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71 六道輪回

第四十四章鐘山出手(500字,求月票!)
  孔宣的孔雀翎大道一出,天地飛出無窮孔雀幻影,無比暴戾的對著孔子吼著。
  孔宣立于大道之中,冷看對面孔子。
  孔子依舊很淡然道:“難怪你敢挑戰我?修成大道了?你要知道,祖仙和圣人之間,是永遠無法逾越的,你永遠不是我對手”
  孔宣沒有繼續和孔子搭話,沒有意義眼神一凝,無窮孔雀虛影協同孔雀翎大道之勢向著鴻儒大道撞去。
  兩條大道相撞了
  “轟~~~~~~~~~~~~~~~~~~”
  兩條通天徹地的大道碰撞,形成一個超級黑dong帶,好似將天地都撕開一道巨大裂口,四周更是恐怖的震dang。除咸陽范圍,四方大地有很多地方都化為齏粉,大道的碰撞太強烈了。
  沖天殿有著一眾高手護著,因此影響不大,但沖天殿外的世界,卻完全看不清了,搖搖dangdang,分不清任何東西,黑暗之中隱約能看到一白一青兩種光線。
  整整搖dang了一個時辰左右,而四周的賓客早就瑟瑟發抖了,圣人之威,毀天滅地,太恐怖了,自己貌似和儒men站在對立面?
  一個時辰之后,天地才緩緩穩定下來。黑dong緩緩被空間填滿。
  白se的鴻儒大道紋絲不動的屹立在那里,放she出耀眼的白光,還有無盡儒道之音和浮空**散于四方。同樣,四周飄灑著大量的孔雀翎。
  孔子依舊淡然的站在空中,孔宣卻是死盯著孔子,口中微微喘氣。顯然剛才一個時辰的jiao鋒,以孔子占據上風。
  “沒有用的,你連我鴻儒大道都破不開,如何傷我?我就在這里不動,你都傷不到我,你不是我對手,回歸孔家,我讓你做長老,我們共同開辟孔家的輝煌”孔子蠱惑道。
  “哈哈哈哈”
  一身傲骨的孔宣大笑了起來,甘于人下?還是做孔子的下屬?孔宣豈會如此妥協?
  可從戰況來看,孔宣此刻的確不如圣人孔子啊
  沖天殿賓客一陣焦急,孔宣若是那么容易敗,孔子會不會轉頭來對付自己?
  鐘山轉頭對著嬴望去。此刻雖然孔宣與孔子在戰斗,而嬴可是處在混戰的漩渦中心。難道他一點也不擔心?
  此刻,嬴的確一點也不擔心,最少表面看上去太淡然了。
  淡然到一種可怕的境地,嬴沒有打算出手,而是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指頭輕輕敲擊扶手,好似在等待什么,也好似在算計什么。
  嬴身旁的鬼谷子,一直藏于黑袍之中,一動不動,看著遠處的戰斗,也好似在期待著什么。
  鐘山從二人的態度,大概已經猜到了嬴不能出手的原因,一定和眼前有關,可嬴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和孔宣一起對抗孔子?不太像
  因為孔宣明顯之前已經和嬴有過接觸,否則東海時鐘山走的也不會那么容易,孔宣應該早就到了咸陽圣都附近,可一直等到最后才出來,他們到底在等什么?
  遠處,戰斗還在繼續,孔宣剛才的戰斗沒有傷到孔子。眼神越發凝重。
  忽然,在鴻儒大道的另一邊,又出現一條天道,不,還是孔雀翎大道,內部,又出現一個孔宣。
  兩個孔雀翎大道,兩個孔宣?
  幾乎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這是什么手段?
  “忽”
  圍著鴻儒大道,再度又出現兩個孔雀翎大道。
  一共四條孔雀翎大道,內部好似有著四個孔宣一般,同樣的神情盯著中心的孔子。
  孔子沉默了下來。
  “的確好手段”孔子冷冷道。
  孔宣依舊沒有理會孔子,四個一模一樣的大道向著中心再度撞去。
  “轟~~~~~~~~~~~~~~~~~~”
  比剛才還要劇烈的晃dang,根本看不清內部分毫。
  狂暴的搖dang,讓先前的賓客又是一陣心慌,此刻很多賓客都不想趟這趟渾水了,可這時就是走也走不掉,如何走?
