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51 屠圣開始

昊美麗抓著生死簿,雙目放光,不過放的卻是詭異的黑光。像光,又黑的透亮。
  黑光一出,四周一陣Yin寒,好似大量隱晦能量匯聚而來一般。
  西毒皇馬上退開一些,顯然有些承受不了,而尸先生等人都同時投來詫異的目光。
  瞳術?
  不是瞳術,昊美麗雖然眼睛放著黑光,但瞳孔未變,只是眼白變成了黑色。
  靠在近處的鐘山看的仔細,昊美麗的眼睛全部變黑了。
  一抹抹黑光射上生死簿,生死簿中居然詭異的冒射出一個個黑色的符號一般,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黑色符號直接攝入了昊美麗的眼睛。
  這一幕看似極為詭異,但眾人都知道,一定是昊美麗煉化著生死簿。
  讓人無法著手的生死簿,在昊美麗面前居然如此輕易就煉化了?
  昊美麗周身慢慢冒出黑氣”四周空間更是被黑氣的寒意凍出一些霜雪。
  眾人耐心等候,整整一個時辰,昊美麗眼中黑光才消失,而此刻的生死簿也詭異的忽然變小,化為巴掌大小落于昊美麗手中。
  昊美麗一翻手,生死簿沒了,再一翻手,虛空中忽然出現一本生死簿。
  昊美麗〖興〗奮的玩弄了起來。
  〖興〗奮了一會才看向鐘山。
  “這,這生死簿好像就是為我定做的一樣,好多詛咒都適合我練!”昊美麗〖興〗奮道。
  “既是如此,那生死簿就贈于你了!”,鐘山很直接道。
  在自己揮不了作用”鐘山自然將它贈給能發揮它的昊美麗。
  “鐘山,你太好了!”,昊美麗〖興〗奮道。
  難得看到昊美麗這么開心”西毒皇也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畢竟昊美麗是西毒皇看著長大的,一生心血傾注于她”名為師徒,卻好像父女一樣的感情。
  “看出來了?”,鐘山問道。
  聽到鐘山問”昊美麗表情一肅,剛才的〖興〗奮消失一空。
  “怎么了?”鐘山再問道。
  “那個子路厲害嗎?”,昊美麗問道。
  “還行吧”一個祖仙!”,鐘山道。
  “那就糟了!”,昊美麗說道。
  “為什么?”,昊美麗將生死簿翻到寫著子路的那一尼“這是生死契約,你寫了子路的名字,雖然給子路有一定影響,但是,卻將你自己套死了!”昊美再說道。
  “我?什么意思?”鐘山神情一凝。
  “生死契約,就是必有一死,你寫了子路,三年內必有一死,不是你死,就是他死,死的人”剩余壽元會有十分之一加在活著的人身上,三年內,你必須殺死子路,否則到時就交給上天裁定了,你們必有一死!”昊美麗說道。
  “……………………!”,鐘山略微古怪,看來詛咒一道不懂還是不能亂碰。這次只寫了子路,若是不小心寫了哪個圣人的名字,那不是死定了?
  “那子路不出來怎么辦?”尸先生馬上追問道。
  是啊”若是見不到子路,那不就糟了?
  “不,生死契約一成,就會牽動天數,冥冥之中,就會產生定數,三年內你們肯定還會再度碰面!”昊美麗說道。
  “………………!”,鐘山又是一陣沉默”最后略微古怪道:“這生死簿到底是什么法寶?這么邪門?”,“我也不知道,里面還有很多我沒有掌握的,不過聽瘟神說過”生死簿好像是詛咒術中的四大圣典之一!”,昊美麗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暫時弄不清沒關系,有昊美麗學著就好,現在關鍵的就是下次如何應對子路,二人必有一死?
  “對了,你們可知曉”圣尸山一役之后,造化玉碟落在誰的手中?”,“這個我不知道”老頭你知道嗎?”昊美麗問道。
  “你什么都不管,當然什么都不知道!”,西毒皇笑著說道。
  “我沒有時間嘛!”昊美麗有些不好意思道。
  “造化玉碟出世,當時的確引得四方云動。可惜,最終那造化玉、碟消失了!”,西毒皇說道。
  “消失了?”,鐘山疑惑道。
  “是,很多人出手爭奪,大打出手之際”造化玉碟放射出大量白光,繼而消失不見了!有人說被誰偷偷帶走了,有人說造化玉碟另外擇主了”有人說造化玉碟回歸天地了,版本很多,反正,造化玉碟消失了!”,西毒皇搖搖頭道。
  “消失?不可能,多少年都沒消失,怎么可能這個時候消失了?那后來發生什么了?”鐘山想了想問道。
  “造化玉碟一消失,沒多久,卅就從天上下來!先前已經有很多人遁走了”但還是有些人不甘心”卅的青萍劍一出,方圓百萬里,所有強者盡被誅殺!一個不留!”,西毒皇說道。X想了!”鐘山沉聲道。
  “嗯!”,西毒皇點點頭。
  “孔子呢?”,“孔子再也沒有出現。好像也知道造化玉碟丟了一樣,圣尸山附近再度恢復到以前的死寂,經過卅的那一劍,再也沒有宵小敢靠近了!”西毒皇說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鐘山在天庭小住了幾日,這幾日,玉帝都沒有再見鐘山。鐘山沒有著急,但也知道天庭之中肯定發生了什么大事。
  而這個大事很可能就是因為地藏王的那塊玉簡。
  這一日,鐘山繼續和昊美麗探討詛咒術的事情,雖然鐘山不可能涉及太深,但能了解一點是一點,這樣最少在很多時候能做到預防。
  就在昊美麗告訴鐘山預防一類詛咒辦法之時。
  “轟!”
