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17 壽元剝奪

龍臺,是無相圣庭校場外的一個高臺,正午時分,悍將演武結束。
  文武官員已經差不多到列了!但有一個人沒來!柳丞相!
  無相圣王眉頭微皺,看看不遠處的王靖文,王靖文悄悄的點了點頭。仿若在傳遞一種安心一般!
  “何人未到?”,無相圣王忽然開口道。
  “啟稟父王,是柳徹,柳丞相不守君臣之禮,莊嚴朝會,居然不告缺席!”,三太子念奔馬上出列叫道。
  念奔早就看柳丞相不爽了,柳丞相多次不屑自己,又多次讓自己在父王面前出丑,現在他落出把柄,念奔自然馬上出列指責。
  況且,這兩天柳丞相又落出一個巨大的把柄,哼,看你今天死不死!無相圣庭終究是我們念家的,你一個外臣,也想獨攬朝綱?不分主仆!
  正在念奔準備繼續數落柳丞相的時候。
  柳丞相踏著一方云彩飛了過來,落在了龍臺下的臣列之中。
  “大膽柳徹,無故遲到,居然不知悔改,還不向圣王請罪!”念奔馬上叫道。
  柳丞相對著三太子淡淡的看了一眼,繼而不去理會,轉而對著群臣道:“諸位,老朽來遲,還望勿怪!”,柳丞相這是對群臣說的,可在他說完之際,群臣卻沒人敢應。今天柳丞相怎么了?朝會遲到,不向圣王請罪,居然對我們說話?
  柳丞相轉頭看向無相圣王。
  看著無相圣王,柳丞相眉頭深鎖,毫無破綻,或者說根本就是一模一樣,怎么會這樣?
  “大膽柳徹!目視圣王,你想造反嗎?”,三矢子再叫道。
  三太子說什么?造反?聽到三太子的話,幾乎所有臣子都是微微一顫。今天難道有什么政變不成?
  柳丞相不屑的看了一眼三太子”眼中閃過一種悲哀,無相圣庭怎么有這種太子?
  “柳徹”你想看朕,看到什么時候?”,無相圣王沉聲道。
  “我在看你,到底是不是無相圣王!”,柳徹冷聲道。
  “大膽,柳徹,你這個亂臣賊子”我就知道你要謀反,想不到你這么快就坐不住了,亂臣賊子,來人,將這亂臣賊子拿下!”三太子喝道。
  “沒有證據就想拿我?你們才是篡位的亂臣賊子!”,柳徹喝道。
  “來人!”,三太子怒道。
  群臣一陣混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住。!”,無相圣王忽然喝道。
  “父王,他居然…………,!”,三太子焦急道。
  “奔兒休言!”,無相圣王道。
  柳徹卻是臉色微變,柳徹不怕眾人翻臉,就怕眾人不翻臉,因為以無相圣王的能力,這種場景早就有過準備,也是柳徹遲到的原因,現在若是翻臉則證明眼前是假圣王,那埋伏在遠處的應對機制就可以展開了。
  可眼前之人居然止住了翻腳“柳徹,念你為無相圣庭做出無數功讒的份上,現在朕給你一次機會,主動自首!”,無相圣王道。
  “自首?哼,我到要問問你,你不是和老虔進入天帝密境了嗎?你怎么會在這?”柳徹沉聲道。
  無相圣庭一眾重臣馬上點點頭,特別以前無相圣王的親信們,圣王有多信賴丞相,大家都知道,可沒理由忽然就變了啊。為什么?難道這真的是假圣王?
  “天帝密境?我走進去過了”但是我又出來了,其它圣王和教主都被我困在了里面,老虔也還在里面以防有變,怎么?這就是你想要造反的借。?”無相圣王沉聲道。
  “那為何不在朝堂朝會,而在這里?你是不敢!非圣王落座九龍天椅,必遭反噬!”,柳徹再問道。
  “你可知朕何時來的龍臺?”,無相圣王沉聲道。
  “卯時!”,“不錯,朕卯時就到了這里,就是看看我無相疆域的悍將”看看他們能用多長時間,踏平北方一眾疆域。”無相圣王冷聲道。
  聽到無相圣王的話”眾臣一陣恍然,原來如此,其它疆域的圣王不再了,那么正是攻取諸疆域之時!
  “圣王英明!”一眾臣子躬身道。
  “你還有何要問?”無相圣王冷聲道。
  “你……!”柳徹臉色忽變。
  柳徹想要說,你若是圣王,兩天前回來就應該通知我,可為何一直到個天才通知我?
  可是,這話能說出來嗎?你有什么資格讓圣王回來馬上請教你去?
