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19 封神

“即日起,鐘天、鐘政為大崝王朝太子。”鐘山鄭重的說道。
  “是,父皇”鐘天鐘政馬上應命道。
  同時,在封神榜上,從左到右,上面一排,‘王’字旁邊,慢慢出現了‘太子’二字,接著太子下方,是‘鐘天’二字。而再旁邊,同樣是一個‘太子’,繼而下方是‘鐘政’二字。
  兩個太子,鐘山所要建的國家自然與它國不同,太子不再是儲君,而是鐘山的認可,一旦認可,二人皆為太子。只是鐘天排在前面。
  “即日起,林嘯為大崝王朝第一軍團統帥”
  “即日起,英蘭為大崝王朝第二軍團統帥”
  大崝王朝,只要大崝國一天沒有踏入皇朝的地步,那就擁遠是王朝。
  繼而,在封神榜上,慢慢凸顯出‘第一軍團’‘第二軍團’‘林嘯’‘英蘭’的字樣。看上去無比的莊重。
  “即日起,魏太忠為大崝王朝內總管”
  …………………………………………鐘山一系列的宣布,朝臣再度安排,受命于天。
  待一切安排完畢,鐘山才緩緩收起‘封神榜’。以待以后建造‘欽天監’供奉‘封神榜’,掌天,冊神。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分派好一切,百官,百萬軍都再度拜下。
  “嗯,入朝。”鐘山鄭重道。
  繼而,緩緩走下高臺。
  在百官擁護之下,再度走向宣城,宣城中心,鐘府附近,再度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宮殿。
  殿名‘長生殿’
  即日起,長生殿即為鐘山朝會之所。
  長生殿上,九龍寶座。鐘山舉步踏入,緩緩踏上那九龍寶座之處,深吸口氣,看了看才輕輕坐下,大殿兩邊,文武百官,盡皆站成兩排。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百官恭拜,即便太子,此刻也是恭拜之中。
  “平身”鐘山說道。
  “謝萬歲。”百官同賀道。
  自從剛才天象真龍的一幕之后,所有官員無不拜服。
  “林嘯。”鐘山開口道。
  “臣在。”林嘯馬上上前道。
  “大宋來犯,著你迅速帶領第一軍團兵,踏平來犯者。”鐘山鄭重道。
  “是,陛下。”林嘯道。
  “英蘭”鐘山開口道。
  “臣在。”英蘭馬上上前。
  “大昆倒塌,國未安寧,著你帶第二軍團兵剿滅叛賊,平定四大家族。”鐘山鄭重道。
  “遵命”英蘭馬上應道。
  繼而,鐘山又下達了一些安撫民生,測量天下土地,統計人口的命令。同時,定都宣城,改宣城為‘宣京’,擴充宣京,城內百姓遷徙到擴大的城外,所有損失,大崝王朝承擔。從新統籌規劃大崝王朝的都城。
  大崝剛立,百廢待興。不過,有著鐘山統籌,必定能快速理清這原大昆國的一切。
  “退朝~~~~~~~~~~~~~~~~~~~”
  魏太忠叫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朝臣退去。
  同時,鐘山也從長生殿緩緩退回鐘府之中。
  國定了,鐘山晚上也再度招來了鐘天。
  “父皇”鐘天恭敬道。
  “嗯,你回歸山門,隨你師尊前往神州大地,我這里就不用擔心了,記住,無論將來如何,你都是我大崝王朝的太子。”鐘山鄭重的說道。
  “是,父皇”鐘天馬上應道。
  “嗯,這是五百塊靈石,修行必須,暫且留著用吧。”鐘山說道。
  繼而,翻手取出大量靈石,放于桌上。
  “謝父皇。”鐘天馬上點頭應道。
  “嗯,去吧。”鐘山說道。
  “是”鐘天馬上點頭而去。
  倚蘭廳中再度空蕩,鐘山輕輕說道:“暗皇,出來吧。”
  “是,主人。”暗皇輕輕從暗處走出。
