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45 發瘋的熒惑

兩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
  涅凡塵與公輸子的大比開始了!
  離火圣殿之外,九龍天椅落在廣場正門方位,涅凡塵淡然的端坐其上。左右站著姜尚和虢石父,百官恭立兩側廣場之上還有一個大椅子,雖然不是九龍天椅,但也極為寬敝,在離火圣殿的側方向。這唯一的椅子上,自然坐著鐘山。
  在鐘山的要求下,天靈兒略微不好意思的坐在鐘山身旁。時不時的看看四周那么多人,羞澀的一陣低頭。
  整個離火圣都此刻莊嚴肅穆,氣運云海之上,滿天神相放射出耀眼的光彩。
  所有人隨著涅凡塵靜候之中。
  “嗚”
  天地間好似忽然響起牛角號的聲音,繼而陣陣仙樂響起,遠處天空更是閃耀出耀眼的光彩!
  光芒萬丈,刺的外人睜不開眼睛,直到一炷香后,光芒散去,才露出遠處之景。
  一條是十萬丈的黃金巨龍,巨龍頭頂,一個相當大氣寶座,寶座之上坐著一個灰袍身影,看不清面部,但一股無上之意從那身形壓迫而來。
  無上之意?看不清面部?公輸子?
  下方地上,已經站著大量強者了。十萬丈的黃金巨龍緩緩落地,盤了起來,最終,盤成一座龍山。圣人公輸子坐于龍頭之上。兩邊站著大量強者。
  那位置在離火圣都之外,但在此強者自然能看的那么遠。
  還有一點比較奇特的就是,公輸子現在的高度,和涅凡塵的水平高度一致。
  二人隔著再火圣都城池,遙遙相望!
  “那就是圣人?”靈兒略顯驚奇道。
  “公輸子坐下的是什么?”,昊美麗忽然驚奇了起來。
  “那是他的傀儡獸,也是他的法寶吧!”金鵬想了想道。
  “不對,不對”你看那龍,和小金像不像!”昊美麗驚奇道。
  眾人再仔細一看”的確,公輸子的傀儡獸,真的和小金龍非常像。就是龍鱗也一模一樣。
  “是他!”,靈兒忽然叫了起來。
  “怎么?”,鐘山問道。
  天靈兒臉色極為氣憤,指著遠處龍山腳下的一個青袍男子,那男子雙鬢頭發泛著綠色”眼神之中透著一股邪異,天靈兒怒指他的時候,他也看向天靈兒,眼中有著一股玩味。同時也好奇一旁的鐘山。
  “就是那個壞蛋,他詛咒的姐姐!”天靈兒恨的牙癢癢的。
  輕輕捏了捏天靈兒的手掌,鐘山安慰道:“放寬心!”,“靈兒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好看的!”,昊美麗馬上說道。
  “嗯!”
  得到一群人的關心”天靈兒心情好了很多,但是看到那人之時,依舊透著仇恨的目光。鐘山心疼的看看靈兒,靈兒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被仇恨羈絆過,現在居然產生這么大的恨意。
  鐘山看向遠處那天言,眼中寒光一閃!
  天言旁邊,自然是一臉自信的刀人屠,天家未與公輸子結盟前,刀人屠為公輸子請來的第一高手!
  遠處,公輸子與涅凡塵對視了一陣子,忽然淡淡的開口道:“我是叫你姬宮涅,還是涅凡塵呢?”
  涅凡塵微微一笑,并沒有答公輸子苒話。
  “開始吧!”涅凡塵淡淡道。
  沒有和公輸子言談太多,畢竟二人關系極為復雜”沒必要說那么多,勝負一分,主仆自明,現在多嚼舌根,只會丟了身份!
  “刀人屠!”公輸子淡淡道。
  刀人屠馬上站了出來。
  “第一戰”勞煩了!”公輸子道。
  “放心!”刀人屠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
  身形飛天而起,手中血刀一舞,頓時天地間乍現出耀眼的白光光芒所照,大量霜雪落下。猶如實質的殺氣”讓人望之一寒。
  “好重殺氣!”,鐘山眼中一亮道。
  “圣王,此人也是以殺戮為道,殺氣沖天!”王靖文輕輕開口道。
  “以殺入道,這種猶如實質的殺氣,我只在白起身上看到過!”鐘山點點“頭。
  “圣王!”,金鵬出列。
  “小心安全,一切按照我們商量的去做!”,鐘山說道。
  “是!”,金鵬點點頭。
  踏步,金鵬手執方天畫戟,一身金色鎧甲的飛天而起。傲氣沖天,金光四射。強大的氣勢向著刀人屠沖刷而去。
  “嘭!”
  金鵬的,戰氣,與刀人屠的,殺氣,在半空中一次相撞。居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上次的試探,是不是收獲頗豐?這一次,我可不再讓著你了!”,刀人屠說道,說話之間,雙目中閃過一股癲狂的興奮。
  “手下敗將!”金鵬傲氣的不屑道。
  “哼,那就看看到底誰是手下敗將吧!”刀人屠不屑道。
  金鵬飛過城區,手中方天畫戟轟然斬下,遠處刀人屠的血刀也肆虐的揮舞。
  虛空震蕩,強大的戰斗一觸即發!
  “轟!”
