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90 天下第一殿

第六十二章死亦同xué
  一個隱秘的山林之地,一個山dòng之中,此刻正站著鐘山一行和申公豹。眾人面前,一個發著淡淡金光的xiǎomén!
  “這里就是王的墓陵!”申公豹說道。
  從鐘山一眼認出申公豹身份開始,申公豹就一直處于驚奇之中,直到鐘山道出蘇妲己遺愿,還有蘇妲己棺材之時,申公豹終于動容了。
  確認無誤之后,對于鐘山等人冷淡的態度馬上發生了轉變。微微一禮之后,就帶著鐘山一行來到了這里。
  面前是一個xiǎo世界!眾人隨著申公豹踏步而入。
  如外界商羊封印一般,好似一個xiǎo型空間。空間只有萬丈直徑,球狀空間,中央浮著一口金色的巨大棺材,旁邊浮著一個藍色的xiǎo水晶球!
  申公豹對著鐘山點點頭。
  鐘山探手取出一口巨棺,超級巨棺,正是蘇妲己給自己準備的那口。
  申公豹沒有再看棺材,而是走到那藍色的xiǎo水晶球處。雙掌貼在上面,水晶球頓時放射出億萬藍光。
  申公豹帶著一股難過之色,虛跪而下。
  “嘭!”
  藍色水晶球轟然爆炸而開,但藍光并沒有散去,而是詭異的聚攏在一起,最終凝現成一個透明的身影。
  一個非常壯碩的男子,男子一身帝王袍,看起來極為華貴。
  “王!”申公豹極度難過道。
  王?被申公豹稱為王的人,只有一個人,殷商紂王,帝辛!
  “來了嗎?”帝辛神色微微激動道。
  “是,娘娘已經被這幾位送到了!”申公豹恭敬道。
  一邊鐘山卻是眉頭微皺,帝辛?不是早死了嗎?
  “圣王,這是帝辛最后一絲殘念,帝辛已死,和當初蘇妲己一樣,只留一絲殘念,不久后就將煙消云散,徹底消失!”尸先生在一盤傳音給鐘山道。
  金鵬瞪大了眼睛。金鵬豈會不知紂王?以一個圣庭,圍斗七大圣人,眼前之人何其強勢,雖然敗了,但足夠令天下震撼,封神一役。誰人不知商紂王?
  “我看看!”
  紂王慌忙的飄到妲己棺材之處,沒有一絲的帝王氣概,有的僅僅是那種對妲己的摯愛!
  “是!”申公豹馬上跑上前來,快速打開巨棺。
  巨棺打開,內部一個巨大的九尾天狐骸骨。
  看到這個骸骨,紂王眼中不自覺的益處一股淚水,雖然剛流出就消散天地,但卻表達了紂王的心情。
  “王!”申公豹叫道。
  因為這種殘念淚水,每流出一滴,就消耗一絲殘念。
  “打開妲己的嘴巴,里面肯定有她留給朕的話!”紂王說道。
  申公豹想要上前,但想想沒有上前,而是看向鐘山。
  “美麗,你去打開妲己前輩的嘴巴!”鐘山對著昊美麗道。
  申公豹感激的點點頭。不管怎么說,蘇妲己都是紂王的女人,哪怕只剩一具骸骨,申公豹都沒有去碰一下。
  昊美麗這時也很乖巧,飛過去,輕輕掀開巨大的狐貍頭骨。
  “有一塊欲簡!”昊美麗從中取出一塊欲簡。
  “打開,打開!”紂王有些急切道。
  昊美麗馬上用法術催動。
  欲簡中傳出一股深情的留言。
  “大王,我的骸骨送到了吧,當年摘星樓上,你我曾經盟誓,生為一體,死亦同xué,妲己當年對不起你,在殷商崩潰之際,妲己回青丘了,妲己無時無刻不想著大王,哪怕死,也想死在大王懷里,可是青丘將滅,妲己不得不回,現在,我回來了,我的骸骨回來了,大王,對不起。”
  紂王淚如泉涌,吶吶道:“生為一體,死亦同xué!妲己,我怎么舍得怪你?我的棺材,也是根據你的體型設計的,我怎么舍得怪你?能回來就好,死亦同xué,死亦同xué!”
