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86 隱身獸

一個山谷之中,一間陣法籠罩的大殿之內。鐘山盤膝而坐,修養十天前與金鵬一戰的消耗!
  緩緩睜開眼睛,踏步走出大殿!
  “鐘山,你醒了?”,昊美麗略微〖興〗奮道。
  尸先生等人快速匯聚而來。
  “嗯,金鵬呢?”鐘山問道。
  “那家伙?在那邊山上,還在生悶氣呢!自己發的誓還好意思出爾反爾,報應了吧!”,昊美麗奚落道。
  “丫頭,你說什么?”,遠處一道金光射來。
  傘鵬一臉郁悶的看著昊美麗,繼而看看昊美麗肩頭的xiǎo金龍,一臉的惋惜,那臉上悔的都鐵青了。
  “我說什么?你自己發的誓,還想賴?”,昊美麗一點不讓道。
  “你!”,金鵬氣的額頭冒出一絲青筋。
  “好了,以后金鵬就是大情的人了,美麗,你也不要總針對他!”,鐘山勸道。
  “哼,誰讓他要吃xiǎo金!”昊美麗倔強道。
  “哼!”,金鵬狠的牙癢癢的,心中不斷編排著:“早晚有一天將你們全吃了!媽的!”,“星塵,查的如何?”,鐘山問道。
  “**來不及查了,只查到四大部洲的事情,四大部洲,卅還活著!”落星塵恭敬道。
  此刻,鐘山已經徹底得到了落星塵的承認。一心一意效忠大惰。
  “卅還活著?”,鐘山臉色微變。
  接引說過,他要死、準提要死、太上要死、通天也要死!卅應談死了才對,怎么還活著?
  “是!”落星塵肯定道。
  點點頭,鐘山道:“我們暫時先離開吧,東方的事情,暫時不要管了!”
  “我們下一步去哪?回大情?”昊美麗問道。
  “嗯,不過在回去前”我們去一個地方,剛好路過!”鐘山說道。
  “哪里?”,昊美麗追問道。
  “朝歌!”,鐘山說道。
  “朝歌?”,昊美麗意外道。
  就連金鵬也意外的看了一眼鐘山。
  “原大商的朝都”去那里完成蘇妲己昔日的心愿。將她的骸骨與紂王帝辛的骸骨合葬了!”鐘山說道。
  本來這是九尾郡主的事情,可是九尾郡主急著進狐界,因此這事就落在了鐘山身上。
  “好吧,我也想去看看!”,昊美麗微微〖興〗奮。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連綿的山脈,無盡瘴氣籠罩”在山脈之中,偶爾能夠看到一些磚瓦廢墟。大量殘破的廢墟看上去極為的陰森。
  在一處山峰之巔,站著一群黑衣人。為首一身黃袍,若是鐘山在此,一定一眼認出,正是xiǎo千世界那個執掌混沌鐘的風水師“人尊,。
  “人尊,能破開嗎?”一個黑衣人問道。
  “八荒**大陣井印,很難破!”,人尊皺眉道。
  “破不開?”,黑衣人不滿道。
  “不是破不開”只是我們準備不夠充足,我們必須找到一些特殊材料才行。暫時無法破開!”人尊說道。
  “那我們這次白跑一趟了?”,黑衣人說道。
  “也不算白跑,最少我們要找的,找到了!就在這里!朝歌!”,人尊搖搖頭道。
  “好吧,我們先回去,等你找到材料,再陪你來!”,黑衣人搖搖頭道。
  “嗯!我已經在這里留下了陣勢,走吧!”,人尊點點頭。
  一群人調頭向著遠處飛走了。
  一群人走后沒多久”遠處一個林中忽然冒出來兩個人!
  這兩人看起來極為怪異,一個極胖,一個極瘦,堪稱絕配!兩人都是賊眉鼠眼,不,應該說樣貌極為猥瑣。而且猥瑣的極為個性。
  若色空是因為膽xiǎo看起來猥瑣,那二人就是樣貌〖yín〗dàng看起來猥瑣。這種猥瑣是深入到骨子里了,即便面色嚴肅,也無法遮掩那猥瑣無敵的氣質。
  胖的那個雙眼只剩一道細縫了,透射出淡淡精光,瘦的那個全身好似排骨,有些駐背。
  “féi哥”他們走了!”瘦子開口說道。
  若是鐘山在此一定會古怪的發現這話語的古怪,因為瘦子的話,和地球時河南話太像了。
  “嗯”走的就好,省得擋住我們發財!竹竿”你現在功夫練得不錯!”胖féi哥滿意的看了瘦子一眼,也是用的河南話說道。
  “那當然,féi哥!你說,我們來這個大千世界都幾百年了,到現在還沒混個神仙身份,有沒有丟咱河南人的臉啊?”竹竿問道。
  “啥河南?竹竿,我再跟你說一遍,以后不許再提地球,不許再提河南”關于我們的來歷,誰也不要說!”,féi哥沉聲道。
  “這不是只有你嘛!”竹竿用河南話說道。
  “有我也不行,以后不要說了!”féi哥說道。
  “哦,好,那我們還回不回地球了?”,竹竿問道。
  “回去干嘛?”féi哥說道。
  “我們現在這么厲害,到時帶大量金銀財寶回去,那時我就是全村最有錢的人了,到時我也買個拖拉機,帶你妹兜風,她一定會高興的!”竹竿嘿嘿的猥瑣笑道。竹竿,我可告訴你,你可不要對不起我妹!你要敢對不起我妹,我就不要你姐了,反正你姐肚子也給我搞大了!”féi哥叫道。
  “知道了,知道了!”,竹竿馬上說道。
  “嗯!以后不要再說了!”féi哥叫道。
  “可是,我們都出來幾百年了,她們還在不在了?”,竹竿有些擔心道。
  探手,féi哥取出一個拳頭大的xiǎo球,內部居然是一個太陽系的縮影。邊緣還有大量星空幻影。
  “看到不?我們家就在這里,我們就是從這里面出來的,我這些年一直看,地球轉的相當的慢我們雖然在大千世界幾百年了,可地球才過了半年不到當時告訴你姐還有我妹,我們到城里賺錢,她們肯定在家等我們呢!”,féi哥教訓竹竿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只是,féi哥,我們怎么回去啊?”,竹竿擔心道。
  “幫大鍛還在你那?”,féi哥問道。
  “在!”,竹竿取出一柄漆黑的大楸。大楸很平凡,就和老農民手中挖地的鐵瞅差不多,只是漆黑一片。
  “當年就是這個大楸帶我們出來的,回去肯定還落在它身上。收好了,別丟了!不然等發財了回不去有個屁用!”,féi哥說道。
  “好!”,竹竿馬上收好!
