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89 更進一步

人尊,怎么辦?一個黑衣人滿臉汗水的說道。
  “將商羊尸體帶回去,交給九嬰!”,人尊微微一嘆道。
  “嗯!”,一眾黑衣人只能一陣無奈。
  就在眾人要動手之際。
  “嘭!”
  一個身影陡然出現在眾人面前,一身金袍的金鵬。
  金鵬落定,綻出一股狂風,祖仙氣息向著眾人壓迫而去。附有侵略性的氣息逼得眾人微微退后。
  逼退眾人,金鵬才看向那封印內部。
  金鵬雖然狂妄,但并不是無知,一眼就認出了內部的兇獸。單足巨鳥?
  商羊?
  金鵬眼中一瞪,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只是,商羊怎么死了?
  看看面前一群人,金鵬眼中閃過一絲冷意道:“滾!”,金鵬一叫,眾黑衣人馬上就怒了起來。
  金鵬眼中一瞪,祖仙氣勢壓迫而下。
  人尊還有一個黑衣人站著未動。并未被金鵬氣勢所攝。
  “閣下何人?”,人尊沉聲問道。
  “這具尸體,我們圣王看上了,閑雜人等速速滾開!”,金鵬沉聲說道。
  金鵬雖然加入大情,可心中并不服氣,因此待到發泄時機,馬上不顧后果的叫了起來。
  “你們圣王?”,人尊沉聲道。
  “還不快滾!”,金鵬眼睛一瞪道。
  金鵬再度叫起,人尊身后眾黑袍人也怒了。
  這時候,也有大量強者從四方飛來。東面一群白衣男子,約十五人!胸口處繡著小小的柏樹!非常醒目。
  其他趕來之人,也大都站在山峰之巔,只有一個山腳處,站著一名中年消瘦男子,男子一身黑袍,陰沉著臉。盯著遠處金鵬等人。
  “敢問你們圣王是誰?”人尊再度說道。
  這時,遠處鐘山一行人也飛了過來。
  “圣王!”,金鵬居然破天荒的對著鐘山一禮恭拜。
  這一恭拜看的昊美麗等人微微一愣”金鵬發神經了?怎么忽然對鐘山那么恭敬了起來?不過以鐘山那妖孽的智商,僅僅看到這場面的一瞬間”就大概猜到了一些東西。金鵬肯定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不過,鐘山不在意這個麻煩,因為鐘山第一次看到了金鵬的恭拜”哪怕有水分的恭拜,鐘山也甘之如紿。
  “嗯!”,鐘山點點頭。
  “鐘山?”,人尊一眼就認出了鐘山。
  人尊眼皮狂跳,鐘山是誰,人尊自然清楚,小千世界就親眼見過鐘山,此人太妖孽,小千世界時,短短數百年的時間”就創下那恐怖的基業。而且是白手起家,修為孱弱。
  人尊從來沒有小覷鐘山,可現在人尊不得不將鐘山的能力在心中再度拔高。
  在小千世界幾百年,頂多剛剛成仙吧,上次在風冢疆域也知道,他已經附庸在了別的圣庭之下,可,這才多久?祖仙做臣?
  祖仙成為他的臣子?妖孽!豈止是妖孽啊!
  一千多年的成長”已經讓他達到這個高度了?
  “人尊?”鐘山也是微微意外。
  同時,鐘山看向封印中的巨大尸體,看到這個尸體,鐘山也是神色一動。單足巨鳥?不會是那個…………。
  “鐘圣王,此尸體與我有舊,還望鐘圣王…………!”,人尊鄭重道。
  “廢什么話?都跟你說了,這個尸體,我們圣王看上了,還不滾?”,金鵬眼睛一瞪道。
  “金鵬!”,鐘山一喝。
  “在!”,金鵬臉色一沉道。
  “住。!”鐘山沉聲道。
  “是!”,金鵬訕訕不語。站到鐘山身后。
  “人尊,你走吧!”,鐘山忽然下了驅逐令。
  金鵬微微一鄂。什么意思?鐘山真的要強搶這個尸體?
  “鐘圣王!”,人尊也忽然怒了。
  祖仙,人尊未必害怕,至于這具尸體,人尊心中已經肯定要帶走了。
  “人尊!”,人尊身后的黑袍人忽然一拉人尊。
  “怎么?”,人尊頭一轉,帶出一股兇狠。
  “那邊,柏氏家族!”,那黑袍人說道。
  柏氏家族?人尊瞳孔一縮,轉而看向不遠處一座山峰之巔的一群白衣人。人尊臉色微變。
  “走!”人尊調頭帶著一群人離去。
  這一幕只無論是金鵬還是鐘山”都是微微一鄂。眾人看得出來,人尊剛才就準備要起沖突了,可是怎么忽然調頭就走了呢?