  眾人一陣沉默。
  接下來,在紂王安排下,將兩個棺材合成一個。
  從頭至尾,鐘山都并未chā口,任由申公豹處理完一切。
  看著那具九尾天狐的骸骨,紂王眼中盡是柔情。或者說,從這具骸骨出現的那一刻起,紂王的目光都沒有從上面移動過一分一毫,直到最后棺材合上。
  棺材合上,紂王才微微一嘆。此刻,紂王的身體越來越淡了,淡到快要看不見了一般。
  “王!”申公豹一臉悲傷道。
  “嗯!”紂王點點頭。
  這一刻,紂王臉色一肅,一股帝王氣息噴薄而出。
  轉頭,看向鐘山,因為紂王在鐘山身上,同樣看到了一股帝王之氣,而且根據紂王看來,還是那種勃勃生機的帝王之氣。
  “你是?”紂王道。
  “大崝圣庭,鐘山!”鐘山鄭重的說道。
  “多謝你們此行!”紂王說道。
  “狐族受大崝庇佑,妲己前輩心愿,理當完成!”鐘山多此一舉的說道。
  狐族受大崝庇佑?這是專mén說給紂王聽的。
  “申公豹!”紂王道。
  “臣在!”申公豹馬上上前。
  哪怕商朝覆滅,甚至紂王身死,申公豹居然依舊畢恭畢敬,同時守墓多年,可見其忠貞,這才是真正的忠,哪怕世人無盡誹謗,可做到這一步的,天下絕對少有。
  “現在修為如何了?”紂王問道。
  “臣的修為已經達到祖仙!”申公豹說道。
  “不錯,你的天賦我相信,甚至當初元始十二弟子都對你百般排擠。祖仙?嗯,你的實力呢?”紂王問道。
  申公豹看看紂王,沒有隱瞞道:“鴻鈞當年的封印太強了,臣的修為哪怕沖到了祖仙境,可卻無法調動天道,甚至發揮不出億萬,只有天仙巔峰的實力。”
  一旁金鵬一陣無語,只有天仙巔峰的實力?自己剛才被他騙了?
  “鐘圣王,不知你覺得申公豹如何?”紂王忽然看向鐘山。
  鐘山眼中微亮,好似意識到了什么。
  “天縱之才,天下諸朝,人人欲而奪之!”鐘山說道。
  鐘山說完,金鵬一臉古怪的看向鐘山,人人欲而奪之?你開玩笑吧,就申公豹那名聲?早就臭的不行了,還只有天仙實力,甚至還被鴻鈞封印,明顯鴻鈞厭棄的人。人人欲而奪之?
  “申公豹,中了鴻鈞封印,封印還在,也就是說鴻鈞還活著,收申公豹,就是與鴻鈞為敵,其次,申公豹惡名在外,仇家無數,其三,鴻鈞不死,申公豹修為永遠停在天仙境,這般惡劣,你居然說人人欲而奪之?假若讓他加入大崝,你愿意?”紂王緊盯鐘山道。
  “鐘山求之不得!”鐘山踏出一步道。
  “王,臣生是大商的臣,死是大商的鬼!”申公豹馬上表明心跡。
  搖搖頭,紂王說道:“大商,早已不在了,你不欠大商的,相反,大商反而欠你甚多,當年要不是因為大商,你也不會拉來那么多好友,而那些好友更是為此搭上了性命。世間本無對錯,勝為王,敗為寇,我們只是失敗了而已,這些年有你守墓,朕更是感激不盡,朕的神通,你知道,哪怕朕只剩一絲殘念,朕的神通也不會錯,相信朕,朕不會看錯的,大商已滅,你就加入大崝吧,那里才是你的舞臺!”
  “王!”申公豹一臉悲傷。
  “相信朕的目光,相信朕的神通,絕對不會錯,眼前鐘山是一個雄才大略之人,去吧,拜君!”紂王鄭重道。
  申公豹有些不愿,但看看紂王,最終點點頭,踏步走到鐘山面前。
  “申公豹,拜見圣王!”申公豹在紂王要求下拜下。
  “申公豹多禮了,大崝能有閣下,是大崝之幸!”鐘山馬上禮賢下士的扶起申公豹。
  只是考慮到紂王殘念即將消失才點到即止,否則,此刻鐘山必定做出更加禮賢下士的姿態。
  申公豹惡名?鴻鈞敵人?永遠只是天仙修為?
  這些在鐘山看來根本不算什么,申公豹之強不再于此,封神一役可見一斑,申公豹最強的就是‘jiāo際’,大崝到現在,除了鐘山,誰的jiāo際也不如申公豹。
  封神一役,申公豹因為jiāo游廣闊,不知拉來了多少強者,這些強者護衛大商,甚至形成與七大圣人對壘的局面。
  只要申公豹去請的人,沒有請不來的。以此可見申公豹的人格魅力!
  這樣的人才,鐘山一直在找,可太難了,因為人格魅力強的人,無不成為一方霸主,豈會甘愿為臣?
  但今天,鐘山找到了!好像天上掉下來的巨大寶藏,鐘山怎能心中不喜?
  “鐘圣王,申公豹以后,就拜托了!”紂王說道。
  紂王昔日能以大商對壘七圣,其眼力也極為毒辣,自然也看出申公豹的價值,也看出鐘山賞識申公豹,這是為申公豹謀個好出路,同樣也是給鐘山還一份大禮!
  “紂王放心,申公豹入大崝,鐘山定不會虧待于他!”鐘山鄭重道。
  “嗯!”紂王點點頭。
  “王,剛才有人開啟商羊封印!…………”申公豹將外界之事說了一遍。
  “東皇太一?”紂王搖搖頭。
  “是啊,臣也覺得王的這位先祖分身還活著!”申公豹沉聲道。
  搖搖頭,紂王說道:“大商滅時,他們都不出現,他們遺棄了大商,大商還需念著他們?他們與大商再無瓜葛!”
  “是!”申公豹點點頭道。
  :最后三天,求!明天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