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27 悲青絲的能力


  引只。你們起跟我老!聽到鐘山這句話,趙所向心中一暖,感激的看了一眼鐘山。
  看到趙所向那感激的眼神,鐘山心中一暢,因為鐘山知曉,趙所向這一感激,非常難得,從以前對話了解,這個趙所向非常的傲氣,也許能讓他感激的也只有他的師尊或者父母吧。
  至于趙所向的師叔,對于鐘山雖有感激,但都知道這一份感激全是來源于師侄。
  天殺眉頭一皺,而悲青絲卻是面無表情的看著。
  “哼,開陽宗?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你們最好不要插手遠處一個提劍之人叫道。
  冷眼看了一下那說話之人。鐘山微微笑笑,對于鐘山來說,因勢利導是最拿手的事情。
  天殺對自己產生殺意,但又礙于師尊和悲青絲這層關系,所以表面上必定不會表露,若是大戰一起,到時肯定找機會“不經意,間讓自己死在這些人的手中。
  但是,鐘山可還有悲青絲、還有鐵劍門這些能保護自己之人擋著,何懼之有?
  “能飛的,帶上不能飛的跟我走。大師兄,麻煩你攔一下鐘山忽然開口道。
  聽到鐘山所說,趙所向等人相視一眼,馬上點點頭,而天殺卻是心中憋著一股邪氣,但又不得發泄,只能點點頭。
  “呼。
  四個鐵槍門之人,翻手一抓,抓向身旁的師兄弟還有趙所向,一起踏槍而飛。雖都為金丹期,但是,擁有云之精的人,并不如上仙門開陽宗那么頻繁,有一半的人有云之精就已經很不錯了。
  “混
  明劍樓一個弟子大吼了起來,手頭長劍一劍向著眾人斬來,二十丈的劍罡,伴隨著大量劍氣,急速射向攔在前面的天殺之處。
  天殺雙眼一瞇,手頭長劍一拔,“呲吟,一聲,那個明劍樓弟子倒飛而出。
  但是之前的仇怨已經結下,這五十名金丹期強者豈會就這樣放鐵歹門眾人離開?
  有著近二十名強者踏著飛劍或者飛刀向著鐘山之處狂追而去,而其他三十名金丹期強者,卻是在地上快速奔跑而去,金丹期跑路的速度是恐怖的,這些不會飛之人,雖然不能上天,但是,這奔跑速度,一點不比飛劍上眾人速度慢,況且在最前面的鐘山速度本來就不是很快。
  看到這一幕,天殺眼中一喜。既然有人追去,那就好,自己就表現弱一點。
  天殺練有“斬天拔劍術,這千年無人練得劍法,早在半年前就被多人評價能夠威脅到元嬰初期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就算攔不下大半金丹期強者,也最少攔下二十個以上,但這一刻,天殺僅僅攔住了八名金丹期強者,任由另外四十二名金丹期向著網越過山頭的鐘山追殺過去。
  眾人速度雖快,但追來之人實力也不弱,只翻過了兩座山,就被眾金丹明強者包圍了。
  一個個金丹期強者眼中含煞,直盯中心的鐵槍門眾人。
  “青絲,拜托了鐘山對著悲青絲說道。
  看著鐘山,悲青絲沒有絲毫怨言,僅僅非常直接的點點頭。
  在天上眾金丹期強者壓迫之下。眾人落于不遠處一條大河之畔,四周盡是金丹期強者向著眾人圍殺而來。
  開陽宗又怎么了?給你們面子,你們不要,那就不要怪我們了。
  “你們不要出手鐘山對著身旁眾鐵槍門人說道。
  趙所向看看鐘山,而另八人也是凝重的看看鐘山,雖然疑惑,但還是點點頭。
  天殺,開陽宗大師兄,開陽宗最強人在那邊僅僅攔下八個金丹期,而鐘山剛才那口氣好像是讓眼前悲青絲出手啊。悲青絲,開陽宗三師姐,她行嗎?難道她比天殺還厲害不成?
