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49 神皇是誰

兜率宮。
  玉帝和太上老君盯著丹池中那大陣縮影。
  一開始,二人只是好奇,好奇有人敢闖陣。緊接著露出一絲意外,因為闖陣之人已經連過了三個節點,這要多強的運氣啊。
  繼而,二人不約而同的對闖陣人一陣惋惜,一入大陣,就無法回頭了。能夠將陣法撥亂反正,不可否認是一個陣法大師,更難得的是在節點處還一直走運的連闖了三關。
  當然,二人根本沒有想到修運之上去,因為一般修運者的確能趨吉避兇,但,那只是一個籠統的概念,比如接下來的時間里會遇到災難,接下來時間里會有大運,都是非常籠統,甚至有時還不準確,哪有鐘山這么夸張,極致到自我的想法。
  鐘山僅僅想出一個念頭,紅鸞天經就能判斷兇吉,這簡直就是變態的能力,甚至就算圣人知道此事,也必定會做出不圣人的事情來。
  每當鐘山一行渡過一個節點,太上老君與玉帝就惋惜一分。
  可當二人渡過二十個節點時,太上老君和玉帝就再也沒有惋惜了,而是全部凝神以待,甚至兜率宮大門打開,玉帝更是飛出兜率宮,站在外界對四方星空望去。
  二十個節點,三十個節點。
  兜率宮中,太上老君眼中已經透射出一股微微激動了。
  三十個節點,這已經不是運氣的事情了,這說明了闖陣人,真的能夠破陣。
  破陣?就在今天?
  這種無解之陣,也有妖孽能破開?
  天庭中。
  昊美麗不停詛咒著冰雕中的二郎神。一旁走來一群華貴的女子,為首一個,更是鳳冠金衣,無限尊貴!
  “拜見王母!”周側的官員馬上對著為首華貴女子拜去。
  昊美麗沒有理會王母而是自顧自的對著冰雕咒罵著。
  “夠了!昊美麗!”王母忽然叫道。
  “什么夠了?”昊美麗此刻一肚子火,王母呵斥好似沒有聽到一樣。
  “為楊戩解咒。”王母沉聲道。
  “我不!”
  “楊戩再怎么說,也是天庭重臣,你這樣詛咒他,成何體統?”王母呵斥道。
  “他害我朋友,害我恩人害我親人,就罪該萬死!”昊美麗倔強的反駁道。
  “楊戩應該也知道錯了,再怎么說,他也算你表哥。”王母勸道。
  “我才不管!除非現在能救出鐘山!”昊美麗叫道。
  “無法聯系太上老君,大陣無法關閉,一切只能看運氣,至于楊戩,你還是先將他放了吧畢竟鐘山現在并不一定身死了!”王母勸道。
  “讓我給這個混蛋解咒?想都別想,老頭,我們去離恨天等鐘山,若是鐘山身死,我要這個混蛋陪葬!”昊美麗怒道。
  說完調頭帶著西毒皇再度進入宮殿,再度前往離恨天。
  王母一陣苦笑,因為這已經是昊美麗的底線了,昊美麗離開不再繼續詛咒二郎神已經夠給她面子了。
  “來人,傳瘟神!”王母下令晃“是!”
  離恨天。
  鐘山一行不斷闖著這星空大陣。
  “第四十八個節點了,圣王,這個大陣貌似就要徹底解開了!”南宮勝略微激動道。
  當然,更多的是緊張。
  也許在局外人眼里,鐘山連破四十八個節點已經給南宮勝足夠信心了,但此刻南宮勝的心思卻根本不是如此。
  正因為經歷了四十八個節點南宮勝才更為緊張,就好像踩在死亡線上,每一次都生死一線,每一次都是生死抉擇,這不是越來越麻木而是越來越緊張,因為這每一次都關乎到自己的生死。
  “休息一下,緩和一下心情再繼續吧!”鐘山勸慰道。
  “是!”南宮勝摸了摸額頭的汗水盤膝而坐,用以恢復消耗的心神。
  整整一天鐘山才讓南宮勝繼續破陣。
  “繼續!”鐘山道。
  “是!”
  大陣不斷拆解著,四面八方的星辰都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鐘山一行離〖中〗央越來越近。
  終于,又過了一天的時間,眾人停了下來。
  四面八方的星辰都忽然旋轉了起來,繞著中心旋轉了起來,好似形成一個星空漩渦一般,而這個漩渦的中心,就是一個巨大的藍色星辰。
  藍色星辰之上,散發出無限濃郁的靈氣,隔著很遠的距離都有種逼人心魄的感覺。
  “圣王這就是最后一個節點了!應該也是最難的一個節點!”南宮勝說道。
  “哦?”
