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24 上天無門下地無路

不念燦懷著大激動而來,可從看到鐘山的那一刻開始,就感覺一盆接著一盆的冷水從頭上澆下。
  鐘山每說一句話,就是一盆冷水從念燦頭上澆下!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定格,念燦雖然不愿承認,但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真的就是南宮勝,大情的臣子南宮勝!
  什么天下第一殿,什么一帝傳承通萬世、三圣俯首甘稱臣,全是假的,全是騙局,全是鐘山的騙局。
  為什么會這樣,這些可是上古大陣,鐘山才一千多歲吧,他怎么可能知道這些上古大陣?他怎么能布置這么大的騙局?一個局,算盡五個疆域主?
  “不可能,不可能的!”,念燦急切道。
  “圣王,這個人要如何處置?”南宮勝問道。
  “不忠、不孝、不信之輩,我大情不需要,當然也不能讓他逃了!”,鐘山冷冷道。
  “鐘山,你,你這個騙子!”,念燦怒吼道。
  說話間,探手一掌對著鐘山偷襲而去。
  “轟!”,念燦一掌打出,鐘山面前忽然出現一個輪回通道,輪回通道轟然將念燦一掌的掌力全部吸收。
  “古仙?你還差得遠!”,鐘山冷冷一笑道。
  偷襲的一掌,傾盡了念燦八成的力量,可如此一掌,鐘山根本沒有出手就擋住了,甚至,虛空一股吸力,好似要將念燦吸入輪回通道一般。
  古仙?鐘山他真的是古仙嗎?
  念燦一擊就試出乎鐘山的強大,一個自己無法企及的強大。
  “父王!”念燦調頭向著那第六陣飛去。
  鐘山的語氣之中已經說的明白,要殺自己,他那么強要殺自己?那還不跟玩一樣?
  “你還有父王嗎?”鐘山不急不緩道。
  遁逃向第六陣的念燦,忽然身形一止滿臉的汗水,還有父王嗎?
  剛才若是直接飛入天下第一殿,那還有回旋的余地,可是為了天帝傳承,念燦催動了大陣將無相圣王也算計在內了。如此一來,過去求救,不用鐘山動手,無相圣王第一個要了他的命。
  “輪回通道,開!”,念燦身形一頓之際,鐘山轟然出手!
  星空大陣之內!
  星空大陣一開,強大的能量亂流就沖散了三大強者的慘烈戰斗。
  三大強者個個帶傷,其中以金鵬的傷勢最為慘烈全身是血,星空亂流的沖擊下,只能不斷遁逃。
  夜圣王也是如此,但偶爾還能夠反擊一下,看起來極為勉強。
  至于無相圣王,傷勢要好出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手中血刀舞動一邊躲一邊擊!
  若是全盛狀態,就是五陣合三人也怡然不懼,可這些天的消耗太大了。
  誰也沒想到念燦會做出那么狠絕的事情。
  “孽子!”無相圣王怒吼道。同時擋下一股能量沖擊,眼中閃過一絲不舍一般,但終究還是眼神堅定下來。
  顯然無相圣王還有什么隱藏的手段,只是一直不愿出手這一刻再也顧不得隱嶄了。
  可就在這時,無相圣王動作一停,因為他聽到了一句不該有的話。
  來自血肉模糊的金鵬,金鵬躲過一股亂流的沖擊,可是全身還是被余波擦傷了。
  “圣王你再不出來,我就要玩完了!”,金鵬悲慘道。
  無相圣王臉色一變,金鵬那話什么意思?
  而就在那一刻又一股亂流沖向金鵬。
  “呼!”,金鵬身形一晃躲開了那亂流。
  不,準確的說是被撞開了。在原先之處忽然出現一個黑袍身影。
  “圣王,你終于出來了,先前我還以為你真的死了呢,要不是你在我耳邊傳音,我也不會找他們拼殺,現在傷成這樣,你可要送我出去!”金鵬焦急道。
  “嗯,辛苦了,論功行賞時,會給你記上濃重的一筆的!”鐘山點點頭。
  探手,鐘山對著金鵬身形一點,金鵬身形向著一個方向射去,繼而詭異的繞出大量的路線。最后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大陣之中。
  有著南宮勝這個主陣人配合,送金鵬出去并非太難!
  金鵬帶著一股欣慰的飛了出去。
  “呼!”
  出來了?金鵬微微一鄂。
  出來的瞬間,剛好看到不遠處,又一個鐘山cào縱輪回通道將念燦徹底滅殺!
  又一個鐘山?鐘山那么多分身?
