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64 天下大勢

鐘山的神界之中!鐘山踏在滾滾而動的大地之上,看著遠處的一切。
  大地滾滾而動”那是大地在不斷的凝實,每動一分,就更〖真〗實一分。神界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空,天罰之眼四周黑氣彌漫,恐怖的習氣,瘋狂的被天罰之眼吸收,借著這些習氣”天罰之眼仿若感觸到了天道一般,將天道的雛形快速復制。
  大千世界三千天道!
  轉眼間,神界已經出現六十今天道雛形了。僅僅只是雛形,但,就這雛形之中,仿若有著浩瀚之威一樣,磅礴浩大。驚天動地!
  整個神界都在轟隆隆之中不斷夯實。
  外界,天空的紅云越來越強,越來越厚,給咸陽圣都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恐怖的氣息壓的人們有種喘不過起來的感覺,整個咸陽此刻都是靜悄悄的。如來佛祖鼻淡然對天下的神情,有了一絲抽動。
  菩提老祖抬頭望天,眼中閃過一絲憂慮。
  藍看著鐘山,眼中的好奇越發濃郁。
  贏”露出一絲淡淡的苦笑。知道鐘山會特別,怎么也沒想到會特別成這樣?這么大動靜,今天可是自己大壽啊!
  贏的旁邊忽然多出一個黑袍人。
  “圣王,這是?”黑袍人露出一絲驚訝道。
  “先生?驚動你了,恢復的如何了?”贏開口問道。
  “差不多了,先前發現天地異變,我還以為開始了呢,顯然我多慮了!”黑袍人微微一禮。
  說完,黑袍人消失在了原地。
  天空紅云之上,恐怖的煞氣慢慢的聚焦到了沖天殿〖廣〗場,仿若絕世妖孽就在這里一般。
  紅云之中緩緩冒出一絲絲的紫氣。
  看到這紫氣,贏、藍、如來和菩提都凝重了起來。
  “這是?鐘山不會驚動“……”“!”如來露出一絲擔憂道。
  “嘭!”鐘山四周黑氣一散再度暴露出鐘山身形。
  黑水池沒有了,九道十三蓮也沒有了。黑氣,鐘山也停止了繼續吸收。不是鐘山不能吸收,而是不敢了,天威降臨之際紅鸞粉蓮陡然變為深藍之色,大兇!
  鐘山斷然中止天罰之眼的繼續吸收。六十今天道雛形,鐘山已經很滿足了,強大,也要有命去承受才行。
  出了神界,鐘山就感受到天威的浩瀚,那股毀滅氣息直逼心田。鐘山一陣心有余悸。
  天空,無窮無盡的紅云就要準備降罰之際,忽然,那絕世妖孽的氣息沒了?
  紅云不甘中,在天上盤桓了好一會,才緩緩悄蕪而鐘山發現,沖天殿處,幾乎所有普通賓客都盤膝而坐,一個個頭上冒出豆大的汗水顯然被紅云壓迫壓出來的,太恐怖了。
  至于南宮勝等人,有著贏護著,沒有什么大礙。
  只是此刻,無論是如來、菩提、藍還是贏,都略微古怪的看著鐘山。
  那神情,真的很古怪四人應該早已達到寵辱不驚的程度了,可見到鐘山依舊一副看不透。鐘山渾身就好似一個謎一樣。
  至于菩提老祖身后的孫申”此刻孫申面部一陣抽搐,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來對待鐘山。鐘山走了回來,對著贏道:“鐘山剛才讓諸位擔心了!”
  何止是擔心啊!這簡直就是胡來。
  當然贏的氣度也是極為廣闊的,搖搖頭笑道:“鐘山,你還真是每次出現都弄出點驚天動地剛才,你差一點的就引來天數之罰了!”
  天數之罰!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一眾座上賓不得不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何為天數之罰?當年群圣殞落,就是天數之罰!
  天數之罰,那要作多大的孽啊!
  眼前鐘山作孽,有那么大嗎?若是沒有,剛才那是怎么回事?尋常修者可以看不出剛才的情形,可在座的四大梟首豈會看不出來?如來佛祖看不出來?贏看不出來?都看出來了,就因為看出來了,才對鐘山剛才所作之事產生了極度的感嘆和好奇。()他剛才干什么了?
  習氣籠平,眾人并未探出內部分毫,可鐘山愣是在眾人眼皮地下做出如此大孽之事。
  做完了,在拍拍衣服,好似什么事也沒有一樣。
  盯著鐘山,眾人不停的巡視!唯一的不同,就是鐘山修為又漲了。的確被無盡習氣籠罩,漲個修為并不難。誰也不知道那是八極天尾吞了十三品白蓮。
  大仙八重天!
