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37 白與紅的對決

趙天殺?天老微微一鄂道。
  趙天殺,原名天殺,原開陽宗大師兄,天靈兒的父親天星子有兩大弟子”其一是鐘山,另一個就是趙天殺!
  天星子生前更是將開陽宗最強劍道之一傳給了天殺,斬天拔劍術!
  可惜,由于鐘山拜入天星子門下,導致天殺處處受制,一度妒火中燒想要滅殺鐘山,可惜,至始至終都沒能如愿。
  鐘山開天后,趙天殺也被接到了人間道宗,至此與鐘山失去聯系。
  想不到在這里見到了趙天殺,鐘山神情微動的看著,趙天殺下巴有了一些胡子,英俊的外表之上更添了一股成熟。
  說成熟不準確,鐘山從趙天殺的眼中看到的更多的是滄桑。
  集年,傲氣沖天,不可一世的趙天殺沒有了,隨著歲月的沉淀,趙天殺的神色中多了一股沉穩。
  地上倒了大量尸體,顯然先前已經被江川等人干掉了。
  還剩下趙天殺一人,趙天殺擋在下方茅屋前,不讓江川等人傷到茅屋一般。
  從這一點上,鐘山看出了趙天殺與以前的極大不同。
  擔當,多年下來,趙天殺居然學會了擔當?
  全身是血,趙天殺眼中透射出一股冰冷,左手抓著劍鞘,右手抓著劍柄,一個非常奇特的抓劍姿勢,可就這一個抓劍姿勢,嚇住了對面的一眾強者。
  江川等人居然不敢上前。
  “鳳舞!”,江川一聲大喝。
  那一只傀儡獸鳳凰,忽然從高空俯沖而下,一副同歸于盡的樣子。
  “呲畢!”,趙天殺長劍出鞘,天地頓時一片銀亮。劍光乍現,讓所有人都有種睜不開眼一般。
  “呲!”,長劍再度歸鞘。
  劍光消失,而剛才那只傀儡獸鳳凰,卻是被這一劍一分兩半。
  江川等人帶著一股驚駭,而趙天殺的全身,血液冒得更多的了,臉色越發難看,顯然這一劍的消耗特別大。
  “天家積學,斬天拔劍術!”,天老微微一嘆道。
  斬天拔劍術在千世界大方過光彩,但很少人知道,這一套劍法”原本卻是天家的劍法。
  “斬天拔劍術?一個大仙,居然能夠拔出威脅到古仙的劍法,果然是好劍法!”金鵬感嘆道。
  “趙天殺是,大仙,?”天老微微意外。
  “趙天殺根骨極佳,成為大仙不奇怪!”鐘山淡淡道。
  眾人一陣沉默,因為除了金鵬和昊美麗,其它人或多或少聽聞過鐘山與趙天殺的恩怨。這份恩怨大部分就是來自鐘山的兩個皇后,天靈兒與悲青絲。
  可以說,鐘山曾經就是趙天殺的情敵!
  “不對啊?”,昊美麗忽然奇怪了起來。
  “怎么?”,金鵬疑惑婁“我記得那個江川是魯公子的師叔”而魯公子是被燕南天找來的,也就是說燕南天和他們很熟,魚兒說過,燕南天是人間道宗的弟子,你們又說趙天殺是人間道宗的弟子,那江川和人間道宗,到底是友還是敵啊?”,昊美麗古怪道。
  “你也會動腦筋了?”,鐘山笑道。
  “那當然!”,“內中情況暫時還不好確定!”,王靖文開口道。
  遠處,江川等人更是驚疑不定了”畢竟斬天拔劍術,這劍法太驚鴻了,到現在為止,只要撞到這一劍上,都是一劍斃命!
  但是,江川等人并未驚慌,因為眾人都看得出來”趙天殺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耗也能將他耗死。
  “來啊,剛才那股殺意呢!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們墊背!”,趙天殺對著對面吼著。
  趙天殺的話的確有殺傷力,最少眾人都再度止住了腳步,戰斗最怕不要命的人”眼前趙天殺就拼命了。眾人也不理解,今天趙天殺怎么了。
  根據情報中,趙天殺并不是這種捍衛不死的人啊”若在以前,應該早就逃跑了。眾人在四方早已做好了埋伏”可趙天殺就是不逃?
  就在兩方僵持之際。下方茅屋中忽然傳來一聲嬰兒洪亮的啼哭!
  “哇哇哇!”
