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5 一計連環扣

“廉賢,怎么了?城門馬上就要破了,你怎么一臉苦惱的樣子?”蘇家老祖宗疑惑道。
  “太容易了,不太對勁,不太對勁,太容易了。”蘇廉賢搖搖頭疑惑道。
  “什么容易了?”蘇家老祖宗疑惑道,而其他先天高手也是看向蘇廉賢。
  “攻城太容易了,馬上就要破城了?這不像鐘山作風,他不可能這么差。”蘇廉賢搖搖頭好似非常苦惱一般。
  “容易?為了攻城,這都死了五萬人了,怎么容易了?”一旁一個先天高手不可思議道。
  “鐘山不可能這么差,應該死更多人,最少死上八萬才對,現在才死五萬,不對,不對。”蘇廉賢搖搖頭,一臉的緊張。
  聽到蘇廉賢說應該八萬,眾人一陣愕然,怎么可能?這死傷五萬,都已經是超額的代價了,怎么到了蘇廉賢口中,反而變得容易了?
  “廉賢,或許你想多了,鐘山并不那么可怕?”蘇家老祖宗馬上開口說道。
  “不,不,不要小看了鐘山,絕對不能小看了鐘山。”蘇廉賢馬上強調道。
  “那就等等看吧,反正城門馬上就要破了,只要破開城門,殺死鐘山就足夠了。”蘇家老祖宗安慰道。
  “但愿吧。”蘇廉賢點點頭。但眉頭并未松開。
  城墻之上,云梯大部分已經被火燒壞了,只有幾個云梯,還在焦枯中掙扎,而大箭,也再度裝入了大半。只待所有大箭裝滿,就可以第三波破城門了。
  鐘山站在城樓之上,深呼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晶亮道:“英蘭,第二部計劃。”
  “是”英蘭馬上應道,馬上取出一個紫色的旗幟,快速揮舞了一下。
  繼而,城墻上的大量將士,快速的退下城樓,不再防守了。
  而鐘山也是對著城樓欄桿微微拍了一下,就扭頭帶著英蘭走下城樓,隨著眾守城將士向后退去。
  鐘山退了?鐘山退了?
  坐在對岸大馬上的蘇廉賢眉頭凝鎖的看著這一幕,鐘山覺得要敗了?但為什么要將城墻四處的守衛也撤走?為什么撤走?
  “哈哈,鐘山自知要敗了,逃了?”一個先天高手興奮的叫了起來。
  而那還剩下的云梯,也緩緩有人爬到了城墻之上,到了上面,舉著大刀,準備為國捐軀之際,卻發現,城墻之上,已經空無一人。
  “轟~~~~~~~~~~~~~~~~~~~”
  第三輪的大箭,從八牛弩上,全部射向了城門。隨著一聲巨響,大門終于不堪巨力,被徹底沖飛了出去。
  城破了?
  這本應該歡呼的一刻,但,沒有人張得開口。
  二十五萬大軍,破一個城,居然死去了五萬多,近六萬,這是何等的代價,而對方死傷不足千名,死亡的更是最多只有百名。這是多少年的仗打下來,最窩囊的一次。
  大軍瘋狂的向著城內沖去。
  但,即便如此窩囊的一仗,在蘇廉賢眼里,也是太容易了,太不可思議了,太容易了。不對勁了。
  “元帥,宣城守衛退到內城河對岸了,而且還拆了內城后的橋。”一個小兵快速跑來稟報道。
  “不好,鐘山要從其它城門逃出去。”蘇廉賢豁然一驚。
  快速下馬,向著對岸而去,顯然,對岸已經被自己人占領,不會再有宣城守衛的弓箭,也可以安全過去了。
  眾先天高手,也快速的下馬,跟著蘇廉賢踏木筏而去。
  過了大河,蘇廉賢忽然開口道:“拆除一半木筏,去填城內河。”
  “是”眾跟來的將士馬上點頭叫道。
  蘇廉賢帶著九個先天高手,快速沖入尸橫遍野的城門口,闖過已經破開的大門,向著內部沖去。
  大軍也快速拆著木筏準備跟著沖過去。而就在將士拆除木筏之際,卻發現一個怪異的現象,這原先略顯渾濁的護城河,這一刻怎么忽然有些發黑了?而且還是越來越黑的樣子。
  蘇廉賢沖入內部,到了內河之處時,大軍正被大河攔著。不能過去。
  “游過去。”蘇廉賢大吼道。
  而就在這一刻,不遠處的河對岸,忽然再度出現了鐘山的身影。
  鐘山氣定神閑,身后跟著鐘天、鐘政還有英蘭,大軍也慢慢從各附近屋舍出現,一起看向對岸的眾先天高手。
  “鐘山。”蘇廉賢大叫道。
  “我等你們出來,半天了。”鐘山忽然冷聲道。
  說完,翻手取出一個火折子,在對面人不可理解的情況下,將火折子往面前大河一拋。
  “嘭~~~~~~~~~~~~~~~~~~~”
  在所有人不可理解的情況下,大河,大河燒起來了,滔天大火沖天而上。
  熊熊火焰,瞬間熄滅了大量將士胸中戰爭之火。
  之前在蘇廉賢大吼之下,有幾個游泳過河,但,大火一起,都一個個發出了慘叫之聲。
  “啊~~~~~~~~~~~~~~~~~~~”
  ……………………一聲聲慘叫,好似喊在眾將士的心中一般。
  “不好,退。”蘇廉賢焦急道。
  但是,調頭的一霎那,卻驚駭的發現,城門外的護城河,同樣卷起滔天大火。
  最先沖進來的六萬大軍,就這么的被困住了。
  所有人都恐懼了,怎么辦?