  “妖孽!”金鵬不自覺的暗叫了一句。
  剛剛滅殺念燦的鐘山也看到了金鵬飛來,轉頭對著南宮勝道:,“帶著金鵬到大殿里休息!”,“是!”,南宮勝點點頭。
  “好好休息!”,這個鐘山分身對著念奔說道。
  說完,鐘山分身也射入大陣之中。
  金鵬有些木然的點點頭。
  繼而又一臉激動的看向“天下第一殿”可是,剛激動,金鵬就心里咯噔一下。不對啊,南宮勝怎么在這里?
  “金鵬將軍,走吧,進去休息一下,這些年辛苦了!”南宮勝說道。
  聽到南宮勝的話,金鵬好似意識到了什么,南宮勝,大情弈天監監正,大惜第一陣法大師。而這些年,眾人一直在破陣。南宮勝什么時候來的?不可能啊,若是從別的地方來,根本找不到這里啊。
  “南宮勝,你告訴我,這、這、這六個星空大陣是你布置的?”金鵬有些不信的問道。
  “一切都是按照圣王要求去辦,這六個大陣也的確出自我手,金鵬將軍,進去休息吧,你血要流光了!”南宮勝勸道。
  “啊、好、好!”
  金鵬麻木了!
  辜六陣中。
  從鐘山出現,再到金鵬被送出去的那一刻。無相圣王的眼神就不停變換。
  遠處,夜圣王也是如此一臉的驚訝,一臉的不可置信!
  夜圣王還未看出什么可無相圣王好似已經看出來了。
  無相圣王臉色忽然一陣通紅,眼中噴怒出無邊火氣。
  “鐘山!”無相圣王一聲大喝。鐘山冷冷的看向無相圣王。
  “你,原來是你,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念無相也有被玩弄的時候!”無相圣王氣極而笑道。
  “鐘山你是故意的以假死騙得我們六大祖仙互斗,再做漁翁收利,你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就算我們受重傷,也不是你一個古仙可以企及的!”夜圣王語氣森寒道。
  二人一邊躲避亂流沖擊,一邊怒視鐘山。
  夜圣王眼中更多的卻是不屑,早了,鐘山出來的早了若是他等到剛才三人拼個兩敗俱傷出現,那時或許還能對自己和無相圣王造成威脅,可現在,還早了點。
  可無相圣王并沒有夜圣王看的那么淺。
  “天帝傳承,原來是你的一個局,鐘山,我還真了你,你比我想象的還要膽大!”無相圣王漸漸平復怒氣道。
  “什么?”夜圣王臉色一變。
  原本夜圣王只以為鐘山假死,坐收漁翁之利,可無相圣王那什么意思?天帝傳承?這一切都是鐘山設計的局?
  不可能,鐘山怎么可能會有上古大陣?可若不是,無相圣王為何那么說?難道是真的?那鐘山也太可怕了吧?鐘山看向無相圣王淡淡道:“這也是我能開天而你不能的原因!”
  “狂妄!”無相圣王眼中一瞪。鐘山抬頭看看天,忽然露出一絲淡笑道:“如無貪念,你念無相何至于淪落到現在?”
  “淪落?”無相圣王不屑道。
  “是時候了!你沒發現嗎?”鐘山淡淡道。
  半個時辰前轉輪疆域,昌京。
  易衍站在一個大殿之外,大殿內無數老鼠尖叫,大量下屬躬身在易衍身旁。
  “是時候了!”易衍淡淡婁說話間,易衍抬起的右手向下一揮。
  一眾下孱馬上躬身應命。
  “轟!”
  大殿內的老鼠一瞬間全部被殺死!
  無相疆域皇宮之中。
  念悠悠和王靖文正守在大殿之內,看著一塊命牌。
  “啪!”
  命牌轟然炸碎。
  “開始了!”王靖文起身道。
  “嗯!”念悠悠點點頭。
  同時,無相疆域各大城池之中,各大城主府中所有城主都看著面前的命牌,命牌轟然炸碎。
  在不到一刻的時間,無相疆域的所有城池,烽光大起,無數光束相互交織的射向各大城池。(烽光:類似烽火,前文千世界有交代,可以城池間以,激光柱,的形式傳遞軍事信息)
  無相朝堂之上。
  “即刻起,無相圣庭拜入大情!無相圣庭從此不再,此片疆域只有大情!”念悠悠站在朝堂上道。
  “大情萬萬歲nnnnnnn一n!”
  “昂nnnnnnnnn!”
  朝堂之上群臣恭拜大情,天空之中氣運金龍一聲悲鳴!
  無相圣庭徹徹底底的被金蟬脫殼沒了。無相疆域天下,更是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盡數變幻大王旗。
  “噗!”
  第六陣中,無相圣王忽然沒由來的一口逆血噴出,若在全盛時期,哪怕無相圣庭滅亡,也僅僅會產生不大的影響而已,可現在重傷在身,氣運金龍身死,無相圣王受到牽連,一口逆血止不住的噴出。
  “鐘山,你,原來是你!”無相圣王有些疲憊的躲開一顆星辰的撞擊,怒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