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70 王的王

“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孔家,在你手中已經家不成家了,這也是我今天出來的目的!你!不配做家主!”孔宣正視孔子喝道。
  你!不配做家主!
  一句話,道明了孔宣的來意,孔宣要重奪家主之位。
  咸陽百姓,此刻已經有著一些能抬頭了,看著空中那綠衣男子,無不露出崇敬之se,圣人本是天地最尊貴的人,受天下膜拜,但對大秦人來說卻并非如此,最少鴻儒圣人很不受大秦人的待見。
  心理上,咸陽百姓偏向了綠衣男子。
  綠衣男子是誰?孔宣!
  讀過歷史的人都知道,孔宣是誰?昔日天下兇人,敢與圣人爭鋒,歷史的評價有這么一句:------------------
  孔宣傲骨天成,志向遠大,贊之曰:天下雖大,其一人可往!
  -----------------
  天下雖大,其一人可往?這是何等的傲骨,何等的氣魄?
  除卻圣人之后,孔宣早已成為天下大量強者的榜樣,即便大秦賓客之內,都有無數人崇拜孔宣。
  現在,這個孔宣再現了,一現身,就定攝秦儒紛爭,現在更是與鴻儒圣人爭鋒。
  梟首級的人物,其名頭絕不下于任何一個圣人!
  闊別幾十萬年,這個孔宣再現了,與鴻儒圣人爭鋒,又將會是什么樣的場面?一些人甚至激動的有些顫抖,這樣的斗爭,比之先前祖仙之戰更有看頭。
  “我就是孔家家主,大膽孔宣,你敢顛覆孔家?我可以孔家家規現在逐你出men!”孔子沉聲道。
  “哈哈哈哈!”
  孔宣仰天長嘯,繼而頭一甩,帶著一股兇狠的看向孔子。
  “逐我出家men?哼,圣人又如何?孔家已成為你的棋子,你不配做家主,四老叟,你們說是嗎?”孔宣扭頭看向四大長老。
  孔宣這是要四長老配合,廢了孔子家主之名。
  四大長老相互看了看,眼中看出一絲為難,但也沒有拒絕。
  孔子看了一眼四大長老,淡淡道:“孔家昔日衰落,到我手中才揚名天下,大千世界誰不知孔家?我將孔家推向了高峰,我當之無愧,至于這個前家主,為了顛覆家族權利,禍luan孔家之心,四大長老,你們是不是有義務廢掉這個孔家叛逆?”
  孔子看看四大長老,四大長老眉頭越皺越緊。
  其它孔家子弟自然無法開口,因為他們沒有資格,哪怕已經貴為祖仙,現在也沒有資格。
  四大長老飛到了一起,四人隔絕聲音,相互jiao談了起來,而且jiao談的好似還極為激烈一般。
  一炷香后,四人好似達成共識了一般。撤去隔音結界。
  四人面se略微復雜,看了看孔宣,又看了看孔子,一時不知如何開口一般。
  另一邊,儒men宰我一臉焦急。等候眾人談話結束好cha口,可此刻好似終于等不住了一般。
  “師尊,快,快救子路,就是那個鐘山,子路被鐘山的寵獸吃了,再不救,子路就真的死了!”宰我焦急的喊了起來。
  宰我一叫,鐘山頓時成為四方焦點一樣,幾乎所有人都忽然看向了鐘山。
  孔子也對著鐘山方向看了一眼,一眼看來,即便鐘山的心志,也不覺一突,圣人之威不可xiao覷,僅僅看一眼,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而這時,另一方天空中。
  孔宣正在等待孔家四大長老的話,忽然被宰我打斷。
  孔宣眼中一怒,頭一甩,投過去一股兇狠的目光。
  “我孔家說話,有你儒men弟子cha口的資格嗎?”孔宣狠聲道。
  孔宣一說,四大長老也投過去厭惡的神情。在四大長老看來,孔家永遠是不變的主,儒men只是次,現在孔家談論家主之位的問題,如此大事,可謂是孔家重中之重,可一個儒men弟子就敢不當回事的打攪?他儒men真當我孔家是一個分支了?其心可誅!
  四大長老也都投過去憤怒的目光。
  “我,這,你們談話,可我師兄就要死了!”宰我鼓起勇氣的反駁道。
  在宰我看來,有師尊在這里,誰也不敢放肆。必須要救出師兄。
  “你叫什么?”孔宣雙眼一瞇道。
  “宰我!”宰我鼓起勇氣道。
  “成全你!”孔宣寒聲道。
  孔宣說完,大袖一甩之間,一道五se神光沖刷而去。
  至于四大長老,此刻卻是忽然統一的擋在了孔子面前。
  “嘭!”
  宰我被孔宣的五se神光沖刷爆體。
  太狠了,在孔子面前也敢殺儒men弟子?
  宰我至死也不相信自己會死,師尊面前,自己會死?
