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19 又遇奴青惠

凌霄天庭
  鐘山書房天緣閣中,天緣閣中只有三人。
  鐘山、趙所向和易衍
  陰間暫時還算安定,因此,大崝的一眾軍團長也通過帝王圖到了陽間,陰陽兩界兩個大崝看似兩個運朝,但是一眾軍團長卻是知道,并不存在兩個,永遠只有一個大崝,因為兩個圣王就是一個人,甚至思想都是統一的,何來兩個運朝?
  “現在還是急缺人才啊”鐘山想了想道。
  對于不斷擴展的大崝,人才最為關鍵,這也是鐘山最急需的,也是運朝所必須的。
  “水鏡已經盡力了,換做我也不可能達到他那程度”易衍搖搖頭。
  “我知道,但還是跟不上擴展的度”鐘山搖搖頭。
  “跟不上?臣到覺得還行啊,等其他疆土再打下來時,再慢慢聚攏人才啊”易衍疑惑道。
  “不,其他疆土已經打下來大半了”鐘山說道。
  “哦?”易衍不明白。
  “南方,原太乙圣庭崩潰,分為四大天朝,那四大天朝只待去收取,隨時并入我大崝”鐘山淡淡道。
  “南方?圣王何時……?難道是一直不見身影的尸先生?”易衍馬上猜到了。
  “嗯四大天朝的圣上,其實早已身死,被尸先生煉化成了尸身”鐘山點點頭。
  “………………”
  沉默了一會,易衍感嘆道:“圣王高瞻遠矚,尸先生也真是詭異莫測啊”
  “嗯,對大局你善于把握,尸先生過些時日將趕回凌霄天庭,那四大天朝的處置,你回頭立一套方案出來”鐘山道。
  帝王不一定要事必躬親,但要懂得用人之道,否則群臣是干什么用的?
  “是”易衍點點頭。
  “凌霄天庭,信息禁區的五號大殿,專供聯系尸先生,到時你和他多商量吧”鐘山交代道。
  “是”易衍點點頭。
  “落星塵打散了太極圣庭的朝都,現在太極圣庭也是亂成一團,西北方也紛爭亂起,加緊布局收取原太初的兵‘解禁’,輸入戰場”鐘山再度說道。
  易衍暗呼口氣笑道:“有了原太初圣庭的兵,我的壓力緩解很多了”
  鐘山點點頭,太初圣庭的兵需要磨合,這不是短暫的過程,但鐘山現在等不了了,風冢疆域必須馬上吃下來。否則時間一久必引起其它疆域運朝窺伺。磨合,就在戰爭中磨合吧,易衍應該懂得怎么做。
  “所向,你現在修為如何?”鐘山看向趙所向。
  “已經達至天仙巔峰,但還需要一個契機,臣正在努力”趙所向鄭重道。
  “槍,用槍的人實在太少,你也算是走了一條資源稀缺的路,但朕相信你,一定能將槍道揮到極致的”鐘山點點頭。
  “謝圣王”趙所向點點頭。
  就在三人談話之際,鐘山忽然瞳孔一縮。臉色一肅。
  “圣王,怎么了?”易衍察覺到了鐘山的特殊。
  “有人居然在推算我?而且那強度,應該是祖仙?甚至就在風冢疆域?”鐘山眼中一凝道。
  “祖仙?”易衍眉頭一皺。
  祖仙,那可是圣人以下最強者,有祖仙惦記了圣王?
  “不用擔心,只要我在凌霄天庭,祖仙也奈何不得我”鐘山安慰道。
  “是”二人點點頭應道。
  “嗯,談了這么久,你們也先下去歇息吧”鐘山說道。
  “是,臣等告退”易衍和趙所向說道。
  易衍和趙所向退出天緣閣。
  “易先生,你說誰惦記圣王,風冢疆域還有祖仙?”趙所向皺眉道。
  “不管如何,圣王安全必須放在第一位,我馬上通知尸先生和落星塵歸來,尸先生秘法詭異,或許能幫到圣王”易衍馬上說道。
  二人看的出來,鐘山剛才語氣很輕松,但只要是祖仙,怎么可能輕松?鐘山只是不讓他們擔心而已。畢竟面對祖仙他們也插不上手。
  可君為臣思,臣自然要為君分憂。易衍馬上決定將這兩個強者先喚回凌霄天庭。
  而此刻,鐘山在天緣閣中自然也是一度沉思。
  祖仙?怎么又有祖仙來了?而且通過感應還現,這個祖仙,絕對不弱于昔日的雪梅老祖?