  好在這次雖然搖晃的劇烈,可時間僅用了剛才一半,半個時辰后,天地快速填補這里的黑dong缺口,再度暴露出戰場中的兩人。
  孔宣的四條天道再度恢復成了一條,而且孔宣身體微微佝僂,好似受到重創了一般,但臉上依舊無比兇狠。
  至于孔子,依舊站在鴻儒大道之中,但是,孔子的袖子卻破了一截。
  圣人不可逆?孔子就算沒有受傷,也被孔宣攻擊到一絲效果了。
  孔宣兇威盡顯而出。
  孔宣大大的喘了幾口氣,而對面鴻儒大道中的孔子也好似被激怒了一樣。
  “哼,冥頑不靈”
  孔子一聲冷哼下,恐怖的圣人之威輻she而開,僅僅一股氣息就讓咸陽百姓再度不敢直視,兇威之下,鴻儒大道四周頓時產生一絲晃dang,繼而,在鴻儒大道身后,忽然冒出七個天道,雖然不是鴻儒大道,但這七個se彩各異的天道也盡顯出一股浩瀚的兇威。
  孔子出手了,而一招手間,居然招來七大天道。
  七大天道的顏se和先前七se神光的有些像。
  “你居然還沒忘記孔家的本事”孔宣露出一絲狠笑。
  孔子動了真怒,七大天道轟然圍繞住了孔雀翎大道,如剛才圍孔子一樣反過來圍孔宣,浩瀚的天道碰撞,那也是極度威力的。
  大道不一定強于天道,掌握大道的人強,那是因為大道只屬于他,可以完全調配而天道是天地至道,哪怕是身合天道的祖仙也不一定調動完全。況且還有兩個祖仙身合同種天道對戰的情況。
  七大天道碰撞過來,對孔宣來說絕對是一個災難。
  看到這一幕。孔宣眼中一寒,背手一掀。
  “嗡~~~~~~~~~~~~~~~~~~”
  虛空震dang之際,又一條大道沖天而上。這是一個白金se的大道,大道一出,頓時沖開了孔子的兩個天道。
  而孔子孔子的七個天道也是微微一停。
  孔子凝重的看著這個白金大道,白金大道之上,居然透she出些許儒道氣息,還有佛道氣息,更有仙道飄渺的氣息,看似極為詭異。
  而在這大道中心,浮著一個怪物。
  一個十七臂金身法相法相頭有三目,本應該十八臂的,但有著一臂卻被斬斷一般。
  “準提法相?”孔子凝重道。
  剛才兩條天道,居然在這白金大道之下詭異的讓開了,不是這個大道太強,而是這個大道之中有著一股儒道氣息。
  準提的大道嗎?
  準提?昔日圣人。沖天殿很多賓客驚訝的看著,幾十萬年前殞落了,但是關于他的記載還是有很多人知道的。
  半佛半道亦半仙,通儒通釋是全賢。七品妙樹九品蓮,統帥西方半邊天
  這是準提圣人的描述,難怪他的大道之中有著一股儒道氣息。
  此刻,孔宣卻是臉se微變,因為,原本作為自己法寶的十八臂金身法相,此刻居然脫離了自己的控制?
  “怎么會這樣?”孔宣驚訝道。
  誰都看出來,孔宣出狀況了,可是出什么狀況了呢?
  白金大道緩緩移動,居然,居然向著沖天殿方向而來。
  “忽”
  沖天殿方向,一條白se天道沖天而上。菩提老祖忽然走出,張開了雙臂,站于天道之中。與白金大道不斷靠近。
  菩提老祖要干什么?