  嬰兒的啼哭,極為洪亮。
  空中一臉決絕之色的趙天殺,此刻居然露出一副慈祥的微笑。一副欣慰的笑容。
  繼而,趙天殺眼中堅定目光一閃,慈祥化為一股悲壯,誓與茅屋共存亡一般。
  “生了,生了,老爺,是個少爺,是個少爺!”,茅屋轟然打開。呷周微微閃過一股青光,顯然是一個陣法保護茅屋的。并且能夠讓外部聲音傳不進去。
  “老爺,是個少爺,是個少爺!”,一個中年婦女跑了出來。
  可是,剛打開們,聲音就戛然而止,顯然被外界的血光嚇到了。
  “啊!”,中年婦女一聲驚叫,馬上關上門躲了進去。
  “孽子出生了!諸位師兄,還出手吧,斬草除根!”,江川叫道。
  “好,人間道宗要不了多久就會來人了,要快,一起出手!”,又一個說道。
  “想傷我兒,從我尸體上踏過去!”,趙天殺語氣森寒道。
  “上!”江川一聲高呼。
  滿天傀儡獸在五大高手的指揮下,向著下方沖去。
  “呲yín!”,“呲yín!”,………………
  趙所向別無他法,斬天拔劍術快速催動,眉心火焰燃燒,好似有著源源不斷的能量涌入身體里一樣,但同樣對趙天殺也有消耗,趙天殺的頭發在快速變白。
  “呲呲呲…………!”,趙天殺體外罡罩,搖動,大量沖擊沖入趙天殺身上。趙天殺全身鮮血狂灑。
  “天殺!”茅屋內傳來一個虛弱女子的呼喊聲。
  “哇!”,嬰兒依舊不斷啼哭。
  至于接生的中年婦女,此刻肯定在瑟瑟發抖之中。
  遠處,鐘山一群人站在一座山峰之巔,眾人誰也沒有說話,向鐘山,畢竟這里面關系太復雜,誰也不知道鐘山打算。
  微微閉目”鐘山深吸口氣道:“金鵬!”,“在!”,金鵬馬上應道。
  “幫忙!”,鐘山下令道。
  “幫?幫誰?幫江川,還是幫趙天殺?”金鵬不明白。
  “幫趙天殺!”,鐘山肯定道。
  “是!”,金鵬應命。
  身形一晃,金鵬〖激〗射了出去。
  金光大閃之間,一眾傀儡獸被打飛了出去,祖仙出手”即便沒有身合天道,那也是極為恐怖的。
  僅僅看到一道金色流光閃過,所有傀儡獸都被打飛,江川等人也快速被打退了。
  忽來的驚變,讓場中陡然一靜。
  金鵬也是適可而止,對傀儡獸出手重了一些,可江川等人,并沒有給予致命打擊。
  江川等人一臉驚訝”一個個盯著場中忽然多出的金鵬。
  趙天殺抓著那柄長劍,全身已經鮮血淋漓了,氣喘吁吁,頭發泛白,眉心的那團火焰不斷燃燒。
  江川的師兄們還準備出手。
  “全都住手,住手!”,江川叫道。
  眾人向江川。
  “前輩,這是我等私人恩怨,不知你這是?”江川說道。
  眾人一見江川認識金鵬”因此也不再多話,任憑江川應對。
  金鵬沒有理會,而是看向遠處鐘山。
  鐘山帶著一群人也已經飛了過來。
  飛過來時,趙天殺也看到了,看到鐘山,趙天殺的瞳孔一縮,眉頭豎了起來”神色有些復雜。
  “前輩,你們這是?”,江川馬上對著鐘山叫道。
  “大師兄,多年不見,別來無恙!”,鐘山對著趙天殺開口喜盡管鐘山與趙天殺沒有什么感情可言,甚至說還多次為敵”可趙天殺畢竟是天星子的大弟子,只要鐘山承認天星子的一天,趙天殺就永遠是大師兄。
  天星子?鐘山豈會不認?一輩子只有這一個師尊。
  大師兄?鐘山叫出這個稱呼之后”江川等人臉色一變。這一刻”江川就算再傻也知道事不可為了。
  微微一嘆”江川道:“前輩,多有得罪。我們告辭了!”
  鐘山點點頭。
  江川帶著一群不甘心的師兄,只能快速飛走了。
  趙天殺看著鐘山,心情也極為復雜。剛才已經是必死之局了,自己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最后居然峰回路轉,而讓自己峰回路轉的人,卻偏偏是這個以前一直想要殺之而后快的鐘山。
  大師兄?
  趙天殺露出一副苦笑!
  這時候,下方茅屋再度打開,一個青衣女子,一臉病態,無比虛弱的抱著一個嬰兒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
  “天殺!天殺!”,女子哭喊道。
  趙天殺馬上飛了下去。
  看著一身是血的趙天殺,女子哭的更厲害了,而懷中的嬰兒此刻卻是不哭了,眉心和趙天殺一樣,一朵紅色火焰。
  “你沒事吧?”,女子擔心道。
  “我沒事,我沒事,母子平安,平安就好!”,趙天殺摟著女子和孩道。
  看的出來,趙天殺昔日傲氣沖霄的棱角已經磨平了,現在,僅僅只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一個女子的丈夫而已。
  安撫了一會受驚的女子,趙天殺將她們送回茅屋,繼而關上門走了出來。
  趙天殺一臉復雜的看向鐘山。而其他人自然在鐘山揮手間退到了遠處,只剩下鐘山和趙天殺兩人。
  “你為什么要救我?”,趙天殺終于第一次對鐘山開口了。
  “因為你是師尊的弟子!”,鐘山淡淡道。
  “師尊?”,趙天殺眼中閃過一股莫名的情緒。
  復雜的看了一眼,趙天殺露出一絲自嘲道:“我明白了,其實,在千世界,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一直將你當成敵人,而你,卻一直沒把我當成敵人,因為我不配做你敵人?我在千世界針對你的一切努力,對你來說都上不了臺面?根本沒有讓你當成敵人的資格?是不是?”
  鐘山沒有說話。
  “告訴我,是不是這樣?”,趙天殺追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