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22 泥菩薩

沖山一一一一自一一一清醒僥二叫驚叫道。
  鐘山馬上背過身軀,有些冤屈的再度說道:“這次,還是我先來的
  鐘山不說還好,一說,原先就有些惱恨的悲青絲,瞬間小臉漲的通紅。
  快速的,從儲物手鐲內取出一套衣裳,快速穿了起來,眼中充滿了一種羞憤的感覺。
  “好了,轉過頭來悲青絲一臉羞憤的看著鐘山。
  無奈之下,鐘山只能轉過身子,看向那瞪眼怒氣之中的悲青絲。
  鐘山知道悲青絲不可能殺自己,但是,那悲青絲那神情,卻讓鐘有種無比冤屈的感覺。真的不是自己的錯。只是太巧了。
  “我希望你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悲青絲看著鐘山。心里定了定的說道。
  對于鐘山,悲青絲忽然感覺非常奇怪,因為這一刻的心中,居然興不起責備的感覺。
  看看悲青絲,鐘山也希望上天能給他個合理的解釋,這太巧了,巧合的都有些妖異了。
  有些無語的看看悲青絲,鐘山說道:“我說是巧合,你信嗎?”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鐘山馬上岔開話題道。雖然忽然岔開很別扭,但鐘山知道,現在絕對不能在這事情上糾纏。
  看看鐘山,其實悲青絲心中也清楚,這肯定是巧合,因為自己可是剛剛入開陽宗,就算有人知道自己來這里,也不可能事先做準備,頂多在這溫泉外面。而且,女子在這方面糾纏,終究不是什么光鮮的事情。
  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那份怪異,開口說道:“剛剛回來
  這時,鐘山也看到悲青絲那身已經破壞的外套?眉頭一擰。
  “你第二份證據取到了嗎?之前遇到危險了?”鐘山說道。
  “恩,對手被我解決了,只是第三份證據所在,我現在有些進不去,必須要向宗主借得一物才行悲青絲點點頭說道。對于剛才的事情,也決口不提,翻手收起了一旁的破衣裳。
  皺眉的看看悲青絲,鐘山輕輕的走了過來?而悲青絲見鐘山走來,也神情一陣慌張一般,但還是站在原處,看上去非常的倔強。
  走到近前,鐘山看看悲青絲,輕輕開口道:“取得三份證據,你什么打算?”
  “馬上離開,為我父親洗刷冤屈悲青絲鄭重的說道。
  “你不再等等嗎?最少等你達到元嬰期啊?。鐘山有些擔心道。
  看到鐘山的擔心,悲青絲心中一暖,眼中也變得柔和了起來,輕輕說道:“我等不及了,也等不了了,家父的尸骨,還受著奸人破壞,我必須盡早前往
  看看倔強的悲青絲,鐘山輕嘆了口氣:“好吧,祝你好運。”
  “恩,謝謝悲青絲點點頭道。
  “嗯,要不你繼續洗,我先出去鐘山看看溫泉對悲青絲說道。
  聽到鐘山所說,悲青絲潔白的臉上再度一紅,搖搖頭道:“不用了,我馬上去見宗主,然后和師尊道別。”
  “也好,我也要見師尊,隨你一起吧?”鐘山點點頭道。
  “你?師尊?。悲青絲疑惑道。
  “是的,此次回來,僥幸被宗主看上,收為記名弟子,以后,我也不用再稱呼你師叔了鐘山點點頭道。
  師叔?悲青絲搖搖頭道:“既然如此,你稱呼我為“青絲。即可
  “好,青絲鐘山叫道。
  悲青絲沒有說話。只是那冰傲的臉頰之上,露出一絲柔美的笑容。
  翻手一揮,十六柄云旗收入掌心,繼而收入儲物手鐲。大陣一撤,四周云霧驟然散去。
  而遠處山峰之橫。天殺緊盯溫泉山谷,待大陣撤去的一霎那,天殺深吸一口氣,正要有何感想的時候,忽然神情一窒,一種吞了死蒼蠅的感覺瞬間彌漫心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多出來一個男人?