  天地一聲乓響,好似四方空間都晃動了起來。
  “怎么回事?”,昊美麗顯然被這一聲巨響嚇了一跳。
  “走!”,鐘山立刻反應過來,帶著眾人向著外界射去。
  “往哪邊?”昊美麗問道。
  “凌霍寶殿!”,鐘山說道。
  眾人快速飛向凌霍寶殿之處。
  凌霍寶殿,四大部洲第一殿,天庭朝會大殿。鐘山一行很快就到了近處。
  那是一個高達百丈的巨殿,通體白玉睢鑄,浩瀚威嚴。
  上方一化彩水晶牌匾,凸浮著,凌霍寶殿,四個大字。
  可到了不遠處,鐘山一行就停了下來。
  凌霍寶殿前〖廣〗場,站著天庭眾神,眾神擁護的中心,是一個巨大的黃金九龍天椅。九龍天椅之上,玉帝冷面端坐。
  身旁站著王母、瘟神等人。一個個如臨大敵般的看著天庭南方。
  在南天門南面,一條通天徹地的天道出現,天道之中困著一個一身袈裟的男子。
  看到那男子,鐘山瞳孔一縮。那是地藏王?
  這?
  地藏王雙目已經沒有了色彩,好似完全被控制了一般,如一個傀儡履行著被要求的指令,但此刻,卻被困在一條天道之中。
  “哼!”玉帝一身冷哼。
  冷哼之下,遠處那條天道一陣搖晃。
  “嘭!”
  一身巨響下,地藏王的身體陡然吐出一口鮮血。
  “毒!”,又是兩道天道現,魅和魅,魅魅一出,頓時轟潰了困住地藏王的那條天道。地藏王的身體被救了出來。
  魅、魅、勉?
  彌天圣人來了?
  鐘山無比凝重的看著,彌天圣人來了?難道當初地藏王知道彌天會來天庭,才讓自己送玉簡給玉帝提醒的?
  可是,玉帝那是什么態度?他知道是彌天圣人嗎?若是知道,為何沒有一點畏懼?
  玉帝冷面看著南方,忽然冷冷的說道:“原來,圣人之中也有雞鳴狗盜之輩,怎么,來我天庭還要藏頭露尾?彌天?”
  “玉帝他知道?”,遠處鐘山露出一絲凝重的神情。
  “忽!”,遠處天空魅和魅〖中〗央,一晃之間,出現一個白袍身影。
  白袍身影一出,四方云開,一股至高在上的氣息噴涌而出,直逼蕓蕓眾生。
  “吼!”,天庭之上,一片金色云海,忽然冒出一條黃金氣運巨龍,一聲巨吼,圣人威勢頓時被消弱了很多。
  “昊天通明宮玉皇大帝?當年漓鈞身邊的小道童?怎么?鴉鈞殞落了,你還只記得當年的驕傲?”,彌天圣人淡淡的說道。
  “圣人彌天?你果然還是和漓鈞道祖評價的一樣!”,玉帝沉聲道。
  “漓鈞的評價?”彌天圣人看向玉帝,顯然對于鴉鈞的話非常在意。
  “天數走狗,心無溝壑,不堪大用!”玉帝一字一句的說道。
  奚落,一種掃地的奚落。
  四面八方陡然一靜,就連風都被嚇靜止了一般,天庭眾神自然沒有資格說話,笑,也沒人敢笑,只能冷冷的看著。
  至于彌天圣人,此刻靜靜的站在虛空之中,看不清面龐,但鐘止,能猜到彌天圣人的表情,從剛才彌天圣人的好奇可以看出,彌天圣人非常在意漓鈞的評價。可最終那在意的評價居然如此的不堪。彌天圣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玉帝說完,沒有畏懼,昂首望著彌天圣人。一股帝王傲氣沖天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