續修行!”,天言一醒來,就情不自禁的嘲笑了起來。
  “咳咳咳,噗!”
  可一句話剛說完,天言就強烈咳嗽了起來,并且大吐鮮血。
  對面,昊美麗臉色蒼白,一手捂著胸口,顯然在夢境中受了重傷,更可能如天言口中說的那樣,傷了根本!
  但昊美麗蒼白的臉上卻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生死簿飛回了手中,昊美麗盯著遠處天言,眼中盡是〖興〗奮。
  “我怎么會這樣?咳咳!”,天言驚慌的叫著,此刻的天言,枯瘦干癟,滿臉皺紋,頭發掉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點點的白發,老了,老透了。全身更是散發出陣陣惡臭。
  “天人五衰,我的壽元,我的壽元,咳咳!不n!”,天言驚恐的叫著,越咳越厲害,滿口吐血,虛弱的甚至飛不動的落向了地下。
  “不!”,天言虛弱的看著昊美麗,雙眼疲憊。充滿了不信。
  “西毒皇,誰是西毒皇?”天言口中吶吶道。
  虛弱中,天言眼睛一翻,昏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