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26 大丈夫但求死得其所

名執槍!人,鐘山一眼就分析出了大概,為首的個,口幾就是剛才釋放巨大槍氣,元嬰期強者,鐵槍門門主。
  “鐵槍門門主,槍無敵。”悲青絲輕輕說道。
  “恩”鐘山微微點點頭。看向槍無敵所指敵人,那個破開鐵槍門大陣,殺戮眾多鐵槍門人的敵人。
  敵人分三方勢力。
  一方全部執劍,一方全部執刀,另一方卻是頗為繁雜,各種兵器都有,都是兩百人左右。
  三方前面,各站有三個領頭之人。
  而在這三個領頭之人的中央,還站著一個黑袍人。
  “那三方,分別是明劍樓、天幽谷和萬魔宗之人,在最前面的是他們的掌門。那黑袍之人,并不清楚。”悲青絲為鐘山講解道。
  鐘山點點頭,上次在鐘府之中,就知曉這三門圍攻鐵槍門,想不到一直拖至今日。又或者說鐵槍門一直防守到今天。
  “槍無敵,想不到你這么早就從神州回來了遠處那黑袍人忽然沉聲道。
  那黑袍人一開口,鐘山眉頭一挑,因為鐘山已經知道了他是誰。看著那黑袍人,鐘山雙眼泛寒,這個聲音,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忘掉的。
  雷霆,上次摘取雷花之時那個和雷蝎戰斗的雷霆將軍。想不到這事也有他參與?
  “哼”槍無敵冷哼一聲,并未看向雷霆將軍。而是看向了明劍樓掌門。
  “想不到你明劍樓,也自甘墮落到如此地步。”槍無敵寒聲道。
  畢竟,鐵槍門和明劍樓一直以來守望相助。想不到今天連同另外兩個宗門圍攻鐵槍門,更殺死了大部分的鐵槍門弟子。
  “墮落?哈哈哈。明劍樓墮落,你鐵槍門就沒有敗類?要不是他們打開鐵槍門大陣。你鐵槍門何至死這么多人?你是回來了,但是,一切都遲了,鐵槍門已經成為過去,只剩下這小貓九只,還想再翻盤不成?九只小貓,還有你槍無敵,能夠守的住這座靈石礦?”明劍樓掌門冷笑道。
  天幽谷和萬魔宗掌門也各自露出一絲微笑。三門掌門同攻鐵槍門,就是為了鐵槍門的那大量靈瓦
  槍無敵眉頭微鎖,慢慢的,在三個掌門臉上巡視了一番,最后又轉到黑袍人處。
  “明劍樓、天幽谷、萬魔宗,我可不相信你們這次能這么齊心,一定有人穿針引線,雷霆將軍,你陰月皇朝的爪子伸的太遠了吧槍無敵忽然目光轉向黑袍雷霆將軍道。
  輕輕的,雷霆將軍掀開了黑色的帽子,露出那股自信的笑容。
  “明劍樓、天幽谷和萬魔宗與此相近,而你陰月皇朝卻在極北之方,某非你還想分一份靈石礦?”槍無敵冷靜的沉聲道。
  “哈哈哈,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之前也就說好了,我不要一枚靈石,我只需要你鐵槍門傳承信物“槍之心”你若是現在就交出槍之心,馬上就可以帶著你這些弟子離開,我敢擔保,誰也不會攔你們去路雷霆將軍哈哈大笑道。
  “要戰便戰”。槍無敵長槍一轉,直指明劍樓掌門。
  手頭長槍一顫,槍化百丈槍罡,一槍狠狠的刺向了明劍樓掌門之處。
  百丈槍罡直刺明劍樓主,同時從槍罡四周,好似忽然凝顯出一頭巨大的能量豹子一般,能量大豹,幻化出來的瞬間,就快速的撲向明劍樓所在。
  “吼柑”
  巨豹有百丈之高,餓豹捕食,好似要將明劍樓眾人全部撕碎一般。一聲巨吼,轉眼就到了明劍樓掌門面前。
  “轟柑”
  明劍樓掌門翻手一揮劍,長劍一舞形成一百丈劍罡。與惡豹槍罡相撞,迸發出了耀眼的白光,好似一個太陽一般的光線在戰斗中心射向四面八方。
  大地一陣震蕩,就連遠處的鐘山腳下讓體都是一顫。
  而在被巨光刺的眼盲瞬間,鐘山看到遠處另外兩個掌門和雷霆將軍同時出手了。
  ”
  一聲巨響,伴隨更加刺目的光芒之后。那山谷轉眼視不能見。
  光芒散去,下方山谷之中,槍無敵、三個掌門還有雷霆將軍都忽然消失了。
  “轟、安、轟
  遙遠的天空之中,忽然傳來陣陣的轟鳴之聲。
  鐘山仰頭望去,卻發現在那高空之中,有著一個巨大的光球,光球內部,巨大的槍氣、劍氣、刀氣對著外界不斷噴發之中。
  剛才眾掌門出手,是為了將槍無敵引上高空,因為在他們身后,有著各自的弟子,怕余波危及各自弟子,所以將戰場引開。
  元嬰期一舊天而上,下方山谷!中,最強的就是金丹期了。而二仙門的金丹期。
  約有近五十個強者從三派隊伍中走出,慢慢圍向了中心一群人。顯然,這五十人都是金丹期之人,其它都是先天之人,不足為慮。
  “哈九”
  趙所向和另外八各鐵槍門弟子,長槍一指,指向眾人。多日的拼殺,使得眾人之仇怨越積越深,早已到了生死相向的地步。
  “青絲,大師兄,那鐵槍門有我朋友,麻煩你們出手。”鐘山忽然開口說道。
  鐘山對于悲青絲實力比較自信,所以才提出這個要求,畢竟趙所向和自己有著交情,而且聳日還曾幫助自己。
  聽到鐘山所說,天殺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冷意。你的朋友?干我何事?