  看著暗皇,鐘山開口道:“今日朝堂之上,我設置了一個御用拱衛司,一司兩部,其一在明,稱為錦衣衛,用以監察天下,其二,就是你暗夜堂吧,今日起,暗夜堂并為御用拱衛司,稱‘影衛’,你為影衛總指揮使。”
  “是”暗皇馬上應道。
  “嗯,調集一些影衛,秘密保護英蘭。”鐘山說道。
  “是”暗皇馬上應道——
  開陽宗,開陽峰,開陽殿內。
  天星子正坐在主位之上,身旁兩邊坐著玄心子與孤孀子,而再下手,卻是坐著小臉激動通紅的天靈兒,還有臉色無比嚴肅的涅青青。涅青青眉頭微縮,好似根本不愿來此一般,若不是為了靈兒,涅青青更可能甩袖而走。
  在大殿之中,還有一人,正是經過梳洗之后,一身白衣無比干凈的鐘山。
  鐘山一托衣擺,對著天星子拜倒,三拜四叩,開陽宗規矩。
  “徒兒鐘山,拜見師尊。”鐘山最后無比鄭重道。并且從一旁輕輕端起一杯茶水,遞到了天星子面前。
  今日,正是鐘山行拜師禮,鐘山是個驕傲的人,甚至開辟大崝王朝,成為一國之主,但是,那又能如何?修行依舊需要有人指導。在開陽宗,若是有個金丹期高手指導,鐘山就感激不盡了。現在天星子元嬰期,自然更是無比滿足。
  悲青絲是金丹期,但鐘山也只曉,自己和她關系也只能說是一般,或者說是奇特,若想讓她盡心盡力指導,基本沒有可能,現在有了宗主指導,鐘山已經非常滿足了。
  喝了口敬師茶,天星子微微笑道:“開陽宗規矩,你還處于先天期,那么你還是第三代弟子,今日,我暫且收你為記名弟子,一旦你達到金丹期,轉為正式弟子。”
  “是,師尊。”鐘山馬上應道。
  大殿之內,其他人都是見證。
  “這兩塊是玉符,我想你也曾見靈兒用過,暫時就作為為師,收徒禮吧。”天星子取出兩塊玉符遞給鐘山道。
  “謝師尊。”鐘山馬上點頭興奮道。并且馬上接過,一塊是冰鳳凰玉符,一塊是火鳳凰玉符。
  是看天靈兒用過,威力之強可以威脅到金丹初期,但是,在鐘山手中,這發揮起來,肯定不僅僅這點威力了。
  “恩,既然拜過師了,那我也走了。靈兒,我們走。”涅青青馬上起身,很不給天星子面子道。
  “不,姨娘,你先走吧!”天靈兒馬上搖搖頭道。
  自從經過雷蝎卵事件之后,天靈兒也知道了自己本心,自己所要的是什么,這時豈會離開?
  皺眉的看看鐘山。
  “哼!”涅青青一聲冷哼,掉頭走出了開陽殿。
  大殿之中,孤孀子冷冷而視,顯然對于涅青青并不歡迎,玄心子面無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天靈兒好像沒有看到一般,心神都系在鐘山之處。至于天星子,卻是輕輕嘆了口氣,心中對于涅青青還有著略微虧欠的感覺。
  “還是師兄慧眼識才,還不到兩年吧,上次鐘山攜玉簡來開陽宗時,誰也想不到他的修行會這么快,先天第五重,這一批新弟子之中,達到先天第五重的也不多吧。”玄心子忽然開口說道。
  “這和我沒有關系,是鐘山他自己努力的結果,沒有強大的意志力,也不可能達到這個成就。”天星子開口說道。
  “弟子全憑運氣。”鐘山馬上開口說道。
  眾人看看鐘山,都是滿意的點點頭。
  “我等也要回去了。”孤孀子這時才起身道。
  “恩”天星子點點頭。
  “告辭”“告辭”
  玄心子和孤孀子紛紛告辭道。
  天星子也只是點點頭。送走二人。
  再回大殿,內部只有三人,天星子、鐘山和天靈兒。
  “鐘山,你的身體,我在上次就檢查了一下,先天第五重巔峰,只差一點點,就能凝出真元,你好自修煉,待真元形成,我再根據你的體質,給你安排周天穴竅打開的順序。”天星子說道。
  “是”鐘山應道。
  “靈兒。”天星子馬上再度叫道。
  “額?”天靈兒一頓,有些疑惑的看向天星子。
  “這次出去,你最大的收獲,就是達到了先天第十重,半個月后開始閉關沖級金丹。”天星子鄭重的說道。
  “啊?這么快?”天靈兒馬上叫道。一臉的不情愿一般。
  一旁的鐘山聽了卻是郁悶至極,這修煉速度快,還很為難嗎?
