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13 惡鬼血池

“星辰珠?,神秀看著暗皇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神秀大師,你認識剛才那法寶?”司馬青疑uo道。
  “原大情所在小千世界,歷古十**寶之一,星辰珠,傳聞是大千世界一枚星辰煉化而成!”神秀如實道。
  “星辰?”眾人一陣驚訝。
  “難怪了!”紫袍長老一陣點頭。原來是星辰煉化的,難怪兩掌都沒有將其奈何,而這枚星辰肯定很大。
  “呼!”
  天空落下一道身影,剛才對付魅魅棋圣的忠勇王落回〖廣〗場。
  看到威武王喉嚨處的傷口,還有多出的程白衣等人,忠勇王微微意外。
  “圣上!”忠勇王道。
  “魅魅棋圣死了?”司馬青皺眉道。
  “還沒有,不過也差不多了,被我重傷,現在遁逃而去!”忠勇王說道。
  “嗯!”
  司馬青點點頭。
  “程兄,你看?”司馬青看向程白衣。
  程白衣一臉陰沉。但還是強壓著心的怒火。
  “馬長老,你還能催動天羅地?”程白衣看向剛才與暗皇戰斗的那個紫袍長老。
  馬長老搖搖頭道:“天羅地是祖師賜給黃長老的,誰也不敢打探,若是重新祭煉,最少要半年時間!”
  古仙的祖師?司馬青等人微微意外。
  程白衣臉色難看了起來,催動不了天羅地,如何逼迫內部二女?如此一來,二女不是受制了,反而是受到最大的保護?
  “程,程兄?莫非除了剛在的黃長老,沒人能催動天羅地?”司馬青一陣愕然道。()
  程白衣一陣無語。但還是點點頭。
  場面一度陷入尷尬之,廢了那么大力氣將太初圣王捉來”居然全白做了?
  “將前朝罪臣帶來!”司馬青馬上下令道。
  “嘭!”
  太初那些被封印修為的官員被轟然丟到了〖廣〗場之上。
  “太初圣王,說吧”狐界到底如何開啟!每五息,我殺一個人,你什么時候說,我什么時候停手!”司馬青兇狠道。
  天羅地,二女眼睛一瞪”張口好似說了什么,但沒有絲毫聲音。
  “時間到,殺!”
  “啊!”
  一聲慘叫,一個官員被斬人前。
  “司馬青你不得好死!”
  “司馬青你這個惡魔!”
  眾官驚吼而起,可司馬青根本不理會眾人,而是看向天羅地內。
  內部,九尾郡主怒了,一臉氣憤”張口好似說話,但就是沒有聲音!
  “繼續殺!”
  “等等!”馬長老忽然叫道。
  眾人看向馬長老!
  馬長老臉色有些古怪,看著天羅地古怪道:“好似我們說話,她們能聽到,而她們聲音卻傳不出來。”
  眾人:“…………
  ……!”
  “算了,不用問了,我有辦法開啟狐界!”一旁神秀想了想道。
  “大師有辦法?”司馬青眼睛一亮。
  “不錯,這些年我已經看過青丘風水,也想到一個笨辦法,但需要一些犧牲!”神秀想了想道。
  “什么?”
  “我可以用風水陣打開狐界入口,但是,所要消耗的是這滿天氣運,還有全城百姓!”神秀淡淡道。
  神秀說的很平靜,可眾人一點也不平靜,消耗滿天氣運也就算了”還有全城百姓?
  眾人都是眉頭深鎖,最終一起看向司馬青。
  司馬青眼陰晴不定,想了想,最終道:“好,那有勞大師了!”
  “嗯!”神秀點點頭。
  三日后”青丘之外,鐘山帶著天老以最快的度。終于趕來了!
  可是”到了青丘之外,鐘山和天老都停了下來”二人看著眼前的青丘,眼都閃過一股驚駭!
  這還是昔日的青丘嗎?
  隔著很遠的距離,都能聽到無盡哭嚎之聲,無比的慘烈。
  “啊~~~~~~~~~~!”
  “救我~~~~~~~~!”
  “嗚嗚~~~~~~!”
  整個青丘都被血色煙霧籠罩了,而且血色煙霧好似還在不停的翻騰著一般,咆哮沖天而上。血霧之若隱若現的大量血尸,還有無法投胎的鬼ún。
  整個青丘好似一個煉獄一般,上方天空,更是烏云密布,道道雷電閃過,看上去極為的陰森壓抑。
  這?
  鐘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景色,是誰?好大的氣魄,青丘最少也有八千萬人口的吧,全部用來煉陣了?這是多大一份罪孽啊!
  “天老,這個可認識?”鐘山問道。
  天老臉色也是一陣變換,最終驚愕道:“圣王,你肯定要面的風水師是神秀?”
  “怎么了?”
  “不對,不對勁!”天老搖搖頭。
  “哪里不對了?”
  “這是風水陣不錯,但不該神秀布置的啊,或者說這個風水陣應該是上古兇陣。二十四都天神煞大陣!”天老說道。
  “二十四都天神煞大陣?上古兇陣?上古?那有多上古?”鐘山疑uo道。
  看看鐘山,天老想了想道:“這個大陣,我天家有記載,當時天家還風光于大千世界時就出現了,而在我天家沒落之際,它也消失匿跡了,傳聞已經失傳了,可現在神秀怎么可能擺出?”
  鐘山點點頭。
  “你看的了什么?”鐘山疑uo的傳音給幻姬道。因為此刻幻姬的面龐也極為凝重。
  “好重的邪性!”幻姬說道。
  “邪性?”
  “讓我想想,這種幫性我看過!”幻姬皺眉思索。
  “我想起來了!”
  “什么?”
  “是詛咒,是強大的詛咒,當年昊美麗詛咒之時,就是這種邪性,這個和她詛咒時一樣,而且更濃郁,更邪性!好強大的詛咒!”幻姬驚訝道。
  不提鐘山看的的青丘,在青丘皇宮之處,看到神秀作法,早就驚呆了一眾之人。
  群臣一陣悚然,就連程白衣也1ù出一絲驚愕之色,與馬長老對視一眼,各自眼都是一陣凝重。
  三天三夜下來,無盡氣運和血霧旋轉,慢慢在虛空之擠壓出一個,、口。
  入口越來越大,所消耗的氣運也越來越多,消耗青丘人的,血肉,與ún魄也越來越多。無盡氣運和血霧不停的擠壓向那入口之處。
  入口打開的一瞬間,司馬青就眼睛一亮的激動了起來。
  入口一開,一股詭異的黑氣噴薄而出。黑氣冒出,四周血霧紛紛避讓一般,好似這黑氣無比的霸道。
  “詛咒?這就是狐族當年的詛咒?”神秀微微驚訝。
  “傳說是真的,原來傳說是真的!”司馬青咽了咽口水道。
  “什么傳說?”程白衣疑uo道。
  “傳聞,當年狐族不知如何得罪了一個強大的咒言師,那咒言師以生命為代價,對狐族世世代代進行詛咒,狐族的青山時代,就是從那個時候衰落的,當時狐族至尊,驚天動地的強大,也奈何不了這個詛咒,后來拼著生命的代價,將這份詛咒封印了起來,想不到會封印在狐界,狐界一開,這份詛咒將再度降臨天下狐族身上了。”
  ps:今天頭暈暈的,貌似可能暑了。寫的太慢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