  “這是大陣的陣基,接受四方所有星辰的力量,只要移動這個藍色星辰,大陣就徹底破散了!”南宮勝說道。
  “只要移動就可以了?”鐘山說道。
  “是,只要移動就好,但,受到兜率宮。
  玉帝和太上老君盯著丹池中那大陣縮影。
  一開始,二人只是好奇,好奇有人敢闖陣。緊接著露出一絲意外,因為闖陣之人已經連過了三個節點,這要多強的運氣啊。
  繼而,二人不約而同的對闖陣人一陣惋惜,一入大陣,就無法回頭了。能夠將陣法撥亂反正,不可否認是一個陣法大師,更難得的是在節點處還一直走運的連闖了三關。
  當然,二人根本沒有想到修運之上去,因為一般修運者的確能趨吉避兇,但,那只是一個籠統的概念,比如接下來的時間里會遇到災難,接下來時間里會有大運,都是非常籠統,甚至有時還不準確,哪有鐘山這么夸張,極致到自我的想法。
  鐘山僅僅想出一個念頭,紅鸞天經就能判斷兇吉,這簡直就是變態的能力,甚至就算圣人知道此事,也必定會做出不圣人的事情來。
  每當鐘山一行渡過一個節點,太上老君與玉帝就惋惜一分。
  可當二人渡過二十個節點時,太上老君和玉帝就再也沒有惋惜了,而是全部凝神以待,甚至兜率宮大門打開,玉帝更是飛出兜率宮,站在外界對四方星空望去。
  二十個節點,三十個節點。
  兜率宮中,太上老君眼中已經透射出一股微微激動了。
  三十個節點,這已經不是運氣的事情了,這說明了闖陣人,真的能夠破陣。
  破陣?就在今天?
  這種無解之陣,也有妖孽能破開?
  天庭中。
  昊美麗不停詛咒著冰雕中的二郎神。一旁走來一群華貴的女子,為首一個,更是鳳冠金衣,無限尊貴!
  “拜見王母!”周側的官員馬上對著為首華貴女子拜去。
  昊美麗沒有理會王母而是自顧自的對著冰雕咒罵著。
  “夠了!昊美麗!”王母忽然叫道。
  “什么夠了?”昊美麗此刻一肚子火,王母呵斥好似沒有聽到一樣。
  “為楊戩解咒。”王母沉聲道。
  “我不!”
  “楊戩再怎么說,也是天庭重臣,你這樣詛咒他,成何體統?”王母呵斥道。
  “他害我朋友,害我恩人害我親人,就罪該萬死!”昊美麗倔強的反駁道。
  “楊戩應該也知道錯了,再怎么說,他也算你表哥。”王母勸道。
  “我才不管!除非現在能救出鐘山!”昊美麗叫道。
  “無法聯系太上老君,大陣無法關閉,一切只能看運氣,至于楊戩,你還是先將他放了吧畢竟鐘山現在并不一定身死了!”王母勸道。
  “讓我給這個混蛋解咒?想都別想,老頭,我們去離恨天等鐘山,若是鐘山身死,我要這個混蛋陪葬!”昊美麗怒道。
  說完調頭帶著西毒皇再度進入宮殿,再度前往離恨天。
  王母一陣苦笑,因為這已經是昊美麗的底線了,昊美麗離開不再繼續詛咒二郎神已經夠給她面子了。
  “來人,傳瘟神!”王母下令晃“是!”
  離恨天。
  鐘山一行不斷闖著這星空大陣。
  “第四十八個節點了,圣王,這個大陣貌似就要徹底解開了!”南宮勝略微激動道。
  當然,更多的是緊張。
  也許在局外人眼里,鐘山連破四十八個節點已經給南宮勝足夠信心了,但此刻南宮勝的心思卻根本不是如此。
  正因為經歷了四十八個節點南宮勝才更為緊張,就好像踩在死亡線上,每一次都生死一線,每一次都是生死抉擇,這不是越來越麻木而是越來越緊張,因為這每一次都關乎到自己的生死。
  “休息一下,緩和一下心情再繼續吧!”鐘山勸慰道。
  “是!”南宮勝摸了摸額頭的汗水盤膝而坐,用以恢復消耗的心神。
  整整一天鐘山才讓南宮勝繼續破陣。
  “繼續!”鐘山道。
  “是!”
  大陣不斷拆解著,四面八方的星辰都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鐘山一行離〖中〗央越來越近。
  終于,又過了一天的時間,眾人停了下來。
  四面八方的星辰都忽然旋轉了起來,繞著中心旋轉了起來,好似形成一個星空漩渦一般,而這個漩渦的中心,就是一個巨大的藍色星辰。
  藍色星辰之上,散發出無限濃郁的靈氣,隔著很遠的距離都有種逼人心魄的感覺。
  “圣王這就是最后一個節點了!應該也是最難的一個節點!”南宮勝說道。
  “哦?”