  而天星子聽了,也是忽然胸中一堵,一種非常無語的感覺充塞整個腦海之中。
  “怎么?沖級金丹不好嗎?”天星子問道。
  “一旦沖級金丹,最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行啊,一年關在一個小屋里,多無聊。”天靈兒馬上說道。說話間,眼神不時看看一旁的鐘山。
  “早晚都要面對的,而且半個月后,那個密室之中,剛好有一次靈潮,最好助你突破。”天星子沉聲道。
  “好吧。”天靈兒馬上點點頭道。
  “師尊,宗內可有記載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奇珍異獸之類的資料?”鐘山問道。
  “你想看?”天星子笑看鐘山道。
  “是的,弟子想先行了解,防止以后遇到,卻失之交臂,那就太可惜了。”鐘山說道。
  “好,靈兒,你帶鐘山前往奇珍閣。”天星子說道。
  “是”天靈兒馬上興奮道。
  “師尊,弟子告退。”鐘山禮貌道。
  繼而,由天靈兒領著,快速穿過幾座大山,前往奇珍閣。
  站在山上,天星子看著下山的二人,看著天靈兒興奮的態度,又看看鐘山,眼中閃過一股柔和的笑容。
  奇珍閣,是一間大殿,但卻坐落在一個偏僻的山谷之中。山谷處景色優美,有著一片竹林,一個小湖,看上去非常恬靜,又非常的冷清。
  不過,在鐘山和天靈兒抵達之極,在山谷之中,卻有著兩個老者喧鬧之中。
  隔著老遠,鐘山就一眼認出了一個。
  守山,那個第一次進入開陽宗時,守護山門的老者,那個看似行將就木,卻讓鐘山感覺深不可測的老者。
  守山此刻,正和另一老者對弈之中,也許為落子爭執,誰也不愿讓誰。
  “山爺爺,宗爺爺,你們又為忘記誰剛才先落子的啦?”天靈兒歡快的跑向兩個老者之處笑道,滿眼盡是取笑之意,但是,這一個天真活潑又好似瓷娃娃般的天靈兒取笑,卻興不起任何人的惱怒一般。
  守山馬上說道:“你宗爺爺又賴皮了,真是,下棋沒品。”
  “你才賴皮了,明明你剛落過子,又要多落一次,你腦袋糊涂了。”另一個人老者馬上爭辯道。
  “明明是你下棋沒品。靈兒還在這里,就不要丟人了。”守山馬上不客氣的說道。
  一旁天靈兒只是笑嘻嘻的看著,看著這兩個你爭我爭的老者。
  “弟子鐘山,見過二位前輩。”鐘山鄭重道。
  二人一頓,一起看向鐘山。
  “你就是上次那個送玉簡的?”守山看向鐘山想了想道。
  “正是弟子。”鐘山馬上說道。
  “也不要弟子弟子的說了,我只是個守山門的,他只是個守奇珍閣的而已。”守山搖搖頭道。
  “山爺爺,宗爺爺,鐘山可是被我爹收為記名弟子了哦,我爹讓我帶鐘山來奇珍閣看書的。”天靈兒馬上說道。
  “哦?”兩個老者不經意間都看向鐘山,眼中閃過一絲驚奇。
  “哎,不打擾你們下棋了,我和鐘山去奇珍閣了,哦對了,我覺得現在應該輪到山爺爺落子了。”天靈兒有些調皮說道。然后一把拉著鐘山跑向了奇珍閣。
  天靈兒最后一句話好似給守山吃了一粒仙丹一般,馬上忘記了鐘山和天靈兒一般。
  “哈哈哈,看吧,靈兒都看出來了,應該我落子,童言才是最真的?”守山馬上興奮道。
  “剛才落子前,靈兒根本不在這,再說靈兒還是孩童嗎?都是大姑娘了,不算不算,應該我落子。”另一老者馬上叫道。
  ………………二人爭論不休,鐘山已經和天靈兒走到奇珍閣前了。
  “靈兒,這二人是誰?”鐘山對天靈兒問道。
  “你說宗爺爺和山爺爺?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小時候就看到他們了,山爺爺叫守山,宗爺爺叫守宗,也不搭理別人,只和我說話,厲害吧?”天靈兒一臉得意道。
  “厲害。”鐘山點點頭道。
  守山?守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