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43 靈兒的方法

鐘山抓著茶杯,在掌中輕輕轉了轉,最終輕輕點點頭。
  公輸子,姬氏家族子弟?還真是意外!
  涅凡塵看看鐘山,想了想道:“關于這批天家人,你可想知道?”
  “也是公輸子告知你的?”鐘山想了想問道。
  “不,那日我曾見過三個,還有就是推算加上各種信息后我做出的判斷!”,涅凡塵說道。
  “愿聞其詳!”鐘山點點頭。
  “一共五十六今天家人,具體實力還不清楚,但已經肯定,這五十六人,以三今天家強者為主!”涅凡塵說道。
  “三個?”,“不錯,正是三個,其中兩個我見過,也就是偷襲靈兒的三人中的兩個!”涅凡塵點點頭。
  “三人有什么本領?”鐘山問道。
  “一個風水師,那日并未前來,但在五十六人中極受尊敬。稱,天老,。”涅凡塵鄭重道。
  “天老?”,鐘山一陣意外。
  “不錯,和你帶來的那今天老同名,小千世界時他也是風水師,應該也是天家血脈吧!”涅凡塵說道。
  鐘山點點頭道:“若也叫天老,那這個風水師必定不凡!”
  “第二個,叫天言,就是那個咒言師!詛咒青青的罪魁禍首!”涅凡塵說道。
  “天言?”,鐘山好似思考了起來。
  “不錯,這今天言還有一重身份。”,涅凡塵喝了喝茶道。
  “還有一重身份?”
  “天家現如今的圣人,天咒子的親傳弟子!”涅凡塵肯定道。
  “圣人天咒子的弟子?天家的圣人?”,鐘山神色凝重了起來。
  難怪天家執掌那么大疆域而無人來犯的。天家也有圣人?
  “或許你不知道,這今天咒子在天家并不是家主,而且更是聽候家主調令!”,涅凡塵說道。
  鐘山點點頭,涅凡塵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天洲,這潭水太深了。
  “當然”天老、天言,這二人僅為次,這五十六今天家子弟為首的一個叫“天書,。”涅凡塵說道。
  “天書?”
  鐘山沒聽說過這個人,產生一股疑惑。地位比天言、天老還高,這天書必有不凡之處。
  “名為天書,只是他有一本《地書》而已,不過此人極為不凡,那日我和他粗略交手,讓他全身而退!”涅凡塵沉聲道。
  “能在你手中全身而退?”,這下鐘山更加意外了。
  涅凡塵,已經恢復前世記憶了吧,實力就算不如前世,也應該在短時間增加的差不多了,涅凡塵可是能夠屠圣的存在,這今天書居然能在涅凡塵手中全身而退?其實力不言而喻。
  “當時,我已經將他打的粉身碎骨”甚至魂飛魄散了,但還是讓他全身而退了!”涅凡塵沉聲道。
  “粉身碎骨,魂飛魄散,這也能讓他全身而退?”鐘山意外道。
  “因為他有一個強大的神通,而這個神通,肯定也得之那本《地書》,你要知道,《地書》的存在”是和圣人法寶等同的。”,涅凡塵沉聲道。
  “《地書》等同于圣人法寶,這個我知道,可是能讓他那種情況下全身而退,這個神通不會是…………!”鐘山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你想的不錯,天下第七神通,還原,還原之術!不管多大的變化”不管多慘烈的傷勢,哪怕他粉身碎骨的只剩下一粒骨頭渣,憑借這粒骨頭渣,吸收大量能量,也能恢復如初!”,涅凡塵沉聲道。
  “還原神通”果然令人嫉妒。圣人也會嫉妒的,如此潛力的強者,的確當得起這些人之首,天家的底蘊果然雄厚無比!”鐘山一陣感嘆。
  “這次,你最主要的敵人,就是這喜人,天書、天老、天言!一場犀戰,不知你還愿參與了?”,涅凡塵笑道。
  鐘山喝了。茶,茶杯啪,的落在桌上,眼中一寒道:“加害靈兒,自然要付出代價的,涅青青以身代靈兒,我自然不會不管不顧,況且,我若是一走了之,這一路上他們也會陰魂不散,不若索性一次結果了!”
  “好!”,涅凡塵右手一揮。茶壺中的茶水自動冒出為鐘山和自己斟滿。
  “我和公輸子的比斗也簡單,七場戰斗,七局四勝制,最后第七戰,是我和公輸子對斗,前面或許需要你帶來的人了,只需統籌一下,在接下來的幾場戰斗縫隙,你可以放手對付五十六天家強者!”涅凡塵開口道。
  “嗯!”鐘山點點頭。
  喝了。茶,涅凡塵想了想道:“這次來,只為帶走靈兒?”
