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69 骷髏族叛逆


  是嗎?四老叟,你們忘記孔家的規矩了嗎?
  一聲響起,四長老面容微變。
  先前七se神光刷如來的那長老忽然停下了繼續向前。
  四個長老臉上閃過一絲不信”繼而轉為一股復雜。
  “呼!”戰場中心,忽然憑空多出一綠袍男子。
  一身傲氣,傷勢痊愈的孔宣,忽然出現在所有人前。
  孔宣的忽然出現,使得四方戰場陡然一止,好似約好的一般,無論是儒道大賢,還是大秦將領”無論是藍還是對方的祖仙!
  一時間,孔宣好似成為了主角,聚焦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藍眼中閃過一絲晶亮,淡淡一笑,大袖一甩之間,帶著兩個下屬回到沖天殿廣場。
  如來看到孔宣,也是微微點頭退了回去。
  大秦一眾將領看著這一幕”好似先前就得到贏的安排一樣,盡數回到沖天殿廣場。
  咸陽圣都的百姓都沸騰了,這是什么人?僅僅露個面就鎮壓了兩方大戰?
  一眾儒men弟子,有著大量皺眉凝視孔宣。
  四大長老復雜的看著孔宣,不知道如何開口。
  孔宣的身份,注定了成為此刻焦點,孔宣沒有理會什么一眾儒道大賢,也沒有理會那什么鴻儒大道。而是看向四大長老!
  “四老叟”你們到底是孔家的長老,還是儒men的長老?”,孔宣寒聲道。
  四老叟頓時露出一絲慚愧之se,在孔宣咄咄bi人的氣勢下,居然不知如何應答。
  “四大長老,見權杖如見家主救出乎路師兄,你們聽到了嗎?”宰我焦急的叫道。
  孔宣頭一甩,瞪過去一股極度兇狠的目光”兇狠的目光一掃”宰我頓時如墜冰害。
  “家、家主!”先前飛出的那個長老面se有些復雜道。
  家主?孔宣是孔家家主?那宰我手中的家主權杖是怎么回事?
  幾乎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那長老。
  “我們以為你死了呢!”,那長老面se難看道。
  “認為我死了?家主權杖就可以隨便給人?”,孔宣冷聲道。
  四個孔家長老顯然還處在躊躇之中”剛才這個長老認了孔宣,可另外三個卻絕口不提。
  “你們就可以忘記孔家的規矩了?”,孔宣質問道。
  在孔宣bi迫之下,四大長老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我看,忘記孔家規矩的是你才對!”,虛空之中,忽然響徹一聲炸響”通天徹地的鴻儒大道頓時一散”繼而在另一個方向,無盡白光籠罩之下,出現一個身穿儒袍的男子。
  男子看不清面容,但只要看到他,就好似有種無法抗拒的壓迫一般。直接壓在了所有人心底,咸陽百姓無不低頭,不敢直視。
  無盡的浩然正氣從此人身側散向四面八方!
  “拜見師尊!”
  “拜見先圣!”,儒生們頓時恭拜而下。
  遠處沖天殿”鐘止眉頭一挑。這人”是孔子?
  孔宣居然將孔子bi出來了?
  探手一招,宰我手中的權杖落在了孔子手中。孔子看看下方被護著的咸陽圣都。
  “時空至寶護百姓?贏,你還真是寶物眾多啊!”,孔子淡淡道。
  贏沒有說話,僅僅是看著。甚至神se都未動一下。
  孔宣看著孔子,神se微冷。這今后輩,此刻已經成為了圣人?
  “家主!”先前不肯叫孔宣的三名長老”此刻對著孔子叫道。
  家主?兩個家主?
  “孔丘”你也配做家主?”,孔宣冷聲道。
  “執孔祖權杖者,即為家主,你難道忘記孔家規矩了嗎?”,孔子終于開口了。
  孔宣冷冷的看了一眼孔子”又巡視了一圈四大長老。
  “四老叟,你們也這么認為的嗎?”,孔宣冷聲道。
  四大長老一陣沉默,不知道如何開口。
  ……哼,我不在期間”孔家已經不成樣子了,到底還是不是孔家了?孔家”現在成為儒men的一個部men分支了吧!”孔宣冷聲道。
  孔宣說完,四大長老頭猛一抬,孔家的驕傲是四人誰也不會拋棄的”可孔宣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四大長老也不是笨蛋,孔宣的話,讓四大長老好似意識到了什么。可又不愿承認。
  “孔丘先前沒來”一個儒men弟子”就能命令你們?那幾個孔家祖仙也就算了”你們是誰?你們是孔家四老”什么時候一個儒men弟子也能命令你們了?我不在的這些年,孔家已經忘記昔日驕傲了嗎?只剩下儒men在你們面前坐大了嗎?”,孔宣寒聲道。
  四大長老面露愧se,繼而狠狠的看了一眼宰我,繼而孔宣近處的長老搖搖頭道:“今日是特殊!也是第一次。”,“特殊?第一次?我今日若不來,還有第二次第三次,今日開始,你們就準備踏入儒men了?還四老齊聚?”,孔宣怒聲道。
  話間,孔宣冷冷的看了一眼孔子。
  這時,四大長老也忽然明白了,為何孔子讓他們一定要來,哪怕來原來是bi迫他們下投名狀的?