  “那個老家伙終于翹辮子了,我們也終于出來了幾百年了,教我們法術都沒讓我們成仙!看來還要我們自己動手發財啊!”,féi哥一臉不屑道。
  “是啊,師尊那個老家伙也是的,也不讓我們出來,外面兇險?我們可是在道上混過的,以前在那個街道,哪個不給我,不給féi哥你幾分面子!”,竹竿也是一臉不忿道。
  “嗯走吧!咱去挖寶!”
  “féi哥,我們不是神偷mén嗎?師尊老家伙也教我們偷術啊,怎么改盜墓了?”,竹竿問道。
  “還神偷mén?屁,教我們的偷術,第一次偷東西,就差點被抓到了!還是我們命大才逃出來?”féi哥不忿道。
  “féi哥,我們這樣改行會不會,多行不義必自斃,啊?”,竹竿一臉擔心道。
  “誰說的?”féi哥說道。
  “別人罵師尊時都這么說,他就多行不義必自斃了,我們會不會也多行不義必自斃啊,我有點怕!”,竹竿擔心道。
  “沒有膽量,哪有產量聽我的就是!”,féi哥說道。
  “好吧!”竹竿還是一臉擔心道。
  “地圖呢?”,féi哥問道。
  “啥地圖?”,竹竿一臉茫然。
  “就是先前偷的那個宗mén重寶啊,追了我們十天十夜,不就是那個地圖嗎?”,féi哥說道。
  “啊那個地圖啊,燒了!”,竹竿說道。
  “燒了?我擦你燒了?”,féi哥驚叫了起來。
  “是啊,不燒不專業!”竹竿說道。
  “什么不專業了,我擦!”,féi哥急了。
  “師尊不是說了嗎?偷到東西,馬上要銷毀證據,有的東西上會留下別人追蹤的法術!”竹竿馬上說道。
  “可你燒了,我們還找個屁啊!”,féi哥怒道。
  “地圖上就那一個宮殿,這還不好找?找到這就行啦!”,竹竿說道。
  “但愿如此!”féi哥說道。
  二人在朝歌所在山脈附近轉了兩天后。
  “féi哥,就是這,肯定就是這!”,竹竿指著一個土丘道。
  “這是宮殿?”féi哥無語了。
  這土丘是宮殿?連個mén都沒有啊!
  “差不多吧,附近就這一個土丘,額,féi哥挖吧,下面肯定有很多財寶!回去就能買拖拉機了!”,竹竿〖興〗奮道。
  “但愿如此!”,féi哥點點頭。
  二人取出飛劍快速用法術挖了起來。
  神偷mén先祖要是知道二人用祖傳的兩柄寶劍挖財寶,一定被氣得活過來。
  挖了兩個時辰后。
  “真有財寶,真有財寶!”,竹竿〖興〗奮了起來。
  因為土里慢慢溢出一些淡淡的青光。
  二人又用了一段時間將周圍泥土清干凈!下面是一種五色泥土,五色泥土非常堅硬,神偷mén祖傳飛劍如何挖都挖不動。
  “這什么破墳墓啊!”,féi哥氣的直跳。
  “féi哥,這有字!”竹竿叫道。
  “八荒**大陣封印,勢連天地!”,féi哥念道。
  “什么意思?”,竹竿好奇道。
  “我咋知道,飛劍不行,用大楸,帶我們來大千世界的大楸,把大楸拿出來挖!”féi哥叫道。
  “好嘞!”竹竿馬上取出那個大瞅。
  “挖開了,挖開了!”,竹竿〖興〗奮的叫道。
  “繼續挖,哈呸,老子要發財了!哈哈哈哈!”,féi哥〖興〗奮道。
  而另一處,人尊帶著一群人依舊不停的飛著,忽然,人尊身形一停。
  “怎么了,人尊!”一個黑袍人問道。
  “八荒**大陣封印,好像要被破開了!”,人尊皺眉道。
  “怎么會?你都破不開,誰還能破開?”,“走,回去!大陣有變!”人尊馬上焦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