  “帶走靈兒,還有那只朱雀吧,畢竟它一直陪伴靈兒,和靈兒已經分不開了,靈兒也需要一個伴。”鐘山想了想道。
  涅凡塵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看出了鐘山深層預謀,但并沒有點破。
  “帶走朱雀?我想應該很難!”涅凡塵笑道。
  “哦?”,“你可知朱雀身份?”,涅凡塵看向鐘山。
  “有過猜測,朱雀,應該是小千世界鳳凰族至尊舞九天從自我命格中分出來的!”,鐘山想了想道。
  “你說的不錯,朱雀和鼻九天的確有著這層關系,可你又知道舞九天是誰?”,涅凡塵笑道。
  “舞九天還有復雜身份不成?”
  “還記得當年你開天時,誰接的靈兒嗎?”,“我想起來了,一個和舞九天樣貌極為相似的女子。”鐘山點點頭。
  “不是極為相似,她們原本也是一體,她衍生了舞九天,隨我涅*小千世界,繼而,舞九天又衍生了朱雀,屬于二次衍生,不過,現在的她已經和舞九天合二為一,你可以認為她就是舞九天了。”涅凡塵道。
  “衍生出來的身體,還能合二為一?”,鐘山古怪道。
  “她是特例,因為又衍生出了朱雀,所以她們再度合一,而舞九天就是大千世界鳳凰族至尊的女兒。”涅凡塵說道。
  “鳳凰族至尊?可調動所有鳳凰?”,鐘山神色凝重了起來。
  “不錯,天下鳳凰聽她號令,她就是鳳凰老母,而舞九天現在正在鳳凰老母之處接受洗禮!”,涅凡塵說道。
  “鳳凰老母?舞九天?朱雀?”鐘山神色凝重。
  如此看來,帶走朱雀越發艱難了。朱雀和舞九天一體,也就是說,都是鳳凰老母的女兒,帶走鳳凰老母的女兒,鳳凰老母愿意嗎?
  “鳳凰老母,我是第一次聽說,她有多強?”鐘山問道。
  “鳳凰老母,她從不出世,她與鴻鈞平輩。”涅凡塵沉聲道。
  與鴻鈞平輩?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涅凡塵,這不僅僅說的是輩分,畢竟在修者的世界,輩分根本不能說明問題,很多時候,都是實力決定輩分。與鴻鈞平輩,就算不如鴻鈞,也能讓鴻鈞忌憚的存在!
  大周的底蘊,也讓人驚嘆不已!
  鳳凰老母會讓鐘山帶走朱雀嗎?帶走她女兒嗎?
  想了想,鐘山忽然微微一笑,看向涅凡塵道:“你想讓我帶走豐靶”
  “我可沒說!”,黑凡塵喝了。茶笑道。
  不過涅凡塵的意思卻不言而喻。涅凡塵的確想要鐘山帶走朱雀。
  讓朱雀受制于鐘山,讓鐘山介入姬氏家族與鳳凰族的關系?當然不是那個意思。涅凡塵想要重整大周了。嗯要一個全新的姬氏家族,想要盡在執掌。
  與公輸子的對決,很明顯,鳳凰老母肯定干預了。涅凡塵雖然沒說什么,但心中自然不爽,以后大周之主,豈能受制于國獸至尊?因此涅凡塵想要送走朱雀,讓鳳凰老母有所顧忌,這樣才能更加完美的掌握鳳凰一族,這就是帝王權術。
  “放心,我會盡力說服鳳凰老母的!”鐘山點點頭。
  “最好的說服,就是展現強大力量,證明你能保護好朱雀,因此,此戰還望你不要私藏,盡力一戰!”涅凡塵開口道。
  鐘山點點頭,同時也感受到涅凡塵的心計強大,真的是潤物細無聲啊,一,借自己的勢斗公輸子,平家斗。二,借此送出朱雀,穩住鳳凰族,集中自我權利。三,更想借此了解鐘山的實力。
  帝王運籌,每一個動作都是有著用意的,也就是鐘山看出來了,換個人,肯定被賣了還要為涅凡塵數錢,對涅凡塵千恩萬謝。
  鐘山看了出來,但還是要照著涅凡塵說的走。明面上,鐘山是有些吃虧,但這些虧,都還在鐘山承受范圍內。
  鐘山也借此能夠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
  一,滅了天家諸強,讓一路不再陰魂不散。二,還了涅凡塵保護靈兒這些年的人情,彌補了一些涅青青的付出。三,也是鐘山最看重的一點,朱雀!鐘山想要朱雀!一個極為長遠的策略。
  兩大帝王,相互謀算,分出一些自己利益,得到更多利益。一次看似涅凡塵與公輸子的對決,卻因兩大帝王的謀劃延伸到無比深遠的地步,甚至決定了數年后整今天下的走勢。
  開始談論,當然是大勢,繼而二人就相商細節。這一談,就是兩天兩夜!
  “最后,我就以此香茗,預祝你我成功!”,涅凡塵端起那杯茶道。
  “請!”鐘山也端起一杯茶。
  二人對茗結束了這次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