  孔家,儒men?
  到底哪個大?
  四大長老豁然一驚,一起看向孔子,帶著詢問的目光注視孔子。
  “我是孔家家主,我也是儒men之主,有分別嗎?”孔子沉聲道。
  “笑話,沒有分別嗎?孔家,永遠只有孔家,儒men再大,也只能是孔家分支”你孔丘再大的本事,哪怕貴為圣人,你也是孔家的一份子,僅僅是孔家一份子!”孔宣怒斥道。
  孔宣說完,四大長老點點頭。
  儒men、孔家?必須以孔家為主。
  孔子看著孔宣道:“我承認你是上代家主,但是,你不要忘了孔家規矩,我才是孔家家主,孔家我最大,除非你不再是孔家之人!”
  孔子這是要將孔宣逐出men外。
  四大長老一時不知道說什么。一個是上代家主”一個是現任家主,不好long啊!
  “家主權杖”是誰給孔丘的?”孔宣冷視四大長老。
  “我們商量后給的,當時,當時我們以為你死了,而孔丘成為了圣人,在孔家無論是地位”還是天下影響程度,都達到了巔峰,為了孔家的強盛,我們將權杖給了孔丘!”近處的那個長老想了想道。
  “我當初為何將權杖給你們?又是如何jiao代的?”孔宣冷聲道。
  “孔家因為欠昔日天帝,帝俊,的恩惠,為了還“帝俊,的人情,答應以家主之身為奴護住帝俊后裔,盡心盡職保護大商,直到帝俊后裔的運朝氣數盡了為止”當時您任大商金ji嶺總兵,大商覆滅”紂王帝辛身死的那一刻起,我孔家對昔日天帝帝俊的恩也算還盡了。家主前往大商為奴之前,將家主權杖jiao與我等四人,讓我等四人守好權杖,等候家主還恩歸來!”一個孔家長老慚愧道。
  “你們還記得?你們怎么做的?我離開后,孔家給你們搞成什么樣子?已經淪為宗men分支了?嗯?”孔宣眼睛一瞪道。
  昔日家主的壓迫是巨大的”孔宣一語畢”眾孔家長老一陣慚愧。
  “孔丘畢竟是圣人”而你當時的確沒了消息,被無數強者追殺,我們都以為你死了!否則,我們也不會……!”靠近的那個長老xiao聲的說道。
  “圣人怎么了?圣人和孔家比起來,哪個重?哪個大?我孔家以前沒出過圣人嗎?”孔宣喝道。
  孔宣不停的訓著四大長老,而四大長老此刻也好似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任憑訓斥”可孔宣最后一句話,卻讓所有人為之一驚。
  孔家以前出過圣人?不可能吧,為什么我們不知道?
  看了一會”孔子開口道:“你還記得孔家之事?孔家規矩,你也忘了?先家主生死不明,四大傳承長老另命家主”沒有過嗎?以前有過,現在也一樣”孔家的規矩,受四大傳承長老任命,執家主權杖者就是家主,孔宣,你想違背孔家規矩?”
  孔子原先一臉慚愧的四大長老,臉se微微好看了起來。
  孔宣冷笑的看向孔子,搖搖頭道:“對于孔家家主,我本也不介意,畢竟誰讓我失蹤那么多年呢?另換家主,我也認了,甚至就在數百年前”我心里都承認了你這個孔家家主,可是,可是我萬萬沒想到”你是如此城府之人!”
  孔宣說完,四大長老皺皺眉頭,一眾儒men弟子怒目相向,污蔑孔子就是與他們為敵。
  孔宣根本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孔子道:“我萬萬沒有想到”我昔日被大量強者圍攻,居然走出自你的手筆,甚至,我的多次行蹤,都還是你暴露的,若不是為了不連累孔家,我斷絕了和孔家的聯系,我現在或許已經徹底淪為歷史了。那時,你蓄謀孔家家主之位已經很久了吧!”
  “什么?”孔宣近處的長老眼睛一瞪,不可思議道。
  四大長老不可思議,一眾祖仙中,處了兩名是儒men弟子,其它都是孔家祖仙,此刻也一個個露出震驚之se。
  老家主是被新家主謀害的?
  “胡說八道!”孔子冷聲道。
  “我知道你不承認,我這里有你弟乎乎貢的口供。你瞞不了多久的,天機已漏!”孔宣沉聲道。
  探手取出一些卷軸還有yu簡,拋給一眾長老。
  一眾長老看了看之后,一個個臉se微變。
  孔子并沒有搶奪,因為搶奪就是毀滅證據,就坐實了迫害孔宣的事實。
  “yu加之罪、何患無辭,原來上代家主也是這么令人失望!”孔子淡淡道。
  孔子依舊很從容,很不屑。
  看到孔子的態度,一眾長老一陣mi惑。
  “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孔家,在你手中已經家不成家了”這也是我今天出來的目的!你!不配做家主!”孔宣正視孔子喝道。
  你!不配做家主!
  一句話,道明了孔宣的來意,孔宣要重奪家主之位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