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30)      第二章龍門谷(01-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1-30)     

長生不死54 嬴吞圣人

「鴻﹋﹋﹋﹋﹋﹋鈞﹋﹋﹋!」彌天圣人帶著一股莫名的情緒叫道。
  眾人不覺神色一凝,彌天可是對著實心天道中的虛影叫的,那虛影凝形出來的老者是鴻鈞?
  實心天道貫穿天地,鴻鈞的虛影有萬丈之高。
  浩瀚巨人看上去充滿了一眾亙古久遠的氣息。
  彌天盯著鴻鈞陰影,腳下止步,顯然遲疑了。
  「彌天圣人,勸君勿自誤,天庭之地,就是圣人也不得放肆,請回吧!」玉帝沉聲說道。
  彌天盯了一會鴻鈞的虛影,再度看向玉帝。情緒產生一絲變化道:「鴻鈞已死,這虛影最多是他法力所留昔日印記,它能奈何得了我?,說話間,彌天圣人再度一步踏出。
  而就這一步踏出,實心天道之上,鴻鈞虛影動了。
  鴻鈞的虛影站正,右手放于胸前。
  「臨﹋﹋﹋﹋﹋﹋﹋﹋﹋﹋﹋!」
  臨,整個實心天道忽然發生浩大的聲響。
  一聲“臨”原本晃動的四大部洲,陡然一靜。山崩停止,河海皆靜!
  整個四大部洲,到處響徹這一個聲音。
  臨?
  浩瀚間,這一個“臨”好似傳入所有人的心中,讓剛才所有恐慌的人都忽然內心一陣平靜!好似來自魂魄深處的平靜。
  更有大量修者借著這一聲“臨”好似沖破多年未破的桎梏一般,心靈境界快速提升。修為也借機突破。
  西牛賀州,大雷音寺。
  阿彌陀佛帶著群佛望著天庭方向。臨之音一出,阿彌陀佛對弄天庭方向,微微一禮!
  北俱蘆洲,圣尸山!
  卅看著天庭方向,臨之音一出卅伸出雙臂,好似感受這一個“臨”音,卅的四周好似冒出大量白霧一般。繼而白霧慢慢縮回卅的體內。
  更北方,魯疆!
  孔子看著天庭方向,一聲“臨”音傳遍了四大部洲,更好似傳遞到了孔子耳中一般。
  「天脈?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臨?」孔子的語氣之中閃過一股激動。
  東海之東,大秦咸陽圣都。
  嬴站在最前身旁站著黑袍的鬼谷子。
  「臨?果真是臨!」嬴沉聲道。
  「陽間九大天脈只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鴻鈞已經獨得“臨”之天脈,難怪,難怪他當年敢改逆天數。」鬼谷子沉聲道。
  「鴻鈞,不愧為當年第一圣人!」嬴點點頭。
  「天脈一出,四大部洲再無寧日了!」鬼谷子淡淡道。
  「四大部洲一直都是焦點但若說再無寧日,那到未必!」嬴搖搖頭。
  一天庭之中。
  實心天道中鴻鈞虛影的一個“臨”音,四大部洲陡然一靜,不僅僅是一靜那么簡單,好似所有震動全部被聚攏到了天庭彌天圣人之處。
  彌天圣人所站之處,陡然間白光大方,不過詭異的是空間并沒有破碎但能看到彌天圣人好似在一陣劇烈顫動一般。
  息的時間這股顫動才緩緩停下來。
  彌天圣人剛剛踏出的一步再度收回,帶著一股驚駭望著龐夫的實心天道。
  「臨?這不僅是夭道更是天脈?臨之天脈?鴻鈞,好個鴻鈞!,彌天圣人帶著一絲憎恨道。
  彌天圣人沒想到,已死的鴻鈞,居然還能威脅到活著的自己。
  要是在之前,彌天圣人絕對嗤之以鼻,可眼前鴻鈞做到了。剛才一個臨,在外人眼中看不出什么來但彌天圣人感受到了那恐怖的天脈之威。那種絕對不輸于自己,甚至還強過自己的氣息。
  陽間天有九脈,就好像只有九個圣人一樣,是定數,也是不可違之數,鴻鈞當年居然掌握了其中的臨之夭脈,難怪敢逆謀天數。
  天數不可逆,彌天圣人就因為深深的記住這點,才遁入小千世界,可彌天圣人當時不知道鴻鈞掌握了臨之天脈,否則當年或許就是另一番決定了。
  「彌天?你還敢再踏一步嗎?」玉帝冷聲道。
  彌夭圣人看向玉帝,微微沉默了下來,顯然,玉帝已經有了和自己叫板的資本,再也不是他眼中的螻蟻了!可鴻鈞終究死了,這個只是鴻鈞印記加上臨之天脈而已,眼前?
  彌天圣人躊躇了!