  蘇廉賢臉上露出一絲慘笑,鐘山,鐘山!又敗了,又敗了!
  “眾將士聽著,此次攻我宣城,這十人是惡首,只要這十人死,我可以既往不咎,蘇家執掌大昆國,激起民變、國變,已經不配再掌大昆國,誰若殺死這十人,賞萬金。”鐘山鄭重的喝道。
  一聲斷喝,更好似給眾人心中打了一股強心劑一般,一些心壞的將士已經將不好的目光投向了蘇廉賢等人。
  “哈哈哈,鐘山,想霍亂我軍心?只要我蘇家皇帝還有一天在位,你就永遠別想指揮大昆國大軍。”蘇廉賢在對岸隔著大火大叫道。
  “是嗎?”鐘山冷笑道。
  正在這時,城門外,護城河外,忽然響徹一片哀號之聲,大量哀號之音傳來,瞬間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眾人扭頭望去,卻見遠處一匹大馬之上,太監魏太忠,手中正提著一個人頭。
  人頭?正是大昆國的皇帝,蘇正德。
  “德兒”蘇廉賢雙眼通紅的大吼道。
  “弓箭手準備。”蘇廉賢不遠處,忽然傳來一個將軍的喝聲。
  一聲喝下,大量弓箭手抬起了弓箭,全部指向了十大先天高手。
  弓箭一指,對岸迅速變得劍拔弩張,有些護住蘇廉賢等人,有的卻是開始跟著那一個將軍準備反叛了。連皇dìdū死了。難道我們還要陪葬不成?
  滿意的看看那個下令的將軍,鐘山知道,那是自己人,由他來牽頭,再好不過。
  “老祖宗,護城河對岸,也肯定是大量的弓箭手,我們敗了,現在只能斬殺鐘山,只要鐘山一死,就能扭轉乾坤,現在最后時刻,靠老祖宗了。”蘇廉賢大吼道。
  “好”蘇家老祖宗也感受到此刻的悲壯。一口就應了下來。
  血脈,蘇家血脈就只剩下這個蘇廉賢了啊。
  “放箭”之前那將軍忽然叫道。
  一聲令下,大量箭雨向著眾先天高手射來,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了,眾將士也不再留手,當然,也有更多的將士護在箭雨之前,保護這些重要之人。
  但是,保得了多久?
  大河之上,烈火炎炎,但是,眾先天高手卻怡然不懼,只是不愿身先士卒而已,現在,逼不得已,不得不身先士卒了。
  十大先天,紛紛對著對岸跳去,中途落在河中,用腳在大火炎炎的湖面上一點,就到了對岸之處,雖然腳下會有些許油漬導致火在腳下,但,只要真氣一外放,就徹底熄滅了。
  不過,這一刻,鐘山也等待很久了。
  十大先天向自己狙殺而來,早就等這一刻了。
  “放箭。”英蘭也忽然下令道。
  “呼~~~~~~~~~~~~~~~~~~~”
  大量箭雨好似早就等在此了一般,向著對面踏火而來的人急速射去。
  但,可能火焰太大的緣故,并不能射的太準。
  就這射的不準的箭雨,也使得其中五名四大家族的先天高手中箭,掉落火湖之中。
  大量火油焚燒,即便是先天高手,也發出了慘烈的叫聲。
  “啊~~~~~~~~~~~~~~~~~~~”
  高溫之下,這些先天初期之人,毫無反抗之力,恐怖的死亡之中。
  慘烈,太慘烈了。
  越過河來的五個先天,更是發指眥裂的沖向了鐘山之處。
  但,第二輪的箭雨又到了,而且還參雜了八牛弩弓,強大的大箭急速射來。
  大箭直接射向蘇家老祖宗,但是,蘇家老祖宗實力好似比之四家家族的老祖宗更厲害一般,幾十根大箭,僅僅被射穿左肩而已。而對面剩下四個先天高手,也在第二輪箭雨之下,被射死了三個,這其中,就包括一直統籌的蘇廉賢。
  蘇廉賢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死的居然如此窩囊,起初最擔心、最小心的弓箭攻擊,最后還是印證在了自己身上。
  全身中了十五根箭雨,徹底的身死了。