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6 強勢追擊

“公輸子mén下第二代弟子,江川,見過諸位前輩,還望諸位前輩能夠看在師祖的面子上放過師祖的后嗣子弟!”白胡子老頭恭敬道。()
  “圣人,公輸子?”鐘山微微意外的走了出來。
  “是!”江川點點頭。
  圣人的徒孫,此刻沒有飛揚跋扈不可一世,見到鐘山居然恭恭敬敬,鐘山沒有看輕了江川,反而非常看重這個江川。這個江川才是一個真正的老江湖。
  但是,圣人的徒削就這么遷就了?他不是祖仙徒孫,而是圣人徒削。傲氣不可能沒有,哪怕是老江湖,這傲氣也不可能沒有。但……。
  “江川?呵呵,公輸子的面子,誰都不會不給的,但這個魯公子可不是我擒獲的,而是我那朋友,你還是問她吧!”鐘山隨意道。同時也在試探著江川。
  “謝前輩!”江川暗呼一口氣。
  江川看出鋒山是為首,他不計較,那一切都好說。
  “師叔,快救我啊!”魯公子被昊美麗欺負的趴在地上,甚至被昊美麗一腳踩在身上。
  江川走到近前,沒有去看一臉狼狽的魯公子,而是打量起了昊美麗和xiǎo金。
  看到xiǎo金的品相,江川瞳孔微微一縮,因為以江川修為,居然看不出xiǎo金的實力,還有那個女子。
  “二位,xiǎo侄多有得罪,還請二人能夠網開一面,讓我帶走這個不懂事的xiǎo侄!”江川非常禮貌道。
  “我說了,它這些寶貝友爛,再拿出十倍價值的來!”昊美麗趾高氣揚道。
  “師叔,那些可都是我的寶貝,不能給他!”魯公子馬上叫道。
  “住。!”江川眼睛一瞪。魯公子這才安靜下來。
  “姑娘說的即是,我這里還有一些丹要,應該值這些寶貝的十倍!”江川取出一個xiǎo瓶子。
  魯公子眼睛一瞪道:“師叔那是師叔祖增你的古仙丹?你怎么舍得?怎么可以給他,我們也不怕她們……!”
  “閉嘴!”江川眼睛一瞪。魯公子帶著一股委屈的不再說話。
  “古仙丹?xiǎo金去看看!”昊美麗〖興〗奮道。
  xiǎo金馬上飛過去接過xiǎo瓶子,輕輕打開,一股撲鼻的香氣籠罩整個凡城。全城百姓都是一陣陶醉。
  “不錯,是好東西!”xiǎo金點點頭。
  “好吧,看你老頭一把年紀將他帶回去吧,沒事別來惹我,下次再來,先帶好一百倍的這種破爛,我才會考慮不殺你!”昊美麗趾高氣揚道。
  腳下松開魯公子。
  魯公子馬上爬起來,快速跑到江川身后。
  “師叔,怎么……,…!”魯公子叫道。
  “現在輪不到你說話,一切回去再說!”江川再度強調道。
  魯公子一臉委屈但也只能憋屈的接受這個事實。
  “前輩,在下告辭子!”江川對著鐘山方向又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江川大袖一甩,帶著魯公子還有那個下人飛天而起,轉眼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鐘山手掌放于扶欄之處,指頭輕輕敲動。若有所思。
  “圣王,這個江川很奇怪啊,貌似公輸子最近可能要搞出什么大動作來!”王靖文皺皺眉頭道。
  “嗯,圣人子弟如此忍氣吞聲定然要有大事發生,可惜,我們后天還要趕路,此事暫且揭過吧。等到了鳳凰疆域再說!”鐘山點點頭。
  “哈哈,xiǎo金,這些丹要給你當零食了,那傻蛋的東西還真多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木馬、木鳥,這下有的玩了!”昊美麗收起寶貝對著xiǎo金說道。
  一臉開心的走了回來。
  如此一番打鬧,十年枯燥的憋悶也散去的差不多了。昊美麗心情大好。
  至于那個燕南天,鐘山一行也沒有去管畢竟在鐘山一行看來,這不是什么仇怨戰斗,反而是看了一場戲一個取樂的戲而已,戲散場了難道還要找戲子滅口不成?
