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41 天靈兒的焦急

虢石父和鐘山一行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離火圣都而去。
  三天之后,終于趕到了離火圣都!
  “圣王知道你來了,在離火圣殿前迎候,我們直接去那里吧!”虢石父說道。
  “好!”,鐘山非常直接。
  二人直奔離火圣殿中心。
  離火圣都”雖然剛回大千世界沒多久,但這天上磅礴的氣運,比之大惜的還要多出一些,無數建筑豎立,中心之處,最宏偉的宮殿,就是離火圣殿。
  鐘山飛到近前之時,宮殿前已經站著一群人等候了。
  桑靈兒不再列”為首的正是曾經叱咤xiǎo千世界的大離天朝圣上,涅凡塵!
  涅凡塵一襲九龍云絲袍,頭戴平天冠,負手而立,等候之中。依舊那么的風采盎然。淡然處置,仿若乾坤盡在胸中藏一樣。
  涅凡塵身后,一個白發老者,身著和虢石父相差不多的官袍,雙眼透射精光的看向鐘山方向。
  還有大荽官員也是充滿好奇的看著。
  “鐘圣王光臨大離,有失遠迎,失敬!”涅凡塵淡淡笑道。
  “鐘山心急靈兒安危,多有冒犯”鐘山失禮!”鐘山到了近處開。道。
  “圣王,鐘圣王曾說,他的這個朋友是咒言師”可以看看青青公主的詛咒!”虢石父馬上說道。
  “哦?咒言師?”涅凡塵微微意外。
  “可是四大部洲天庭好公主”昊美麗?”涅凡塵身后的老者開口問道。
  “左丞相認識她?”,虢石父疑惑道。
  虢石父,大離右丞相,而這個老者是大離左丞相,顯然也有著不菲的身份。
  涅凡塵和老者相視一眼,老者道:“最近剛聽聞的消息,原以為四大部洲天庭的所有公主都葬身那次戰斗了,想不到還有第八公主在世,失敬了!”
  “這位是?”鐘山看向涅凡塵。
  “姜尚”見過大情鐘圣王!”,左丞相老者開口道。
  “姜尚?”鐘山雙眼微微一瞇。
  昔日參與封神一役的姜尚,姜子牙?大周丞相,封神一役,大量強者的神魂被轉到了,封神榜,上,也就是入了四大部洲的天庭”可是姜子牙沒有,姜子牙留在了大周。
  姜尚居然還活著?
  姜尚何許人,不需多說”鐘山已經知道其能耐。
  “失敬!”,鐘山對著姜尚道。
  “鐘圣王客氣了!”,姜尚馬上說道。
  “涅圣王”我看我們還是快點看看青青公主吧,畢竟她為救靈兒才中的詛咒,拖一分,多一分危險!”,鐘山說道。
  “好”請!”涅凡塵也非常直接。
  姜尚擺擺手間,群臣退下,只有虢石父和姜尚跟著。
  一行人快速來到一個火紅色的宮殿。宮殿之外,守候著大量的侍衛。
  “圣王!”,眾侍衛恭敬的拜下。
  涅凡塵沒有理會,帶著眾人走入大殿大殿之內”先是一個屏風擋著,繞過屏風”有著大量宮女不停的忙著。
  中心一個兩丈大xiǎo的池子,池子冒著火紅色的光芒,內部也是紅色的液體。內部,躺著一身白衣的美女女子,只有頭露在外面,正是那個多次幫助鐘山的涅青青!
  涅青青閉目躺著,看著極為安詳,但是,眉心之處一個漆黑的符文,看似極為邪惡。
  天靈兒坐在一旁,臉上極為憔悴吧掌大xiǎo的朱雀也安靜的站在天靈兒的肩頭。鐘山等人進入大殿也沒有發現一般,一臉關心的看向池中的涅青青。
  臉頰之上還掛著兩行已干的淚痕。
  “嘰嘰嘰嘰…………!”,朱雀看到了鐘山,忽然又跳又叫了起來。
  “xiǎo紅”我現在沒有心情,不要鬧了!”,天靈兒難過道。
  看到這一幕,鐘山心中微微一疼。
  “靈兒!”鐘山開口叫道。
  天靈兒一個激靈”好似有些不可置信一樣,繼而緩緩轉過頭來。
  看到鐘山之時”天靈兒微微一呆,繼而用拳頭róu了róu眼睛,極為可愛的連續róu了兩次。
  “鐘山,你終于來了!”
  天靈兒頓時蹦了起來,直撲鐘山而來。在撲到鐘山懷抱前,天靈兒忽然一停。
  這一停,看的眾人微微一鄂。天靈兒這是怎么了?
  “桂huā糕!”天靈兒帶著一股求證道。
  鐘山欣慰的一笑道:“色子!”,這是當初鐘山jiāo代的,只有二人才懂得的暗語,桂huā糕,當年讓天靈兒牽腸掛肚的一句話”是鐘山舍生忘死的一句話。天靈兒永遠不會忘記,至于色子,是當年鐘山與天靈兒第一次出mén,在賭場中,鐘山為天靈兒出氣的賭博。
  這是開天前鐘山jiāo代的”如念悠悠這般變化之術,鐘山雖然沒有見過,但相信大千世界肯定有。為了以防萬一,設計了這個暗語。
  “真的是你,你終于來了,你終于來了!”
