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58 開天二式

咸陽圣都外圍,其中一間貴人館!
  一間館主室中,兩個館主正愜意喝著茶水的相互談著。
  「王館主,這次我可是接待了六名紅請帖,可都是李斯丞相親自落筆的大秦最尊貴的貴客!你們呢?」其中一人喝了一口水道。
  「六名?」其中紅衣王館主眉頭微挑,顯然對于對方貴人館能有這么好的成績比較不舒服。
  「你不用放在心上,八百貴人館,或許只有我們才有六名以上的運氣!」那人笑道。雖然說得很含蓄,但一種自得不言而喻。
  「大人!」殿外忽然傳來一聲輕呼。
  「哦?是你館中之人,不會你那邊出了什么亂子了吧?,那人忽然笑道。
  「進來!,王館主叫道。
  很快,一個青衣人走了進來,見到王館主一陣恭拜。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王館主略微焦急道。
  「不是,是右仆射有事要我來稟報!」那青衣人說道。
  「哦?」
  「今日又來了一個執請帖的人!」
  「又來一個?」王館主臉上一喜,明顯這其中和政績掛上了勾。
  「是,不過出示的請帖很奇怪,是一個假的請帖,被左仆射當場拆穿,但右仆射還是讓我來稟報館主!」青衣人說道。
  「哈哈,王館主,你那邊也有這種稀奇事?還有人敢執假請帖來?」另一館主笑道。說著開心的又喝了一口茶水。
  王館主臉色一陣難看,心中埋怨右仆射多事,這種事也要派人稟報。但口頭上還是問道:「怎么假了?」
  「那個執假請帖的人,執了一張黑色的請帖,聽右仆射說,好像是黑金打造的!」青衣人說道。
  「噗!」另一館主剛喝下的茶水被驚的一口噴出。
  黑金請帖?
  「呼!」王館主也猛然站起身來。
  「你是說黑金請帖?,王館主瞪著眼睛道。
  「是啊,一張假的請帖,被左右仆射趕了出去!」青衣人說道。
  「呼!」
  下一刻,王館主消失不見了,而那青衣人一陣茫然。
  至于另一個館主,此刻卻是一臉復雜的看著青衣人。這,這如何說好呢?
  鐘山所在的禮館廣場。
  鐘山一行這忽然插隊,頓時惹惱了后面排隊的。特別是最前面一個蓬萊錢氏家族的眾人。
  蓬萊錢氏家族,帶來了大量的賀禮,一家賀禮就是其它人家的幾倍,等了很久,終于等到自己顯擺了,準備一鳴驚人,可就在錢氏家族要一鳴驚人之際,喉嚨被生生的掐住,鳴不起來了。
  「蓬萊錢氏家族稍等片刻!,
  「為什么要我們稍等片刻?我們排隊了這么久,他們就可以插隊了?」錢氏家族負責人怒道。
  「是啊,是啊!」后面一些人跟著起哄了起來。
  那禮部官員冷冷的看了一眼道:「我大秦辦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一句話說出,那錢氏家族負責人一身冷汗,不敢多說。
  是啊,自己剛才失心瘋了?對大秦官員叫嚷?但這口氣難咽啊,這么多人看著,被人搶了位置,還不能說,這份憋屈,一定有很多家族笑話了吧。
  錢氏家族負責人將這一份怨恨加在了這一群插隊的人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冷笑,我看你們有什么寶物能超過我錢氏家族?
  「諸位,請吧!」那禮部官員說道。
  鐘山點點頭。
  「這個,要不要我們也出一些?,東海龍太子小聲的問道。
  剛才貴人館的事倩,已經讓東海龍太子等人面子丟盡了,當時人還少,這里可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人的啊。
  「不用了,這是我給大秦禮。和你無關!」鐘山搖搖頭。
  探手,鐘山取出一物,一個長條形的盒子。
  「這是?」禮官疑惑道。
  禮官接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
  禮官緩緩打開盒子,里面并沒有耀眼的光彩,有的只是一個白色條狀物。
  「這是?這是一幅畫卷?一幅畫?」不遠處有人古怪的念了出來。
  「畫?」禮官帶著一絲不確定的問道。
  「遠是一幅字!」鐘山搖搖頭。
  「一幅字?」
  嘩!
  四方眾人都議論了起來,還第一次看到有人居然送了一幅字。
  錢氏家族負責人當場就笑了起來:「一幅字啊,什么字能那么值錢?這可是進入咸陽,所賀門襤,必須超過兩萬仙石才行啊,你一幅字也想進去?誰寫的啊?1,
  「是啊,誰的字?難到是圣人的字?哈哈哈哈!」錢氏家族中其它人數落著。
  禮官輕輕解開那一卷字上的捆綁的繩子,略微好奇的看向鐘山道:
  「這字?」
  「我的字!」鐘山沉聲道。
  我的字!
  此話一說,四周陡然一靜,靜的有些可怕,幾乎所有人都好似被鐘山說懵了一樣。你的字?