  ”
  不遠處,明劍樓的一名金丹期第一個忍不住,二十丈劍罡伴隨著大量的劍氣,向著鐘山方向狂瀉而來。
  ”
  悲青絲一聲冷哼。驟然間,在悲青絲面前,忽然出現一堵巨大的冰墻,寒氣直冒的冰墻瞬間擋在了那劍罡面前。
  ”
  那人全力一擊被擋了下來,但是,那人的出手好似一個連鎖反應一般,四十二名金丹期強者幾乎同時出手了,大量的劍罡、刀罡伴隨著無數的劍氣,好似這一刻天地四周只剩下劍氣、刀氣了一般,無數劍氣、刀氣狂撒向河邊鐘山之處。
  看到滿天劍氣、刀毛四幕,鐘山心中寒。紋太恐怖了,四十二名金丹期居,眾么強的威力,若是一個凡人軍隊,就這一招,就能毀滅幾萬大軍了吧。
  不過,鐘山讓鐵槍門眾人不要出手,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鐘山相信悲青絲,但是,也預防著遺漏,以防萬一有什么變故,這些鐵槍門人必定不會置自己于不顧。
  悲青絲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隨著無數劍氣狂撒而下,四面八方,忽然之間多出了無數的冰墻,冰墻忽然豎起,或忽然憑空而現,盡擋下了無數劍氣,而眾金丹高手,手中劍罡也不是擺設。
  “嘩啦
  大量冰墻破碎而開。眾強者紛紛舉劍、舉刀向著內部快速急斬而來,悲青絲可以攔住一面的十多人,但是,攔不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人啊,甚至還有鐘山頭頂上方的眾金丹期強者,這些人,好似一定要取鐵槍門眾人首級一般。
  因為在眾金丹期強者看來,悲青絲的攻擊,還在接受范圍,雖然強了一點,但,并非毫無辦法,只要幾人拖住悲青絲,那其他人就可以快速斬殺這些原本就傷痕累累之人。
  鐵槍門人也個個長槍對外,心知避無可避。
  ”
  忽然的一聲酒天巨響。
  從大河一方沖來的金丹期之人,瞬間被一股巨力沖飛了出去。
  大河,大量的河水沖天而上,好似怒海大浪一般,向著眾金丹期高手席卷而來。
  大浪來的太突然了,轉眼間,河畔附近的眾金丹期高手就被沖散。
  并且大浪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越卷越高,轉眼卷到百丈之巨,浩瀚大河,轉眼下沉了十米之多。
  “咔咔咔咔”
  一連竄的聲響,身后卷起的百丈浪,轉眼之間,化為了一個巨大的冰川,瞬間凍結?
  鐘山瞪大了眼睛,鐵槍門人也瞪大了眼睛,而眾金丹期高手也紛紛瞪大了眼睛,怎么會?
  無數堅冰圍在鐘山等人四周,將鐘山圍在安全地帶,而一身白衣的悲青絲,卻是踩著一卷沒有凍結的河水,踏浪而上。
  站在高高的冰川之巔,長劍指向眾金丹期之人。
  有著幾個靠近冰川的強者,在他們身旁,那冰”之上驟然噴發出道道五十丈巨大冰刺,險險的刺破幾人衣服,差點將眾強者刺穿。
  隨著上游河水不斷流下,這冰川卻是越來越多,無數冰川在悲青絲控制之下,或化為巨大河浪,或化為冰川大刺,任由悲青絲輕易控制。
  悲青絲冷眼注視四方,眾圍攻的金丹期強者都是心中一寒,紛紛后退,這,這還是金丹期的手段嗎?
  就是眾鐵槍門人,也個個瞪大了眼睛,這,這最少要元嬰期人才能辦到吧?悲青絲?難怪鐘山這么自信,原來悲青絲早已不是開陽宗第二代三師姐,而是晉級為了第一代弟子,元嬰期,那還有何懼?
  鐘山看著悲青絲,眼中閃過一股感嘆,悲青絲是金丹期,這點鐘工。比誰都清楚,這凝水成冰,這就是悲青絲血脈傳承的能力嗎?還是這僅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真正血脈傳承威力超出這個很多很多?
  圍殺之人驚疑不定,個個退出冰川一段距離,眼中閃爍著一股強烈的凝重,相互看看對方咽咽口水。
  “哼”悲青絲一聲冷哼。
  伴隨著悲青絲一聲冷哼,整個四周天地都驟然一寒,大量霜雪而下,而冰川之處更是無盡冰錐向著眾金丹期強者激射而去。
  “當、當、當,”
  眾金丹期強者快速抵擋,雖然每每都能劈碎冰錐,但是,這數量太駭人了,比之之前漫天劍氣還要多一般。
  眾強者一退再退,當退出了兩百丈遠后,才感覺好出一些。看著眼前冰天雪地之境,所有人都不覺深吸口氣。
  在遠處,天殺抵擋八名金丹期強者之時,也看到了遠處悲青絲的強勢,看到那一幕,天殺也瞪大了眼睛,知道悲青絲強,但也太離譜了吧,同時天殺對于被悲青絲保護的鐘山,又怨恨了很多。
  要不是鐘山,那悲青絲就是我的!
  胸中一股悶氣,天殺眼中一狠,手頭長劍狠狠一劈。
  ”
  一個金丹明強者被憤怒中的天殺一劈兩半,死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