  四大長老擋住了孔子。孔子沒有妄動。
  孔子心里清楚,是自己的弟子剛才不懂規矩,甚至引怒了四大長老,四大長老更是親自擋在自己面前,一旦自己出手,就徹底坐實了放棄孔家、成全儒men之事。四大長老也就徹底回歸孔宣麾下了。
  孔子忍了下來。
  可這一幕帶來的震撼卻是驚天動地。
  無論是誰,此刻都愕然的看著這一幕,孔宣當著孔子的面殺了宰我?
  這孔宣太囂張了吧!
  就是一眾儒men弟子,此刻也是驚怒莫名。先圣為什么不救宰我?為什么?
  坐在最后面的se空看著這一幕,也是眼睛一瞪,心中想著:“兇人、兇人啊,這家伙太霸道了吧,當著孔子的面也敢殺儒生?也是,誰讓宰我那家伙名字起的那么欠揍,宰我?你這不是自找的嗎?那感覺越來越重了,必須盡快想辦法逃出去,一定要快!”
  孔宣是故意殺宰我的,也等待孔子出手,但孔子沒有出手,忍了。
  孔宣轉頭看向孔子,這孔子果然能忍。
  “四老叟,你們說吧,今日之事,你們是什么態度?”孔宣沉聲道。
  “四長老,你們說!”孔子也點點頭道。
  這時,先前一道七se神光刷退如來的那個長老站了出來,看了看孔子,又看了看孔宣道:“孔家昔年為報帝俊人情,家主為奴入殷商,當時孔家還未彰顯于天下,孔宣,乃是患難之家主!你們的恩怨,我們暫且不提,孔丘,執掌家主位后,孔家明顯強盛了很多,有恢復上古孔家的風采,雖然在儒men和孔家之間還分不清主次,但不可謂是強盛之家主!”
  這位長老說的還算中肯,患難之家主!強盛之家主!孔家到底需要哪個?
  一個為家族忍辱負重,一個帶領家族強盛壯大,若沒有對比,無論誰都有資格做家主,可此刻,四大長老一陣為難。
  “放棄你們誰,對孔家都是損失,但,家不能有二主,我們四老叟最終決定,遵循孔家古法,保存孔家實力,你們二人不得再借助家族一絲力量,彼此相爭,優勝劣汰,最終回歸家族,重掌家主之位!”那長老說道。
  優勝劣汰?彼此相爭?看似公平,但孔子是圣人,孔宣爭得過孔子嗎?可這是孔家的規矩,爭不過也只能是你沒本事了。
  “二位可有異議?”那長老問道。
  “沒有!”孔宣很灑脫道。
  “我也沒有!”孔子終于等來了這句話。
  “那么請孔丘家主先將孔祖權杖jiao予我等四人,待日后在還于家主!”那長老鄭重道。
  孔子點點頭,探手將權杖jiao給那長老。
  “孔家子弟聽令!”那長老手執權杖道。
  “是!”其中五名祖仙道。
  “今日起,孔家家主之位懸空,孔丘、孔宣誰也不得調度你們,直到重歸家族!”那長老道。
  “是!”五名祖仙馬上應道。
  遠處,鐘山一直看著,強勢的家族,這才是強勢的家族,一個孔家十名強大的祖仙還有一個圣人?
  果然不愧為天下頂級家族之一。
  “隨我回家!”四大長老道。
  “是!”
  孔家,除了孔子和孔宣,盡數離去,此刻,眾人也知道,他們最好是離去,否則接下來場面很難不參與。
  孔宣一直注視著孔子。
  “孔宣,你好大的本事!”孔子沉聲道。
  說話之間,孔子周側,鴻儒大道通天徹地,天地白光大放,比之先前眾儒生形成的鴻儒大道強出了百倍不止,天地四方升騰著浩瀚的儒道經文。
  大量儒生快速退開,至于se空,此刻更是拔腿就跑,他不是找個地方觀看,而是離開咸陽,越遠越好,轉眼跑沒影了。
  “yin~~~~~~~~~~~~~~~~~~!”
  孔宣也是一聲長鳴,長鳴之下,一條通天徹地的青se天道乍現,孔宣的天道。
  正是昔日鐘山在東海所看到的那一條。
  “yin~~~~~~~~~~~~~~~~~~!”
  孔宣又一聲長鳴,青se天道陡然變形,龐大的青se天道之上,忽然間冒出一根根的孔雀翎,將整個天道都包裹了一圈一般,天地四方更是飛舞出浩瀚的孔雀虛影,每個孔雀虛影的背后,都有五彩孔雀翎,樣子更是極為兇悍。天地四方青se一片。
  孔宣盡顯其兇威。
  孔雀翎大道?
  遠處鐘山皺眉猜測著。孔宣的這個天道,也是形成了屬于他自己的大道?孔雀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