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1)      第二章龍門谷(09-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1)     

長生不死16 萬歲萬歲萬萬歲

吼~~~~~~~~~~~~~~~~~~~~~~~~~~~~~~~~~~~~~蘇家老祖親眼中布滿血絲,大吼一聲,向著鐘山沖了過來。()
  世俗界最后一絲血脈,斷了?
  都是眼前的鐘山。
  手舞一柄長劍,蘇家老祖宗不要命的揮劍而上,鐘山一見此景,眉頭一皺,翻手不死劍而出,身形向后暴退起來,并且一個起躍,跳上了屋頂,向著遠處退去。
  鐘山要遠離眾人,因為有自己最重要的人還在那里,不能被波及到了,果然,有些瘋的蘇家老祖宗只認鐘山,鐘山暴退,他也緊跟而去。弓箭手不敢再射,因為有鐘老爺子,射偏了怎么辦?
  最后一個先天,自有大量弓箭手和鐘天對付。鐘山只要面對一個老祖宗而已。
  快在房頂上奔跑,鐘山沒有急躁,在先天第四重的時候,隱軀庋就能過銅尸,現在可是先天第五重了。
  漸漸的,蘇家老祖宗整個臉上都紫了起來。
  “箭上有毒。”蘇家老祖忽然叫道。在前面的鐘山微微一笑道:“是啊,你跑的越快,毒氣也是的越
  快。
  “豎子”蘇家老祖宗怒吼道,手頭長劍向著飛退的鐘山狠狠揮了過
  去,一道巨大的劍氣,轉瞬就要到鐘山面前。
  鐘山看到長劍所揮的方向,就開始躲閃了,到劍氣出現的瞬間,鐘山身體幾乎已經偏離劍氣所射,劍氣瞬間擦身而過。
  看到這一幕,蘇家老祖宗極度的不可思議,怎么可能?他能躲劍
  氣?
  鐘山當然不解釋,只是吞著那身受重傷、重毒的蘇家老祖宗。
  慢慢的,鐘山已經帶著蘇家老祖宗繞著宣城跑了一圖,蘇家老祖宗度也越來越慢了。
  “噗~~~~~~~~~~~~~~~~~~
  蘇家老祖宗大吐一口黑色鮮血。臉上已經微微黑。“嘭~~~~~~~~~~~…~~~~~~
  驟然間,從西面一間院子之中,射來三十幾根八牛弩大箭,度之快,來之突然,讓蘇家老祖宗僅僅一瞪眼間,就被釘死在遠處的一堵厚墻之上。
  站在一間屋頂,鐘山冷眼看著蘇家老祖宗,像這種院落,宣城之中還有十幾個,自己精心安排,就是等待這最危險的時機。
  滿意的對著那院落看了一眼,鐘山原路返回,很快回到之前的內河
  岸邊。
  河中火焰還在燃燒,但,所有先天高手,都盡數被斬了。
  鐘山走來,宣城內部之人,一個個充滿了無限崇拜,就是參與其中的英蘭等人也個個如此。十大先天,貪生怕死躲在軍中,都被鐘山設連環計套了出來,并且進入鐘山那必死的囹套之中。
  而對岸,被火困的將士,大多都露出了恐懼之色,也有憤恨之色,也有絕望之色,各不相同。
  看著對岸,鐘山鄭重的開口道:“投降者,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鐘山說完,對岸之人都是一靜。
  內部之前放箭之人迅倒地就拜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逆不道之言,他居然時鐘山高呼萬歲,但,現在又能怎么樣?十大先天全死了,皇帝也死了。雖然對京城之事并不清楚,但∽道
  點,就是蘇家大勢已去了。
  ——占
  “萬歲萬歲萬萬歲”
  對岸更多的軍士高呼了起來。
  對岸一喊,英蘭、鐘天、鐘政也跟著跪了下來。
  “萬歲萬歲萬萬歲’
  好似一個連鎖反應,宣城守將,宣城眾商賈,宣城百姓,都快的跟著跪了下來。
  “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浪高過一浪,一輪高過o
  吝呼萬歲,高呼鐘山萬歲。
  對岸跪下之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萬-歲萬歲萬萬歲!
  護城河外的對岸,也有著將士跟著跪了下來。()
  僅僅一會的功夫,已經有大半跪下來了。
  但,還有著一些,并未跪下,大昆國死忠之人。
  “京城已經被林嘯將軍攻下,大昆國皇室蘇家,血脈盡失
  護
  城河外,忽然傳來一聲高呼之聲。
  而這一聲,好似壓垮所有將士的最后一絲堅守一般。
  萬歲萬歲萬萬歲!
  越來越多的人對著站立的鐘山高呼萬歲。當然,一方面是形式所逼,另一方面,卻是鐘山那神化般的手段。
  焚河?滔滔大河,怎么忽然就冒起通天大火?水中也能著火?這是上天所為,肯定上天庇佑鐘山,才會如此。
  這時不拜,那是逆天而為。
  而這時,護城河與內河之中的火焰,也緩緩變小了,鐘山知道,是內部的油燒完了,若是當初蘇廉賢知道這油只能燒短短一段時間,必定不會魯莽的拼死沖殺,勝負還未定,不過蘇廉賢不知道,不知道那就只有敗了。
  同樣,眾將也不知道,在高呼萬歲之后,河中火焰居然慢慢熄滅了.^:=^廠存定是上天的安排,上天的怒火變小了。
  鐘山,得天地庇佑?