  強勢碰撞,搖晃的空間遮住了大部分人的眼睛,甚至中心處還碰撞出了一個小小黑洞。
  戰氣肆虐,殺氣縱橫。兩個人都是為戰斗而生的一般,越戰越激烈,越戰越兇狠。
  三個時辰之后,居然誰也沒有分出勝負。
  一道暗紅色的天道豎立而起,一條金色天道與之忽然碰撞。
  兩大祖仙的出手,天地動蕩。
  殺、殺、殺!
  戰、戰、戰!
  兩方人早已屏住呼吸的盯著。遠處的逍遙侯涅狂一臉的憤恨,更多出一股悲涼感。
  晉日手臂被撕,奇恥大辱,準備到離火圣都再慢慢玩死鐘山的,可到了離火圣都,鐘山居然成了最高規格的貴賓,這要怎么玩死他?他的臣子,怎么可能?那么強?
  十天后!
  金鵬與刀人屠的戰斗還沒有結束。隱約間看到,刀人屠身上掛了彩”而金鵬身上,也是有了傷,但比刀人屠的輕很多。
  王靖文一直看著,最終對鐘山道:“圣王,這個刀人屠比想象的厲害”當初金鵬試探他,還是沒有試探出他的底線,刀人屠就算不如金鵬,應該也相差不太遠了!”
  鐘山坐在那,指頭輕輕敲擊椅子扶手,雙目微瞇的盯著戰場中心。十天了,按照計劃,第三天金鵬就應該大敗了刀人屠”一直拖了十天,不是金鵬忘記了計劃,而是這刀人屠的確有著那股實力。
  最重要的是,這股殺氣!只有在白起身上才看到過。
  “王靖文,將刀人屠的所有資料給我!”鐘山沉聲道。
  “是!”
  王靖文馬上取出一個欲簡遞給鐘山,這是這段時間所做的工作,當然也是涅凡塵全力配合的接過。
  鐘山馬上讀取,讀取后,鐘山雙目微閉。
  “圣王,想要收取刀人屠?”王靖文眼中閃過一絲智慧之光。顯然看出了鐘山的心動。
  “收取?”天靈兒好奇道。
  “圣王動了愛才之心!”王靖文解釋道。
  “圣王,刀人屠此人,無根無萍,行走天下,為殺而生,死在他手中的高手不知凡幾”最重要的是,此人對大崝來說”身世清白”不會成為潛在威脅。可收。唯一缺憾就是殺心太重,每次戰斗”從來不留活口,屠城滅族,常有之事。”王靖文說道。
  “屠城滅族?不留活。?白起不是一樣?以殺入道者”盡是如此心性!”鐘山說道。
  聽到鐘山為刀人屠說好話,王靖文馬上明白了鐘山意思。
  “圣王放心”到時只需計劃稍微改動就行!”,王靖文鄭重道。
  鐘山點點頭,不再細說。但意思很明朗,大情海納百川,只要能為大情所用,鐘山都要!
  金鵬的確也沒料到刀人屠會有這么強的實力,上次的試探顯然沒試的太深,而刀人屠同樣也是如此,二人此刻都殺紅了眼睛。但終究好似金鵬更甚一籌。一生戰斗,不知其數。在看到鐘山的變態后,更是發奮修煉。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二人身上血痕越來越多。越來越兇殘!
  “大威金鵬,方天畫戟!碎命!”,“血屠天平!”,一個月后,二人最后一次強大的碰撞。
  “轟”
  虛空形成一個千丈直徑的巨大的黑洞,空間搖晃。但沒有再繼續的戰斗了。
  黑洞消失,空間平定之后,漸漸暴露出全身是血的兩人。都落在了地上。
  刀人屠躺在地上,滿臉的龜裂,蜘蛛網般的裂紋布滿全身,尚芶延著一口氣,動彈不得。
  而金鵬,卻是虛弱的站著,手中方天畫戟都抓不穩了一般,大。大口的喘著氣。
  “公輸子,第一戰如何?”,涅凡塵開口問道。
  “刀人屠命格破碎,無法再戰,第一戰,我敗!”,公輸子極為灑脫道。
  這時,尸先生馬上飛了過去,探手一朵白云,將勝利的金鵬托了回來!
  “圣王,臣不負所托!”,金鵬露出一絲虛弱的笑容道。
  “好生養傷,尸先生,全力守護!”鐘山開口道。
  “是!”,尸先生馬上點點頭。
  繼而,帶著金鵬離開了離火圣都,前往住處修養了。
  “命格破碎,身神俱裂,除非如當初孔宣一般有著自己的,大道,進行自我修復,可惜,刀人屠還沒到那個程度,沒有自我大道,只能等死。不是有著特殊神通的人,哪怕圣人也無法救治,這個公輸子就不能救治!”王靖文開口道。
  遠處,刀人屠敗了,敗的那么徹底。身體被公輸子招來。
  刀人屠雙目閉起,一種悲涼在心中升起,命格碎裂。為什么會這樣?命格碎裂就意味著這一生就毀了,除非遇到特殊神通的人,否則和死了沒兩樣,特別是他這種強大祖仙,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刀人屠,這次,你盡力了,待此次結果出來,我會親自助你投胎轉世,并為你開啟前世記憶!”,公輸子淡淡道。
  轉世投胎?刀人屠閉著眼睛,心中一陣苦澀。重生后,還能再到祖仙嗎?自己的那些仇家知道自己轉世重生后,又會如何?
  “嗯!”刀人屠無奈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