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59 肥哥與竹竿

在大秦,圣王嬴至高無上!
  圣王之下,就是權傾天下的左丞相和右丞相了。
  這二人高高在上,甚至大秦很多官員都沒有幸見過真人,只是在各路關碟中有二人的影像而已。
  而這幾個月下來了,兩個丞相從來沒有出現在人前,也沒有親自接見過哪個貴賓,因為即便是貴賓,也不足以二人任何一個親自來接。
  由于帝王權術的緣故,兩個丞相雖然權傾朝野,但并不是和氣一團,彼此并無深交,一方面是嬴的權術導致,另一方面是二人彼此也清楚,朝堂可以一致對外,但內部,臣子絕對要相互制約。
  因此,兩個丞相同時出現的機會少之又少。可眼前這是?
  貴人館的館主在得知黑金請帖的事情之后,當場如遭雷劈,十幾天沒來一個貴賓,導致自己懶散了,去別的貴賓館開了小差,可就這個開小差,卻錯過了這巨大的政績,甚至災難。
  王館主心有余悸之際,帶著左右仆射快速奔赴廣場尋找鐘山一行。到了禮館外圍,剛好見到所有人拜服而下。
  三人看到中心的兩個丞相,徹底震驚了。
  左仆射哆嗦的不敢說話,黑金至高請帖?圣王親筆落款?兩個丞相同來迎接?被自己怒斥趕出了貴人館了?
  王館主本想補救,但看到兩個丞相前來,知道什么都晚了。
  廣場上人拜服之下,一個個心中充滿好奇。
  一字一城,無價之寶?
  這話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當真是放屁,一個字怎么可能抵得上一座城池?可這話出自丞相呂不韋之口,他說值,肯定值!
  這一幅字抵得上四十二座城池?這一群人什么來歷?
  四海龍太子見到李斯和呂不韋的瞬間,也是心神一震,這兩個大秦巨頭怎么來了?這幅字難道就那么值錢?
  禮官著兩個丞相,不知兩個丞相怎么忽然一起來了。
  兩個丞相走來,帶著一絲微笑。
  呂不韋走到近前,抓起那副字看了看道:「鐘圣王的墨寶難求啊,昔日一詞《滿江紅》,驚天動地,天降雷罰不留其世,此刻一首《望秦》沖天祥瑞,這一幅字敵得過億萬俗物,圣王見了,定會歡喜!」
  呂不韋的口氣很隨意,或者說本能的有著一種親和之意,讓人聽了如沐春風,好似與鐘山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可聽在周圍眾人耳中,卻是心神巨震。昔日一首詞,驚天動地?
  天降雷罰不留其世?真的假的,一首詞能讓老天嫉妒?人們起初不信,可是,這話從呂不韋口中說出,又不得不信,想他堂堂大秦丞相,會說謊奉承一個外人?絕對不可能。
  這一幅字,絕對價值連城,不,無價之寶!
  當然,也有些人聽出了呂不韋的語氣,那種如見老友般的語氣,聽的剛才嘲笑鐘山的人又是一陣心慌,特別是蓬萊錢氏家族的負責人,從剛才跪下開始就沒敢起來。
  后方趕來的王館主和左右仆射又是一陣苦澀。
  「鐘山圣王來秦,招待不周,鐘圣王見諒!,一旁李斯對著鐘山微微一禮。
  若是剛才呂不韋如老友般評字,人們還處于心神巨震之中,那此刻李斯的一禮,就好似世界凍結了一般。
  幾乎所有人都僵在了那里。場面極靜。
  禮官們快速對著鐘山行禮。而四方嘲笑鐘山的人們,此刻大氣都不敢喘,而蓬萊錢氏家族的負責人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凍碎了,自己怎么那么嘴賤啊!
  王館主和左右仆射看著這一幕,兩耳轟鳴。這貴人,也太貴了吧!自己眼睛真的瞎了嗎?這么貴的人都沒看出來?
  四海龍太子只是不住驚愕的看著鐘山,這人到底什么身份?鐘圣王?鐘圣王?
  鐘山從陰間出來,一路東行,到天庭,到東海,到**,一路上雖有停留,但停留時間絕對不長,鐘山在地府的兇名,顯然還沒傳到這么遠。
  可李斯叫了鐘圣王,誰都能聽出來了,他是一代圣王?與嬴一個天地業位?
  鐘山笑看二人,搖搖頭道:「呂相過譽了,只是一幅字而已!」
  說完鐘山又看向李斯道:「李相無須自責,大秦的制度還是極為完善的,況且誰也不知道我今日來啊!」
  對鐘山來說,這本來就不算什么,畢竟到了鐘山這個層次,有些東西看的也淡了,不可能如年輕時腦袋一熱,什么事都要爭一口氣。
  況且這些嘲笑自己的人在鐘山眼里更顯得一種無知。
  與這些膚淺的人較勁,只會將自己的智商層次也拉到他們的膚淺層面,再被他們以無比豐富的膚淺經驗打敗!