  天靈兒一把撲到鐘山懷中,雙目再度流出了淚水,一種幸福,一種欣慰。
  “我來了”我來接你了!”鐘山摩挲著天靈兒的后背安慰道。
  一旁昊美麗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羨慕。深吸了幾口氣,穩定了心神。
  “鐘山,我去看看涅青青!”,昊美麗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天靈兒躲在鐘山懷中,感受著鐘山身上的氣息”好似永遠不愿出來了一樣,但,聽到涅青青之時,頓時從鐘山懷抱中出來,但手頭怎么也不肯松了抓住鐘山的手。
  “姐姐的身體不能動!”天靈兒有些焦急道。
  “美麗是咒言師,她看看涅青青,盡量救涅青青!”,鐘山說道。
  聽到鐘山的話”天靈兒馬上叫道:“美麗”你一定要救救姐姐,只要你救了姐姐,我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好的。”
  “靈兒姐姐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全力的!”昊美麗馬上說道。
  “嗯!”天靈兒帶著啼聲點點頭”眼中充滿了期待。
  昊美麗也走了上前。
  “當時怎么回事?”鐘山問道。
  “嗚嗚”那三個壞蛋,他們要抓我”還要對我施咒,還用什么鏡子采我的光,那時姐姐忽然擋在了我前面,要不然躺在池中的就是我了!”,天靈兒一哭一啼道。
  “涅青青剛巧在你身邊?”,“姐姐這些年天天陪著我,我想你對,心里難過時,都是姐姐勸我的,每天給我講好多故事,有好東西都給我,我哭的時候都抱著我。那天也是,我想你了”她告訴我你馬上要來了。當時三個壞蛋忽然飛了出來。
  嗚嗚”,天靈兒越說越傷心。
  “她說我馬上要來了?”,鐘山意外道。
  一旁涅凡塵開口道:“這是我告訴青青的”回頭我給你解釋!”,看看涅凡塵,最終點點頭,自己來西洲可謂是極為隱秘”涅凡塵怎么會知曉?
  “當年,你讓靈兒帶信給我,讓我叫青青常常去陪靈兒說說話,以免靈兒孤單”青青得知是你的請求,就一直盡心盡力”對靈兒可謂是呵護備至,就算這次,也是舍身………………!”涅凡塵話沒說完。
  鐘山點點頭,已經感受到了涅凡塵的意思。
  這時,昊美麗也檢查過了涅青青”轉頭看向眾人道:“涅青青中的這個詛咒,短時間并不致命,除非施展詛咒之術的人”否則很難解除!我能喚醒她一次,可一旦喚醒”那個咒言師就會知道,隔著很遠的距離加大詛咒”涅青青還會昏mí”并且再醒來就難了!”,“難了?那能解嗎?”,靈兒焦急的叫道。
  “我不知道,不過想要解”必須要喚醒她,我要問問她一點情況!沒有十足把握!”昊美麗說道。
  “那就喚醒吧!”涅凡塵開口道。
  眾人點點頭。
  昊美麗點點頭,探手一點,指尖出現一頁紙,口中念著誰也聽不懂的咒語一般,咒語居然化為一個個有形的符號從昊美麗口中冒出,繼而印上那頁紙,紙張頓時放射出大量的黑光。
  向著涅青青額頭按去。
  “嗡!”
  紙張射入涅青青額頭符文。
  “呼!”
  涅青青的雙目詭異的一開。忽然的一開讓眾人微微一鄂。
  “涅青青,你現在看到的光線,是什么顏色?紅色、綠色還是黃色?”昊美麗馬上追同道。
  忽然睜開眼睛,涅青青好似還未恢復神智一般,本能的說道:“紅色!”,紅色?昊美麗瞳孔一算”臉色變的有些難看。繼而輕輕退開。
  而這時,涅青青的神智也緩緩清醒。
  “姐姐!”,靈兒哭著跑了過去,一把抓住涅青青的手掌。
  看到靈兒,涅青青居然露出一絲溫暖的笑容。
  “靈兒,你沒事就好!”涅青青說道。
  “我沒事!”靈兒哭泣道。
  這時”涅青青在其它人臉上看了一圈,當看到鐘山之時”眼神忽然不動了。
  “鐘山!”涅青青叫道。
  鐘山走到近前,感激的看著涅青青。
  “靈兒我幫你看護好了,誰也沒能欺負她,誰也沒能傷害她!”
  說話間,涅青青眼中盡顯柔情。
  “我知道,我看到了!”,鐘山點點頭,眼神也顯得有些復雜了起來。
  看到鐘山的神情,涅青青虛弱的微微一笑”繼而身形一顫,再度閉起了眼睛。
  “姐姐,姐姐你醒醒!”,靈兒抓著涅青青的手掌哭著。
  “那個咒言師又施法了,放心吧”靈兒姐姐,涅青青暫時沒有生命危險!”昊美麗開口道。
  鐘山拉了拉天靈兒”靈兒這才哭泣著松開涅青青的手掌。
  “詛咒可能解開?”,鐘山對著昊美麗問道。
  靈兒也可憐兮兮的看向昊美麗,其它人都看向昊美麗。
  昊美麗想了想道:“這是,紅煞mí神咒”,極為歹毒,對方想要控制靈兒,因此將咒術與自己命格相連”其心可誅!想要解開,除非對方咒言師自愿耗費一半的壽元,方能解開!”,“紅煞mí神咒?一半壽元?對方怎么肯!”,虢石父搖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