  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時間,原先還有些抵觸的將士,終于在這最后一刻,妥協了。
  南門之地,跪地一片,高呼萬歲,共拜鐘山。
  這一刻,鐘山終于邁出了他第一步。
  “起來吧,眾將統計各自兵員,統計傷亡。”鐘山沉聲叫道。
  “是”對岸將士紛紛起身,按煞鐘山所說去做。
  而這一刻,護城河對岸的魏太忠,也手執一個拂塵慢慢走了過來。
  鐘山慢慢看向那先天高手的尸們。
  雄
  在看到蘇廉賢之時,眼中閃過一絲感嘆,蘇廉賢,畢竟是一代梟人生有此一對手也是快樂之事,只是,他必須死。
  “厚葬了吧。
  鐘山指著蘇廉賢開口道。
  ·“是”身后一些守衛馬上躬身道。
  “等一下。”一個突兀的聲音忽然傳來。
  魏太忠忽然走到蘇廉賢面前,看著他身上的十五根箭,雙眼之中,盡顯陰毒,好似對之恨到了極致一般。
  “把這具尸體給我。”魏太忠仇恨的看著那具尸體。
  “混賬,你什么東西。”英蘭忽然怒叫道。現在鐘山剛確立九五至尊,豈能在此刻失信于人?鐘山現在的話,就是天意,誰也不允許反駁。
  聽到英蘭所說,魏太忠雙目一冷,轉頭盯向英蘭,陰毒的雙目之中,泛出一絲嗜血的幽綠。
  “英蘭,住口。”鐘山忽然叫道。
  目
  鐘山一叫,魏太忠原先陰寒的雙目,忽然一頓,一臉驚訝的看著怒盯著自己的英蘭,眼中的陰毒,轉眼化為一絲柔意,一絲慈祥。
  英蘭?她就是英蘭?
  “英蘭,不許頂撞,他叫魏太忠,是…………
  鐘山正要說出魏太忠身份之際,魏太忠臉色一變,馬上叫道:“陛下,太忠失態了,英蘭將軍說的對,請陛下降o”
  皺眉的看看魏太忠,鐘山點點頭,不再多說魏太忠的身份,輕輕說道:“那這具尸體,就由你著人厚葬了吧。
  看了一眼一旁怒目而瞪的英蘭,魏太忠沒有一點點生氣,而是馬上跪拜道:“是,陛下。”
  魏太忠也知曉鐘山何意,既然讓他厚葬,那只要再找一具尸體厚葬,而蘇廉賢的尸體,就歸他了。
  而英蘭一直冷視眼前的魏太忠,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英蘭。”鐘山再度叫道。
  “在”英蘭馬上奎道。
  “收編南門軍隊,并且領兵,收服另外三門軍隊,
  鐘山下令
  道。
  “是”英蘭馬上應道。
  “魏太忠。”鐘山叫道。“在”魏太忠馬上應道。
  ·“著你跟著英蘭將軍身邊,護衛英蘭將軍周身安全。”鐘山叫道。
  聽到鐘山所說,魏太忠先是一頓,繼而臉上一喜道:“謝陛下。
  不過英蘭看到魏太忠跟隨,并未有絲毫開心,即便先天高手也是,因為從鐘山剛才的態度,鐘山對此人的愛護好像比自己一點不差一般,他是誰?皇帝的老太監而已,而自己可是姑爺爺的姑孫女。
  英蘭對著魏太忠冷冷斜了一眼,但是魏太忠卻好似甘之如飴一般,
  一點沒有氣惱。著人帶下蘇廉賢的尸身,就跟著英與收編軍隊去了。
  “鈴政”鐘山再度叫道。
  “在”鐘政馬上應道。
  “眷你總理全城,統計得失,做好后勤,極力配合英蘭
  鐘山
  說道。
  “是”鐘政應命道。
  ·“嗯”鐘山點點頭。繼而走回鐘府所在,一路所過,百姓見了紛
  紛下跪,剛才已經確立鐘山地位,自然時刻要遵循。
  原先的宣城八大當家此刻,盡皆無比感嘆之中,想到鐘山會如此,但這一刻的到來,還是令所有人充滿了震撼。
  鐘府,一個小院前,鐘山調頭對著身后的鐘天道:“夭兒,護在院外,不得任何人打擾。
  “是”鐘天馬上應道。
  走到內院,鐘山再度對著角落道:“暗皇,不準任何人打擾。
  “是”角落處傳來一聲應命聲。
  到了內室,鐘山更是小心的打開暗格,向著地下沉去,在地下一個密室,關好密室之門,點上蠟燭,密室驟然變得通亮。中心是一個蒲團,蒲團之前是一個茶幾。
  鐘山緩緩坐于蒲團之上,從茶幾下,非常鄭重的取出了兩個物體,輕輕放在茶幾之上。
  九龍方天玉!
  九彩龍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