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73 鐘山神威

咸陽圣都上空。
  在第二個圣人彌天出現的那一刻起,局勢再度變的復雜了起來,準提雖強,但已失圣位,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如圣人那般對天地力量揮灑自如。
  原本,多了個準提,就算不能勝孔子,也能退孔子,不說孔宣與準提聯手有多強,主要是兩人若是發起瘋來,即便圣人也定會受傷。而大千世界可是有著無數雙眼睛盯著孔子圣位的,孔子應該不會冒這個險。
  但,現在又來了一個圣人,局勢突變了。
  這時候已經是絕對壓制了!準提再無勝算。
  “準提,我彌天宮還缺一看men童子,不知你可愿意?老是老了點,可做我彌天宮的童子,我還是不會嫌棄的!”彌天圣人諷笑道。
  遠處,昊美麗倒在鐘山懷中。
  聽到彌天圣人的話,忽然“噗嗤,的笑了起來。
  如此嚴肅的場面,幾乎所有人的神經都繃緊了,全神貫注的盯著,可昊美麗的一個笑聲卻讓周圍之人為之一鄂。
  “不知這位xiao友,因何而笑?”如來看著昊美麗道。
  藍也看向昊美麗,因為這場面實在沒有什么好笑的啊。就是鐘止,也意外的看向昊美麗。
  “笑什刨”鐘山疑惑道。
  “我在笑那彌天圣人的dong府!”昊美麗再度笑了起來。
  “dong府?”
  “彌天宮?”
  想著想著,很多人都臉se微微一u。好似想笑,又笑不出,只能無比古怪的看著昊美麗。
  也有一些人并不明白。對著周圍人詢問了起來。
  “彌天宮怎么了?你那什么表情?彌天宮怎么了?彌天宮,額,米田共!”另一個人說著說著驚叫了起來。
  如來念了聲佛號,藍哈哈一笑道:“其實住在米田共中,也要有著莫大的勇氣啊!”
  藍的朗聲一笑頓時讓眾人緊繃的神經位置一松,而眾人有很多也跟著笑了起來。
  遠處,空中,彌天正在奚落著準提,忽然發現遠處的情緒不對勁沖天殿處居然傳來笑聲。
  笑聲?
  不止彌天圣人,準提、孔宣和孔子都投過來一絲好奇。因為這時候能有什么事情讓這些將死之人如此開心?沒理由啊!
  剛好轉頭之際,眾人聽到了藍的一聲大笑“其實,住在米田共中,也要有著莫大的勇氣啊!”
  聽到這個聲音,爭鋒相對的四雄忽然一陣沉默。
  真的是全部沉默住了,因為沖天殿人談論的事情和他們爭鋒相對的事情太格格不入了。格格不入到讓圣人都是為之一懵!
  彌天宮,米田共?
  孔宣、準提和孔子三人目光不知覺的轉到彌天圣人身上。
  彌天圣人周圍空間忽然微微翻騰,顯然羞怒至極。
  “找死!”彌天圣人語氣極度森寒道。
  一股凌厲的殺意直對沖天殿而去。
  “嘭!”沖天殿外,頓時掀起了強大的空間波紋。
  不知何時,藍已經站到了所有人前。
  昂首怒目,擋住了彌天圣人那有形殺氣。
  藍能成為贏的座上賓,而且是與準提同樣的第一位,可見其強勢程度,只是藍一直沒有大露身手而已。此刻雖沒有與彌天圣人jiao鋒。但其霸道彰顯而出。
  圣人又如何面對圣人,藍采取的不是逃避,而是迎抗。
  “怎么?彌天圣人敢建彌天宮,就不準人說嗎?”藍冷聲道。
  “你是誰?”彌天圣人沉聲道。
  “我是誰,你算算不就知道了?若想找我麻煩,到我朝都,我隨時恭候至于現在,你還是應對好眼前之事吧!”藍傲聲道。
  藍說完,彌天圣人馬上推算出了藍的出處,微微凝重之際,也品味藍所說的話他說的什么意思?