  就在彌天圣人躊躇之際,天空一道白光閃過。
  又一個白袍身影從天而降,白袍身影所落之處,正是玉帝身側。
  玉帝神色未動,勾陳大帝、紫微大帝、真武大帝微微疑惑,繼而臉上露出一絲尊敬。
  遠處,彌天看向忽來的白袍身影。
  “太﹋﹋﹋﹋上﹋﹋﹋?」彌天沉聲道。
  這忽來的白袍身影,正是之前前往八景宮的前圣人太上。
  「要我送你嗎?,太上淡淡道。
  彌天又是一陣沉默。不用猜都知道彌天圣人此刻心情極為的糟糕。
  「哼!」一聲冷哼之間,彌天圣人化為一道白光沖天而上,繼而消失不見了。
  太上?這時眾神也回過味來了。
  「見過太上!」眾神微禮道。
  太上點點頭。
  玉帝看著彌天圣人離去的方向,臉色微沉,并無退敵的喜悅。一揮手間,天庭四周,四十九條天道緩緩消失。繼而恢復到之前。
  扭頭,玉帝看向實心天道,也就是臨之天脈。
  太上看到鴻鈞的虛影,對著那虛影微微一禮!顯然對于鴻鈞,太上還是非常尊敬的。
  實心天脈緩緩消失。鴻鈞虛影也淡淡散去。
  可緊接著,大量白色能量從臨之天脈溢出。
  一些沖向了玉帝,一些沖向了太上,還有一些居然詭異的沖向了落星塵!
  半個時辰之后臨之天脈徹底消失了,好似從來沒有過的一般。
  太上最先醒悟,繼而是玉帝,最后眾人看向了閉目的落星塵!
  看到落星塵之際,眾人都是微微皺眉。
  太上和玉帝緩緩向著鐘山方向走來。
  而眾神卻在玉帝揮揮手間停在了原地。
  到了近處,落星塵也雙目一開,如眉心藍寶石一樣透出一絲藍光。
  「時間神通?和老師當年一樣你是收到一絲時間神通的感悟存承?」太上輕輕開口道。
  太上聲音不大,但卻有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讓人心中不知覺的舒暢。
  落星塵沒有說話,而鐘山!
  鐘山點點頭,落星塵才說道:「回太上,是一絲時間神通的感悟傳承!」
  太上看出落星塵的態度,也僅僅是點點頭最終就將目光轉到了鐘山身上。
  「剛才天庭的紛爭,讓鐘圣王見笑了!」玉帝也緩緩開口道。
  「玉帝神威,鐘山佩服,浩瀚天庭,豈有“見笑”之禮?」鐘山搖搖頭道。
  「數日前,大破“太清兩儀碾塵陣”,讓太上早日能夠回歸多虧了鐘圣王。」玉帝說道。
  「機緣巧合而已!,鐘山搖搖頭。
  「機緣巧合?既然鐘圣王這么說了就當機緣巧合吧,但我天庭不會將人情拖欠太久鐘圣王有何需要,盡可說來,我可為你斟酌!」玉帝鄭重的說道。
  玉帝要感謝鐘山,但也沒有講話說死,斟酌?自然量力而為。不可能鐘山說什么,就給什么。
  鐘山看看二人知道玉帝的態度,也沒有矯情很直接道:「鐘某到沒什么要求,只聞太上有傲視天下的陣法造詣若是太上不棄,就指點一番我這臣子,十日后,鐘某一行離開天庭,以十日為限?」鐘山要求不過分!也沒想過過分。
  玉帝和太上對視一眼,二人也沒想到鐘山的要求這么簡單。
  最終,太上開口道:「指點就算了,你這臣子能破太清兩儀碾塵陣,陣法之道已經登峰造極,我也就錦上添花,將當年老師收集的一些上古陣法還有我的一些感悟送于你即可!,「多謝!」鐘山鄭重道。
  說完,太上翻手取出一塊玉簡,手中白光閃耀。將大量陣法記錄在內。
  探手遞出。
  南宮腔雖然眼熱,但并沒有上前,而是由鐘山接過,遞給南宮勝。
  「剛迎敵圣人,天庭定需二位處理,鐘山也就不打擾了,暫住八公主府,十日后告辭!」鐘山說道。
  「嗯!,二人點點頭。
  鐘山帶著一臉好奇的昊美麗退出凌霄寶殿范圍,走回八公主府。
  而太上和玉帝二人卻是目送了鐘山一行,眼中帶著一絲驚壽的相互對視一眼,這才轉頭安撫天庭眾神。
  八公主府!
  鐘山剛剛坐下!
  「圣王,剛才!」落星塵好似要說竹么。
  鐘山卻是一揮手,搖搖頭阻止了落星塵繼續往下說。落星塵心領神會,不再多說。
  安撫了一下眾人,鐘山獨自回到一間靜室,消化先前看到的一切。
  圣庭之上,果然還有一個最高運朝,天庭!
  天帝?
  陽間只剩下一個天庭了,那以前有沒有過?
  有!先前彌天的話中,鐘山聽出了一處,大周天庭!那也是天庭。
  天下并不去的那么簡單!亙古多少秘辛沉淀!群圣舞動。
  天下必將大亂。
  天下大亂會出現兩種可能,一種是大興,一種是大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