  鐘山?他怎么在那山谷?悲青絲可是去沐浴的,鐘山怎么在那沐浴溫泉?剛才溫泉山谷到底發生了什么?天殺眉頭緊鎖,一種憋悶充斥天殺心底,同時看向鐘山,眼中閃過一股憤恨,一絲殺氣。
  但,令天殺憤怒的事情還沒結束,悲青絲那柄從來沒有男人站過的飛劍之上,此刻卻站了鐘山。
  怎么會?天殺知道,悲青絲是有潔癖的人,喜歡白,不能有絲毫玷污,而且自己的飛劍。也從來不接觸任何男人,除非生死搏殺,眼前怎么回事?她怎么讓鐘山踩在上面?
  天殺捏緊拳頭,看著二人自山谷飛走,心中充滿了涵天怒氣。雙眼也漸漸瞇起,眼中充滿了陰冷。
  悲青絲帶著鐘山。直入開陽峰,僅僅一會的功夫,就到了開陽殿前。
  也許鐘山和悲青絲的運氣太好了,抵達開陽殿時,天星子網好就在開陽殿,而且,玄心子和孤孀子,也都在開陽殿。
  鐘山走入大殿的時候,還看到了另一人,不是涅青青,而是一個。男子,男子樣貌非常彪悍,皮膚黝黑,而且,在左臉之上,還有一道崢嶸的刀疤,從左眼之處,一直延伸到嘴巴上。
  南霸天!
  南霸天回來了?
  昔日和天靈兒一起的南霸天,原先的天真模樣,現在看上去成熟了很多,特別是黝黑的皮膚,崢嶸的刀疤,更好似充滿了滄桑的感覺一樣,這一年多,對南霸天改變很多?
  南霸天原先神情非常嚴肅,看到鐘山走入大殿,卻是神情微微一緩。
  “弟子鐘山,拜見師尊。拜見師叔鐘山馬上上前道。
  “青絲拜見師尊,拜見宗主,拜見師叔。”悲青絲馬上說道。
  “青絲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孤孀子略有欣喜道。
  “弟子今天網回。”悲青絲馬上說道。
  “先天第六重,鐘山,你又突破了?”玄心子有些驚訝的說道。
  而一旁的天星子卻是滿意的點點頭。
  “是的,多虧師尊教導。”鐘山馬上說道?
  “恩,好,鐘山,我剛才檢查了一下,你現在狀態很好,按照我之前所說順序,接下來就是打通剩下的三百六十個穴竅,在以穴竅繼續灌注真元,使得體內真元充盈即可。”天星子滿意的說道。
  心子和孤孀年都看看鐘山,眼中閃過經意外,鐘心”網,二人自然無比清楚,這樣的根骨,僅僅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居然凝出了真元?這太不可思議了。
  一旁南霸天,卻是眼中閃過精光,一陣為鐘山高興之色。
  “宗主,青絲這次前來,是想向宗主借那前往狼域令牌的悲青絲對著天星子一拜。眼中閃過一絲期盼。
  悲青絲開口,眾人瞬間一靜,一個個。眉頭都皺了起來。
  “你已經收集完兩份了?。孤孀子有些感嘆道。
  “是的,師尊,還剩下最后一份。”悲青絲誠懇道。
  “唉”孤孀子輕嘆一口氣。看看天星子。
  “你要去見他嗎?”天星子好似追憶什么一般。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一絲嘆息。
  “是的,宗主。他保留父親留下的最后一份證據,也是最重要的一份悲青絲點點頭道。
  翻手之間,天星子取出一塊白色的令牌,令牌的模樣,是一個大大的狼頭,同時,這令牌之上,還散發出一種特異的氣息一般。
  輕輕摸了摸令牌,天星子忽然沉默下來,看著令牌,好似在想些什么一般。
  “鐘山。”天星子忽然叫道。
  鐘山眉頭一皺,不知天星子為何叫自己,但還是恭敬道:“是。師尊
  “十天后,你隨青絲一起去狼域。”天星子想了想說道。
  “呃?師尊”。鐘山有些疑惑的看向天星子。
  “到時,青絲會帶你去那里,見那個。人的,青絲取那份證據,而你,為我向他道歉,請他來開陽宗。”天星子深吸了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煞氣道。
  “師兄,你要請那人回來?。孤孀子馬上詫異道。
  “是的,靈兒已經長大了,但無憂的仇到今日還沒報,甚至我都不知道那仇人是誰,當年無憂雖然沒有選擇他,但是,我想他心中還是一直念著無憂的,我必須為無憂報仇,哪怕拼上我這條早不該存在世上的性命,我們都找不出兇手,只有他那奇特的能力,才能找出來,我去了,他肯定不愿見我,所以,鐘山你代我去天星子說道,同時目光漸漸轉向了鐘山。
  “是”鐘山馬上開口道。
  “鐘山是我弟子,天殺也是我的弟子,到時,你們兩個一起陪青絲去,一定要將他給我請回來天星子鄭重的說道。
  “是,師尊,弟子一定竭盡全力。”鐘山馬上鄭重的說道。
  “恩,我相信你,這最后一枚“云之精,給你,注意安全天星子翻手,又取出一個拳頭大好似白云狀的一團云霧道。
  看到此物,鐘山心中一喜,但還是非常沉穩的接過“云之精。說道:“是,師尊,不知那位前輩名諱?”