  “南無再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咸陽圣都上空,忽然響徹起陣陣佛音。天地四方頓時金光萬丈,無窮無盡的“田,字佛號在四面八方浮空而起。
  浩瀚的氣息籠罩頓時使得圣人的氣息都有些削弱了一般。
  咸陽百姓聽到佛音,無比內心一陣安詳先前被壓抑的感覺頓時消失,一個個居然敢于抬頭望天了。
  天空之上,孔子和彌天微微一滯。
  在準提身旁,忽然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身影,內部,站著一個略胖的少年模樣男子。男子面容極為安詳,望之有種永不磨滅的記憶。
  孔宣皺眉的看著,準提卻是對著身旁少年微微一禮道:“道兄!”
  胖少年對著準提點點頭道:“道兄!”
  “接引!”
  彌天圣人好似咬著牙齒的報出來人的名字。
  “彌天圣人,又見面了!”胖少年依舊很慈祥的笑著。
  看著彌天圣人拳頭微微握起就可以知道,此刻彌天圣人根本不想見這個接引。
  贏的一次大壽,怎么來了這么多的老家伙?
  遠處,沖天殿的賓客,先是微微一鄂,繼而露出一絲驚喜之se。
  接引?又一個前圣人,又一個前圣人?今天一天的事情,絕對是十萬年難見的盛會。接引和準提見禮,而且相傳他們在圣人時期就非常友好,我們有救了!
  幾乎所有人都是暗呼口氣。
  而此刻的鐘山卻是露出一絲不信的神se,這,這是?這是接引?他是接引?不是蘇阿佛嗎?
  看著與蘇阿佛一模一樣的面容,甚至那微胖的身形,鐘山一度陷入沉思之中。
  遠處,戰局又發生了大變。奇特的變局。
  接引,那可是比準提還要強悍的存在即便不是圣人,那也無限接近圣人了吧!傳聞莊子是最接近圣人的人可是,在這些前圣人面前,莊子還不夠看。
  孔子也沒想到局面會變的這么詭異,不但準提重生出現了,連接引也重生趕來了這?
  孔子心中涌出一股不甘,繼而看看遠處的沖天殿處。
  一轉頭之際,孔子心神一繃,兩對目光,兩對目光一直盯著自己,好似從來沒有移動過一般。讓孔子的心中不知為何為之一突。
  兩對目光,一個是這次來的最終目標“贏”還有贏那個從來沒露過真面目的下屬,鬼谷子,他們一直盯著自己?孔子設發現異常,再度將目光轉到接引身上。
  “二位,請回吧!”接引淡淡的說道。
  孔子和彌天看看這一幕,知道今天討不了好處,全力出手,二人相信有可能將接引、準提、孔宣全部殺死,可是,自己必定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加上沖天殿還要一些強勢祖仙。今天這個險是冒不得了。
  彌天圣人好似有些畏懼接引一般”最后看看接引之際,身形一晃沖天而上,消失在了咸陽。
  孔子孤木難支,只能退走,也化作一道白光,沖天而上。
  “毆!”
  咸陽圣都百姓,頓時響徹起巨大的歡呼之聲。圣人被bi退了!在咸陽被bi退了”還是兩個圣人?
  沖天殿〖廣〗場的賓客,此刻也激動異常,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沖天殿也陷入一陣喜悅之中,如來笑了,藍也再度露出了笑容。
  面孫申,更是笑的激動,自己的師祖是準提”那自己不是水漲船高?同時,心氣壯了”一些剛剛被深藏在心底的想法也冒了出來。
  無比挑釁的看了一眼鐘山。
  你鐘山怎么了?一個草根皇帝!被贏賞識又如何?我師祖是準提!有我g死你的時候。
  在孫申心中泛狠之際,遠處的孔宣、準提、接引也飛了過來。
  三人明顯以接引實力最強。飛過來之際,眾人自然給予足夠尊重。
  “鐘山,你果然在這!”接引忽然露出一絲喜悅道。
  一改先前的沉穩,好似恢復少年心xing一般,而且看到鐘山居然露出驚喜之se。
  這一幕令所有人為之一鄂。幾乎同時”所有人再度猜測起了鐘止,的身份,這鐘山太夸張了吧,接引那什么態度?老朋友的態度?
  孫申剛剛在心中想了一些針對鐘山的惡毒計劃!忽然聽到接引對鐘山的稱呼,孫申面容再度一僵。有種心臟崩潰的感覺。
  孫豐:“我@#¥%…………¥!”不會吧!”
  孫申的臉幾乎要垮了下來”這鐘山也太詭異了吧。怎么結jiao了這么多大人物?