  當然,燕南天也臉色發白,心臟狂跳的遁逃了,或許從此以后,心中將留下這永不磨滅的陰影了。
  樓下的武林人士自然大氣不敢喘一下。一個個崇拜的看著樓上。靜靜的坐在那里,不敢發出聲音打擾樓上。
  至于圍觀的人們,也被城中的高手,們疏散了。
  掌柜的略微〖興〗奮,這一群人真的是高手啊,剛才那么強的傀儡,都轉眼敗了?掌柜對樓上一群人更加上心了。
  另一邊。江川帶著魯公子和一個下人飛離了凡城。
  “師叔,我們乃是圣人mén下,害怕他們?為什么要那么忍氣吞聲!”魯公子不服道。
  “混賬,來前給你怎么jiāo代的?這才沒幾天,你就差點釀成大禍?”江川眼中一怒。
  “我只是,那金龍品相太好了,我也沒想到他們那么厲害啊”“魯公子委屈道。
  “金龍?就憑你這點本事還想要那金龍?就是我看不出那金龍的實力,那還是一群人中最弱的,下次找死,先看清楚對方身份!”,江川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可,我們為什么要怕他們?我們是圣人mén下,他們算什么東西!”,魯公子依舊不服。
  “早晚你會死在你這莽撞之上!”,江川嘆口氣道。
  魯公子臉色一變,一陣沉默。
  “這次來這里,我們是有要事做的,絕對不能搞砸了,因此忍氣吞聲也就算了,還有更重要的事,接下來的很長時間,給我收斂點,不要壞了師祖大事!”,江川沉聲道。
  “老祖宗是圣人,我一個xiǎoxiǎo玄仙,能壞他什么大事啊!”,魯公子不理解道。
  “若不是我及時趕到”你就為師祖豎立了大敵!”江川沉聲道。
  “大敵?就他們?”魯公子不信道。
  “看到先前那金袍人了嗎?”,江川沉聲道。
  “看到了,不就是一個下人嗎?我也有下人!”,魯公子不屑道。
  “他是祖仙!你的下人能和他比嗎?”,江川再度說道。
  魯公子:“………………”,…………!”,祖仙做下人?這一刻”就算再傻,魯公子也明白這一群是什么樣的變態組合了,就算祖師是圣人,不怕這些祖仙,可是圣人不在身邊啊”也不可能時時關注你,這群人要捏死你,還不跟玩一樣?
  祖師最近要有大事去辦,祖師對此無比xiǎo心,自己若是再給祖師招來一群祖仙敵人,不用他們出手,祖師第一個人饒不了自己。
  想到這里,魯公子一個激靈。
  用了沒多久”眾人再度回到先前的山谷。
  “師弟,回來了!”,山谷中又迎來一人。
  “嗯,好在沒有什么大礙!”,江川點點頭。
  “那就好,對了,目標出現了!”,那人神色凝重道。
  “哦!”,江川眼睛一亮。
  “晚上出發,你先休息一下!”那人說道。
  “好!”,江川點點頭又在凡城修整的一天,鐘山一行再度上路了。
  酒樓老板,鐘山沒給他留下太貴重的東西”太貴重,他也受不起,僅僅將前一天喝剩下的半壺酒給了掌柜的。
  僅僅是半壺酒,掌柜的依舊千恩萬謝,不說酒壺是法寶,就里面的酒,就足夠他一輩子受用的,僅僅聞聞香氣都能突破,何況那再呢?
  剩下的一天,城中自然無人趕來打擾。
  直到他們走后的第三天,才再有人來。
  而二樓鐘山先前坐過的桌子,自然被全力保護起來”供人參觀。
  仙人坐過的椅子,自然讓凡人望塵莫及的存在!因此也讓掌柜的賺的缽滿盆盈。
  鐘山一行出來后,就繼續向西飛進”馬上就進入西洲地界,再飛不了不久”就可以抵達鳳凰疆域了。
  可是,沒飛多久,就看到遠處的一股強大戰斗波流。
  漫天的妖獸、神獸,龍、鳳、麒麟,餐餐。強大的戰斗,使得那一方天地轟鳴不止,龍yín不斷。
  鐘山一行微微一停,因為眾人發現了奇怪的一點,就是那神獸、妖獸,都不是真物,而是傀儡之狀。
  特別其中的那頭十萬丈巨龍,居然泛著金屬光澤,好似玄鐵汁水澆鑄而成,無比的霸氣,甩尾間,山崩地裂。麒麟、鳳凰,盡皆如此。
  這些強大的傀儡,最強的居然達到了古仙的水平!
  “好強大的傀儡,如此空氣爆,威力就算不如古仙,也相去不遠了吧,若是我大情有一組這種傀儡大軍,必定所向披靡!”王靖文感嘆道。
  “王大人想的是不錯,可這種傀儡也極為難煉制,這是公輸子的親傳弟子才能煉制的傀儡獸,而公輸子本人,更能煉制出祖仙實力的傀」儡獸,比之祖仙僅僅不能身合天道而已!”,金鵬解釋道。
  “那是,江川?”尸先生雙眼一瞇道。
  此刻,江川和另外四個男子,催動著大量的傀儡獸,正攻擊這中心處的一個山谷口。
  山谷口處有著一個茅屋。內部升起淡淡炊煙。地上倒了大量尸體。而在半空中,一個黑袍男子全身是傷,但依舊死死的守住下方茅屋,迎戰江川等人。
  黑袍男子手執一柄長劍,劍在鞘中,眼中閃過一股殺意,眉心一團朱紅色的火焰圖騰。下巴出留著一些胡子,看上去極為成熟。滿身是血,露出敗相,但依然不退。
  “趙天殺?”天老微微一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