  所有人驚愕的看著,而如來卻是露出一副淡笑之se。
  孔宣站在遠處,看著菩提老祖和‘十八臂金身法相’慢慢靠近,甚至,準提大道和菩提老祖的天道居然合二為一了。
  “菩提老祖?”孔宣驚訝道。
  這一刻,孔子居然沒有阻止的意思,任由菩提老祖和金身法相接觸。
  一接觸。
  “嗡~~~~~~~~~~~~~~~~~~”
  白金大道一陣輕顫,繼而忽然消失不見,只看到菩提老祖和金身法相合二為一一般。
  “準提,你是準提老匹夫?”孔宣忽然驚喜道。
  菩提老祖面露痛苦之se,卻并沒有回答孔宣,周身籠罩著金身法相的幻影,好似穿了一身盔甲一樣,但臉se極為難看,并沒有準提圣人那股氣度。
  “沒有用的”孔子忽然開口道。
  孔子的聲音引去了了所有人目光。
  “準提圣人,他算計的的確jing妙,菩提老祖是他洗去記憶的‘惡尸之身’,將金身法相jiao給你,待到一定時機,金身法相和惡尸之身合體,昔日準提回歸天地,可惜,可惜啊,你將他的十八臂金身法相g殘破了,殘破一絲,都無法讓準提重歸天地,準提已經徹底成為了歷史”孔子不屑道。
  “孔丘,你以為你的算計能比得過準提?”孔宣冷聲道。
  “比不比的過,我不清楚,但是,在很久前我就知道你這十八臂金身法相有問題,曾經多次想過要找到你毀去十八臂金身法相,但,幾百年前的一次推算,讓我發現,十八臂金身發相已破,你還真是自作孽啊”孔子帶著一股欣慰道。
  孔宣看著遠處一臉痛苦的菩提老祖。
  身外那少了一個手臂的金身法相怎么也無法融入身體。
  “哼,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孔子再度出手了。
  孔子看了一眼沖天殿,冷冷道:“沖天殿?哼”
  強勢的天道直沖孔宣,天地再度晃dang了起來。
  如來馬上飛出,將菩提老祖帶了回來。外界天地頓時再度搖dang不堪,大量賓客恐怖的瑟瑟發抖。剛才孔子的冷聲猶在耳邊,孔子滅殺了孔宣就會來對付我們?
  準提被裹著金身法相之中,一臉痛苦。
  “師祖,師祖你沒事吧,你出來啊”孫申焦急的叫著。
  而沖天殿上,其它人卻是一陣焦急。
  至于鐘山卻是一陣古怪,因為那十八臂金身法相,失去的一個臂膀,就是在xiao千世界被自己砍掉的,甚至還被八極天尾吞了。
  難道準提無法回歸,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
  眾人沒看到鐘山古怪的神情。而是相互jiao談著。
  “如來,這個手臂你可能補上?讓準提回歸?”藍問道。
  “不可能的,準提圣人的十八臂金身法相,獨一無二,每一塊地方都蘊含了不同的意與形,哪怕記住昔日形狀,也補不回來其中的意與形,這或許說就是準提圣人命格的形態,補不了的”如來搖搖頭。
  “試試看吧,昔日他也在大雷音寺待過,你應該也有其記憶”藍說道。
  “盡力”如來點點頭,知道這時不是推讓的時候。
  手中一捏,大量金光匯聚而來,一個姿態極為神妙的手臂被如來捏來,緩緩安裝在那失去手臂的虛影處。
  “轟隆隆”內部菩提老祖一陣搖dang,甚至口吐鮮血。
  如來馬上將那金se手臂拿開。
  “不行,準提圣人的金身法相蘊含佛道、仙道、儒道氣息,還有各種神韻,無法模仿,我這已經盡力了,再繼續下去,可能會再傷到菩提老祖”如來搖搖頭道。
  “諸位前輩,求你們救救師祖,就算不能變成準提,也將師祖從這破法相中救出來啊”孫申焦急道。
  眾人誰不想?可這時誰有辦法?眾人一陣為難。
  “那個,我來試試”如來身后傳來一個不確定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孫申臉上一喜,眾人也是先一好奇。
  可是下一刻發現,說話的居然是鐘山
  “鐘山?你想害我師祖?你滾遠點”孫申馬上跳了起來。
  可鐘山根本沒有理會孫申,而其他人也沒有理會孫申,在眾人眼中,雖然不看好鐘山,可終究比孫申可信吧
  “鐘山,你能?”如來有些不確定道。
  自己看過那條手臂的都沒g成,你能?
