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22 星空大爆炸


  79小說閱讀網提醒:在百度搜索“79免費小說”或“79小說閱讀網”可以迅速找到我們第一百五十七章鐘山氣子路
  鐘山處理了哪吒并沒有放松下來,而是看看四方,淡淡道:“出來吧,要朕請你們嗎?”
  鐘山一說,大崝群臣頓時戒備了起來。()
  圣王金口玉言,絕對不會無的放矢,既然開口,看來真正的大敵已經來了。
  鐘山戰在群臣之首,淡看南方。
  南方的那一個山谷。
  色空明顯一驚。
  “師叔祖,鐘山發現我們了?他怎么發現我們了?您不是用天道遮掩了我們的氣息嗎?”色空略微緊張道。
  子路皺皺眉頭,顯然也不明白鐘山怎么會發現,天道內,祖仙之下不可能察覺的啊。當然,子路不清楚的是,就是因為藏于天道內才被鐘山發現的。
  子路和色空藏的很隱秘,天道無形,祖仙之下根本察覺不到,就是祖仙,哪怕修習不同天道,修為弱的祖仙也察覺不到,但鐘山不同,鐘山的紅鸞天經已經到了第九重,天道現,一眼就看到那方向一個通天徹地的天道。
  如何讓鐘山當沒發現?太明顯了就好像黑夜中的一輪明月,那么的燦爛
  既然被發現了,子路也大手一招,飛天而起。飛于南天門外。站在虛空之中冷冷的看著遠處鐘山。
  隔空對視鐘山再度對峙祖仙。
  “子路?孔子弟子,子路?”一個哪吒下屬一眼認了出來。
  遠處,飛天之際,色空有些抱怨道:“師叔祖,你找個空隙將鐘山弄死就算了,何必還要和他對峙給他機會?”
  子路看看色空,臉色一正道:“我子路豈是偷襲的小人?對于一個大仙,我還需要偷襲?”
  子路心性坦蕩,不屑為之,但一旁色空卻是癟癟嘴,對子路如此講形式不以為然。
  “是,弟子知錯了,師叔祖是君子,君子坦蕩蕩弟子聽憑師叔祖”色空馬上說道。
  “嗯,既是如此,你可要先為你父親孔裂天報仇?在家族中,你得了大量法寶,應該可以與鐘山一戰”子路詢問道。
  “與鐘山一戰?”色空心中陡然一驚。
  扭頭,色空看向遠處鐘山,鐘山面色淡然,看向自己二人一獸,看到鐘山的一瞬間,色空不知為何,背后汗毛陡然一豎。心中忽然醞釀出一股極度危險之感。
  又是這個感覺?色空額頭出了大量冷汗。
  “如何?”子路問道。
  顯然,子路一眼已經‘看透了’鐘山,自然判斷出了鐘山的‘實力’。
  “不必了吧”色空臉色露出一絲苦澀。
  “什么不必了?你不是想為你父親報仇?”子路眼睛一瞪道。
  “哎呦,我的舊疾又犯了,師叔祖,我肚子又疼了,怎么搶在這個時候?我本想為父親報仇的,可,肚子總是不聽話,我恨啊”色空嚎道。
  子路:“…………………………”
  看著色空現在的模樣,子路不知道該如何說這個孔家子弟,就是身后的鐵甲怪獸此刻看色空,眼中也是透射出一股鄙夷。
  子路早就聽聞這個色空很、很特別,但實在也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蹩腳的借口。這已經不是他人品問題了,更是自己臉面問題了。
  自己興師動眾的來尋仇,色空居然說肚子痛。
  “師叔祖,這個,要不你先打,我找個地方調息一下,等你斬殺鐘山后再來找我,就在上次我們休息的那個城中,弟子在那里等你啊”色空馬上說道。
  色空再度興起了溜走的頭。這鐘山真的太邪乎了,對手都已經是祖仙了,為何自己還有那種躲避的本能?
  妖孽你比我還妖孽
  色空說完就要飛走
  “站住”子路一聲斷喝。
  一臉的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儒門子弟怎么會有這樣的極品?
  “師叔祖,我真的……”色空還要請辭。
  “忍著,成何體統”子路有些惱怒了。早知道不帶這個極品來了。
  “好吧,師叔祖,你可要保護我安全,我是這一脈唯一獨苗了”色空終于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明知走不了,色空也很無奈了。
  子路發現,自己數十萬年積攢的君子涵養好似要被色空耗盡了一般,扭頭不再理會色空。丟人
  色空也非常配合的躲在子路身后。
  遠處,長生殿口。
  鐘山在得知此人是子路后,就凝重了起來,同時也猜到了因由。
  從剛才調用天道之力,鐘山已經肯定,推算自己的就是子路。
  與儒門的仇怨結下了,鐘山知道將是無法逆轉的,但沒想到短短時間,儒門居然來了個祖仙?
  還有那個形貌和孔裂天相似的男子,看到那男子的一瞬間,鐘山就猜到了他是誰,那每次見到自己都露出的猥瑣神態,是怎么也抹之不去的。色空
  色空?鐘山眼中微微鄭重猥瑣?也許別人認為色空只是猥瑣,但鐘山知道,在這背后,色空也是一個極為強悍的人物,能夠隱忍到滅掉孔裂天,又能夠在孔家瞞過了圣人孔子,這樣的人還不要認真對待嗎?