  “這是大陣的陣基,接受四方所有星辰的力量,只要移動這個藍色星辰,大陣就徹底破散了!”南宮勝說道。
  “只要移動就可以了?”鐘山說道。
  “是,只要移動就好,但,受到四方所有星辰之力的匯聚,它就好像定在那里一樣,哪怕那一處變成黑洞,它也肯定巍然不動!”南宮勝一臉肯定道。
  “讓我來!”落星塵忽然開口道。
  探手,落星塵取出軒轅弓。一路破陣而來,遇到一些要摧毀的小星辰,都是落星塵一箭搞定,此刻到了最后,落星塵自然再度出手。
  軒轅弓拉起,一道血色長箭射出。
  強大的一箭射出,虛空微微顫動。
  一箭攜帶無限強威向著藍色星辰射去。
  “轟~~~~~~~~~~~~~~~~~~~~~~~~!”
  一聲巨響之后,眾人一陣沉默。因為落星塵那強勢無比的一箭射去,根本沒有摧毀藍色星辰,甚至,藍色星辰連顫動一下都沒有,甚至藍色星辰上連一個小坑也沒有射出。
  落星塵臉色一紅道:“圣王,臣還未完全掌握軒轅弓!”
  “這不能怪落星塵”那藍色星辰受到四方所有星辰之力淬煉,此刻早已成為一個祖仙器級別的重寶了,其堅固可想而知。”南宮勝搖搖頭道。
  “祖仙器?”鐘山微微一鄂。
  “是啊,祖仙器,可這個祖仙器根本無法催動”因為它太大了,大到比凌霄天庭還大出十倍,一般人根本使不動,就算祖仙想要在里面刻畫陣法,也肯定無比艱難,甚至會被耗死。”南宮勝搖搖頭。
  說完,眾人都看白鐘山,因為眾人好似都想到了什么。
  果然,八極天尾不知從哪冒出來,張口就沖了過去。
  大、大、大、大!
  八極天尾瘋狂的變大著。特別那嘴巴!
  南宮勝等人就算想過八極天尾會變的很大,可也只是在腦海中一想而已,因為這個星辰實在太大太大了。
  可,眼前的一幕讓眾人再度吃驚了,八極天尾還真就變的那么大了。
  雖然八極天尾變大后,身形變的朦朦朧朧,好似超出極限后,身體由實體向虛幻轉化,但它終究達到和藍色星辰差不多了啊。
  張著那張大嘴,一口將一個星辰吞了下去。
  眾人只能略微麻木的看著,圣王這神獸太妖孽了。
  也許這個星辰的確非常堅固。八極天尾吞下后,嘴巴被撐著,動彈不得,也移動不了。
  “轟隆隆~~~~!”
  遠處一聲巨響”兩顆星辰居然脫離了大陣,偏離了大陣的軌道。
  “這,真被八極天尾消化中了?”南宮勝古怪道。
  的確,八極天尾在瘋狂的消化著藍色星辰。
  不愧為最大最堅固的祖仙器。八極天尾一時居然消化不了一般。
  “轟隆隆~~~~~~~~~~~~~~~~~~~~~~~~!”
  四周越來越多的星辰偏離軌道,巨大的聲響”在真空的星空中雖然很難傳遞,但只要帶動空間震蕩,傳遞就顯而易見了。
  四方星光閃耀”星辰偏離軌道,甚至有的地方兩個星辰詭異的撞在了一起,發出耀眼的星爆。
  大陣顫動。強大的天庭第一陣法,就這么晃晃間被破了。
  “轟~~~~~~~~~~~!”
  又是一聲巨響,八極天尾被藍色星辰所在的位置震開了。但八極天尾咬死不松口。
  帶著已經消化一大半的藍色星辰回到鐘山身邊。
  而在剛才那位置,好似空間塌陷了一般,四面八方無盡白色能量匯聚而來,越聚越多,直沖中心。將中心點綴的耀眼無比。
  “轟隆隆!”四方星爆巨響,整個離恨天都變的混亂不堪了起來。
  兜率宮,兩個看門的童子看著遠處四方星辰,二人張大嘴巴一臉不可思議,原本安靜的離恨天星空,好似一瞬間變成凡間煙huā倉庫爆炸一樣,到處都是流星,到處都是飛向四面八方的流星,判處都是大爆炸,既耀眼,又刺激!兩個童子看呆了。
  而玉帝和太上老君卻是消失在了兜率宮,向著混亂中心而去。
  昊美麗和西毒皇站在離恨天邊緣,看著大爆炸般的星空,二人也有些發呆了。
  “老頭,你說,你說這星空大爆炸,是不是鐘山搞出來的?”昊美麗發呆后雙眼冒光,充滿了〖興〗奮。
  “或許吧!”西毒皇不知如何回答。
  “肯定是,肯定是鐘山,鐘山每到哪里都會弄出大動靜來的!”昊美麗〖興〗奮道。
  爆炸中心,落星塵與八極天尾不停的護住眾人,因為此刻星空大暴動越來越強烈了。誰也沒想到會這么劇烈,跟水燒開沸騰了一樣。
  在原陣基位置,黑洞中那一縷白光越來越強烈,甚至要填滿黑洞了一樣。一股浩瀚的氣息從白光中輻射而開。
  鐘山死死的看著那白光中心,因為誰都能感到那中心的不凡。
  “老君,這是你本體太上的命格,重聚太上命格?”一個突兀的聲音忽然響徹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