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81 崩塌無相圣庭計劃

天庭大戰繼續講行著。
  又過了兩天時間,鐘山天魔淬體**的副作用也徹底恢復了,疲態在神界的滋潤下也全部消失。
  望著那龐大的黑dòng,鐘山自然無法看到內部,鐘山看不到,但孔宣看得到”鐘山偶爾看看孔宣表情,想從孔宣表情中知道黑dòng中戰況。
  可惜,孔宣神情一直不變。直到剛才,孔宣臉色一變,雙目è出一抹耀眼的青光。
  內部平衡被打破了?
  “轟!”
  天地一聲巨響。
  這一聲巨響不是來自黑dòng之中,而是天地四方。
  因為”在陰間”轉輪疆域的隱軀,此刻也同時聽到了這一聲巨響。
  一聲巨響充斥整個天地,不是四大部洲,而是整今天下,甚至包括陰間天下!
  震天巨響!繼而,天下四方都忽然被血云籠罩,滾滾血云籠罩,一股浩大的悲腔之感涌入所有人心頭。
  無數凡人跪拜而下,好似上蒼要降罰于世一般。
  甚至一些情感豐富的人,不知覺的流下了淚水,說不出原因,就是一種傷心的感覺,一種想哭的沖動。
  滾滾血云積累了一會,大量血色雨滴從天而降。
  天降血雨?越來越多的血雨落下,整今天地都變成了一片血色。
  大地之上,更是升騰起了陣陣血霧,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一絲牛角號的聲音,整今天地四方都籠罩在悲涼的情緒之中。
  這是一個令人無法忘懷的日子。
  “圣人殞落,天地同悲?”鐘山雙眼微瞇。
  四方圍觀的強者,幾乎所有人都好似意識到了這一點,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天上。
  圣人殞落?圣人殞落前,人們心里或許期待著圣人殞落,可殞落后,人們心里想的就或許有所轉變了,在人們心中,圣人都能殞落,這天地還有長生不死嗎?
  四方沉默的看著天上!一個個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遠方,天庭之處,黑dòng緩緩縮xiǎo,好似那里的戰斗也忽然告一段落了一般。慢慢的,人們看到了內部之景。
  四十九天道大陣依舊籠罩著天庭中心,透著四十九天道大陣的巨大縫隙”人們看清了內部。
  天庭此刻已經不成形狀了”雖然沒有在黑dòng中摧毀”但也支離破碎,有些耷拉下來,被其它連體建筑牽扯著才沒掉落下來而已。
  而最中心,是鐘山上次看到的那今天脈”,臨,之天脈。臨之天脈上,鴻鈞的虛影已經暗淡的看不清了。顯然剛才的戰斗”將鴻鈞印記幾乎磨滅干凈。
  彌天圣人靠在臨之天脈邊上”腳下一個巨大的白色祭壇。祭壇上符文閃動”發出耀眼的光芒。鐘山認識”因為鐘山也有”這叫天地祭壇,是天地業位達到生位之后擁有的一種天地認可祭壇。
  祭壇之上,天地業位低的人對鐘山出手,會遭到一定的天地反噬。只是反噬不大而已。
  而圣人,天地業位之,習氣位”,至尊業位,豈會沒有天地祭壇?
  眼前那萬丈大xiǎo的白色天地祭壇,就是彌天圣人的祭壇。
  彌天圣人站在天地祭壇之上”一條爬滿符文的大道籠罩彌天圣人和天地祭壇,彌天圣人衣服有些破碎”看似有些狼狽,但終賓還活著。
  周圍圍著欲帝、太上和接引!
  三大強者居然將彌天圣人bī得如此狼狽。
  這里雖然精彩”但也只能作為陪襯而已。
  另一邊才是吸引所有人目光的焦點。
  另一邊也有一個萬丈大xiǎo的天地祭壇。
  外圍”準提手執一顆色彩斑斕的大樹,看著天地祭壇之內。
  天地祭壇之內”那是孔子。
  孔子身合鴻儒大道,站在天地祭壇之上。可依舊攔不住贏一般。
  贏全身泛黑,背生一對龍骨巨翅,雙目通紅,口中支著一對血色獠牙,而他的雙手”此刻卻是強有力的chā入了孔子胸膛之中。
  時間好似在這一刻定格了一般。
  贏的確看出了鴻儒大道的破綻,否則怎么可能進入鴻儒大道之中。
  更為兇悍的是,贏居然殺了孔子?
  一個圣人,就這么被贏屠殺了?至于孔子的生死,都已經天降血雨了,沒人認為孔子還活著了。
  祖仙屠圣?
  人們心中的震撼何其強大,贏強大的形象也深深的印在了所有人心中。
  那強勢的身形。屠圣的風采!
  天地最強人,圣人?此刻不死在贏的雙掌之下?
  “師尊~!”
  遠處天際,忽然傳來一聲悲鳴!