  “哪位?”悲青絲卻是很直接的說道。
  “白衣趙所向,最東面那個眼腫之人。”鐘山直接的說道。
  “好”悲青絲馬匕點點頭。
  “走”天殺忽然對著鐘山叫道。顯然也是答應了鐘山,一起飛去相救。但其用心,卻并不是那么光明。
  鐘山皺眉的看了一眼天殺,卻還是點點頭,天殺想讓自己暴露,以便被這些修者“亂殺,致死?
  “走”鐘山點點頭。大刀一拋,在前飛了起來。悲青絲和天殺緊隨其后。
  山谷劍拔弩張,驟然間出現了三個變數,三人踏步踏刀而來。
  “趙所向!”鐘山大叫道。
  鐘山一叫,所有人都是一頓,一起冷眼看向飛來三人。
  趙所向此刻神經緊繃,幾天大戰使得趙所向早已疲憊不堪,忽然聽到對自己的一聲叫喊,趙所向神經一緊,扭頭對天要去。
  鐘山?
  “開陽宗?天殺?”遠處一個金丹期強者忽然叫了起來。
  眾金丹期強者也是腳下一頓,一臉驚詫的看向這飛來三人,天殺,天殺太有名了,開陽宗大師兄,他來干什么?他要橫插一手?
  “你們想干什么?”一個全身是血的執劍強者忽然對著鐘山方向叫道。
  “趙所向,跟我們走。”鐘山馬上叫道。
  鐘山的一句話,馬上點出了三人的來意,他們要帶走趙所向?帶走那個連金丹期都沒達到的趙所向?
  若只是帶走一個趙所向,那就帶走吧,還有八名金丹期的鐵槍門人。
  八名鐵槍門人聽到鐘山所叫,也馬上明白了因由,開陽宗與鐵槍門并無交情,這三人來,最多是救趙所向而已。
  “所向,跟他們走。”一個執槍之人叫道。
  “走!”另外幾個執槍之人也是同時吼道。
  “不,鐵槍門就是我的根,大丈夫但求死得其所,所向寧與眾師叔戰死此地,不求臨敵逃避芶延存活。”趙所向一腔豪情的叫道。
  聽到趙所向的豪言,所有人都是一震,八名師叔個個心中涌出一股熱血。師侄,這個師侄身上透露出一股曠世豪情,大丈夫但求死得其所,是啊,死得其所。
  這一剪,八人不再將趙所向看成師侄,而是同級存在的師兄。雖然這里趙所向修為最低,但之肅殺敵之時,趙所向沒有絲毫畏怯,為了宗門竭盡全力。以一擋十。更是放棄活的機會,與同門共患難。
  對面圍來眾人都是眉頭緊鎖,這個趙所向是個人物,即便修為低下。
  不遠處飛來的天殺,卻是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凝重,想不到鐘山的朋友,居然有如此豪情,而悲青絲卻沒有什么特意神情,救趙所向,僅僅是為了鐘山而已。
  飛在空中,鐘山看向趙所向,其實,趙所向說出這樣的話也在鐘山的預料之中,鐘山知道,趙所向就是這樣的人,義字當頭,信譽為先,有情有義,若趙所向現在選擇離開,才是鐘山看錯了人。
  “鐘山,好意心領了,戰亂復雜,你還是快點離開吧。”趙所向馬上搖搖頭道。
  “好吧,你們一起跟我走!”鐘山再度開口道。
  鐘山一說,所有人都是一窒,他就這么有把握帶走九人?
  原本帶走一個趙所向,看在開陽宗的面子,眾金丹強者還能接受,但是,此人要帶走所有鐵槍門弟子?怎么可以?他們殺了我們多少師兄弟?怎能放他們而逃?一個個抓著兵器蓄勢待發。好似只要他們一動,眾人就全部出手一般。
  今天有事,晚了點,但是觀棋的話會兌現,一會還有一更,網網月票又跌到十一了,若有月票的朋友,麻煩支持一下,不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