  此刻,風冢疆域,原蛇后道場之處,來了兩個人,還有一個形貌怪異的怪獸。
  怪獸如蜥蜴狀,但有百丈高,而且全身銀色金屬狀,好似它本身就是一個鐵疙瘩一樣。鐵甲怪獸就趴在那里,看著其中一人。
  其中一人,一身白袍,樣貌非常冷峻,兩撮鬢白,一副滄桑之態,盤膝而坐,雙手好似在掐算著什么一般,非常珍重。
  旁邊一個金袍男子,若是鐘山在此,一定會非常驚訝,此人與千世界的大仇人‘孔裂天’居然有七八分相似。
  七八分相似?此人就是吞了孔裂天神魂的那只神獸蛐蟮。也就是千世界見到鐘山就躲的‘色空’和尚
  色空環顧了一圈四周,繼而扭頭看向盤膝而坐的白衣男子,眉頭微皺,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峻。
  一旁鐵甲怪獸好似感受到色空冷漠的目光一般,扭頭看來。同時鼻子處出一陣陣低沉的威脅聲。聲波直對一塊巨石。
  “咔咔咔咔咔”
  巨石快碎裂而開。可見怪獸之強。
  色空收回看白衣男子的目光,轉而看向鐵甲怪獸,眼中閃過一股不屑
  轉頭,色空就不在理會鐵甲怪獸,而鐵甲怪獸也好似不敢得罪色空一般。
  “啪”
  盤膝而坐的白衣男子指頭處生一聲脆響,掐算的指頭被彈射而開。
  白衣男子皺眉緩緩睜開眼睛。
  “師叔祖,算出來了?”色空馬上問道。
  白衣男子不知道色空如何想的,而是緩緩站起身來搖搖頭。
  “鐘山居然能夠攪亂天機,而且好似彌天圣人的手法,不好推算啊,不過”白衣男子說到一半,臉上一冷。
  “不過什么?”色空好似討好般的說道。
  千世界的時候,色空就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物,遇人說人話,遇鬼說鬼話,對于能利用的人,自然給予足夠的奉承。
  “不過已經肯定了,你的另一個師叔祖,顏回,就是被鐘山所殺”白衣男子冷聲道。
  “傳聞看來是真的師叔祖,你這次拉我和你一起來風冢疆域,不會就是為了顏師叔祖報仇吧?”色空皺皺眉頭道。
  “你父親孔裂天被鐘山所殺,你難道就不想為孔裂天報仇?”白衣男子冷聲道。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父仇不共戴天,我怎么可能不想報仇呢?只是,我自認還不是鐘山對手,想先練好本身,再親自出手,讓鐘山血債血償”色空馬上說道。
  “不必了,馬上你就有機會了”白衣男子沉聲道。
  “可是,師叔祖,這個鐘山很邪門,很邪門的那種”色空馬上拒絕道。
  “有我‘子路’在,誰也奈何不了你,我會保護你的”白衣男子子路說道。
  “不,師叔祖,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我說鐘山不是他強,是他邪門,非常邪門,遇事總能逢兇化吉,而且每次吃虧的都是我……………………”色空再度說道。可說到一半,卻被子路打斷了。
  “你是不相信我的實力?”子路臉色微沉道。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師叔祖在曾祖七十二弟子中是三大祖仙之我怎么會不相信您的實力?只是這鐘山,唉,好吧,我聽師叔祖的”色空一陣無奈道。
  色空也想開了,雖然傳聞鐘山怎么怎么夸張,但畢竟從千世界出來的吧,子路一個祖仙要去碰鐘山,那就去吧,到時也算摸摸鐘山的底子,鐘山若是被*掉了,皆大歡喜,若是有危險,到時自己絕對開溜。
  至于讓自己去和鐘山碰,打死自己也不去。到時一定要找借口,哪怕肚子疼,也不能去。
  “嗯”子路滿意的點點頭。
  “那,師叔祖,我們什么時候去?”色空馬上問道。
  “不急這一時,顏回在這里死的,我先給他立個冢,再陪他幾天”子路沉重道。
  不說孔子對顏回的喜愛,就是子路和顏回之間也是有著要好的關系,顏回身死,子路自然要祭奠一番。
  一旁色空雖然臉上鄭重,但心里卻不以為然,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又過了四個多月
  凌霄天庭南方,空中飛舞出一千多人。
  為一個踩著風火輪,背著金色長弓,手提火尖槍的哪吒。其他人都是哪吒帶過來的一群下屬。
  “三太子,前面就是凌霄天庭”哪吒身后的一個金甲男子說道。
  哪吒身形一停,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著璀璨的凌霄天庭,哪吒眼中閃過一股兇怒,同時,眉心的陰翳也越來越重,甚至冒射出一絲絲黑氣一般,影響著哪吒的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