  人尊是走了,走的時候,臉上很難看。
  飛離眾人后,剛才那黑袍人古怪道:“柏氏家族?為什么會出現柏氏家族?”“柏氏家族也要出世了嗎?這天下真的要陷入混亂了?必須馬上回去,稟報神皇!”,人尊沉聲道。
  “人尊,剛才為何不出手?我們未必怕他們啊!”,又一人說道。
  “不,神皇大事未成,現在不得節外生枝,柏氏出現,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們身份!”,人尊搖搖頭。
  封印之處。
  圍觀的人們原本期待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的,可是”居然就這么不了了之了,讓一眾圍觀之人一陣掃興!
  金鵬古怪的看著離去的人尊,這一群人也太挫了吧!
  鐘山卻是看向內部的巨大尸體。
  “圣王,這或許是商羊!”一旁尸先生小聲的說道。
  “商羊?商羊尸體這么會在這里?”,落星塵皺眉道。
  尸先生又看了一眼道:“應該死了不到一天!”
  “好大一只鳥啊!”昊美麗感嘆道。
  “啊嗚!”
  封印內部,鐘山控制之下,八極天尾一口吞掉了巨大的鳥尸體。
  商羊?想到這個名字,鐘山就知道了其價值。東皇太一手下,十大妖神之一,和當初傲來海的九嬰一樣。死?即便死了,那尸體也是媲美祖仙器的存在!
  八極天尾吃完就驟然消失了。
  “圣王臣想研究一下這個封印!”,南宮勝說道。
  “看吧!”鐘山點點頭。
  這樣一來,就真的沒什么看頭了封印內的黑氣也不對外冒了”只有一群人在那里不停的查看。
  圍觀之人有著一些已經走了,還有一些不甘心的留了下來。
  這時,遠處一群白衣人終于忍不住了一般,飛落近前。
  “在下柏遠見過諸位!”為首一人非常禮貌道。
  “哦?”,鐘山意外的看看這亡群來人。
  柏遠?柏氏家族?那個連伏羲都無比推崇的家族?
  為首的柏遠看看鐘山,又看看西毒皇!
  “敢問諸位可知“太行a,,?”,柏遠問道,同時眼睛緊盯眾人。
  太行山?昊美麗等人相視一眼,就連尸先生此刻也是一臉茫然。
  “太行山?那是什么山?”金鵬皺眉道。
  眾人不知道,可鐘山知道啊,鐘山豈止是知道?這根本就是地球上的一座山峰,當然,不排除大千世界也有這種山可鐘山第一個想到的還是自己知道的那個太行山。
  雖然心中驚訝”但鐘山依舊表現很淡然。
  看到眾人神情”柏遠一陣嘆息。
  “不知諸位詢問那太行山何意?或許我們經過那座山,但不知其名,你們可以描述一下嗎?”鐘山,好奇,的問道。
  苦澀一笑,柏遠搖搖頭道:“我們也沒見過太行山,是家族前輩派我等來此”尋找知道“太行山,的兩個形貌特異之人的。”
  “兩個知道,太行山,的人?形貌特異?”,鐘山好奇道。
  “既然諸位不是我們要找的人那就打擾諸位了!”,柏遠說道。
  鐘山點點頭,并未相攔。
  或許,附近真的有個什么太行山柏氏家族的人不愿與人多談,搖搖頭,踏步離去了。
  四方的人走的也差不多了。越來越少。而那站在山腳下的黑衣男子也看了看,準備離去。
  “站住!”金鵬眼睛一瞪,身形一晃忽然擋在了那黑衣人面前。
  “祖仙?”金鵬眼睛一瞪,驚訝道。
  差點沒發現,居然有一個祖仙?
  “諸位,研究完那個封印早點離開朝歌吧!”,黑衣人語氣很淡道。
  黑衣人并未畏懼金鵬,而是神色非常淡然。
  “等等!”鐘山忽然叫住。
  雖然鐘山不知道他是誰但鐘山還是聽出了此人的口氣,好似他就住在附近一般。
  “怎么?”,黑衣人看向鐘山。臉色很冷漠。
  “請問前輩,可知大商皇室墓陵位置?”,鐘山問道。
  “大商皇室墓陵?”,黑衣人瞳孔一縮眼中一冷。
  “鄙人鐘山,還未請教前輩?”,鐘山死死的盯著眼前黑衣人。
  鐘山從他語氣和態度中忽然感覺到了一絲奇特同時看著他的樣貌,忽然想到了以前收集的一些信息。
  “請教就算了!得了商羊尸體,我不與你計較,三日內離開朝歌!這里需要安靜!”黑衣人沉聲道。
  “你知道商羊尸體?你是誰?”金鵬皺眉叫道。
  看了一眼金鵬,黑衣人沒有理會,轉而看向鐘山道:“我說的話,你聽到了嗎?”
  鐘山沒有說話,而是盯著黑衣人看了又看,最終,終于確定了一般。
  “原來是大商遺臣,鐘山失禮了!”,鐘山忽然笑了起來。
  “鐘山,你知道他是誰?”昊美麗驚奇了。這都看的出來?
  就連金鵬也是一臉驚奇的看向鐘山,真的假的?鐘山不是一直在大千世界北方嗎?這個人自己都不認識,他居然認識?
  “你識得我?”黑衣人神情微凝道。
  “大商遺臣,申公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