  “嘯金獸”尸先生凝重道。
  “圣王,小心那嘯金獸,那可是大千世界排行第二十名的強大神獸。聲音裂石斷金,而且還是成年嘯金獸。其聲波攻擊更是能調動一絲天道之力”尸先生無比凝重道。
  “第二十名?”鐘山頓時小心了起來。
  不說調動天道之力,就是這名次,足夠鐘山慎重的。
  一個祖仙,一個能調動一絲天道之力的嘯金獸?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場犀戰了
  “來者可是儒門子路?”鐘山鄭重道。
  “不錯,是你殺了顏回還有孔裂天?”子路立于空中,冷冷的看向鐘山。
  子路追尋君子氣度,先禮后兵也導致了現在對峙的局面,若是色空有那實力,色空才不會顧及什么破君子氣度,不偷襲你大崝就是仁慈了。
  顏回,鐘山殺死的,孔裂天,鐘山只殺死一半,另一半要看色空了。
  鐘山目光看向色空,色空心中畏懼更甚,再度向后退去,這一次不再理會子路了。
  而站在前面的子路一陣蒙羞,也懶的回頭,自己一個祖仙加上嘯金獸,你還怕什么?
  色空一見子路這次沒喝斷自己,再也不顧什么禮節,調頭就飛走了。子路不是不想攔色空,只是覺得再攔他,自己的臉就不要了。太丟人了
  轉眼之間,色空拍拍屁股跑沒影了
  場面一度陷入尷尬。大崝群臣意外的看看那個色空。子路是被色空氣的一陣沉默。而鐘山卻是再度看向子路。
  “孔子曾說過,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顏回伏擊于朕,何以抱怨?朕只能反手誅殺,孔裂天與我更是一爭天下,生死決斗,生死天命,子路以為何?”鐘山反問道。
  鐘山既然與孔子為敵,自然研究了儒門子弟,這子路就是其一。其人自冠得孔子所傳,有君子之風。
  既然如此,鐘山自然以君子之風反擊。站在大義之上,先破子路君子氣度。
  果然,子路對鐘山的回答微微愕然,孔子曾說過?自己若是反駁那不是說自己師尊說話如放屁?
  “你居然也知我儒門經義”子路臉色微微難看。
  “儒門經義博大精深,朕深表感嘆,只是不知你身為儒門弟子,對朕所說的可有異議?”鐘山反問道。
  這是再問子路,自己殺了孔裂天,殺了顏回對不對。你是不是也贊成?
  這要子路如何回答?一面是親仇,一面是大義哪個都丟不得。
  子路沒想到鐘山會這么能辨,眼皮跳了跳,保持君子之風道:“顏回死于你手,孔裂天也死于你手,那我也想討教一番,你鐘山到底有多大能耐”
  “僅是討教?”鐘山忽然笑了。
  “僅是討教”子路說道。難道說是為了報仇?剛才鐘山已經將報仇和大義分了開來,為了保持大義,保持君子之風,報仇自然不能說。
  “你一個祖仙,我一個大仙,相差兩個境界,就算敗了也不冤,在力量上,朕認輸,你還滿意?”鐘山笑道。
  子路:“…………”
  子路張口愕然,認輸?怎么可能?若在私下里談交戰,鐘山可以認輸,但是,這是當著大崝天下的面說,他不怕失信于天下?
  一朝圣王,怎么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啊?他不怕子民看不起他?
  子路一陣默然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說,因為實在沒想到鐘山的臉皮會這么厚,當著大崝天下的面,居然認輸。
  怎么可以這樣?子路終于感受到了色空所說的邪門。
  鐘山會失信于天下?自然不會,大仙對祖仙本來就是找死,百姓自然認為理所當然,至于人們心中對鐘山修為失望的疙瘩,那就更不必說,因為鐘山曾經和雪梅老祖力拼過,而最后雪梅老祖損失慘重,這是不爭的事實。
  鐘山說認輸,只能說沒必要和子路糾纏。
  “既然子路已經獲得勝利,那就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鐘山做了一個送客的姿態。
  子路:“…………”
  大崝群臣在緊張的氣氛中不覺的臉上一陣抽*動,想笑也不敢笑。同時不得不佩服圣王的邏輯,居然每一句話中都是一個陷阱,一步一步將這‘君子之風’的子路套了進去。
  大義,大義讓你馬上離開,大義讓你不得不走,大義讓你不要再出幺蛾子了。幾句話封死了子路的一切大義。
  想要做君子,那就走吧,想要再戰,那就撕去君子這層皮。也就是說,只要子路出手,他就敗了,最少名聲不再像以前那般‘君子’了。
  ps:爆發開始,這是第一更,而且今天觀棋盡量超額爆發最后一天,被擠下仙俠前六了,就差30票大家手頭還有嗎?和我一起爆一下吧
  79小說閱讀網提醒:在百度搜索“79免費小說”或“79小說閱讀網”可以迅速找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