  抓著輕飄飄的云之精,鐘山翻手收了起來。鄭重的看向天星子。
  “他叫,泥菩薩天星子輕嘆一口氣道。
  泥菩薩?鐘山心中默念了一遍,最后點點頭。
  “你和霸天先去吧,青絲留下。”天星子開口說道?
  “是”鐘山馬上應道。
  “師尊,弟子告退?。南霸天對著玄心子說道。
  “恩”玄心子點點頭。
  繼而,鐘山和南霸天緩緩走出大殿。
  “霸天,你何時回來的?”出了大殿,鐘山馬上問道。臉上也露出一份欣喜。
  “我回來有兩個月了,一直不見你人。”南霸天馬上說道。
  “呃,最近凝聚真元,去焰山峰附近修煉去了。走,去我聽水榭鐘山馬上說道。
  “好南霸天也是非常爽快,馬上就答應了。好久不見。自然要好好親近親近才行。鐘山和南霸天相對而坐,桌上放著一壺清茶,二人對茗之中。
  “你說,這一年時間,你去參軍了?”鐘山皺眉疑惑道?
  參軍?當兵去了?南霸天那修為去參軍,那還不所向披靡?不對,南霸天應該進入一個運朝軍隊了?
  “恩,南面八門山八門金鎖陣,還有昊三、虬龍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不過,上次出山門后,我并沒有前往南面,而是根據師尊所說,前往了北面。在那里,我加入了大明王朝,從一個步卒開始征戰沙場。我臉上這道疤,就是在五個月前的大戰留下的。”
  “大明王朝?你能給我說一下我們所在四周的情況?”鐘山想了想說道。
  “恩,我們所在的地方,叫做天狼島,在神州的東南方向。隔海就是神州大地,對神州大地,我不是很清楚,但是,這今天狼島,我卻聽師尊說過南霸天喝了口茶想了想道。
  鐘山耐心的聽著,畢竟自己也開辟了大情王朝,必須要了解四周情況。
  “我們所在,應該是天狼島的西方,在天狼島的南方,有著三塊區域存有凡人國度,像你上次所說,你以前所在的大昆國,就是其中一處區域,那里國家都是世俗實力,威力不行,只是所在位置比較好,所以才沒有被滅南霸天想了想說道。
  “一共三處?”鐘山皺眉道。
  “是的,一共三處,你那大昆國所在六國區域,是在中央,而隔著大量山”東西各有一片區域。這是在天狼島南面的,而在北面。卻只有一片區域,而且都是強大的王朝”南霸天想了想說道。
  “王朝?。鐘山皺眉道。
  “恩,北面地界非常大,比之南面的三片區域加起來還要大出很多。一共有三大王朝,還有一個陰月皇朝,王朝的皇帝,修為最少也是元嬰期,任何一個王朝的實力,都不弱于我開陽宗的表面實力。而三大王朝,卻是合力抵擋陰月皇朝,還被陰月皇朝苦苦壓制。你知道陰月皇朝有多可怕了吧。”南霸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