  “試試吧”鐘山摸了摸鼻子露出一絲苦笑。
  看來,昔日的錯手,還要自己重新來補。
  孫申要沖上來,可被如來一抓,動彈不得。
  “如來,你放了我,放開我,他要害我師祖”孫申焦急的叫道。
  如來豈會聽他的?
  鐘山走到那斷臂之處,看了看,探出右臂,掌心慢慢聚集能量。
  鐘山能干嘛?只能讓八極天尾照著昔日的回憶,將當日吃下去的金se手臂再吐出來,所有的損耗,由剛吃下去的子路做填補。
  鐘山掌心,慢慢吐出一個手臂,但這手臂太假了,好像兩截金蘿卜,哪有手臂的形狀?甚至連手指都沒有。
  眾人看了一陣古怪,鐘山也一陣汗顏,沒辦法,當初吃的太徹底了,吐出來的不再有昔日的形狀,保持那里面的特殊能量還有‘意’與‘形’已經做到極致了。
  兩截大蘿卜,就兩截大蘿卜吧
  雖然丑了點,但終究還是昔日的東西。
  如來和藍都古怪的看著,孫申立馬就叫了起來。
  “如來佛祖,快阻止他,他混蛋,他故意的,這比你g的還要假,還要假的多,這是金身法相的手臂嗎?這就是兩段蘿卜,快阻止啊”孫申叫喊道。
  至于鐘山注意的另一方,嬴和鬼谷子,此刻二人好似并未關注準提一樣,目光依舊盯著遠處戰場,對面前不聞不問。
  鐘山g的這個手臂也太假了,假的慘不忍睹。
  就是在另一邊的賓客們,此刻也是翻翻白眼,看看準提法相的其它手臂,哪個像你這樣的?兩個蘿卜?這要是法相手臂,將我眼珠子摳出來。
  人們開始相信孫申的話了,這鐘山是故意的難道為了當初圣尸山菩提老祖抹了鐘山面子?所以故意報復?
  “鐘山,這行不行?”昊美麗也好奇道。
  昊美麗很想告訴別人鐘山無所不能,可這形狀太假了,昔日鐘山和孔宣戰斗時,昊美麗也看了,當時那一個捏著蓮花指印的手臂,鐘山這兩段蘿卜能成嗎?
  “鐘山,你這是?”如來也古怪的問道。
  “全當試試吧”鐘山說道。
  “不能讓他試,他要害師祖”孫申驚叫道。
  可誰要孫申名頭在如來眼中太弱了呢?縱是鐘山拿出兩個蘿卜,如來也并不阻攔。
  外界轟轟烈烈的戰斗已經沒人看了,而是全部盯向鐘山手中的金蘿卜。
  看著鐘山緩緩將那金蘿卜靠在斷臂虛影之處。
  孫申已經死心了,只能怨毒的看看鐘山。
  人們也想到了菩提老祖的悲慘命運,如來g的那么像的手臂都讓菩提老祖重創,鐘山g的這什么玩意?還不將菩提老祖搞死了?
  “咔”
  幾乎所有人都在面部一僵。因為鐘山造出的那蘿卜,與斷臂處完美的銜接了。
  一聲脆響,jing致無比的金身法相上多了一段彎曲的蘿卜手臂。
  那樣子要多別扭有多別扭,可就這蘿卜銜接上以后,內部菩提老祖頓時臉se紅潤了起來,巨大的金身法相忽然間收縮入菩提老祖體內
  成了?
  孫申有種吐血的沖動:“我@#¥%……※*”。
  如來微微意外,看看鐘山又看看菩提老祖。
  而藍卻一直笑看著鐘山,眼中閃過一縷縷的jing光。
  “呼”
  無窮金se、白se的光芒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嘭”
  先前的白金se大道,沖天而上,頓時將沖天殿附近搖dang的天地震懾住了一般。
  天地為之一定。
  遠處,相爭的兩孔,此刻也詭異的戰斗一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