  這一聲,好似打斷了人們震撼的思緒,幾乎所有人都望了過去。
  一個白袍男子,風塵仆仆的從遠處趕來”可趕到的那一刻,看到的卻是讓他無法接受的一幕。*淚水從雙眼中流出。鐘山認識,正是當初在咸陽戰斗的祖仙之一。
  “儒mén最弱一個祖仙,子夏!”,西毒皇說道。
  子夏,儒mé弱的祖仙,也是受到孔子傳承最多的一個祖仙,甚至有些人還發現,子夏的樣貌這些年居然漸漸和孔子年輕時很像了。
  孔子有一眾弟子,但對于子夏可謂是好的過分,法寶不會給子夏,但是,只要是改善體質的天地靈要,若只有一個,孔子絕對會子夏享用。
  就是孔子當年活著的子孫也眼紅不已。
  子夏資質只能說是一般”但卻被孔子用各種天地靈要生生的提到了祖仙。
  子夏對孔子也是感恩戴德。當初不讓自己參戰,子夏還一陣埋怨,色空替他坐鎮鴻儒圣宮,子夏〖興〗奮的沖殿而出,只為最短時間趕到天庭,與師尊并肩作戰。
  飛來的途中子夏心中好似壓著一塊大石一般,這塊大石越來越重。
  終于臨近天庭之際不好的預感終于出現了。
  天地一聲雷鳴,浩瀚血雨降落而下。
  圣人殞落,天地同悲?
  子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自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但心中總是抱著一絲期望因為兩個圣人的,不可能是師尊,不可能是的。
  飛行更快了,終于趕到天庭之外。
  看到了子夏無法接受的一件事。孔子殞落了!
  “師尊!”,子夏一聲悲鳴直沖而去。
  贏身上也是傷痕累累,不過,終于將孔子屠殺了。孔子終于死了!
  贏正要大笑之際,子夏的悲鳴喊來,身形更是一瞬間到了近前。
  此刻鴻儒大道緩緩消失了,但孔子的“天地祭壇,還浮在空中。
  贏保持著抓死孔子的姿勢,扭頭望去,子夏手執一卷春秋冊紅著眼睛沖來……,贏鼻子一皺,張口對著子夏吼了過去。
  “吼!”,這一聲吼,吼的眼前空間都是一陣抖dàng一般,恐怖的一聲咆哮,更使得了ūn秋冊出現大量裂紋瘋狂撲來的子夏更是被這一聲巨吼,喝止了,根本無法前進一分。
  “呲!”,一聲巨響,一切安靜了”贏的一根翅膀,狠狠的chā進了子夏的咽喉之處。
  “嘭!”,龍骨巨翅一展,將子夏一撕兩半。
  遠處無數圍觀的強者無不頭皮一陣發麻。
  子夏,那可是祖仙啊,就算是比較弱的祖仙,也不可能這么夸張,贏僅僅用一根翅膀就將他生撕了?
  贏?贏的兇威讓所有人都無法忘記了。
  “吼!”,低頭,贏對著面前孔子尸體一聲巨吼,繼而一口咬下不,將兩根獠牙chā入孔子尸體之內。
  “吸?”
  孔子尸體快速縮xiǎo僅僅六息的時間,孔子尸體就沒有了,被贏吸了?被贏吃了?
  甚至贏雙手上的孔子血液,也被贏的雙手吸收了一般。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是一陣窒息,太恐怖了,這個贏太、太恐怖了!
  “吼!”
  贏又是一聲巨吼,腳下忽然又出現一今天地祭壇。鐘山認識,那是“生位,的天地祭壇,自己也有。只是樣式、符文有些不同。
  贏腳下的千丈大xiǎo的生位天地祭壇,轟然落在孔子的,習氣位,天地祭壇之上。
  贏的天地祭壇是黑色的,而孔子的是白色的,贏的天地祭壇落下,詭異的融合到了孔子那天地祭壇之上。
  彼此相容,相融后產生大量不同的符文,而且,巨大的白色習氣位天地祭壇,居然緩緩的變成了墨欲之色。
  華貴、霸氣、浩瀚、強勢!
  新天地祭壇出現了!
  贏站在新的天地祭壇之上,仰天長嘯!
  “吼!”
  贏的大道轟然出現,通天徹底,霸道的推開四周一切,哪怕準提也微微退后。
  一條百萬里的墨欲黑龍繞著這個大道游動,同時配合贏的咆哮發出一聲震天龍yín。
  “昂~!”
  贏的強勢,一時無兩,周圍大量強者不知何時,詭異的跪拜而下,好似魂魄深處產生一股臣服一般。
  這一日,圣人殞落,天地同悲,孔子從今日起淪為歷史。
  而今日,同樣也是贏最輝煌的一天,屠圣!血腥屠圣!他成功了,甚至,腳下天地祭壇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個全新的,習氣位,天地祭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