  “你是……“……,!”鐘山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接引。
  “是我啊!”接引笑嘻嘻的說著,眼睛還眨子眨給了個暗示。
  真的是蘇阿佛?鐘山心中充滿了驚訝,真的是蘇阿佛?他怎么變成接引了?太夸張了吧,不帶這么變身的!
  “你,果然還活著!”鐘山感嘆無比道。
  “我自然還活著,你不知道我現在……,呵呵,你懂的!”蘇阿佛帶著一絲〖興〗奮道。
  看到蘇阿佛的神情,鐘山就知道蘇阿佛要說什么了,蘇阿佛平生兩大志愿,第一志愿,做一個拉風的男人,第二志愿,勾搭上道場的圣女。
  現在成了接引,這還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鐘山微微汗顏,想到先前寶象端坐的接引,和自己談著勾搭圣女的事情,一時還真有些難以反應。
  “嗯!”鐘山古怪的點點頭。
  孫申看到二人態度,心中一陣悲涼,這個仇,貌似永遠也報不了了!
  就在這時!
  “昂!”
  大秦氣運金龍一聲咆哮,龍yin一出,聲透九霄。
  這一聲拉回了所有人的喜悅,向九龍天椅上的贏。
  贏的面se微微發白”好似有著巨大消耗一般,鬼谷子卻是踏步而出,飛在空中探手一招,整個咸陽圣都頓時閃耀出十三彩的流光。
  流光流轉一會后。化為一個如鏡子般的物體落于鬼谷子手中。
  鬼谷子也沒有招搖,大袖一甩,那時空至寶藏于袖中。
  贏緩緩起身。
  “準提、藍、鐘山、如來、接引、孔宣”還有鬼谷子,隨我入沖天殿吧!”贏呼了口氣道。
  眾人點點頭。
  顯然都知道贏有話要對眾人說。
  其它人,自有李斯等人照顧。
  沖天殿內部,一個人也沒有,眾人隨著贏踏入大殿。贏也沒有登上龍椅寶座,而是轉身看向眾人。
  “哐!”大殿men轟然關上。
  讓孫申和昊美麗等好奇的人無法探查內部分毫。
  “今次一役,多謝諸位出手了!”贏首先感謝道。
  因為從頭至尾,贏都沒有出過手,僅僅是看著,因此這份感謝實實在在。
  “你坐了半天,可有成果?”藍問道。
  顯然,藍也不知道贏有什么目的。接引和準提貌似猜到了一些。眾人向贏。
  贏看看鬼谷子,鬼谷子最終點點頭,給了贏一個肯定的姿態。
  贏微微一笑道:“諸位一定好奇我先前為何一直坐著不動!”
  眾人沒有說話,認真的聽著。
  “就在剛才,配合著這件護住咸陽的時空至寶,我與鬼谷子先生一直在找著孔子的破綻!”贏鄭重道。
  “孔子的破綻?”如來嚴肅道。
  “諸位能為咸陽御敵,此刻贏若藏掖著,就顯得贏xiao人了,不錯,剛才就在找著孔子的破綻,圣人的破綻,就在剛才,我終于找到了!”贏沉聲道。
  贏說的極為傲氣!一股強大的自信悠然而出。
  眾人點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因為在此所有人都知道贏要干什么了?
  就是鐘山此刻,也是心中掀起了滔天巨g。贏要干什么?找孔子破綻為了什么?不難猜!
  為了屠圣!
  何等的氣魄!大秦居然強至到這種程度!
  大惜看來,還毒的是剛剛起步!鐘山是個懂得歸納總結的人,從大秦,鐘山看到了大情,大情還待發展”必須快速發展!
  群圣重生,大周重生,還有那個神皇,現在贏更要屠圣,這天下要大luan了!
  必須要快速發展!否則只能成為歷史塵埃。
  “望諸位與我共謀此事!”贏看向眾人道。
  眾人相互看了看。感嘆是一回事”參與是另一回事,最少此刻鐘山還是不愿參與!雖然看起來很氣魄,但是,這其中摻雜的賭xing太大了!
  屠圣不成,鐘山將遭孔子追殺,大情必遭滅頂之災。
  就算屠圣成了,大情也將遭到陽間另外八個圣人的猜忌,以大情的情形,暫時還是很難面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