  在這靜謐的廣場,四海龍太子好似敵不過眾目睽睽一般,羞恥的退開了一些。丟人,太丟人了。
  你送了一幅你自己的字?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
  下一刻爆發的笑聲,讓四海龍太子滿臉汗水的同時,也慶幸剛才退開了他們一些,可退開他們一些有用嗎?一幅字?
  其中以錢氏家族的負責人笑聲最大。
  鐘山所在廣場的貴人館。
  王館主發瘋了一樣沖入館中。
  今日可能運氣好,又來了一個帶著請帖進來的人。
  而且還是一張紅請帖,左右仆射一臉恭敬的接待著。
  王館主沖入房中,一眼就看到了那張紅請帖若在以前,王館主一定無比喜悅,無比尊重的以禮相待,可此刻,王館主根本沒那心情。
  「左右仆射,剛才那黑金請帖的人呢?」王館主叫道。
  「那個執假請帖的?被我們趕走了啊!,左仆射一臉疑惑。
  「你們確定是黑金請帖?,王館主焦急道。
  「我確定!」右仆射說道。
  「可是,那是假的啊里面的字跡根本不是丞相的,也不是三百禮部官員的,我敢肯定不是,他們肯定是來搗亂的,執假請帖搗亂的!」左仆射馬上叫道。
  「額?不是李斯丞相親手寫的?」王館主也糊涂了。
  「是啊,我親眼所見!」左仆射肯定道。
  「那,那你還記得什么樣子?用法術凝現出來黑金請帖,怎么可能不是李斯丞相執筆的呢?」王館主帶著一絲迷惑道。
  「都說了是假的,館主,那字體是這樣的!」
  左仆射用法術慢慢凝形出幾個大字浮在空中。
  一旁執紅請帖的那個貴賓看著浮在空中的字,再對照自己請帖上的字,也是點點頭道:「的確不是李斯的筆跡!」
  貴賓肯定了,左仆射一陣自得右仆射并沒有說話。而王館主此刻卻是如遭雷擊。
  「這,這!」王館主驚的喉嚨都啞了一般。
  「怎么了?館主?要不要我派人將他們抓起來?我早就看出來了他們就是老搗亂的,好大的膽子。」左仆射沉聲道。
  「這,這是圣王的筆跡!」王館主臉上露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神情。
  「!」
  鐘山所在禮官的廣場之上。
  陣陣朗笑好似刺在四海龍太子心里一樣。一個個眼中充滿了幽怨。
  我說我來出寶物吧,你不肯,現在一幅字,你要我如何見人啊?
  「哈哈一幅字,你寫的一幅字你是誰啊?你以為你是圣人啊?」錢氏家族的負責人笑道。
  鐘山沒有理會眾人,而是看向那禮官道:「你看此字價值幾許?」
  一旁四海龍太子就差捂臉了,太丟面子了,還價值幾許?你以為凡人收藏啊?修行界,古字都不值錢,況且還是你寫的。
  「價值幾許?我看,一個仙石?一個仙石夠不夠?有沒有高估了?」錢氏家族的負責人數落道。
  「閉嘴!」禮官一聲沉喝。
  錢氏家族負責人訕訕不在多說,但還是小聲嘀咕道:「我看你的字,是不是用天材地寶寫的!」
  禮官將那一卷字緩緩展開!
  《望秦》
  大秦夫如何?東洲聲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層云,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
  一手字,一首詞。
  卷詞一展,一股祥瑞沖天而上,直將天上白云染成了七彩之色。
  「好字,好詞!,禮官馬上叫道。
  落款鐘山
  禮官看著這幅字,情不自禁的一陣感嘆,一股大氣蓬勃噴涌而出。
  「的確好字,字能成勢,也就值一萬仙石吧!」一旁錢氏家族的負責人有些酸酸道。
  「一幅字值一萬仙石?真的假的?」
  「我看未必吧,這一幅字,怎么可能值一萬仙石?」
  「大秦禮官,這到底值多少錢?」
  「是啊,值多少」
  禮官怔怔的看著這幅字,一時還真不好評價。
  「說陣,給個數啊!」眾人一陣好奇的叫道。
  就在眾人盯著那副字充滿好奇,而禮官判斷不出來之際,四周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字字珠璣,一字一城,無價之寶!」
  聲若洪鐘,卻又充滿了一種不可忤逆的氣息一般。
  「嗤,一字一城?無價之寶?你是瘋!」錢氏家族負責人一臉不屑道。
  可話講到一半,轉過頭來看向說話人時,到嘴邊的“瘋了吧”生生的卡在了喉中。
  來了兩人,都身著華袍,緩緩走來之際,一股絕世氣息直逼眾人心中。
  「撲通!」
  錢氏家族負責人忽然跪了下來。
  「拜見李相,拜見呂相!」禮部官員紛紛拜倒。
  大泰左相和右相?李斯?呂不韋?
  幾乎所有人都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我有沒有看錯?兩個丞相?都來了?
  「拜見李相,拜見呂相!」幾乎所有人都微微恭拜。雖然沒有跪下,但也彎腰行禮。
  整個廣場四周都是陡然一靜,向了禮館面前那忽然的場面。
  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大秦兩個丞相,居然同時來了?
  Ps:第三更了,求月票,沖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