  群臣都帶著不善的看向柳丞相。
  遠處,一個山峰之上,大量強者蟄伏,一個個一開始充滿了氣憤,可漸漸的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倒是你柳徹!”無相圣王語氣一變。
  “朕的演武堂眾強者,我只讓你調動三次,并且有詳細圣旨,可你為何多次假傳圣旨調動演武堂眾高手?誰給你的權利?不知道演武堂只對朕負責嗎?你又用演武堂謀了多少私利?”,無相圣王眼中一瞪。
  這一瞪之下,遠處山谷中的大量強者一個激靈。頓時,為首一人臉色難看了起來,因為柳丞相是,假,傳過很多次圣旨,調動他們,可真正圣旨,他只見過三次而已。
  “大哥,這柳徹不會真的要造反?還拉我們過來?”其中一人對著首領問道。
  “不知道,再看看,圣王以前非常信任柳丞相的。這次也很奇怪,而且,柳丞相沒理由反叛圣王啊!”,為首的首領道。
  遠處,爭論還在。
  “柳徹,你這個亂臣賊子,還不束手就擒!”三太子叫道。
  “哈哈哈哈,我到成了亂臣賊子,念奔?你這個庸才,無相圣庭會毀在你手中,圣王歸來,一定滅了你這個孽子!”,柳徹氣極了。
  ……哼,圣王就在這里,你繼續演?演了這么多年”還不夠嗎?哼,你的出處已經被我們查到了”你就是父王的仇敵柳浩然的孽子,柳浩然一族已經被滅殺干凈居然還有你這個孽子活著,一直等著報仇?這是你柳家族譜,你還想狡賴?”念奔喝道。
  說著居然真的翻出一本族譜扔了出去。
  看到,證據確鑿,的一幕,群臣一片嘩然。族譜?柳浩然的孽子?
  遠處”山谷之中。
  演武堂的一眾強者相互看了看。
  “原來柳丞相,不,柳徹這個奸賊真的要造反!”,一人忽然說道。
  “大哥,怎么洶”其它人都看向首領。
  “待會去向圣王請罪!”,首領說道。
  “是!”眾人心中一陣沉重。
  柳徹抓著,族譜”并沒有去看,栽贓陷害,如此低劣的栽贓陷害?居然沒人識得出來?
  不是眾臣識不出來,而是不敢識”無相圣王就在這里,這就是權威,這就是威信,龐大的威信之下,無人敢動其它念頭,難道要和柳丞相一起造反?
  “來人,給我將這個亂臣賊子拿下!”,無相圣王寒聲道。
  “是!”兩個全身裹在金甲中的戰士忽然出列。
  二人一出列,兩股強大的氣勢向著柳徹壓迫而去。
  “祖仙?”,柳徹臉色一變。
  祖仙”正是幽山幽水,只是穿著金甲,別人看不到形貌而已。
  其中一個向著柳徹探手抓去。
  “轟!”,那金甲戰士并沒有抓到柳丞相,反而自身受到重創一般,倒退而回。
  柳徹反抗了,他真的是亂臣賊子?
  兩個金甲戰士,其中一個馬上飛到“無相圣王,身旁”小心守護無相圣王,另一個倒退而回的卻是再向著柳丞椏抓去。
  柳丞相眼見事不耳為,身形一晃向著遠處飚射而去。
  柳丞相是古仙,根本不敵祖仙,這時候”自然要快速遁逃。
  兩個金甲戰士,一個守著,無相圣王”另一個本來要追柳徹的”此刻卻是被什么東西牽制了一般,身合天道”轟然戰斗而起,可空中只有他一人,看起來極為妖異。
  戰斗是偏離龍臺的,因此在其中一個祖仙守護下,龍臺眾人都未受傷。
  王靖文一直鎮靜的看著,守護,無相圣王,的是幽水,一個人戰斗的那個是幽山,幽山他瘋了嗎?
  “不對,是隱身獸!”,王靖文心緒一變馬上叫道。
  聽到王靖文的話,幽水馬上明白了,隱身獸,大千世界神獸排行榜第十位。一般人很少知道,但是在骷髏族這個古老種族中卻有記載。
  前十位的神獸,都是極為神秘的存在,而且每一只都是祖仙境以上的強者,每一個都是萬古難尋的兇獸,都有著各自的神妙,隱身獸,身隱不現,你根本不知道它在哪。而且更是祖仙實力,強大無匹。
  而念悠悠的祖神獸小青,卻是神獸排行榜第十九位。比隱身獸還要弱一名。
  王靖文也馬上明白了,為何昔日自己的消息會泄露出去,原來是這個隱身獸,無相圣庭居然還藏著這么個變態?
  不遠處,幽山居然被隱身獸壓制一般!因為幽山根本找不到隱身獸在哪,前十的神獸,都好似受上天眷顧一般,它們不能身合天道,但是神通卻堪比天道之力,哪怕幽山身合天道,躲在天道之內,隱身獸都能攻擊到他一般。
  局勢變的有些出乎王靖文意料。
  遠處,奔逃的柳丞相回頭看看,臉色微沉道:“圣王的隱身獸,沒用的,雖然你分辨出那個是假圣王,但是,此刻人心不向我們,就算你贏了也沒用!”
  柳丞相沒有留下來,而走向著西北方快速飚射而去,想要去天帝密境尋找真正的無相圣王。
  遠處,另一個山谷。
  “老大,柳徹那個奸賊要逃了,我們將他抓住,將功贖罪!”,其中一人說道。
  “好!”首領馬上應道。
  繼而,一大群古仙想著柳丞相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