  可就是這個大仙境才讓眾人無比糾結,大仙引動天數之罰?要是在以前”眾人絕對嗤之以鼻,能觸摸到天數層次的,無不是祖仙中的超強者”可就這一個大仙做到了。
  眾人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天數之罰?”鐘山也豁然一驚,難怪剛才紅鸞粉蓮顯示大兇之相。
  〖廣〗場之上,來賓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四周再度恢復天青云淡,一個個暗呼口氣,再度看向鐘山之時,無不一陣心有余悸。
  同時,在心中給鐘山打了個危險人物的標簽!
  鐘山也沒想到會發生這么大的轟動,可相比自己得到的好處,哪怕再來一次,鐘山也絕對毫不猶豫的對習氣繼續吸收。
  緩緩坐下來,身后臣子再度一陣恭敬。
  “鐘山,你剛才好厲害!”昊美麗小聲的對著鐘山贊揚道。
  鐘山微微一笑,不以為意。
  場面再度恢復到之前,可此刻,人們再也沒有了先前的心情!
  此刻”不止咸陽圣都的百姓與客人驚嘆”在咸陽圣都之外,一個山谷之處”同樣也站著一群白衣人。
  這群白衣人同樣露出驚訝之色。因為有些人已經看出了剛才的玄妙。
  為首一個,若是鐘山在此,一定會一眼認出”居然是數月前陰間相斗的祖仙子路,儒門子路。
  子路一身白衣”被鐘山砍掉的一條臂膀,居然再度長了起來。
  在他旁邊,還有一臉勉強的色空。
  子路望天,看著劫云緩緩消失的。心中同樣掀起驚濤駭浪。
  “這是?”子路眼皮跳了跳。
  “師叔祖,這是怎么了?”色空問道。
  “天數之罰”到底誰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連天數之罰都差點引來了!天數之罰上次出現,就是七圣殞落”這次又是怎么回事?咸陽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子路充滿好奇。
  “這個,師叔祖,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回去吧!”,色空又拖后腿了。
  因為色空的敏感,讓色空再度感受到了極度威脅。
  “回去?回什么去?我儒門可是為了這次謀劃幾乎傾巢而動,四方大陣都要布置好了”這時候回去?你瘋了?況且根據來報,鐘山更是抵達咸陽。你不要報仇嗎?”子路沉聲道。
  “啊?鐘山又來了?”,色空臉色大變。
  “怎么了?”,子路沉聲道”顯然對于鐘山也充滿了怨恨。
  色空看了看子路,對著子路道:“師叔祖,兩次了,你還沒看出來嗎?”
  “看出什么?”,子路沉聲道。
  “那鐘山就是一個妖孽,天下最大的妖孽”誰要找他麻煩,他就馬上成為對方的命劫,你不知道,在小千世界的時候,那時候鐘山才元嬰期?或者合體期?反正修為弱的如渣,可就那修為,生生的將一個圣地玩死了”那極樂凈土也只是剛剛和他作對啊,還有,師叔祖,你呢,你兩次見到鐘山討得了好?”,色空為了遁走直接將話說穿了。
  “混賬”孔家,孔家怎么出了你這個慫貨,聽到鐘山名字就嚇成這樣?你以后不修行了?不戰勝心魔”如何成長?還有你父親的仇不要報了?”子路怒道。
  “我,我不想報了!”色空小聲的說道。
  “………………………………!”,子路要被色空氣瘋了”慫貨,從沒見過這么慫的人。
  “不管如何,你都不許走”你要知道這次的意義,還有,鐘山必死,大秦必滅。儒門,還有你孔家,這次可是拿出了絕對力量,滅咸陽,那是易如反掌!”子路喝道。
  “你兩次殺鐘山前”不都是覺得易如反掌嗎?”色空小聲嘀咕道。
  子路現在充滿了糾結,眾師兄師弟分派人手之時,怎么將這個慫貨分到我這邊來了?
  “這是師尊的決定,你若是覺得可以違背師尊的命令,那你就走吧!”子路冷冷道。
  子路的師尊,也就是鴻儒圣人,孔子。
  “啊?”,色空臉色微變。
  “原來,原來是……,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走了,師叔祖!”,色空臉色緩和了下來。
  針對咸陽的一次陰謀。
  不止色空這里”咸陽四面八方的地方,都慢慢聚攏了儒門弟子,一次儒門與大秦的針鋒相對,即將拉開了!
  咸陽圣都,沖天殿!
  宴會繼續,眾座上賓也緩緩煉化了各自的十三品白蓮,就連昊美麗雖然沒練好,也能夠保存了起來,十三品白蓮也就此揭過。
  觥籌交錯”大宴在各懷心思中繼續了下去。
  一直到了傍晚時分。在所有人都達到慶賀巔峰”四方喧鬧之際。
  慢慢暗淡的天空忽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聲音很洪亮,好似通過法力發出,一經響起,傳透整個咸陽圣都。喧鬧的咸陽圣都,在這一瞬間忽然靜謐的針落可聞。
  因為誰都知道,大秦與儒門有著一股敵對的仇怨,而這是一聲“子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