  對于這些人,鐘山一笑置之。
  「鐘圣王,不若我們入咸陽再說?」李斯說道。
  「客隨主便!」鐘山道。
  「請!」呂不韋也說道。
  后方的王館主始終沒有勇氣沖上來,只能心中一種苦澀。而左右仆射雖然驚懼,但還是一種心有余悸的感覺,畢竟二人做法沒有太過分。
  呂不韋一聲請,一朵白云載著鐘山一行飛天而起。向著咸陽中心皇宮而去。
  這一次,兩相開路,誰也不會再攔了。
  一個白衣人在遠處剛好看到這一幕,也許自詡名聲很大,也跟著飛天而起。
  「來人止步,圣王大壽,咸陽圣都范圍,禁止飛行!」一隊大秦將士叫道。
  「可他們不是飛的嗎?」白衣人一臉不忿道。
  「列軍陣,準備迎敵!」那個大秦將士一聲大喝。
  「嘭!」一股殺氣直對天上的白衣人。
  白衣人一哆嗦馬上落下云頭,只能看著鐘山一行飛過充滿了嫉妒。
  的確,鐘山一行飛行入咸陽,太招風了,可太招風又如何?鐘山不在乎這些風,原本沒有李斯等人參與,鐘山也隨隨便便,當游玩的,而此刻兩個丞相來此,自然上升到了邦交。這是一份禮節,鐘山自然受之無愧。
  鐘山受之無愧,四方進入咸陽的人卻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看著一個個陌生的面龐,來客都充滿了好奇。
  當看到為首兩個丞相之時,幾乎所有人都震驚了,這一群到底什么來頭?
  咸陽圣都,一個華貴的莊園,一個頭有龍角的老龍人正面對著另外一群人。
  「敖順,想不到你也是執紅請帖,對于四海龍宮,嬴還是極為看重的!」一個紅衣人對著老龍笑道。
  「大秦國獸,是龍,我四海龍宮自然有那資格。」敖順略微自豪道。
  「是啊,否則以你的實力,怎么可能會有紅請帖?」又一個綠衣人不屑道。
  「你什么意思?」敖順眼中一怒。
  「快看,李斯和呂不韋接人入沖天殿廣場了!」忽然一人叫了起來。
  「沖天殿廣場?那里只有幾個名額,又來人了?誰?」之前的綠衣人叫道。
  「我兒,那是我兒!」敖順有些哆嗦道。
  敖順是北海龍王,自然一眼認出了四大龍太子,可此刻誰會相信敖順的話,一個個投過了鄙夷的目光。你瘋了?見到貴賓就說是你兒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沒多久,鐘山一行就落在了皇宮之處,皇宮最高的一個平臺,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北面是一個巨大宮殿,咸陽議政中心,朝會大殿,沖天殿。
  沖天殿大門緊閉,前面廣場四周,非常突兀的造了四個大殿。
  「非常抱歉,圣王暫時正在沖擊新的境界,但說過大壽當日肯定會出關,還有幾日,鐘圣王勿怪!」李斯說道。
  「無妨!,鐘山點點頭。
  「鐘圣王,這里是沖天殿,五日后,圣王大壽就在這里舉行,四周四個大殿,是我們專門為最尊貴的客人準備的,別的人都沒資格上來!
  四個最尊貴的客人,你可是最后抵達的!」呂不韋笑道。
  「我可沒來遲!,鐘山笑道。
  「當然,畢竟大壽還有五日,這期間,我們好好交流一番!」呂不韋笑道。
  「一定!」
  在眾人說話之間,其中三個大殿的大門也打開了。另三個大殿中人想來也明白,能夠入沖天殿廣場,無不是大秦最尊貴的客人,一共就四個名額,這四個名額也代表著四方強大勢力或者強大的人。
  前面三個已經相互招呼過了,對最后一個自然也充滿好奇,李斯和呂不韋帶入入廣場的那一刻,另三個大殿內的強者就知道。
  大門打開,左邊第一個大殿,踏步走出來一個神光四射的老者。
  菩提老祖?
  鐘山一眼就認出來了,菩提老祖身后跟著孫申,孫申原本充滿好奇,可看到是鐘山一行時,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好似吃了死蒼蠅一樣。
  「鐘圣王,又見面了!」菩提老祖笑道。
  「見過菩提老祖!」鐘山點點頭。
  左邊第二個大殿打開了,內部金光四射,緩緩走出來一個非常壯碩的人,那人的頭部又是那么的新奇,或者說熟悉。看到這個人,讓鐘山不知覺的想到年輕時,好似在廟里見過。
  「釋迦牟尼,見過鐘圣王!」金光四射的大和尚叫道。
  「釋迦牟尼?大雷音寺的大日如來佛祖?」鐘山臉色極為古怪道。
  如來點點頭,同時一臉和碩的看向鐘山,雙目之中射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光,好似再研究此人為何會被嬴邀請一般。
  「見過如來佛祖!」鐘山鄭重道。
  如來點點頭,做了個回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